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人间宋词》 李亚伟

诗歌词曲 电子书 0个评论

《人间宋词》 李亚伟

基本信息

作者: 李亚伟
(作者)
出版社: 时代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6月1日)
页数:27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8756210
ASIN:B07DVM699X
版权:北京紫图图书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著名艺术家岳敏君、六神磊磊、著名作家胡赳赳等10余位名人、大家联袂推荐:读人间宋词,堪称是帝王般的享受。

每个人都能从《人间宋词》里找回自己缺失的生活意趣
不管你是官员、土豪、白领,无论你在体制内外,总有一种生活你一直向往却从未得到,总有一把不曾消逝的瘾你还没过就已日渐老去。活在当代,我们已经不知不觉间变得急功近利,趣味单一,低级,理想萎靡。
读人间宋词,过高级生活,原来日子还可以这样过,这么爽,这么美。
销魂的阅读享受体验
读《人间宋词》这本书,里面有“日清新”“睡正美”的生活方式,有“多情不被多情误”的智慧模板,有“一生混砸过多次,照旧无往而不乐”的胸怀,它是与现代人擦肩而过的伟大生活梦想,但只要你蓦然回首,它就能让你黯然销魂。
灿烂的宋词生活,著名诗人李亚伟为你幽默解读
李亚伟,著名诗人,成都宽窄巷子香积厨堂主,当代散仙,江湖文学大侠,曾获第四届《作家》奖、第四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诗歌奖、头一届鲁迅文化奖、天问诗人奖、明天诗歌奖、屈原诗歌金奖。

名人评书

翻开泰戈尔的《飞鸟集》,想到了去用音乐去表达那些被候鸟带走的离乱和隐痛,内心渐渐平静。
——朴树

泰戈尔之诗文,天地鸿大,不可觅踪寻迹。始信大天才是天之生成,如中国的屈原、太白、东坡。他们天性自在,随物即赋形也。
——贾平凹

人们常常误认为,那些热心于社交的人是一些慷慨之士。泰戈尔说得好,他们只是在挥霍,不是在奉献,而挥霍者往往缺乏真正的慷慨。
——周国平

泰戈尔这本《飞鸟集》,成书已有92年,现在读来,仍像是壮丽的日出,诗中散发的哲思,有如醍醐灌顶,令人茅塞顿开。
——李敖

我很喜欢泰戈尔的诗集,我觉得有时候心情很烦乱的时候,你如果进入泰戈尔的世界是很纯真、很美好的。
——杨澜

《飞鸟集》像珍珠一般闪耀着深邃的哲理光芒,不仅唤起对大自然、对人类、对世界上一切美好事物的爱心,而且也启示着人们如何执著于现实人生的理想追求,让整个人生充满欢乐与光明。
——演员吴倩

泰戈尔诗集有一种不可测的魔力,能把我们从忙扰的人世间带到美丽的世界去。
——郑振铎

当我坐在火车上,公共汽车上或餐厅里读到它们时,我不得不经常阖上本子,掩住自己的脸,以免不相识的人看见我是如何激动。
——叶芝

在读过泰戈尔的诗歌之后非常容易就被他感动了,仿佛是有一汪纯净的泉水一般沁人心脾,所有的思想和感情都是非常炽热和纯洁的,泰戈尔将优美的风格和激情完全融合在一起,展示出一种既完整又十分深刻的精神美感。在泰戈尔的所有作品中,人们无法看到尖锐或者争执的东西,更不会有伪善或者低微。
——瑞典诗人

媒体书评

这本书在我意料之外
——阿来(著名作家)

如何把普通生活过得荡气回肠
——岳敏君(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

我们曾经这样嬉戏,曾经有这样的美好
——胡赳赳(作家、北京宋庄艺术发展基金会顾问)

《人间宋词》是一股浸入的清流与迎面而来的霏霏细雨
——叶永青(著名艺术家,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亚伟这本书,俨然好学问
——张广天(作家、戏剧家)

《人间宋词》,极尽宋词之美
——龚平(急公好义者,企业家)

解救李亚伟
——李森(云南大学教授)

有趣、有韵、有料
——赵楚(军事史学者)

作者简介

作者:李亚伟

李亚伟,著名诗人。1984年与万夏,胡冬,马松,二毛,胡钰,蔡利华等人创立了“莽汉”诗歌流派。20岁时写出代表性作品《中文系》,为第三代人诗歌的发起者和代表人物之一。曾获第四届《作家》奖、第四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诗歌奖、头一届鲁迅文化奖、天问诗人奖、明天诗歌奖、屈原诗歌金奖。

目录

浣溪沙晏殊
无常之美:“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003
“富贵优游五十载,始终明哲保全身”
自古朱颜不再来,一回来,一回老

醉垂鞭 张先
多情不被多情误 015
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云破月来花弄影
古人的“闲”才是真“闲”,旧时的爱才是真爱

渔家傲范仲淹
“神仙一曲渔家傲” 027
将来再见也不晚
离乡远,人渐老,就吟《渔家傲》
戍边的人到底有多悲凉:“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蝶恋花欧阳修
官瘾难过,闺怨当歌 039
所谓高人,既能在庙堂上做大官,也能在山水间写美文
有宋一代,最有才的男人和女人都爱他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官越大,诗越抒情

木兰花宋祁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红杏尚书 051
太平盛世,玩和做事都要尽兴
红杏枝头春意闹

鹧鸪天宋祁
宋朝的第一艳遇 061
好色会出问题吗
青春的真谛是什么?就是追美人、耍无赖啊
很多人都会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这种二

临江仙晏几道
傲慢的怀旧 075
有一种生活叫“将抒情进行到底”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美好的岁月已然打烊

凤栖梧柳永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娱乐至死 085
教坊才子,最得青楼女子心
我不求人富贵,人须求我文章:由小令到长调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唯有思念能镇住孤单
以情玩境界,魁首是柳永

千秋岁引王安石
问世间官为何物 099
一个官员在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之间的艰难选择
“无奈被些名利缚,无奈被他情担阁”:一生到底该怎么活

蝶恋花苏轼
有一种生活叫“日清新”“睡正美” 111
一生混砸过多次,照旧无往而不乐
“天涯何处无芳草”—将降级贬谪当成自助游
“多情却被无情恼”:“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行香子苏轼
千古如何不见一人闲:官员们的隐秘梦想 123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行文做事,当姿态横生
“且陶陶、乐尽天真”
谁说宋词不如唐诗

满庭芳秦观
销魂的境界 135
对风流韵事的执着,最终会影响一个人的格局吗
往事并不如烟吗——“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忆旧游周邦彦
低俗的雅奏 149
敢与皇帝争情人的一代情歌王子
“旧巢更有新燕”

念奴娇宋江
强盗的风流自与常人不一样 163
他曾是威名远扬的黑社会老大
心理上的造反,在任何社会,都是普通人最大的干瘾
“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
在宋江心里,官与贼压根就不用区别,甚至是颠倒的

一剪梅李清照
美人的抑郁也是一种美 177
快乐是折腾出来的
人什么都可以对付,就是对付不了“闲愁”
人人都有的千古绝唱:“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武陵春李清照
闲的滋味 189
春天是慢慢长出来的,春意是慢慢浓起来的
每一个女子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女孩

菩萨蛮陈克
“绿芜墙绕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 199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人生之美,不就是那一次淡淡的春梦么

水龙吟辛弃疾
英雄更有伤心处 207
一位“圣天子一见三叹息”的人中龙凤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牛人的人生不用求田问舍之富
有一种诗意的生活叫“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

扬州慢姜夔
怀才有遇,生活无着 221
为什么人会“怀才有遇,生活无着”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

后记232

经典语录及文摘

大宋再大,也只是宋词的一部分
公元1045年(大宋庆历五年),京官欧阳修被贬到安徽滁州做知州。他到任后不久,就喝到了当地人用高粱和大米酿出的一种美酒,这酒号称“名冠淮南为甲”,很好喝。但欧阳修来到异地他乡,酒量一下子变小了,他经常喝醉。这一年,才38岁,他就给自己取了个“醉翁”的外号,并在自己建造的亭子里写下了《醉翁亭记》。
不久,他的老大哥范仲淹也写了一篇《岳阳楼记》,仿佛彼此呼应,范仲淹也被贬了,在文章里,他说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语气还是那么壮阔、强势,文字还是那么激烈、多忧,不像欧阳修心气平和。欧阳修说自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还说是“其乐无穷”。
他真的很洒脱吗?是的,除了正在筹划扩建滁州城这一重大政府工程之外,欧阳修心里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这件大事在欧阳修心里已经相当有谱了,每天喝小酒时他都在反复思考自己这些年的阅读和写作——他已经悟到了真谛:他要为他那个时代的文化寻找一条宽阔的大道,天已降大任于斯人也!
在大宋首都汴京,柳永仍在埋头工作,每天都在创作和修改新词,在民间新声这一块做深度挖掘,他已经两鬓斑白,快60岁了。几十年来,他创作了大批慢词,和欧阳修一样,他的内心也有一个宏大的想法,他相信自己手里已经出现了足以傲世的作品,他的作品肩负重任,要推动新词向纵深发展。但他也深知创作是一系列精益求精的劳动,他过去的作品有一部分写得兴之所至,今后的乐工或歌姬们在演唱时会遇到困难。让他们临时发挥、自主处理?这太不应该了,那就是行话说的不靠谱!所以,柳永这几年开始硬撑着酒色过度的身子,专注于调整字词和音律的复杂关系,增减、挪移,是啊,不能损词也不能害音。柳永非常尊重音乐,更热爱自己的词句,有什么办法呢?人生七十古来稀,他的时间不多了,只得努力工作,甚至把赚钱糊口的事都放到一边去了。
当时,大宋诗坛分成两派,一派是官方派,一派是民间派。像晏殊、张先、范仲淹、欧阳修等官员们得传播之先,占据了诗词艺术的上风上水。虽然官员们互相吹捧也互相倾轧,但不管怎样,他们的美学标准不会轻易发放给民间,如同他们的权力和财富一样。柳永是他们里面掉落民间之人,深知这个道理。不能等着好事从天上掉下来,他心里也有一件大事要做:把那个封闭的文化小圈子打破,让伟大的新词摆脱阻碍,他要把最新最美的宋词交给市民·。所以,他这些年的工作几乎是字字过心,句句伤肺。有喜悦,也有泪水。
那个年月,诗歌的伟大之美还藏在老祖宗们虚无缥缈的园子里,还藏在唐朝那些大诗人的飘飘大袖中,他们并没有交给历史,没有交给后面那几个轻率的朝代。如果说有一点点透露出来,也只是在欧阳修散文里和柳永笔下出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种子。是的,这些种子已经被种下,正在辽阔的大地上生根发芽,但开什么花结什么果谁都说不清楚,在这个问题上,欧阳修和柳永心里也没有具体的答案;他们已看见端倪,答案嘛,只能交给历史。
唐朝那些伟大的诗人,曾经从天上下来,在人间写下了无数壮丽绚烂的作品,如今他们已返回他们的星宿,在遥远的星河里凝视着宋朝。
其实,开花结果的时刻正一天天来临。但这一天,任何创业者都难以提前预知。
王安石、三苏等人已经出现,正在崭露头角,尤其年轻的苏轼,欧阳修希望的叙事、议论等风格都在他的词句里出现了。以至于欧阳修在《与梅圣俞书》中写道:读轼书,我不知不觉出了一身汗。快活啊快活,老夫要为他让路,放他早一天出出人头地!苏轼在创作上一出手就远离了“艳词”的怀抱。他以文入词、以诗为词等实际创作基本上继承了欧阳修的诗文改革的全部愿望。
柳永开创了词的新格局,改造了词和音乐的关系,在形式和体裁上打开了新的世界,但内容并没有重大突破。且由于他民间人士的身份,在主流文化圈子影响微弱,王安石、苏轼以士大夫面目出现,很快把词的地位提到了新的高度。尤其是后来苏轼对词的全面创新,打破了词为“艳科”、词为音乐附属品的旧格局;宋词,开始走进美轮美奂的霞光中。
但是,那个年月,柳永的“婉约”,当朝官员名士们嗤之以鼻,苏轼等人的“豪放”,社会上也曾不以为然。伟大的诗句在他们刚出现的那些日子,赞扬和批评往往都是无效的,这是一个历史规律。
1059年(大宋嘉祐四年)一个秋天的夜间,欧阳修在自家小院里喝夜酒,月亮皎洁,星河灿烂

所有的花朵都是好花

在宋朝初期,诗人作出新词,都习惯先交给妻妾或歌姬吟唱。这些咏唱者,喉韵皆从南唐五代传承而来,在漫长的岁月里,从宫廷到民间,美丽的艳词因循守旧地延续着,悄无声息地流行着,春花之摇落啊,秋风之悲歌啊,离别和泪眼啊,制曲者和吟咏者都觉得顺心顺口。从唐末到宋初,从官员到民间文艺爱好者,视词为“诗余”,都顺从传统的莺啼燕喃,很少有人想到要抛弃这样的腔调,更无一人有开一代文体的自信。
晏殊、张先,包括欧阳修等人颇有才华,他们的创作被很多人喜爱,可算是五代“花间词”向宋代新词的良好过渡,但他们那会儿的热情主要还是写诗,写像唐诗一样的诗歌,填词吟咏只不过是为了喝酒娱乐,实在没有人愿意放下诗人的架子变成词人。怪不得后来的文学批评家把这个时期的主要创作——包括大小晏、柳永甚至欧阳修等人的新词大都放进了婉约词一派。
那么,豪放派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在我个人的视野里,它先是出现在范仲淹的词里,后来出现在欧阳修的文化观念和各种文章中。接下去,王安石来了,他说了一句名言:“古之歌者先有词,后有声。”世上最早唱歌的人,是先有了内容(词)才有声音的,他反对先预设腔调的创作模式,他希望词句自由,打破固定的音律枷锁。
他说得对,事实上,新词中的文字一直依恋音乐但又时时都想离开音乐。声音热爱音律,字词希望独立,诗性向往自由。苏轼在他的院子里日复一日地研墨创作,他爱好广泛,禅宗老庄、历史故国、友情茶酒,这些内容要放开写出来就不能“依声”。苏轼听从自己的天性,常常放开了写,把词当成一种新体诗来创作。这下,他的院子里奇花异木竞相繁荣。他自由随意的写作实验,慢慢解开了士大夫们对于新词的传统死结;尤其是他才华横溢的内容创新,解决了唐诗向宋词过渡的疑难杂症,贵唐诗而贱新词的局面开始出现变化。
众所周知,隋唐时期,在印度、西域文化的传入过程中,其语言和音乐也在漫长的时间里与中原文化交融,人民生活中出现了一种叫“燕乐”的东西。“燕”通“宴”,伴酒的音乐,相当于现在的卡拉OK。这种流淌着新奇之美的娱乐方式使得早已定型的五律、七言等诗体很不好用,它们均衡整齐的诗句跟不上节拍,常常前脚踩后脚,于是长短自由、填词依声的新词开始为人们所喜爱。
新词既对音乐依恋,又不愿完全投入音乐的怀抱。与唐诗相比,它也有了更为复杂的新的结构。
新词的结构分成片或阙,分不了片的叫单调(“单调”的说法

他一生混砸过很多次,有几次还相当的严重,但他能无往而不乐,心情一直很豁达;他出入佛道,既通达朝政又熟悉民生,思想一直很独立;他学识驳杂、吃喝体验很丰富,这玉成了他诗歌的多样和广博,他的文笔一直都很新奇。
我个人认为,这才是最有意思的诗人。
就做官而言,苏轼算是混得相当不错的了。这首蝶恋花有些版本加上了《春景》标题,其创作年代,一向有两派为之争吵,一派认为是苏轼在惠州所写,另一派偏不同意,理由是苏轼那会儿刚到惠州,人生地不熟,写不出如此深刻的作品,坚决要求将此词的写作时间定为存疑。然而,我李亚伟本人在没去河西走廊之前还写出了很棒的《河西走廊抒情》的主干部分,还有,但丁没下地狱前却也写出了《神曲》。所以,对拿着内裤就要争论过没过性生活的较真儿二把刀学者,你理他不清白,不理呢更不清白!
宋哲宗亲政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1094年,朝中有30多名高干被贬到岭南等老少边穷地区。苏轼是被政府最先拿来开刀的,在绍圣元年4月,有人弹劾他嘲讽上一代领导人,他因此丢了端明殿学士、翰林侍读学士两个职位,将他调离京城去做定州知州。但处罚苏轼的红头文件还没到他本人手上的时候,上级又下文让他以“左朝奉郎”的身份知英州。但第二个红头文件还在路上跑的时候,相关部门还是没过瘾,又发文把他降为副六品的左承议郎。
苏轼拖家带口被降级文件追着走,到安徽当涂时,新的文件又追上来了,贬他为建昌军司马,并让他去惠州呆着,惠州在宋朝首都人心目中就相当于现代人心目中的非洲了。苏轼快麻木了,往南走,刚到江西卢陵又通知他降级别,此次是宁远军节度副使,这个宁远军在湖南,但告诉他这个任命只是象征性的,呆的地方不变,还是惠州。他的这个节度使和唐朝的节度使比起来就比山寨版还山寨,而且还是副的。差不多算是勉强给保留了基层干部的资格,介乎于科级和股级,不过,再怎么还是体制内,并且,这下算是到底儿了。
苏轼此时已59岁,带着小儿苏过、小老婆(伺妾)朝云爬山路、赶马车颠簸南下,越往前走树越绿,越往前走官越小 ,仿佛世界上最荒诞、最倒霉的驴友,缓慢地向人生的终点无助地旅行。
李亚伟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人间宋词》 李亚伟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