•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金圣叹选批唐诗六百首》金圣叹

诗歌词曲 电子书 0个评论

《金圣叹选批唐诗六百首》金圣叹

基本信息

书名:《金圣叹选批唐诗六百首》
作者: 金圣叹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3月1日)
页数:38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9608888
ASIN:B07BSXX4NX
版权:北京磨铁

编辑推荐

每个中国人家里,都应该有一部唐诗。金圣叹,古往今来最有趣的中国文人,《金圣叹选批唐诗六百首》的作者金圣叹所选唐诗更注重唐诗的鉴赏价值,这是他给儿子开的一堂唐诗私房课,可谓掏心掏肺,精血相授。
引爆罗辑思维、新世相等各大读书社群的年度作品,在新世相创下半小时5000套售罄的纪录。
与各大读书社群、文化社群合作,推荐、转发,如有书国学共读、为你读诗等,促进图书营销推广。

名人评书

胡适认为他是”大怪杰”,有眼光有胆色,林语堂称他是”十七世纪伟大的印象主义批评家”。

晚清的梁启超:“余于圣叹有三恨矣,一恨圣叹不生于今日,俾得读西哲诸书,得见近时世界之现状,则不知圣叹又作何等感想。倘有之,必能与《水浒》《西厢记》相埒。三恨《红楼梦》《茶花女》二书出现太迟,未能得圣叹先生之批评。”

李渔在《闲情偶记》一书的第三卷说“自有《西厢》以迄于今,四百余载,推《西厢》之填词为第一者,不知几千万人。而能历指其所以为第一之故者,独出一金圣叹。”“读金圣叹说评西厢,能叫千古人心死”。

清代小说批评家冯镇峦就极为佩服金圣叹:“金人瑞批《水浒》《西厢》,灵心妙舌,开后人无限眼界,无限文心。”

作者简介

作者:(清)金圣叹
金圣叹,名喟,字若采。明亡后改名人瑞,字圣叹,别号鲲鹏散士,自称泐庵法师。

中国最负盛名的文学批评家,才气纵横,性情狂傲。《清朝野史大观》称“吴郡金喟,字圣叹,少有才名,性放诞,出词罔忌”。

他以《庄子》《离骚》《史记》《杜诗》《水浒》《西厢》为六才子书,并进行批点。他说:“才子者,菩萨也,真能致知格物者也。”除此之外,他还批点了唐人七言律诗,《左传》《孟子》的篇段,以及一些古代散文。可惜六大才子书他只完成了《水浒》《西厢》的批注,《杜诗》尚未完成而因哭庙案被杀。

目录

金圣叹选批唐才子诗序
杜审言
二首
春日京中有怀
大酺
李峤
一首
奉和初春幸太平公主南庄
沈佺期
六首
兴庆池侍宴
遥同杜员外审言过岭
再入道场纪事
红楼院
和上巳连寒食有怀京洛
龙池
宋之问
三首
三阳宫石淙侍宴得幽字
和赵员外桂阳桥遇佳人
奉和春初幸太平公主山庄
崔湜
一首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
马怀素
二首
奉和人日宴大明宫恩赐彩缕人胜
奉和立春游苑迎春
武平一
一首
立春日内出彩花树
刘宪
二首
立春日内出彩花树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
韦元旦
一首
兴庆池侍宴
裴漼
一首
龙池
张说
四首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
三月三日承恩游宴定昆池官庄
幽州新岁作
湖山寺
苏颋
四首
奉和初春幸太平公主南庄
兴庆池侍宴
扈从鄠杜间奉呈刑部尚书舅崔黄门马常侍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
……

经典语录及文摘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序
顺治十七年,春二月八之日,儿子雍强欲予粗说唐诗七言律体。予不能辞。既受其请矣,至夏四月望之日,前后通计所说过诗可得满六百首。则又强欲予粗为之序,予又不能辞也,因复序之。
序曰:夫诗之为德也大矣!苞乎天地之初,贯乎终古之后,绵绵暧暧,不知纪极,虚空无性,自然动摇,动摇有端,音斯作焉。夫林以风戛而籁若笙竽,泉以石碍而淙如钟鼓,春旸照空而花英乱发,秋凉荡阶而虫股切声。无情犹尚弗能自已,岂以人而无诗也哉?离乎文字之先,缘于怊怅之际,性与情为挹注,往与今为送迎。送者既渺不可追,迎者又欻焉善逝,于是而情之所注无尽,性之受挹为不穷矣。
其为状也,既结体以会妙,又散音以流妍,初吐心以烁幽,转附物而起耀。其坚也洞乎金石,其轻也比于丝篁,其远也追乎鬼神,其近也应于风雨。斯皆元化之所未尝陶钧,江山之所不及相助者也。盖是眉睫动而蚤成于内,喉咯转而毕写于外。彼岂又欲借挥洒于笔林,求润泽于墨江者哉?苍帝未生,有绳无字,黄钟先鼓,展气应律,律之所应,讴吟遍野。于是卯角孺子,荷蓑笠而长谣;旧袖女儿,置懿筐而太息。太息之声,即是孔圣之所莫删;长谣之语,乃为卜氏之所伏读。固不待解绳而撰字,贯字以为文,夫而后托肺腑于音辞,树芳馨于文翰者也。
三百之目,传乎泗水,始关终挞,各分章句。章句之兴,所由来矣。章者,段也。赤白曰章,谓比色相宣,则成段也。斐然成章,亦言成段则可观揽也。为章于天,言其成段,非散非迭也。句者,勾也,字相勾连,不得断也。又言连字之尽,则可勾而绝之也。夫花本依于萼跗,而花有铧之千重。晕特托于云河,而晕有熊熊之万状。由来妙舞回风,必有缀兆之位。清歌流尘,不失抗坠之节。此固凡物之恒致,而非学士之雕撰矣。
先师崛兴,众称大匠,虽由独秀,实妙兼通。兼通者,先师之才;独秀者,先师之道。才非道,固无酝酿;道非才,亦难翱翔。此譬如大海必潜大龙,而亦不让鱼虾;大山必称大材,而亦旁罗莎藓者也。况其周流天涯,曾与万变徘徊,迨于退老故乡,复遭四时侵逼,因而随物宛转。既各得其本情,加之纵心往还,遂转莹其玄照。由是而手提劈岳之笔,笔濡溢海之墨,墨临云净之简,简作参天之书。而亦曾不出于静女夭夭之桃花,征人依依之杨柳,黄鸟嘤嘤之小响,草虫趯趯之细材者,此固其所也。
是故,其篇有几章,章有几句,而止换一字,其余全同者,初吟则恐郁陶,更端始当条畅也。其篇有几章,而章无定句,句无定字,又全不同者,求伸固只一理,难伸遂仗多言,先欲置理以横断,既仍转言而得达也。又有几章全同,而一章独异者,或情文相缠,而遽吐飈焰,或弥缝久之,而终露廉锷也。又有章句全异,而末句必同者,众音繁会,而适期悦耳,膏芗齐化,而意在甘口,口之所甘,耳之所悦,乃在于斯,则不自觉忽忽乎其屡称之也。凡此者,虽非出上圣元始之手,实已经上圣珪璋之心。正如离离夜灯,既托昭昭白日,则固锽锽洪钟,非复铮铮细响。况此又直九合十五诸侯,会星弁以对一人,匪特三顾七十二子。持丹漆以流通万世,则其命为学术之奥区,尊曰王人之鸿教,腾跃于《离骚》、《乐府》之上,彪炳于《大易》、《尚书》之间,堂堂乎独自成经,其谁谓不宜哉?自是而降,屈宋变响,沿流相传,汉魏不绝。汉自河梁而外,实有枚叔、傅仲,魏当建安之初,并称王、徐、应、刘,其佘又有嵇、阮,清峻而遥深,左、陆,析文以雕采。
吾尝闲访乎翰墨之林,固亦窃骇于龙鸾之多也。然而王迹歇矣,风人不存,即有荣华,何关制作。惜乎停云妙笔,尚嗟其狂狷不及受裁也已,岂况玉树新声,乃欲与风雅居然接辔者也。天不丧文,聿挺大唐,斨斧乍息,人文随变,圣情则入乎风云,天鉴则比乎日月,帝心则周乎神变,王度则合乎规矩。于是乘去圣之未远,依名山之多才,酌六经之至中,制一代之妙格。选言则或五或七,开体则起承转收。选言或五或七者,少于五,则忧其促,多于七,则悲其曼也。开体起承转收者,先欲其如威凤之树耀,继欲其如祥麟之无迹也。当其时也,上自殿廷,下行郡县,内连宫闼,外涉关河,以至山阿蕙怅之中,破院芋炉之侧,沧江蓬舟之上,怨女锦机之前,固无不波遭风而尽靡,山出云而成雨矣。
夫诗之为言诎也,谓言之所之也;诗之为物志也,谓心之所之也。心之所之必于无邪,此孔子之法也。心之所之必于无邪,而言之所之不必其皆无邪,此则郑卫不能全删,为孔子之戚也。今也,一敬遵于孔子之法,又乘之以一日之权,而使心之所之必于无邪,言之所之亦必于无邪。然则唐之律诗,其真为三百之所未尝有也。夫圣者,天之所命以斟酌群言也;王者,天之所命以总一众动也。圣人之事,王者必不能代;王者之事,圣人必不敢尸。然而孔子之时,世无王者,则孔子固于斟酌群言之暇,亦既总一众动矣。如哀周东迁,而奋作《春秋》,是也。大唐之时,世无孔子,则大唐固于总一众动之便,亦遂斟酌群言矣,如惩隋浮艳,而特造律体,是也。
故夫唐律诗,非独一时之佳构也,是固千圣之绝唱也,吐言尽意之金科也,观文成化之玉牒也。其必欲至于八句也,甚欲其纲领之昭畅也;其不得过于八句也,预坊其芜秽之填厕也。其四句之前开也,情之自然成文,一二如献岁发春,而三四如孟夏滔滔也。其四句之后合也,文之终依于情,五六如凉秋转杓,而七八如玄冬肃肃也。故后之人如欲豫悦以舒气,此可以当歌矣;如欲怆怏以疏悲,此可以当书矣;如欲婉曲以陈谏,此可以当讽矣;如欲揄扬以致美,此可以当颂矣;如欲辨雕以写物,此可以当赋矣;如欲折中以谈道,此可以当经矣。何也?三百犹先为诗而后就删,唐律乃先就删而后为诗者也。
《大易》学人金人瑞法名圣叹述撰
学人顾祖颂孙闻校过

崔颢
汴州人。登进士第。累官司勋员外郎。天宝十三年卒。诗一卷。○颢少年为诗,属意浮艳,多陷轻薄。晚岁,忽变常体,风骨凛然,鲍照、江淹,须有惭色。
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前解】此即千载喧传所云《黄鹤楼》诗也。有本乃作“昔人已乘白云去”,大谬!不知此诗正以浩浩大笔,连写三“黄鹤”字为奇耳。且使昔人若乘“白云”,则此楼何故乃名“黄鹤”,此亦理之最显浅者。至于四之忽陪“白云”,正妙于有意无意,有谓无谓。若起手未写“黄鹤”,先已写一“白云”,则是“黄鹤”“白云”,两两对峙,“黄鹤”固是楼名,“白云”出于何典耶?且“白云”既是昔人乘去,而至今尚见悠悠,世则岂有千载 “白云”耶!不足当一噱已。〇作诗不多,乃能令太白公阁笔,此真笔墨林中大丈夫也。颇见龌龊细儒,终身拥鼻,呦呦苦吟,到得盖棺之日,人与收拾部署,亦得数百千万余言,然而曾不得一乡里小儿暂时寓且,此为大可悲悼也。〇通解细寻,他何曾是作诗,直是直上直下,放眼恣看,看见道理却是如此。於是立起身,提笔濡墨,前向楼头白粉壁上,姿意大书一行。既已书毕,亦便自看,并不解其好之与否,单只觉得修已不须修,补已不须补,添已不可添,减已不可减,于是满心满意,即便留却去休。固实不料后来有人看见,已更不能跳出其笼罩也。且后人之不能跳出,亦只是修补添减,俱用不着,于是便复袖手而去,非谓其有字法、句法、章法,都被占尽,遂更不能争夺也。〇太白公评此诗,亦只说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夫以黄鹤楼前,江矶峻险,夏口高危,瞰临沔汉,应接要冲,其为景状,何止尽于崔诗所云晴川芳草日暮烟波而已!然而太白公乃更不肯又道,竟遂俯首相让而去。此非为景已道尽,更无可道,原来景正不可得尽,却是已更道不得也。盖太白公实为崔所题者,乃是律诗一篇,今日如欲更题,我务必要亦作律诗。然而公又自思律之为律,从来必是未题诗,先命意;已命意,忙审格;已审格,忙又争发笔。至于景之为景,不过命意、审格、发笔以后,备员在旁,静听使用而已。今我如欲命意,则崔命意,既已卓矣;如欲审格,则崔审格,既已定矣;再如欲争发笔,则崔发笔,既已空前空后,不顾他人矣。我纵满眼好景,可撰数十百联,徒自呕尽心血,端向何处入手?所以不觉倒身着地,从实吐露曰:“有景道不得”。有景道不得者,犹言眼前可惜无数好景,已是一字更入不得律诗来也。嗟乎!太白公如此虚心服善,只为自己深晓律诗甘苦。若后世群公,即那管何人题过,不怕不立地又题八句矣。〇一解,看他妙于只得一句写楼,其外三句皆是写昔人。三句皆是写昔人,然则一心所想,只是想昔人;双眼所望,只是望昔人,其实曾更无闲心管到此楼,闲眼抹到此楼也。试想他满胸是何等心期,通身是何等气概!几曾又有是非得失、荣辱兴丧等事,可以污其笔端?[一是写昔人,三是想昔人,四是望昔人,并不曾将楼挂到眉睫上。]凡古人有一言一行,一句一字,足以独步一时,占踞千载者,须要信其莫不皆从读书养气中来,即如此一解诗,须要信其的的读书,如一、二,便是他读得庄子《天道》篇,轮扁告桓公;古人之不可传者死矣,君之所读,乃古人之糟粕已夫。他便随手改削,用得恰好。三、四,便是他读得《史记?荆轲列传》易水一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便随手倒转,又用得恰好也。至于以人人共读之书,而独是他偏有本事对景便用,又连自家亦竟不知,此则的的要信其是养气之力,不诬也。[后人又有欲“捶碎黄鹤楼”者,若知此诗曾不略写到楼,便是空劳捶碎,信乎?自来皆是以讹传讹,不足供一笑也。]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后解】前解,自写昔人。后解,自写今人。并不曾写到楼。〇此解,又妙于更不牵连上文,只一意凭高望远,别吐自家怀抱,任凭后来读者,自作如何会通,真为大家规摹也。〇五、六,只是翻趺“乡关何处是”五字,言此处历历是树,此处凄凄是洲,独有目断乡关,却是不知何处。他只于句上横安得“日暮”二字,便令前解四句二十八字,字字一齐摇动入来,此为绝奇之笔也。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金圣叹选批唐诗六百首》金圣叹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