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唐诗可以这样读》欧丽娟的唐诗公开课

诗歌词曲 电子书 0个评论

《唐诗可以这样读》欧丽娟的唐诗公开课

基本信息

书名:《唐诗可以这样读》
作者: 欧丽娟
出版社: 浙江人民出版社
页数: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213088384
ASIN:B07FDVCJBP
版权:北京磨铁

编辑推荐

★台湾大学名师欧丽娟教授唐诗版的“文学回忆录”。认识唐诗的观念之作!
正确而深切的理解一首诗,远胜过蜻蜓点水般读诗百首!角度独特,选取六大诗人六大诗篇,旁征博引220余首诗词相互参照解读。
★余光中蒙曼詹宏志方文山一致推荐!
著名诗人余光中生前做序推荐!文艺若缺唐诗必逊色多矣!——余光中两岸文化名人一致推崇的学院派名师。
★火爆全网各平台的人气名师欧丽娟教授全新作品!
欧老师的公开课常年占据优酷、网易公开课、喜马拉雅等各大网站平台热门节目榜,点击量已达天文数字。
★随书附赠钢笔字冠军手书唐诗字帖。
手写美行,用书写感受唐诗之美。附赠钢笔字冠军亲手书写唐诗字帖。阅读并手抄唐诗,一场精神盛宴。

名人评书

台大中文系的欧丽娟教授近又深入唐诗研究,推出其新辟之思路,实在可嘉可贺。中国文艺若缺唐诗,必逊色多矣。——余光中(著名诗人)

本书深论六首脍炙人口的唐诗经典作品,但又不仅是普及性的介绍。文献的相互参照,理论的旁征博引,我阅读本书的经验,每段辄有心得,每章皆有启发。我们常说“诗无达诂”,但读欧老师的著作,这些诗境深说浅解到了归结处,我才终于读懂那些字里行间zui机括隐晦的密码,见山终而又是山了。——祁立峰(台大中文系副教授)

我特别喜欢当中对于既定解读的重新考据,过去求学阶段习惯搭配释文一句一句读,多半是翻译式的片面理解,但现在依循着书内的探索轨迹,拓宽了原本的观看层面,让我对《锦瑟》有种豁然开朗之感。——叶晔(《手写美行》作者)

这是一本颠覆唐诗教学手册的好书。作者选择唐代六位诗人、六首作品,以小见大,。对诗人与诗作的切入,令人耳目一新,每一章节既有古今征引,亦有翻案考证之实。
清晰的问题意识配合完整的知识图像,让唐诗唐人的幽微情思立体显影,并能以古见今,回应当代心灵,郑重推荐!——徐秋玲(高级中学著名语文老师)

人通过诗歌思考生命,而这些思考过程又赋予了诗歌新的生命。这本书重新发现了诗的思考性,也在思考中创造了诗。——大阪烧啊烧(豆瓣网友)

真心是本好书,选取的诗人组成的脉络很清晰,就是为唐诗勾勒发展路径的。但zui精华的部分还是一些独特的赏析。——顾左右(豆瓣网友)

作者简介

作者:欧丽娟
欧丽娟,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博士,现任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多年来致力于唐代诗歌、《红楼梦》的研究,成果丰硕。着有《杜诗意象论》、《大观红楼》系列、《唐诗的乐园意识》、《诗论红楼梦》、《李商隐诗歌》、《红楼梦人物立体论》等书。
自2012年在台大开放式课程陆续开设《红楼梦》与《中国文学史》以来,广受海内外华人欢迎,让不同世代读者重新认识中国古典文学的精髓,并获得2015全球开放教育联盟的年杰出教学者奖。

目录

楔子/001
之一初唐的新声陈子昂与《登幽州台歌》
010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
013陈子昂的复古主张:汉魏风骨以兴寄
018复古的伟大继承人:李白
李白版的中国诗歌史
孔子的“绝笔于获麟”
听其言而观其行
034《登幽州台歌》逐句解
宇宙的视野,孤独永远需要豪迈
“凝视永恒”的初唐时代精神
040反对的对反:陈子昂对六朝的吸收
044杜甫、韩愈的劝告:《戏为六绝句》与《调张籍》
转益多师是汝师
韩愈对李、杜优劣论的排解
之二深水静流的智者盛唐王维的《杂诗》(其二)
054离人共感,所以千古传诵
057《杂诗》(其二)逐句解
062先行者王绩,十四个关于家乡的提问
064为什么要问:“寒梅著花未?”
“有敦瓜苦”,从微物关情
第一瞬间的反应:自我防卫的心理机制
“不敢问”的情怯
076“不敢说”的辛酸——辛弃疾的“欲说还休”
识尽愁滋味:超乎言语的人生历练之苦
单子没有窗户:人的有限性和绝对的孤独
诉说的痛苦:三种因诉说而受伤的模式
没有人真正愿意听自己说话
天气:不会受伤的社交话题
读诗,也读懂了人性
之三穿透人间的诗仙盛唐李白的《清平调词三首》
104语语浓艳,字字葩流
106《清平调词三首》的创作背景
“布衣入宫”——天时、地利、人和的奇迹
“帝王/浪漫情人”的奇迹——文艺盛世的轴心
唐人的审美观——兼谈杨贵妃的美
“帝妃之爱”的奇迹——单子没有窗户的救赎
134《清平调词三首》的层次结构
由天上到人间、从神话到真实
归结于玄宗的宠爱
138《清平调词三首》的比喻做法
国色天香的牡丹
母仪天下的女神
历史上的名美人
156《清平调词三首》的主旨
不可能是讽刺
李白会是个没有教养的人?——谈格调与等级
禄山之爪的谬误无稽
歌颂永恒的帝妃之爱
176两个自我超越的天才
唐玄宗:短暂沉睡的圣君
李白:超越自我的伟大诗人
之四博大精深的诗圣盛唐杜甫的《月夜》
188历史上、文学中的妻子
传统对妻子的伦理定位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夫妻私情的禁忌
诗人与妻子在平等关系上的对话
203杜甫诗中的妻子:伟大的地母
杜甫的婚姻与妻子杨氏
208老瘦贤慈的形象,同甘共苦的恩情
215另一种妻子造型:香艳的美人
宫体艳情的文学传统
非伦理的男性凝视:细说《月夜》“香雾云鬟湿,
清辉玉臂寒”
静物般的女体呈现
婚恋中的女性:地母/神女的统一
“夫妻风怀诗”的巅峰
236浪漫与恩义的结合
明月与思妇:传统父权的性别政治结构
诗圣的另一面:弥深弥坚的情爱书写
之五精明世俗的诗魔中唐白居易的《琵琶行》
246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252《琵琶行》:时代的宁馨儿
“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的小人物书写
小说化的歌行体
纪实与想象:诗人和琵琶女必然的邂逅
263先声夺人:音乐描写的集大成
“幽咽泉流水下滩”的先行者
“幽咽泉流水下滩”的合理修订——“幽咽泉流冰下难”
271琵琶女的新造型
琵琶女的成长与天赋:名门意识与一流才艺
同类中的异数:美酒华服收编不了的灵魂
琵琶女的性格特质:缺乏精神力量的庸俗女妓
为何嫁作商人妇?琵琶女的能与不能,知与不知
带妆入睡的身份限定与心理状态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307代笔的影响:诗人的化身
白居易的缺憾:“去中心化”的念念不忘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等同意义
“投射心理”的发动
“向往的理想之我”与“真实的本然之我”的分裂
327“讽喻诗”:昙花一现的风骨
之六哀凄绝望的诗灵晚唐李商隐的《锦瑟》
334无题的凄苦:独恨无人作郑笺
历来的理解视域:咏物?政治?爱情?
“无题”的内在意义:人生总体情境的身世之感
344《锦瑟》诗的意象特点
美丽与哀愁的共同结晶
四句神话传说,迷离不清的晕染效果
“遗貌取神”,回顾一生的过眼烟云
359美丽的错误
“可待”“只是”“惘然”的正确训诂
“可惜馨香手中故”:习惯于绝望
368每况愈下的悲剧:自我的墓志铭
天鹅之歌:爱与悲剧的陷溺
无意于改变的非勇者
“深知身在情长在”的生命哲学

经典语录及文摘

自序在生生不息的生命之链上古今共鸣

天地逆旅、光阴过客,此乃万物的生活本质,只看时间、空间的久暂短长。唯历经几番播迁,在壅塞泛滥的书柜深处,至今犹然矗立着一本小书,《唐诗三百首》。
作为一般古典文学爱好者zui常接触的入门书,这本年深日久的《唐诗三百首》却是坊间粗制滥造的消耗品,校对脱误、注解简略,还带有粗暴的画线,加上破损的扉页,总体而言,就是先天来自漫不经心的业者,后天又遇到漫不经心的读者,注定要在世间灰飞烟灭。
但是,我永远记得乍然相遇的当下,翻开扉页后简直光芒万丈,如获至宝。周遭是年节夜晚的爆竹喧阗、笑语盈耳,父执长辈家的门庭内外,同辈的小朋友们都在玩耍嬉闹,我则因为那小小的书架而独留室内,并且从零落的几本书里发现了稀世奇珍,时间霎时定格,于是遗忘了这个世界的热闹与寂静、繁华与荒凉。
当时并不懂什么叫作印制精良、装帧精美,只清楚意识到,在凌乱的画线间、缺角的页面上,分明映现了一个和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意境,那些字句虽然看不懂却又迷人至极,宏大、深沉、优雅、精致,和这个白话的世界何其不同!
固然那时还只是入学不数年的孩童,并不知道何谓“文学”,但已经过早地感到真实世界是如此粗糙浅俗,一切都过于直接而有限。只有书本例外,却可惜文字所点燃的光总是在zui后一行熄灭,留下莫名的空虚。然而,不断擦亮火柴的小女孩竟在这偶然的不可思议的瞬间,仿佛瞥视到白话世界之外的另一层存在,浓缩的、凝练的、深邃的、华丽的,一种无以名状的无限。甚且合上书本之后并没有消失,继续安顿在心里。
即使后来在成长过程中慢慢读了一些书,于文字里寻求救赎,也明白文学为许多苦闷的心灵提供了一条出路,却又隐隐觉得白话文学之为文学,同样停留在这个世界里,或许多一点美的意象,多一点善的感悟,也多一点真的揭露,仍然是对“这个世界”的咀嚼复制,不是质性的蜕变,一旦所处理的是虚荒谬失的现代乱象,更是不堪入目。可唐诗明白示现:真空并不需要用叛逆的、感官的方式来填补,那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彼身,同样落入粗糙庸俗之流,即使包装了艺术。
我们需要美,但更需要正派大气的美;需要艺术,却更需要坚定向上的艺术,这都非建立在求真存善的基础上而不可得。在唐诗的形式锻炼之下,唐代诗人的笔墨也被打磨、淘洗得晶莹剔透,容不下罪恶丑陋的渣滓;在历史的严苛冷峻之下,也过滤、淘汰了欺世盗名的成分,大美、至善、纯真兼容并存,这是zui完美的艺术。只要一卷在手,便可以升华,抵抗现实的庸俗粗糙,填补存在的空虚荒寂,甚至碰触到永恒,于是可以真正地呼吸,不再感到窒息。
多年以后,才能明白这就是唐诗不朽的力量,而那力量本身则早已根深蒂固于童稚的心灵,逐渐酝酿成了志业,并且在志业的发展中逐渐意识到,自己想要的并不只是“感动”,尤其不是兴之所至、有感而发,用花团锦簇的感性直觉所渲染出来的感动。在诗的美感中其实存在着无比幽深的未知,这些诗在讲什么?那几首果真此意?如许篇章是否只有这个解释?一旦认真追问,便疑惑陡增,明明字里行间的心魂震荡着,我却只能依稀触摸到几分脉动,无法还原。
幸而随着知识学问的增加与进步,以及人生体验的扩展与深化,蓦然回首,在灯火阑珊中终于多了几分洞明,再度确认唐诗是多么优美而深刻的世界。那不是过去的遗迹,而是现代的预演,因为活着总面临着永恒的课题,生老病死,追求与幻灭,企慕与绝望,尤其是爱与缺憾,我们就在生生不息的生命之链上古今共鸣,秘音交响。
只可惜,一般的爱好者往往只获得浪漫的赏析,以致不乏美丽的误会;那深刻的部分则留在学术的象牙塔里,很少成为推动社会知识进展的动力。文化长江断裂,古典长城崩散,而力图复兴者所捡拾的,会不会只是七宝楼台所拆碎的片段,每一个碎片都光彩闪烁,拼凑起来却面目全非,甚至在折射的时候掺杂了飞舞的尘埃,遮蔽了原貌?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如果一本简陋的《唐诗三百首》可以启迪一个小女孩的心灵,空谷传响,给予堂正崇高的追寻方向,那么,应该也可以相信,总有几颗种子借机发现了阳光从何处照耀过来,进而追踪溯源,探寻光源之所在。那是真正的希望。
《唐诗可以这样读》这本书是“唐诗新思路”的首部曲。很感谢台大图书馆数字学习网工作团队灵心巧思,于2013年年底初次制作在线课程时构想出这个题称,精要传达了内容的走向,于是这次便援用进来成为系列名。后续若还有机缘,尚有其他的唐诗主题可以继续开展,但何妨随运任化,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得不止。唐诗永远存在,不废江河万古流,自有渔人溯溪而上,揭探桃花源的奥秘,又何须担忧乏人问津?
是为序。

2017年5月6日欧丽娟于台北

离人共感,所以千古传诵

在上一篇里,我们看到了人是多面的,历史是复杂的。陈子昂作为唐朝复古派的开路先锋和开山祖师,却出现了阳违阴奉的作为,也就是对于他不遗余力地反对的六朝文学,在表面的批判之下,其实是大力吸收的;而唐代诗歌的内涵之丰富博大,更是必须立足于六朝所打下的深厚基础,才能青出于蓝,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登峰造极。因此,对于诗人和诗歌史,都不能简单地一概而论,看待古人的问题时,也不能太过单向化。
除了单向化,以致削减了人与历史的多面性之外,一千多年后的读者对于唐诗的理解还有哪些问题呢?另一个常见的问题是深度。我们要谈的是王维的《杂诗》(其二):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对于这首短短的五言小诗,我们很可能是爱得不知所以然,原因在于:我们对人性的了解不够。
不过,在讨论这首诗的可能意涵之前,应该说明的是:从目前的版本来看,这首《杂诗》(其二)是该一组诗中的第二首。原作《杂诗》组诗如下:
家住孟津河,门对孟津口。常有江南船,寄书家中否?(其一)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其二)
已见寒梅发,复闻啼鸟声。心心视春草,畏向阶前生。(其三)
如果限定在三首作为一个整体的情况下,这组诗很可能就只是一般角色扮演式的代言体叙事诗,由诗人代替分居两地的征夫、思妇抒发心情感受,彼此问答响应,则整组诗的抒情主体便不是王维本人,所表达的是诗人所拟想的他人的处境与心情。
但我们可以注意到,王维诗集中的《杂诗》有好几首,除了这一组之外,另外还有两首独立标示“杂诗”的作品,可见这是王维喜欢采用的诗题;而这组《杂诗》是在创作伊始便有意一体化的有机结合,还是在流传过程中才被编成一组?这或许不无疑问。
考虑到这几首杂诗都是无法判断创作时间的未编年诗,再加上王维的作品里也有拼凑成组的情况,例如《偶然作六首》这一组诗,根据考证,其中的第六首应独立成篇,题作《题辋川图》[ 陈铁民:《王维集校注》,北京:中华书局1997年版,卷五,第477页。
],那么,这组《杂诗》是否也可能存在这样的情况?在如此的可能情况下,将第二首独立出来加以分析,便不是不可行的做法。
其次,即使是在三首一体的限定下,将第二首独立出来进行分析,也是完全可行的方式。毕竟若是没有诗人自己的生命体悟,又如何能够推己及人,为他人的存在感受设想代言?倘若所设想代言的并不是出于切身所感,又怎能感人至深?从这个角度来说,《杂诗》(其二)的抒情主体不论是谁,其中必有王维在,也是因为王维,才能使这个代言如此触动人心。因此,透过王维的生命史与性格特质来诠释这首诗,应该是更好的切入点。
更何况文学理论早已指出,对一篇文学作品而言,它的意义是在历代读者的接受过程中才被完成的,因此很多时候,重要的不是诗人的写作动机,而是作品所表现出来的效果、所给予读者的触发与共鸣。确实,对许多娴熟古典诗词的智识文人而言,这一组《杂诗》的价值往往只在于其中的第二首,历代评论家所点评、赞叹、分析的都是这一篇,遑论一般社会大众甚至以为它是独立的一首诗,另外两首仿佛并不存在。
这个现象已经清楚说明了在诗歌的接受史上,《杂诗》(其二)的内涵已经脱离了三篇一组的特定框架,以完整自足的形态与意义被单独看待,既不受另外两篇的限制,也不限于代言对象的立场、身份与口吻,从而扩大了、提升了、深化了它的内容与意义,具备了离人共感的普遍性。这是此诗得以传诵千古的原因。
因此,与其说触动人心的是隶属于《杂诗》组诗中的第二首,不如说就是这一首诗本身;也因此,将这首诗视为王维的夫子自道,便未尝不可。

《杂诗》(其二)逐句解

这首诗如果从王维的生命史来考察的话,比较有可能是在他年轻的时候所写,因为王维从十五岁离家到长安寻求出路,到他二十一岁考中进士,其间就已经有六年的时光;但考上进士并不等于宦途顺遂,甚至有学者认为,王维为了应试而在长安折腾了近二十年[ 〔日〕前野直彬著,洪顺隆译:《唐代的诗人们》,台北:幼狮文化公司1978年版,第183页。
]。如此一来,便算是一篇少作。另一种看法是,古代读书人从年轻时就在外做官,像贺知章,到年纪很大了才辞官回家,于是感慨“少小离家老大回”(《回乡偶书二首》其一),所以也有可能是王维在外面做官已经很久了,遇到从故乡来的人,于是问了这样的话。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什么呢?
首先,比较表面的基本语义要解释清楚。什么叫“来日”?这不是未来的某一天,就中古时期的用法,指的是过去时,“来日”正确的意思是昔日、往日,跟我们现在把它当作将来的用法,所谓“来日方长”的“来日”是不一样的。张相说得对:“来日,犹云往日也。与作将来解者异。”[ 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卷六,台北:洪叶文化事业公司1993年版,第793页。
]也就是王维遇到这个朋友,问他从故乡出发来到长安的启程时间。那已经过去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月,已经是过去时了,王维之所以问那个“来日”,因为那是乡亲所能掌握的zui近日期以及zui新消息。
而王维所问的zui新状况,则是“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所谓的“著花”,就是开花,是平仄不同的同义词,当必须遵守格律的时候,可以替换使用。句尾的“未”这个字,是一个句末的否定疑问词,今天的口语里已经不这样使用了,但是保留在闽南语里面,例如:吃饱未?困饱未?“未”就是中古的用法。“绮窗前,寒梅著花未”的意思是:种在雕刻精美的窗前的那一株梅花开花了没有?
闽南话就是“河洛话”,对应它的文字就是黄河、洛水的河与洛,就是中原的音与义。这是因为随着历史的发展,包含六朝时发生的五胡乱华,后来又有各式各样的动乱,中土人士一路到了南方,中原语言的古音古义也就跟着被留了下来。实际上闽南语是所有的地方方言里被公认保留zui多唐代中古音的一个语系,在唐诗里这样的例子很多。像“请问”这个用法,用闽南语来说,就是“借问”,而唐诗里用到不少“借问”这个词,例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杜牧《清明》)、“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崔颢《长干曲四首》其一),李白也说“借问此何时,春风语流莺”(《春日醉起言志》),以及“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清平调词三首》其二),显然这就是直接从唐代延续下来的河洛话。
至于句末表示疑问的否定词,除了王维所说“寒梅著花未”的“未”,还有“无”这个字。白居易有一首著名的绝句《问刘十九》,诗中说:“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zui后一句提问的“能饮一杯无”,这个“无”字今天闽南语也仍在使用,与“绮窗前,寒梅著花未”的“未”字是类似的用法。理解这些用语的传承,确实印证了“共饮长江水”的道理,令人倍感亲切。
回到王维的这首《杂诗》(其二)上来。照理说,一般人在离家已久,好不容易遇到乡亲时,zui迫切想知道的应该是父母家人是否平安、家里是否安然无恙。确实,从常情来说,好像是如此。可是奇特的现象出现了,王维问的不是父母家人,而竟然是“绮窗前,寒梅著花未”。如果好好面对这个写法,读者们通常会产生困惑,毕竟,寒梅开花了没有,是一个多么微不足道的小问题,怎么会是种种“故乡事”中zui重要的?即使这株梅花是王维亲手种植的,对它特别有感情,但首先问的不是父母亲人,而是窗前的梅花,并且除了“绮窗前,寒梅著花未”这唯一的提问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提问,父母亲友都完全没有涉及,这诚然是非比寻常的情况。
对于这样一个不想则已、一想便疑虑重重的现象,留给读者很大的思考空间,而如何解答,当然和读者个人的知识学问以及人生体验息息相关。
其中,有现代学者提出了一个令人惊骇的说法,声称这首诗证明了王维是一个很自私的人。为什么呢?因为离家那么久,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故乡来的人,他竟不问家乡好不好、父母平不平安,问的是他窗前那株梅花开了没有,这不就证明他很自私吗?然而这个说法立刻产生很大的问题,一首证明诗人自私的诗,竟然会让无数游子传诵不已,难道历代的读者都喜欢自私的诗人,喜欢表现出诗人自私的诗篇?而王维这首《杂诗》(其二),毋庸置疑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名篇,被传诵了一千多年,也收入重要的诗选课本里,那么,我们千古以来一直在欣赏一首证明这个诗人很自私的诗,这是可能的吗?
即使读者并不是以道德作为评价一首诗的标准,但一首证明这个诗人是很自私的诗,竟然能感动无数的读者,是不是太不合情理?还是说后代的读者都很盲目,没有看出这首诗显示了王维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才会被这样微不足道的提问所触动,那么多人的心灵都在盲目中千古共鸣吗?这显然也很不合情理。毕竟历史是残酷的,批评家是严格的,被反反复复地吟咏、检验、分析了一千多年,能够留下来的必属杰作,其中必有深刻的道理。再说,写出“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的王维,又怎会在羁旅异乡、思乡情切的情况下,对故乡亲友问一个自私的问题?这当然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所以这实在是一个太奇怪的说法。
zui值得思考的是,人们很容易以为,第一个冒出来的问题就应该是他zui关心的问题,这个推理看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其实是对人性一点都不了解的想当然耳。真的,人性太复杂、太微妙了,不是一般所以为的那样简单;而当我们没有这样的人生经验,也不想好好透过别人的经验去学习、体认,于是用想当然耳,甚至轻慢的逻辑去推论古人的作品,就会落入疏忽、无知与狂妄的地步,得出荒谬的推论了。
英国诗人艾略特(T. S. Eliot)曾经说:“诗人只是把人们早已熟悉的感情用更富有自觉的方式表达出来,因而能帮助读者更加认识到他们自己。”[ T. S. Eliot, On Poetry and Poets(New York: Noonday Press,1961), p.9.中译见孙康宜:《末代才女的“乱离”诗》,李丰楙主编:《文学、文化与世变》,台北:文哲研究所2002年版,第328页。
]必须说,这首《杂诗》(其二)和王维另一首思乡名作《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的“每逢佳节倍思亲”一样,都是大家朗朗上口,传达了他们集体的内在心声的一首代表作。如同《送元二使安西》这首诗,都属于“得人心之所同然”,也就是触及人心共通点的杰作。明朝李东阳《麓堂诗话》曾经评论说:
辞能达意,可咏可歌,则可以传。王摩诘“阳关无故人”之句,盛唐以前所未道。此辞一出,一时传诵不足,至为三迭歌之。后之咏别者,千言万语,殆不能出其意外。必如是方谓之达耳。
清代赵翼《瓯北诗话》也认为:
王摩诘“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至今犹脍炙人口,皆是先得人心之所同然也。
同样地,这首《杂诗》(其二)也是“得人心之所同然”,能够代表许多人说不出口的千言万语,所以才能流传千古。那么,到底这首诗的优点在哪里?“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此一提问,到底碰触到人心的哪个层次?探测到哪一个人性的面向?为什么会跟一个离家很久的游子的心境如此深刻地联结在一起,而且深深触动人心?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唐诗可以这样读》欧丽娟的唐诗公开课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