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慕尼黑的清真寺》伊恩·约翰逊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慕尼黑的清真寺》伊恩·约翰逊

基本信息

书名:《慕尼黑的清真寺》
外文书名:A MOSQUE IN MUNICH
丛书名: 译文纪实
作者: 伊恩·约翰逊
岳韦(译者)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3月1日)
页数: 29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2773992
ASIN:B06XS5FF4T
版权:上海译文

编辑推荐

纳粹、中情局、穆斯林兄弟会,普利策奖得主、华尔街日报前德国分社社长伊恩·约翰逊,追踪欧洲伊斯兰激进运动70年!

作者简介

伊恩·约翰逊 Ian Johnson,中文名张彦,普利策奖得主,曾任《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和德国分社社长。现为《纽约时报》《纽约客》《纽约书评》等媒体供稿。除了宏观的经济议题,长期以来,宗教信仰议题一直是伊恩·约翰逊的写作主题,目前他一共出版了三本专著:《野草》(Wild Grass , 2004),《慕尼黑的清真寺》(A Mosque in Munich ,2010)和《中国之魂》(The Souls of China ,2017)。

目录

引子 小镇边缘
热战
第一章 东线
第二章 突厥学家
第三章 纳粹原模
冷战
第四章 东占部还魂
第五章 进入第三世界的钥匙
第六章 摸索中成长
第七章 “政治妙招”:清真寺出炉
第八章 拉马丹博士出场
第九章 权宜之计
第十章 小说家讲故事
第十一章 赢得清真寺
第十二章 失去控制
当代战争
第十三章 穆兄会大胜
第十四章 超越慕尼黑
第十五章 争论的内涵
第十六章 1950年代的回归
尾声 圆顶之下
致谢
资料来源
注释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引子 小镇边缘
2003年的冬天,伦敦。我正在一家售卖伊斯兰激进主义文学作品的书店内浏览。就是这种书店,让伦敦赢得了“伦敦斯坦”的名号:层层叠叠的书籍,连篇累牍地号召要打倒自由社会;这些书籍,在试探言论自由底线的同时,也无意间记录下欧洲穆斯林社群面临的困境。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顾客。
过道里,我注意到一张很特别的世界地图。各个国家都按穆斯林人口的比例用颜色来标识。深绿色国家里,穆斯林占多数;浅绿色、黄色、褐色,各代表了逐级下降的穆斯林人口比例——典型的政治伊斯兰,把宗教作为仅有标准,将世界划为你我两半。在地图四周,缀饰着各地著名的清真寺——麦加大清真寺(千千万万朝觐者每年的目的地),耶路撒冷圆顶清真寺(穆罕默德登天处),神奇的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还有,慕尼黑的伊斯兰中心。
慕尼黑的伊斯兰中心?有点奇怪。我以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宗教为主题写作已经有六年了,在德国住的时间则更长。这清真寺的名字倒是听说过,是德国境内一个伊斯兰小组织的总部,但似乎配不上这么大的来头。慕尼黑并不是伊斯兰的中心,那个清真寺也不是德国最大的,更别说在欧洲了。不过,它仍然是某些人心中传之万世的圣殿。正好,我计划要去慕尼黑,就决定顺道看个究竟。
几周后,我开车从慕尼黑市中心出发,沿着旧大道往北,先是和通向新机场和未来派体育场的那条高速公路并行了一段,绕过这些德国引以为傲的样板基础设施后,驶入了德国巴伐利亚首府被忽视的社区。从这里开始,城中心让位于郊区,然后是郊野的零落乡镇。最后,清真寺现身了,一开始不过是突出在松树顶上的细长尖塔,就像一根指向天国的手指。随后,其余部分也进入了视野。这是一幢卵形建筑,就像一个被篷布罩着的气象气球——早已过时的1950年代的未来派设计。
我找到了一位身材矮小瘦弱的看门人,大约六十岁左右,穿着传统的白色长袍和凉鞋。我问他为什么这座清真寺这么出名,他耸了耸肩,冷淡地说肯定是我搞错了。我问是什么时候建造的?他说他不知道。我又问是谁建造的,他只是一个劲地抱歉不知。
他的答复让我吃惊不已。算起来,我到过欧洲的许多清真寺,每到一地,每个做礼拜的人都会无比骄傲地向我讲述它的渊源:通常都是由移民们集资建造。但这次,是真不知道,还是忘了?总之,很奇怪。
我观察得更仔细了,清真寺似乎在衰败。混凝土和瓷砖已经褪色开裂,树木似乎在吞噬整幢建筑。世界上最伟大的清真寺之一?我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是这个疑问,引出了我的研究项目,把我带向意想不到的地点,耗费了远远超过当初预计的时间。我曾以为,只要在德国找几个1960年代移民来穆斯林社群的人谈谈,很容易就能找到答案。正是当初的那批移民,部分造成了欧洲人口结构的巨变。我猜想,慕尼黑的伊斯兰中心也是在那个时期出现的。
然而,我发现答案回溯的年代要更为久远——1930年代。确实,我采访过许多德国的穆斯林,但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美国和欧洲的档案馆。正是从那一箱箱或是无人问津或是新近解密的档案中,那些为这个清真寺奠定思想基础,其后又为夺取控制权而相互角力的人物和故事,才慢慢串联成篇。
与通常的想象相反,这些创始者跟广大的移民没有什么关系。相反,我发现有三类群体,为了达到既定目标而支持清真寺。一类是纳粹思想家,计划利用伊斯兰作为二战期间的政治武器,随后,这一战略又延续到冷战时期。另一类,主要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成员,他们以纳粹的工作为基础,希望利用伊斯兰来对抗共产主义。第三类才是伊斯兰激进分子,他们把清真寺视为在西方的一个立足点。这三类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建造一个做礼拜的地方,而是一个政治甚至暴力活动中心。
首先,故事的主线可说是耳熟能详。1970年代和1980年代,美国曾试图争取穆斯林在阿富汗对抗苏联,著名的基地组织就是在那时诞生的。但慕尼黑清真寺的建筑年代还要往前推三十年,那是冷战的初起之时,而不是它的结束阶段,两者的根本目标也十分不同。在阿富汗这类地区,穆斯林被动员起来扛枪战斗。但在这里,在德国,穆斯林卷入的是一场心理战,一场观念之争。我开始认识到,在慕尼黑发生的事件是某种变化的先兆,这种变化横跨意识形态和军事两个领域,影响从阿富汗直至伊拉克。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这种策略都适得其反。对慕尼黑穆斯林社群的争夺,给西方带来了一种致命的意识形态:伊斯兰激进主义(Islamism),这不是那种年代久远的宗教,而是一种高度政治化的暴力的思想体系,并为恐怖主义的产生提供了温床。在2001年纽约和华盛顿的恐怖袭击中,西方直接体会了这种暴力。但它的历史更为久远,困扰了世界各国好几十年。最著名的伊斯兰激进主义组织就是穆斯林兄弟会,正是穆兄会,把清真寺变成了一个实现党派目标的基层政治组织。穆兄会在西方的几乎所有活动,都起源于运作清真寺的那一小群人。而慕尼黑,正是穆兄会向西方社会扩散的滩头阵地。
1950年代和今天的相似之处让人触目惊心。虽然伊拉克地面战场上的一举一动仍然牵动着我们社会的神经,但决定胜败的,将是这场意识形态之战。今天的慕尼黑,就像她在半个世纪前一样,西方社会希望能在与宿敌的缠斗中找到与我们有相同价值观的穆斯林盟友。慕尼黑,浮现出一种未经深思熟虑就贸然行动的风险。
西方国家的政府,使这种深思熟虑的工作难以进行。一般来说,情报机构有关伊斯兰的档案仍是保密的;我能获得这些故事的文件,只能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偶然机会。在美国,由于国会的立法,才撬开了中情局留存的纳粹和涉嫌战争罪行人士的档案;也许还得采取类似的法律行动,才能完全搞清楚美国到底是如何应对伊斯兰激进团体的。
在这期间,就让这本书来填补一些空白。写作此书的一个原因,就是那个时代的见证人正在相继离世。许多人收集了非同一般的私人档案,但这些材料正日渐散佚。今天,大多数和我交谈过的人都已八九十岁,一些已经过世。再等几年,就将意味着失去他们的洞见和建议。
正是他们和那些档案,为我们讲述了从好莱坞到雅加达,从华盛顿到麦加城的故事。就像一谈到德国就常常会出现的情景,这个故事,也始于二战战场。

文摘
第四章
东占部还魂
1950年代初的慕尼黑,满目疮痍。战争期间,因为它远离英国的轰炸机基地,从而避免了更为严重的破坏。但它仍然饱受重创,损毁随处可见:大剧院广场坑洼遍地,巴伐利亚皇宫破败不堪。教堂和剧院只剩下断垣残壁。活下来的人住在帐篷里。六千人多死去,一万五千人在空袭中受伤。轰炸机扔下的燃烧弹超过三百万颗,占该城面积一半的老城区,建筑几乎全部被毁。战前的九十万人口中,到战争结束时几乎有一半逃离了该市,留下来的那一半中有三十万人无家可归 多年后,住房仍极度紧缺,很多人还是三四家、甚至五个家庭共用一套公寓。门铃旁有时会贴有标识,提示找施密特家的访客摁一下,布劳恩家两下,穆勒家的三下,等等。
但重建工程让这座城市到了近乎痴狂的地步。白天,妇女们把碎瓦砾从炸毁的建筑物中拉出来,别的人就用小凿子把砖块凿开,再生利用。建筑工人拉起一条条电线,到了晚上,电灯将残骸照得雪亮:工人们忙碌地将垃圾运出去,再把新砖块拉进来,高低不齐的墙壁上投下了他们变形的的身影。在其他地区,毁坏的建筑物被彻底推倒,为建筑师留下一片空荡的地坪。不变的就是瓦砾。堆成高丘的瓦砾把城市团团围住,恰如德鲁伊式的纪念碑。甚至在1950年代中期,这个城市还举办“重建日”,给员工们放一天假,来收拾战争留下的残迹。一次这样的活动中,在美国军队的支持下,七千人在一天之内运走了一万五千立方米的碎石,美国军队为此借出了二百六十四辆卡车和四千升的燃料。一天工作结束后,每人都能分到两根香肠,一个面包卷和一升啤酒。
几乎比德国的任何其他城市速度都要快,慕尼黑,重生了。早在1946年初,著名的匈牙利裔犹太指挥家左尔格·索尔蒂就已在领衔巴伐利亚国家管弦乐团。柏林在二战前一直是全国的工业、科学和工商业中心。但在德国分治、柏林孤悬于共产主义东德的情况下,工商企业纷纷放弃该城。西门子等工程实业巨头以及安联保险等大集团逃到了慕尼黑。随着重建过程的提速,当地的公司也开始上路。1951年,市政府就为慕尼黑的一家工厂向印度出口它的第1台机车举行了庆祝活动——这也是西德惊人的经济增长的早期征兆。英语甚至借用了一个德语词“Wirtschaftswunder”来形容它:“经济奇迹”。
西德是1949年成立的,首都波恩。但是,波恩,用间谍小说家约翰·勒卡雷的话来说,不过是“德国的一个小镇”而已。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和规模,慕尼黑才是人们心中的首都。这个城市离开那条穿越欧洲心脏地带的“铁幕”仅有一百九十多公里。慕尼黑的美国领事馆,据称是世界上第二大的,仅次于中国设在香港的监听站。在战争结束后的二十年里,慕尼黑曾是历史上*大一次意识形态斗争的前线城市。
数十万的东欧难民蜂拥而至,纷纷涌向慕尼黑。他们大部分都是被苏联或波兰吞并的土地上驱离的日耳曼人,但这个城市也是一块磁铁,吸引着几乎每一个族裔、或有某种追求目标的人士。大多数人只希望在这里歇一歇脚,再移民去更稳定、更繁荣的国家。但也有许多人在此流连。慕尼黑有许多侨民团体,这是一个不断生成、合并、分裂、并争执不断的群体。谋杀事件,如同在小咖啡厅里策划的宏伟复国蓝图般时有耳闻。苏联的宣传单位十分憎恶这个城市,称它为“颠覆中心”。
这一切使得慕尼黑成了自由之声电台的理想家园。这个电台创办于1951年初,当时有一批忧心忡忡的美国人聚到了一起,要设法针对他们那个时代*大的问题——共产主义。美国和苏联正在军事上僵持。现在需要的是一种从内部来颠覆共产主义的途径。美国是世界的媒体中心,如果能有这样一批媒体人联手合作,难道就不能利用新的技术、广告时代的策略,透过铁幕将自由的信息传播过去吗?赢得战争,并不一定要扔什么炸弹。这批美国人成立了一个叫美国解放委员会的民间组织,由《读者文摘》的前编辑尤金·里昂领导,一批知名记者聚集到他的身后,委员会创设了解放广播电台,后来改名为自由之声。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电台的目标是“为来自苏联移民中的民主成分提供一个电台,使他们能够向还在祖国的同胞们喊话”。
自由之声电台设在城外的奥博维森机场。它占据了一幢长方形的灰色建筑。这座大楼本是一个名声极差的地标:1938年,正是在这座大楼里,希特勒迎接过前来参加肢解捷克斯洛伐克会议的英国首相和法国总理,慕尼黑也因此而成为软弱外交意志的代名词。大楼曾在战争中损坏,不过随后又急匆匆进行了整修收拾,好让电台人员使用。人员的编制膨胀到了一千以上,有撰稿人、制片人、技术人员、会计师以及各类顾问。 一到冬天,寒风刮得窗户格格作响,呼呼穿过墙壁上的缝隙。瓦砾仍堆在机场的一端,不过,德国的航空爱好者可以使用余下的跑道。
金·克里奇罗洛是自由之声电台的前官员,他回忆道:“在我大楼转角处办公室的窗口,能看到飞机笔直地朝我飞过来,驾驶员正是那些失意的前空军王牌飞行员,他们会在*后一秒拉起机身,擦着屋角飞去。”
像克里奇罗洛一样,大多数外籍人员都被安排住在当时仍破败不堪的里贾纳宫酒店。每条走廊的尽头总是有一扇紧锁的门,打开它,跨过去,就意味着一头扎进楼底下的一个弹坑。行人从街上可以看到四楼还有一个浴缸挂在水管上。许多在自由之声电台工作的美国人都曾在战争中战斗过,其余的人当时还只是青少年,只能在家中关注战争的进展。对他们来说,这座城市充斥着对黑暗时代的回忆,克里奇罗洛记得:“有时我们在设于德意志艺术馆的美国军官俱乐部吃饭,那是一个高大的带立柱的建筑,希特勒曾经要把它变成一个德国纯雅利安人艺术‘永不衰败’的圣殿,这条街的下面就有一幢房子是元首曾经住过的。城里*好的餐馆之一是谢林大街上的意大利饭馆,它一直是希特勒的*爱,那里的服务员还会讲些他光顾的掌故。”
许多在自由之声电台工作的美国员工都像克里奇罗洛一样,年轻又充满理想。作为二战时期的一名雷达技术人员,当他在1950年了解到美国政府急招俄语人才时,他还在通用电气工作。他通过军人教育福利法案进入了乔治城大学,沉浸在俄语学习中。毕业后他在原子能委员会找到了一份工作。当他的一个朋友说要去慕尼黑帮助创设一个电台时,克里奇罗洛辞了工作,带着一年期的合同来到了慕尼黑,一待就是二十年。在入职大约一年后,有人把克里奇罗洛叫到一边,告诉他一些他早已看出端倪的事。自由之声电台并不是由苏联流亡人员主办的,也不是什么善意的美国人出资资助的,它不过是中情局一个致力于推翻苏联的伪装组织而已。它通过招募冯门德在东占部团队中的核心成员来做到这一点。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慕尼黑的清真寺》伊恩·约翰逊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