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最美的词,最才的女:宋代女词人的词与情 兰泊宁

诗歌词曲 电子书 0个评论

最美的词,最才的女:宋代女词人的词与情 兰泊宁

基本信息

书名:《最美的词,最才的女》
作者: 兰泊宁
出版社: 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3月1日)
页数:24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201129365
ASIN:B07BT111PL
版权:竹石文化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一:《最美的词,最才的女:宋代女词人的词与情》16位宋代才女带你品味宋词的清丽婉转与风流多情。宋代女词人以自身传奇经历书写女性独有的情感世界,细腻而不失大气,令千年后的读者为之动容。
编辑推荐二:《最美的词,最才的女:宋代女词人的词与情》若有诗书藏在心,岁月从不败美人。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张玉娘等在时光中盛开的女子的笔墨让你明白诗词的美好。
编辑推荐三:《最美的词,最才的女:宋代女词人的词与情》词里自有深情在。情之一字,令人舍生忘死,肝肠寸断。这情,有少女懵懂之思,有生离死别之苦,更有家国破碎之悲。

名人评书

玉娘之才,天下之奇才;而玉娘之行,天下之奇行也。
——(明)孟称舜
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红藕香残玉簟秋”,精秀特绝,真不食人间烟火者。
——(清)陈廷焯
宋代女词人以地位著名的,有魏夫人与孙夫人;以作品著名的,有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吴淑姬、张玉娘,被称为四大词家。
——谭正璧
大河百代,众浪齐奔,淘尽万古英雄汉;词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只女儿花。
——臧克家
山既玲珑水亦清,东坡曾此访云英。如何八卷临安志,不记琴操一段情。
——郁达夫

作者简介

兰泊宁,本名兰丽敏,当代女作家。喜诗词,喜历史,文笔优美流畅,故事性与思辨性兼具,能透过历史的沧桑与厚重摹写人物本色。现已出版多部文学作品,代表作有《散落在唐诗宋词里的爱情》《明朝的春花秋月》等。

目录

辑一天上阳春日,人间漱玉声
吹箫人去玉楼空,伤心与谁同倚:李清照
初长成——应是绿肥红瘦
少女心——眼波才动被人猜
画眉乐——此情无计可消除
琴瑟和鸣——易安居士归来堂
夫妻别离——正是伤春时节
颠沛流离——仓皇不忍问后事
所嫁非人——凄凄惨惨戚戚
辞别尘世——伤心枕上三更雨

灯火阑珊夜,我为爱赴汤蹈火:朱淑真
纯真年代——红艳诗人
少女怀春——未知心事属他谁
伤心初恋——恩爱方深奈别离
所嫁非人——哭损双眸断尽肠
再续前缘——娇痴不怕人猜
悲剧注定——泪湿春衫袖
人言可畏——月在梧桐缺处圆
凄凉赴死——湖水潋滟薄命断

将婚而逝,中途永绝染啼红:张玉娘
遗落明珠——沧海沉寂一玉娘
耳鬓厮磨——青梅竹马天作和
夫家败落——感君恩重不胜情
送郎赶考——千里相思共明月
秋风凉——夜夜思君不见君
生死两隔——肠断心碎泪痕寒
此情难忘——红坠香消西风独自冷
慷慨激昂——愿系匈奴颈
默默无闻——三百年后显于世

簪合而嫁,修身如玉不将就:吴淑姬
初次婚姻——玉簪折断未成婚
誓不再嫁——谢了荼䕷春事休
终得圆满——玉簪复合姻缘至
名传后世——佳处不减李易安
脱枷侍饮——另外一位吴淑姬

辑二钗头遗旧梦,幽词寄三生

庭院深处,离情别绪幽愁暗恨:魏夫人
凭栏听雨,开到寒梢独可爱:杨妹子
天人两隔,泪痕红浥鲛绡透:唐婉
只知愁,一枕凄凉眠不得:驿卒女
惜多才,怜薄命,此身已轻许:戴复古妻
强将津唾咽凡心,怎奈凡心转盛:陈妙常
携手终非易,何妨百日唤真真:李紫竹
破鉴徐郎何在,相见无由:徐君宝妻
削发为尼,自古佳人多命薄:琴操
好事多磨,消尽寒冰落尽梅:谭意歌
坚贞风尘女,别有倾城第一花:严蕊
枕泪帘雨,隔个窗儿滴到明:聂胜琼

经典语录及文摘

爱如同花朵,只要给予阳光雨露,定能纷呈精彩绽放惊艳。于是,大宋明媚的阳光中,便有了李清照的一剪梅。一叶兰舟轻渡,赌书泼茶和着红藕深处的欢乐,响彻再响彻。一首弹断了千年的声声慢泊在水里,三更细雨知她的焦虑越陷越深。清照双鬓如雪,萧萧华发无法抵消一纸凄凉,如梦令伴着孤雁在往昔歌唱,晓风疏雨,又催下了簌簌千行泪。
那惊鸿一瞥的绝美相遇,生出无尽爱慕,虽然深知那是一段无果姻缘,却难抵那柔情似水。爱得彻底而决绝,朱淑真写下了千古断肠词,灯火阑珊夜,她敢于为爱赴汤蹈火。
张玉娘在将婚而逝的惨痛中,袖染啼红,但是她挺住了。她的文字承载了所有的不幸,她的文字也支撑起了她的一切,她没有倒下,完全是因为她拥有文字。当岁月流逝到尽头,当她微笑着安然地合上眼睑,她是绝美的胜出者。
其实,吴淑姬在簪断簪合中,便品透了人生这杯茶,于苦涩与清香里大彻大悟,看淡了缘起缘灭的命运,在谢了荼䕷春事休的叹息中,舒缓了杂乱愁苦的心境。
而对于魏夫人,当她从离情别绪到幽愁暗恨,她的心语却是:我恨你,我忆你,你争知?到底是不如杨妹子那份开到寒梢独可爱的潇洒。
一抹残阳映红了历史,翻开枯黄的记忆,缓缓打开一幅痴爱成离殇的江南烟雨水墨画。唐婉凄婉一生,那一首钗头凤,写下的是千古绝唱沈园情。而被情所困的驿卒女,亦只能在一枕凄凉眠不得中凄婉。
虽然才华如江水浩浩,奈何,戴复古妻此身已轻许。惜多才,怜薄命,痴情是一朵朵浪花,翻腾成苦海,令多少人垂泪湿夜色,令多少人掩卷叹息,一种疼惜和遗憾,油然升起,柔肠千转却无从说起。
被掳才女徐君宝妻的断魂绝笔词,钗分鉴破的悲剧,将她的深情分付与了西风,此夜凉意惊梦,悲聚散。坚贞风尘女严蕊,别有倾城第一花,传为古今佳话。
多情聂胜琼寻好梦,梦虽难成梦终成,只是有人知了她此时情。陈妙常思凡,强将津唾咽凡心,怎奈凡心转盛,道出的是人性真实。
大宋女词人们在文字中乐游,琴操飘飘若仙,谭意歌消尽寒冰得善终,李紫竹也在百日唤真真之后,美梦成真。
百种怨和情,百转柔肠,百味伤心透。历经繁华之后,大宋女词人在冷静地审视着:爱与情,神奇绚烂如同夜月一帘幽梦,缠绵悱恻恰似春风十里柔情。她们将那份滴着血的心思落进浓墨里,溶进生命里,直至升华成最深的情感,书于一方纸上,流芳百世,载进史册。
怅对诗笺,此情郁郁深愁后,月下香浮袖。吹起相思,红颜叹,醉花叹,一夜庭风,一枕清寒透。她们隐于绮丽的诗句之间和泛黄的典故背后,千年之后,隔着绝美玲珑的文字,她们的爱和词,始终让人沉醉,让人痴迷。

少女心——眼波才动被人猜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浣溪沙》

这是她青青涩涩的初恋,心头藏着那份暗暗的甜美与羞涩,那种心如鹿撞的慌乱,那种秋水般闪动的眼波,那份幽幽在怀的牵挂与眷恋。
这首《浣溪沙》透露了李清照在那最美好的年华里最隐秘的心事。“眼波才动被人猜”真是神来之笔。“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美目流盼间,宛如弯弯明澈的秋水,闪动着少女内心的秘密,怕人猜,却又忍不住内心的喜悦,就这样春情无限,就这样爱意缱绻,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十六七岁时,李清照已经春心萌动。这位博览群书、过目不忘的才女,喜欢读的一定是诗词。自古“词为艳科”,晚唐五代的“花间词”大多是写风花雪月,而李清照所处的宋朝,艳词更是盛极一时,柳永、秦观、晏殊等无不善写男女艳丽恋情之词。久习诗词,如何不会绮想联翩,如黛玉般“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名门闺秀,倾城之貌,如花似玉,冰雪才情,正是这些诗词,给了李清照最初的情爱启蒙。
这时,一个叫赵明诚的年轻人走进了她的生活。
当时,赵明诚尚在朝廷太学里读书求学。能在太学里读书的,多是当时一流的文人和官宦世家的子弟。读书之余,那些自命风雅的文人少不了要品评一番风流韵事,诸如某相府里的千金如何美貌、某御史家的小姐如何有才情。而早有才名的李清照便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她的词早在她来汴梁之前就已经名动京师了。
赵明诚自然拜读过才女笔下的华美篇章,免不了被惊艳。于是,这位翩翩赵公子怦然心动,对李清照的爱慕之意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点绛唇》

无忧无虑的少女从秋千架上下来,将发酸的纤纤小手揉了揉。她香汗淋漓,绣衣微透。这时,突然听到有客人进来,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只穿着袜子就匆匆走开。她头发微乱,头上的金钗也遗落了。可临进门那一刻,她忍不住回过头想瞧瞧来人是谁,于是攀过青梅借闻花香,顺势回眸一望,如一朵水莲花,无限娇羞可人。
天真任性的李清照怎会如此紧张、害羞和失态?可见这客人不是一般的人。否则,她也不会专门写下这首词。来者正是儒冠青衫、浑身散发着书卷气息、眉清目秀的公子赵明诚。
那个时代,一般的年轻文人面对有着明星光环的少女李清照,多多少少是有点儿心理障碍的。这个女孩子名气太大,才情又高,家世门第也是如此显贵。谁有勇气去独占花魁?而赵公子却偏生要摘下众人眼中那朵高处最美的花,可见少年赵明诚也是自视颇高。
赵明诚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是时任吏部侍郎的赵挺之。他从小饱读诗书,喜欢舞文弄墨,在父亲的熏陶下,尤其喜欢收藏古代的金石刻录文字。由于这一爱好,他交游甚广。赵明诚十八岁时,咸阳出土了一枚古代的传国玉玺。当时朝中的将作监李诫亲手拓印了两本,其中一本就送给了他。可见他在收藏界也是小有名气。而作为李格非的掌上明珠,李清照自小随父亲游览各处名胜。她记忆力好,名胜古迹的断壁残碑、诗词书画中的佳作珍品一眼瞥过,即便是细枝末节之处也能记住。两人志趣相投,为以后的琴瑟和谐奠定了基础。
李清照如同一朵青梅,她低下头,含了满满的娇羞,不安地、喜悦地期待着,期待着上天给她安排的那个人到来,那是她生命的另一半。在她的愿望里,这个生命的另一半应当与她年华相当,相貌相当,才华也相当。李清照的爱情是人性舒展的水到渠成,是诸般因缘的殊胜圆满。就在那一刻,她遇到了她生命的神祇。
赵明诚是赵挺之的季子,赵挺之是新党的中坚人物,而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却出自旧党苏轼门下。北宋后期新旧党争水火不容,如果赵挺之不同意的话,这赵、李两人很可能上演一场中国宋代版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悲剧。
但这件事被赵明诚的一个梦解决了。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赵明诚做过一个神奇的梦,在梦里读了一本书。醒来时,书上内容多忘记了,只记得三句:“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他将这个奇怪的梦告诉了父亲赵挺之。父亲想了想,给他解释道:这“言与司合”是个“词”字,“安上已脱”,是个“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之意,合起来就是“词女之夫”。难道上天要安排你做女词人的丈夫?
于是,赵挺之请了媒人,去李家提亲。
在李格非的府上,媒人为赵明诚求得了李清照的生辰八字,再经过“草帖”“送帖”等礼仪后,与李清照“八字相合”的赵明诚携着酒礼来到李清照的家,当着赵、李两家父母的面,将一支金钗插在了李清照的头上,以示订聘之礼。
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李清照十八岁,赵明诚二十一岁。李清照终于走出深闺,乘一顶花轿,跨入了赵家的府邸,走向赵明诚的怀抱。从这一刻起,这个世界对于她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她成为那个叫赵明诚的年轻男子的娇妻。而二十一岁的赵明诚也终于圆了“词女之夫”的梦。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最美的词,最才的女:宋代女词人的词与情 兰泊宁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