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一剪宋朝的时光》白落梅

诗歌词曲 电子书 0个评论

《一剪宋朝的时光》白落梅

基本信息

书名:《一剪宋朝的时光》
作者: 白落梅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2月1日)
页数:27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40479312
ASIN:B01N7SPQ14
版权:中南博集天卷

编辑推荐

秋雨潇潇,不急不缓,就这样,下了几天几夜,不肯停歇。仿佛要把干百年来的风云世事,慢慢说尽。溪桥柳岸,屋檐瓦舍皆是雨声,安宁中带着远意。而我所能做的,则是闲居室内,煮茗听雨,在一卷宋词里,与尘世风景相忘。庭院里轻烟疏淡,草木清润,无有历史,亦无苍凉。大雨如倾,似要冲洗过往一切,在雨面前,人世所经历的种种,皆渺小若尘,微不足道。多年前,我便是那个从江南雨巷走出来的女子,红尘经世,仍自婉约静好。
流年寂寞,唯文字,知心解意。那是用一阕词换一壶酒的朝代,也是用一首词可以换一座城池的朝代。多少风流雅士、绝色佳人,于宋朝的春风亭园,杏花酿酒,松针煎茶,即兴填词,岁序安然。

名人评书

我又时常说,我的前世为一株梅树,历干劫百难,方幻化为人,来这熙攘世间走过一遭。多不容易,方能和你相遇,于江南庭院,于烟波画船,于某个临水的茶馆。可为何走过长亭古道,晓风残月,经干回百转的光阴,始终不能来到你的身边?也许太早,也许太迟,缘分也当真是糊涂,未曾好好相守,便已擦肩。以后的日子,无论时光是急是缓,我都从容不惊。比如此刻,翻一本线装宋词,盛雨煮茶,等候静美秋阳,等候故人重逢。——白落梅

媒体书评

宋词清丽婉转,风流多情,艳旬浓愁,抹之不尽。我与宋词,虽隔干百年时空,却有着斩不断的情缘。那时年少,楼台听雨,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过尽世海沉浮,聚散离合,却是不愁不惧,亦不觉凄凉。

作者简介

白落梅,一个带着梅花气息的女子,端雅天然,安静无争。江南人物,隐世之才。其散文在《电视诗歌散文》栏目中播出四十余篇,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她开创了“唯美传记”这一全新畅销书领域,成为极具影响力的畅销书作家。代表作有《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我用尽青春,只为寻你》《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你是锦瑟我为流年》等。

目录

第一卷雨打梨花深闭门
那一场宋朝的梨花雨
在菲薄的流年,尝饮相思味
那年重逢,还忆桃花扇底风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罗带同心,不离不弃
相思不曾闲,哪得功夫咒你
第二卷众里寻他千百度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锦瑟年华,与谁相共
沈园,那场伤感的相逢
并刀如水,纤手破新橙
艳冠群芳,任是无情也动人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让他一生,为你画眉
第三卷剔尽寒灯梦不成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玉人何处,梅边吹笛
断肠才女,断肠词集
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凡心动,怎顾得清规戒律
一缕心思,织就九张机
第四卷一蓑烟雨任平生
浮生长恨,悲多喜少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自古多情,总被无情恼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水穷行到处,云起坐看时
也曾年少,误了秦楼约
第五卷流光容易把人抛
人间有味,有味是清欢
满目空山远,怜取眼前人
一株梅花,寂寞开无主
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荼蘼谢了,春还在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第六卷多情帘燕独徘徊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恨君不似江楼月,待得团圆是几时
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
被疏梅,料理成风月
依旧满身,花雨又归来
第七卷梦里不知身是客
六朝兴废事,尽入渔樵闲话
看一段,消逝的汴京遗梦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落梅如雪,拂了一身还满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不取封侯,独去作江边渔父
买花载酒,不似少年游

经典语录及文摘

立于长江水岸,我试图抓住一片云彩,一缕清风,将它们放进行囊,我害怕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客,空手而归。我要依靠它们,记住那片湛蓝的天空,记住脚下滔滔的江水,记住那些与水相关的故事。
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江畔为爱情占卜,希望卦象上写着地久天长这四个字。溺于爱的歧流中,以为顺水漂流,就可以找寻到那个和你共饮长江水的人,却不知,这汹涌的浪涛,会毫不留情地淹没你所有的想象。那时候,你想逆流而返,连归路都找不到了。
这世间可真有生死相依的爱情,一如青山碧水,不离不弃,亘古不变?不,花开有时,荣枯有定,人世情缘亦是聚散有时,来去无心。你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娇梅万朵,独摘一枝怜。却不问,这一瓢水,一枝梅,是否与你今生缘定,多少美丽的错误,就这么酿下。而幸福,与我们只隔了帘烟雨,此后,各自成了爱情的孤魂。碧无水涯,也许我们不是那同船共渡的人,但是,我们可以共饮这滚滚的长江水。
于是,依旧有许多人,在江畔吟唱李之仪写的这首《卜算子》,恍惚如醉。只是河堤悠长,没有谁,可以在星夜之前赶到他想要抵达的港湾,与爱人共诉一夜柔情。暮色来临之前,江岸已经点亮了太平盛世里才有的灯火。茶馆收拾起桌椅,结束了一天的忙碌,白天它为过客开放,夜晚,它只做自己的归人,借一扇窗,遥望远方。
江水深沉,不知埋葬过许多冤魂,又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但盛世风流,相思也许不能起死回生,但是一定可以抚平时间的伤口。你年轻时,和韶光也许是敌人,当有一天老到心底覆盖了青苔,则愿意和韶光化敌为友。只因你需要借助它的存在,去回忆那些细水长流的往事。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如此简洁明净、情意婉转的词句,想要让人不记住都难。因为一首词,所以喜欢水,而后爱上了茶,爱上茶的清苦与品后的回甘。我想着,在多年前,他们一定有过这样一次欢聚。那女子,用一片冰心,放入壶中,煮成香茗,他们剪烛西窗,夜话到天明。
多年以后,他们各自品尝一盏茶,是否还能忆起,当年冰心煮茶的味道?有时候,连自己都会心生疑惑,当年是否真的喝下了那盏茶,为何记忆中那已是一杯白水。物转星移,飞沙走石,一切都会改变,连同对着滔滔逝水许下的诺言,亦会更改它的初衷。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就这般,在相思里惊心度日,把离愁别恨当成千劫百难,在无能为力的时候,怨怪起永不休止的江水。都说江水无情,不为任何人停驻,却不知,江水又比任何人都有义,至少它不会转身,留下无谓的纠缠。人的相思,会有尽头,许多人明知相思枯竭,却连诀别的勇气都没有。
把秘密托付给时间,而自己却在人生的荒原,寻找新的一席之地,开始另一段缘,偷折一枝桃花,占为己有。桃花纷落,就像那些绚烂的爱情,抵不过年华的流转,曾经炽热如火,一旦转身,竟那般冷酷无情。如此也好,倘若都是圆满无缺,又如何将彼此的光华和黯淡显现。倘若背叛了爱情,也无须愧疚,就当是恪守了生命的原则,荣枯是本?分。
可还是忘不了那些千恩万宠的时光,想要在江水中,品尝出同样的相思,不辜负彼此的心意。总以为握住相思,就可以安然一世,在有情的岁月里,和所爱之人暮暮朝朝。岂不知,隔着万里蓬山的对话,要比隔着一扇窗、一道门槛,更耐心寻味?
不要以为,闻到彼此的呼吸,就意味着亲近。有时候,距离像是一条无有尽头的河流,它可以延续情感,越远的地方,越是久长。久别重逢的人,聚在了一起,满怀惊喜地想要吐露衷肠,说出口才发觉,自己记着的不过是时间遗落下来的散乱篇章。
静下心来,方想起了写这首词的作者——李之仪。这首词,因为语言通俗易懂又风情独特,所以读过的人,皆难以忘怀。尤其在长江一带,风靡一时,那些陷于爱恋中的男女,时常借词句来表达心意。
流年易过,那些失去的光阴和美好的爱情,都沉落江底,此生不复见。又会有新人,来到江岸,在告别之前,探身取水,装一罐水的相思,也装一罐水的性灵。回去后,有些人迫不及待饮下,有些人刻下誓言,封存。
关于李之仪,历史上只给了他轻描淡写的几笔:北宋词人,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才华横溢,做过官。而我却深记那么一段文字。李之仪《与祝提举无党》里写道:“某到太平州四周年,第一年丧子妇,第二年病悴,涉春徂夏,劣然脱死。第三年亡妻,子女相继见舍。第四年初,则癣疮被体,已而寒疾为苦。”后遇赦复官,授“朝议大夫”,未赴任,仍居太平州南姑溪之地,以太平州城南姑溪河(又称鹅溪)为缘,自名“姑溪居士”。
短短几行字,仿佛看到一段被岁月的利刃宰割的人生。不知道,在水一方的伊人,究竟是谁,又去了哪里。但我们知道,在长江水饮尽之前,她已经将自己和爱情一起典当,变卖给了别人。而词人也错过了赎回的期限。这么多年,长江的水依旧东流,曾经约定好的人,却和相思一起缺席。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一剪宋朝的时光》白落梅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