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中关村笔记》宁肯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中关村笔记》宁肯

基本信息

书名:《中关村笔记》
作者: 宁肯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4月1日)
页数:47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0216651
ASIN:B071KH28T5
版权:新经典发行

编辑推荐

《中关村笔记》有着丰厚的社会容量,生活容量,知识容量,精神容量和审美容量,每个故事都洋溢着浓厚的现实主义情怀,每个人物都凝聚着中关村的精神、中关村的文化,中关村的价值观,不仅强调了“创业,创新,百折不挠,勇敢无惧”的中关村精神与价值所在,更探讨了人的胸襟、气度、理性、自主、温和、仁义、无畏等诸多人性元素,是近年来非虚构文学创作的很重要收获之一。宁肯相信,文学的规律便是在历史中发现人、表现人、阐释人,没有人的崛起不可能有大国崛起,中关村的崛起首先是人的崛起。
图书获奖信息
2017年度中国好书(主办机构:中国图书评论学会)
中国出版协会:2017年度中国30本好书
《中华读书报》“2017年十大好书”
2017收获排行榜长篇非虚构榜(专家榜)
2017年度“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
2018年入选北京市党员干部推荐书单
中国图书评论学会-2017年5月“中国好书”
新浪好书榜-2017年5月(总榜)
新浪好书榜-2017年5月文学榜

名人评书

中关村,这不是一个与你无关的地方,也不是一段与你无关的历史。我已彻底忘掉了小说,成了一个记录者,沉思者。这部笔记我愿是一次对太史公的致敬,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致敬。——《中关村笔记》作者宁肯

中关村,被誉为“中国硅谷”,它的崛起背后有哪些精彩的创业故事?作家宁肯这部长篇纪实文学作品,以充满活力与温度的文字,带领读者一起解读中关村动人的神话与传奇,在透视中关村的历史进程中,展示了中国大国崛起的未来命运。——《中关村笔记》入选“2017中国好书”颁奖词

《中关村笔记》更似一部《中关村本纪》。尽管《中关村笔记》里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故事,但是宁肯把这些故事串联得非常好,通过这些人物,宁肯记录了中关村以及中关村里的英雄们艰苦卓绝、光芒映日的奋斗历程。——前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作家白描

在人们耳熟能详的中关村神话以外,在众多描写中关村的文学作品中,《中关村笔记》有着不可替代性。它前半部分,冯康是当之无愧的主角。作者用了很多的气力,很大的篇幅,来聚焦这个“两弹一星”的很神秘的“幕后英雄”,来抒写这个数学天才。宁肯就是要撩开“神秘”的面纱,打开“历史的皱褶”,让这个因神神秘秘而默默无闻的“英雄”和“天才”从历史的皱褶中走出,为更多的人们所知晓,所颂扬,所敬仰。在这个意义上,宁肯主写冯康的《中关村笔记》,可与新时期之初徐迟主写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相提并论,是一部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的新史诗。——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评论家白烨

读《中关村笔记》,感觉不光读的是中关村而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步伐。好作品就是这样,题材规模可能有限,但给人的感受却是无限。这个书没像有些报告文学通行的写法那样,比如写中关村先要写世界,先写历史,先从宇写到宙,然后再写中关村。宁肯不是这样,他上来就先写中关村里的一个人,很小的角度,先写冯康是谁,然后整部书读下来,你反而感觉很阔大,让人感叹中国的变化。整个作品写得很明快,但不是一般报告文学的明快,事实上又让我感觉到一种舒缓,有一种小说的流转自如。——中国作协创研部原主任、评论家胡平

在这部中国互联网基地发展的史诗里,熠熠闪耀的是人的光芒,是创业者、开拓者的故事,它是历史很精彩的部分,并照耀着历史进程。《中关村笔记》的制高点自始至终是人,是人的精神和品格。这样的人物和故事,在我们的文学、影视作品中太少,好的更少。无论是冯康、陈春先,还是王选夫妇的故事、柳传志父女的传奇……《中关村笔记》中的许多人物几乎都可以独立成篇写成佳作,拍成影视,从而展示一代人甚至两代人的精神世界……中关村的历史,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历史毕竟是人创造的,那些走在历史前沿的人,我们看重的常常是他们的辉煌业绩,而忽视他们作为人的内在世界。宁肯强调了中关村精神的“创业、创新、百折不挠、锐意进取”,其实,在《中关村笔记》中,他浓墨重彩的是人的仁义、胸襟、气度、理性、温和。这两部分放在一起,才是中关村很宝贵的财富。——著名评论家、出版人陈保平

当代文学要讲好当代故事,当代作家要具备讲述时代经验的能力和方法。作为民族电子科技业发展的重要收获,中关村的变迁和它的热腾腾的经验之前曾见诸各种文字,但整体性书写包括历时性和共时性以及人文性书写包括哲学性和文学性不多,这两点在作家宁肯这本纪实文学作品《中关村笔记》里得到较好整合。《中关村笔记》建立在大量田野调查和辩证思考基础上,作品对真实性和文学性的关系把握到位,表达确切、节制,细节丰富、细腻,不仅贡献了许多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而且贡献了从一个个个体的梦想到中关村梦想和整体经验的深层探讨。——著名评论家、《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部主任刘琼

很早知道中关村,还是在徐迟先生那部著名的报告文学集《哥德巴赫猜想》。好像是神奇的契合,其实是作家独特的理解力与穿透力--宁肯的中关村也是从一位数学家开笔。由此宁肯也给中关村,给他这部“向太史公致敬”的力作奠定了“沉默的基石”。中关村不能忘记中科院,不能忘记科学家。太阳底下无新事,但在别具会心的人看来寻常习见的事情中也多的是奇趣与新意。很多人写过中关村,宁肯的这一本不是又一本的数量叠加,而是与众不同,特立独行的存在,就像他在小说家中,也是与众不同,特立独行的那一个。——《中关村笔记》出版人、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

宁肯老师给这本书带来属于人的一个一个瞬间。怎么才能抓住中关村的整体,而不是像盲人摸象一样只是写出局部、一个空间,宁肯老师的处理特别好,他选择的是抓住每个公司很能体现出人的光泽,很能体现出人的性情的那个瞬间。许许多多这样的瞬间联合起来,就使中关村不再是一个地名,不再是一个创业园区,它构成了有思想、有激情的人的整体。《中关村笔记》很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宁肯老师赋予中关村以生命,这不是一般作家能做到的。先锋文学一旦获得中关村这个加持,所焕发的能量是不可想象的。——80后青年批评家岳雯

宁肯在文学上有一种桀骜不驯的风格。《中关村笔记》里,宁肯果然带来了新东西,至少在写作方式和结构方面,宁肯选择了一条不好走的路。他把中关村当一个“装置”来写,这就使《中关村笔记》有别于其它非虚构。作品中“冯康构图”和“联想世界”是一个两层结构,构成全书两条主线,其他人物镶嵌其上,形成外观的装置。内在装置是什么?为什么让两条完全不同的线索交织一起?又为什么会有一明一暗效果?这种意味是宁肯独自拥有的,也是他给中关村带来的。——80后青年批评家丛治辰

媒体书评

宁肯被圈内人称为桀骜不驯的小说家,头一次写非虚构作品就选择触碰中关村。《中关村笔记》近日已面世,当面对本报记者专访时,宁肯谈起中关村仍很兴奋。他说,整个中关村这段历史都是神奇的,刺激自己睁开另一双眼睛,“我要去发现神奇,发现它背后的秘密,发现其内在的隐秘的关联是什么。” ——《北京日报》(记者路艳霞)

“《中关村笔记》更似一部《中关村本纪》。在《史记》里,本纪写谁?就是帝王。本书中的人物都是中关村的‘帝王’,每一个行业里的领军人物。而后面作者的手记正像《史记》‘太史公曰’那种感觉。”作家、评论家白描认为,尽管《中关村笔记》里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故事,但是宁肯把这些故事串联得非常好,通过这些人物,宁肯记录了中关村以及中关村里的英雄们艰苦卓绝、光芒映日的奋斗历程。——凤凰读书

“《中关村笔记》研讨会”近日在京举行。作为北京市委宣传部主抓的一部科技创新题材的精品力作和北京市优秀长篇小说创作出版专项资金重点扶持项目,《中关村笔记》是作家宁肯的最新非虚构力作,本书以人为经,以事为纬,选取中关村不同时代成就卓著的代表人物,通过各自不同的侧重点,有如编织不同的乐章,展现了每个人物怀抱理想、搏击奋斗的艰辛历程。同时,在透视中关村的历史中,展示了中国大国崛起的未来命运,也让厚重深邃的中关村文化,真正以一种更为鲜活的形象呈现在世人面前。作者历时两年,对中关村众多先进人物进行了多次深入采访,记录了时代的真实、改革的真实,为先进人物群体立言,为历史存证。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讯(记者王坤宁)

作者简介

宁肯,1959年生于北京,198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二分院中文系,八十年代写诗,大学期间在《萌芽》发表诗歌处女作《积雪之梦》。1984年至1986年在西藏生活工作,“新散文”代表作家,代表作为西藏题材长篇散文《沉默的彼岸》。1998年开始长篇小说写作,现已出版《蒙面之城》《沉默之门》《环形山》《天•藏》《三个三重奏》。另有中短篇小说集《词与物》《维格拉姆》,散文集《说吧,西藏》……,非虚构作品《中关村笔记》。获第二届、第四届老舍文学奖长篇小说奖、首届施耐庵文学奖,第四届《人民文学》长篇小说双年奖,第七届北京文学艺术奖,首届香港“红楼梦奖”推荐奖,《当代》2001年文学拉力赛总冠军,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首届美国纽曼文学奖提名。现任《十月》杂志常务副主编。

目录


冯康构图(1)
手记一:沉默的基石
第一人
手记二:偶然性
未来的引力
手记三:时光
战风车
手记四:火山
联想中国(1)
手记五:历史
冯康构图(2)
手记六:冯康学派
MS—2401
手记七:另一种家学
千年之约
手记八:千年装置
联想中国(2)
手记九:所有的影子
王码
手记十:汉字精神
冯五块
手记十一:底层的精神
冯康构图(3)
手记十二:铜像永远屹立
联想世界(3)
手记十三:泰山
KV300
手记十四:疾病与创造
Internet
手记十五:去日留痕
联想世界(4)
手记十六:《蓄势》
万物的指纹
手记十七:新一代人
车库咖啡
手记十八:中关村,北京
分享或共享
手记十九:创业,创新,不会止息
后记
附录

经典语录及文摘

从2015年4月开始的有关中关村的阅读,到田野调查,写作,以及最后的完成,时间不觉已过去快两年。正如在序言中我就提到,这对我是一个全新的过程,改变自己的过程。离开了熟悉的自己,变成一个陌生的自己,穿行于中关村的高楼大厦,见各种各样的人,写从未写过的文字,几乎是另一个人了。非虚构是一种条件写作,面对的全部是已知条件,每天每时每刻你都知道该干什么;更像一种劳动,很少有未知的,想入非非的,漂浮的,自由翱翔的时候,因此很累。但这累是值得的,甚至是必须的,因为收获太丰,不但完成了改变,出现了一种新的文字,也仿佛在未来虚构的袋子里装了满满的东西。
很显然,没有方方面面的帮助不可能完成这次田野调查与写作,感谢中国科学院、北京市委宣传部、中关村管委会、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感谢武艰、胡晓东,侯健美、郑俊斌,刘航、董长青、宋英英,韩敬群、韩晓征,感谢所有我读过的相关书的作者,感谢所有接受我采访的人,感谢时光赐予我的一切。

“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儿。”这是著名的马诺里的回答,一个登山家的回答,所以著名是因为听上去像句废话,什么也没回答。为什么要写中关村?想来想去,我发现我的回答也类似,因为它在那儿。
很多年了,中关村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当我不思考的时候我觉得非常熟悉它,一旦思考又是那么陌生。它存在于北京的西北部,天气好时,特别是在一场大风之后,当我看到中关村或上地,也会同时看到西山。看到落日,火烧云,云蒸霞蔚的下面远山与建筑峰起,玻璃幕墙反光,自身也在发光,有种科幻性质。远看如此,走近更是如此。
2015年我开始频繁走近它,穿越它。这之前,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日子,我在一本书的边上写道:“再次走出文学,像又上一次大学,在飞往武夷山的飞机上开始了。”那是2015年4月21日,我在飞机上读黛博拉·佩里·皮肖内一本写硅谷的书。这本书的名字叫《这里改变世界—硅谷成功创新之谜》,这样的书从来不会出现在我的书单上,特别是对于长年阅读现代主义小说的我,这样的阅读简直如天壤之别。卡夫卡或卡尔维诺与硅谷有什么关系?(其实或许真的有些关系。)但是,2015年,我突然想改变自己。一个人在某种尽头待的时间久了,就想在另一种尽头解脱。快20年了我一直浸润在文学里,浸润得太深了,都浸透了,浑身都是敏感。我需要另外一种东西,一种类似岩石的东西。20世纪90年代初我曾经走出文学,由一个诗人变成了广告人。五年之后返回文坛我曾写下《一个传统文人的消失》一文,谈及“跳出文学,从外部看文学,让我获益匪浅”。此后我连续写了五部长篇小说,又变成了一个传统的文人。
我在飞机上写道:“当你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如硅谷世界,你再次发现文学的边界,你站在界外看文学,又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因为山在那儿,中关村在那儿,我要读一种完全不同的书,读黛博拉·佩里·皮肖内,读《这里改变世界》。这书在最后竟然谈到了中关村,那时我开了一个关于中关村的书单还没读,黛博拉·佩里·皮肖内拿中关村与硅谷做了比较,当然也谈到了以色列的高新技术区,对以色列无条件地进行了赞扬,对中关村则多有质疑。黛博拉·佩里·皮肖内写道:“对于正在崛起的东方巨人能否成为新的世界创新中心,国际舆论的观点并不一致……中关村自身的一些短板,比如这里的移民人才较少,限制了它与硅谷竞争的实力……联想超过惠普成为全球最大个人电脑厂商,这是几个世纪来中国首次在科技产业中登上全球第一的宝座,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中关村生力军对阵硅谷老牌明星的一次胜利,不过硅谷的领先优势已转向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和大数据、人工智能领域,中国企业战胜的只是过去的硅谷,并非未来的硅谷。”读这些话与我过去的阅读实在完全不同,完全是两个语境,但也在重构着我,我要的就是这样。当我读到“在硅谷的创业者中,中老年人远远多于年轻人”,更为惊讶,黛博拉·佩里·皮肖内说:“创业最活跃的人群是在55至64岁之间。”2015年我正好56岁。
其实,很多时候,质疑比肯定往往更有意味,更能看出某种东西,比如中关村在世界上的分量。黛博拉·佩里·皮肖内对中关村的评价说实话比我高,那时我还不知道世界上在争论中关村是否已成为新的世界创新中心,中关村已是世界三大科技创新中心之一。那时我只是觉得中关村作为北京的一部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北京,改变了中国,它在那儿,像山对登山家一样,对我构成了挑战。如果我要改变自己,跳出文学,中关村再合适不过。连带着我也必然先要了解硅谷,了解硅谷的雅虎、谷歌、思科、苹果、甲骨文,从更远的地方看文学,看小说,看文学和世界的关系。
年中《小说月报》有个采访,问我最近在读什么书,我说正在同时或交叉读一些文学之外的书,一本是黛博拉·佩里·皮肖内的《这里改变世界》,一本是凌志军的《中国的新革命—1980—2006年,从中关村到中国社会》,还有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它们让我找回了文学之外的感觉。
阅读之后我开始频繁出入中关村,来到陌生世界—如果这个世界内部是陌生的,外部也一样陌生,哪怕你到过多少次它的外部。或开车,或坐地铁,或骑电动自行车,我成为中关村的一部分,中关村也成为我的一部分,我穿过中科院棕色的物理所大楼来到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国家重点实验室,瞻仰已故的数学家冯康的铜像,听冯康的同事、弟子谈冯康,谈许多年前的往事,许多人都是院士,我从没见过那么多院士。在方正大厦见到王选的秘书,参观纪念馆,听王选的一生。在融科资讯十八层见到柳传志,在创意大街见到吴甘沙,在车库咖啡见到苏菂,在数字山谷见到程维……见的人太多了,以前一年也去不了一次中关村,现在一周就要去两次,甚至三次。中关村的“内部”就是中关村的人,每个人都是时间的深井,历史的窗口,哪怕80后的年轻人也像时间的隧道一样。当然,柳传志,王洪德,王缉志……这些老人,更是时间的宝藏。
我已彻底忘掉了小说,成了一个记录者,沉思者。当然,我会再次回到小说上来,也希望再有一种不一样的回来,那是另一回事。而这部笔记我愿是一次对太史公的致敬,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致敬。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中关村笔记》宁肯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