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父亲·还原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华山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父亲·还原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华山

基本信息

书名:《父亲》
作者: 华山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1月1日)
页数:35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08677170
ASIN:B077MT968D
版权: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许世友将军口述历史,其女儿亲历史实,再现中国共产党人浴血奋战和新中国建设的光辉历史。还原真实的知名历史事件,大批珍藏历史照片,真实反映党和国家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的峥嵘岁月。父女情、师生情、战友情,最终汇聚成家国情,以小见大,激情澎湃。

名人评书

再现一代开国上将许世友的峥嵘岁月,以女儿的视角真实还原了许世友一生的传奇经历与爱国情怀

作者简介

华山,许世友将军的女儿。

目录

自序 献给爸爸
第一章 父亲生命最后的日子
“爸爸要见马克思了”
“北京路窄”
第二章 土葬
赶制棺材
送别父亲
第三章 不愿提及的少林经历 /
入少林学功夫
闯祸打出山门
漂泊与寻找
师爷爷来南京
第四章 在延安的岁月
毛主席为父亲改名
毛主席第一次救父亲
一件毛衣
第五章 在山东:成为传奇
毛主席:“许大将军出山了!”
马石山十勇士
孟良崮打败“御林军”
战友燕青
第六章 军地一把手
下连当兵
“一桥飞架南北”
“你们也是核潜艇之父”
挖煤的故事
要吃饱,乞讨不能成习惯
父亲与酒的故事
与二十七军的情缘
第七章 亲历“文革”
“有忠无奸不成戏”
无锡40天
脱身大别山
“七二〇”事件
毛主席再次救了父亲
患难战友情
《知青之歌》任毅案
清查“五一六”
带着王洪文解决浙江问题
“九一三”事件前后
乌云压城的日子
毛主席让父亲读《红楼梦》
“倒许”闹剧
带枪进京吊唁毛主席/
第八章 父亲与我
我的意外参军
进军校就要“准备死,争取活”
《人间喜剧》与《青蛙王子》
第九章 父亲的晚年
只想过读书种田的生活
父亲与读书
亲情中的父亲
撰写回忆录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献给爸爸
转眼间,父亲离去已经 30年了,我来美国定居也 30年了。
有一次,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副总裁迈克尔·维特克(Michael Quiello)和他夫人安妮·维特克(Anne Quiello)盛情邀请我去亚特兰大做客。那天,我在他们新买的房子里,与很多美国朋友一起聚餐。他们之中,很多人的父辈曾在军队服役,而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场中的老兵。于是,父辈们的故事,自然成了那个晚上的核心话题。
渐渐地,所有美国朋友都放下刀叉,静静地倾听我讲述我的父亲。我从他们眼里看见了沉思与感动,看见了对历史与传奇的热望……也就在那个晚上,他们强烈期望我把父亲的故事写成书,说这是一个女儿应尽的责任。
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坦陈,在他们的生活中,听到的中国共产党高层负面的东西较多,但是父亲的故事让他们感觉新鲜,他们喜欢他的经历,更喜欢他天然率真的性情……我被触动了。因为那个晚上我告诉他们的,仅仅是父亲生命中的一些小角落。如果这些就能打动异国异境中的人们,说明父亲的生命光彩可以超越不同文化与国家,成为人类的共同财富;也可以让那些真诚的异国朋友们,更加了解我们中国共产党人。
在那个夜晚,我强烈地感觉到父亲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他只是长眠在我心中。父亲一旦在我心中醒来,立刻就会让我看见过去被自己忽略掉的更多美好。
也是在那个晚上,我决心写写我的父亲。这时候,我已经不是因为异国友人的关切与好奇而写,也不是为父亲树碑立传而写,我只是觉得,这是让我和父亲心灵相聚的最好方式。如今我也渐入晚境,谁不希望能多和亲人在一起哪!我唯独担心写不好父亲。因为父亲的精神奥秘、父亲的心灵潜藏,只能属于他自己。我只能贴近那些宝藏,却永远不能拥有。
回忆父亲是幸福的。但是回忆那些逝去的岁月,尤其亲人和友人们所经历的辛酸,我又经常感到意外的疼痛。好在我现在已经能够比较平静地回忆当年了。
每当我重读那些新中国的缔造者、创造者的故事时,总是被前辈们的精神世界所深深感动。他们饱经磨难、百折不挠,永远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信念,直到告别这个世界。前辈们的人格魅力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现在,请让我以书写他们的方式来学习他们吧!
我热爱历史,很喜欢“二战”史和中国革命史。记得20世纪 50年代末期,苏联国防中将格尼哥柯在南京 AB(国民党时期的美国军事代表团驻处)大楼住了好几年。那时是中苏关系最好的时候。格尼哥柯将军的胡子很特别地往上翘,大家都亲切地称他“胡子顾问”。他是父亲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叔叔。他经常给我讲“二战”故事。他的翻译阿廖沙
20多岁,中文讲得好极了,还常用中文唱苏联歌曲给我听。
在“胡子顾问”讲过的故事中,我记忆较深的是斯大林的儿子雅科夫的命运。雅科夫被纳粹抓住了,把他同其他战俘隔离,诱劝他背叛祖国。雅科夫当然拒绝了纳粹,但他也明白,纳粹不会放过自己,纳粹让他活着只是为了更好地利用他。果然,在雅科夫关押期间,纳粹企图用他换回一个被捕的纳粹军官。斯大林拒绝了纳粹的要求,说:“用一个士兵换一个军官,我不干。”有一天放风的时候,雅科夫突然扑向监狱的电网,在那一瞬间纳粹的枪也响了……雅科夫维护了苏联军人的尊严与斯大林的荣誉。他不仅是斯大林的儿子,更是俄罗斯的儿子。
“胡子顾问”还给我讲过女英雄卓娅的故事……所有这些故事,都让我感受到了英雄的魅力。我吃惊地问父亲:“这都是真的吗?”父亲淡淡地说:“是真的,但是我们的英雄一点不次于他们。”我抱怨:“那你怎么不跟我讲讲我们的英雄故事?”父亲叹息一下:“太多了,说不过来啊,将来再说吧。”
如今,父亲答应的“将来”也成为过往,父亲已告别了这个世界。但是,他却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了许多故事。
由于父亲富于传奇的人生,关于他的传说也太多了。但是,很多传说缺乏真实性,人们只是因为父亲的魅力而产生出万千想象罢了。我希望我能写出一个真实的父亲,也算是我对九泉之下的父亲表达的敬意吧!

后记
写完《父亲》一书后,我不止一次深深沉浸于那逝去的岁月里,父亲仿佛并没有走,他依然活着,活在传奇里……
我到了山东—父亲战斗生活了16年的地方,那里的老百姓,尤其当年在抗日战争年代过来的老人们见了我,总是绘声绘色地讲着父亲的一些故事,回忆起当年的情景。
尽管有些故事我感到简直是“造谣”,但人们还是把很多父亲的传奇故事讲给他们的儿子、孙子听。
我和老知青任毅一起去了他下乡插队的地方——江苏省江浦县,那里也是当年父亲经常视察的地方。当年那些“小孩子”拍着小手,叫着“许司令你好”,用脏兮兮的小手向父亲的吉普车敬礼,现在他们有的已是镇上的领导干部,有的成了成功的企业家。听说我和任毅一起来了,有的从几十里外赶过来,兴奋地谈起父亲当年到他们家里问长问短的故事,我被深深地感动了。父亲还活在老百姓的心里,也许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今天,明天,还将继续下去,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
父亲,值了!

文摘
回到1958年9月21日下午,南京军人俱乐部礼堂内正在举行军区党委扩大会议,会议主持人突然宣布:“毛主席马上要来接见会议代表。”会场立刻沸腾了。
不一会儿,毛主席在中央军委领导的陪同下,缓缓步入会场。在热烈的掌声中,毛主席握着父亲的手说:“现在中央规定了,地方每个领导干部都要有一段时间进工厂当工人、下乡当农民的任务。你们当将军的,可不可以也下连当当兵啊?可不可以搞个决议啊?”
父亲当时就坚决果断地回答:“完全可以,我马上就向军委打报告,我要求下连当兵!”
9月22日下午,南京军区召开常委会议,讨论落实毛主席的指示。最后研究决定,批准许世友上将、肖望东中将、龙潜少将等30位将军,首批下连当兵。当晚,被批准的几个将军举行了一次“士兵座谈会”。父亲在会上说:“几十年前我当过兵,那时官兵不分你我、不分老少,都像亲兄弟一样,生活在一起,战斗在一起,个个心情舒畅,精神愉快。正是这些优良传统和作风,培育了战士的成长,培养了我们成为军官。今天我们当了高级干部也不能忘本,在我53岁的今天,又第二次成为普通一兵,我很高兴有这次机会。我这次下去一定要把兵当好。”
在决定下连当兵后,父亲回到家中,脱掉他穿惯的“布草鞋”,换上战士穿的解放鞋和军装,戴上船形帽,肩背背包,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问母亲:“你看我像不像士兵?”
母亲说:“像还是挺像,就是老了点。”
父亲对着镜子,自我欣赏了一会儿,对母亲说:“你说像不算数,等到了部队,战士们说像才是真的像。”
1958年10月17日一大早,吉普车把父亲送到了浙江宁波海防前线某部六连。六连官兵听说大名鼎鼎的许世友司令员来当上等兵,又吃惊又好奇,争相传扬这件事。
父亲的车刚刚进入营区,战士们已经列队路旁,敲锣打鼓,鼓掌欢迎这批“老兵们”下连当兵。
连长高立山很紧张,他还是按照习惯,严肃地跑步来到父亲面前,立正、敬礼、报告。
父亲见他这样,连忙摆手说:“你搞错了,从现在起,我是一个兵,是你们连的上等兵,应该是我向你连长报到。”
说完,父亲抬手向高立山敬礼,正正规规报告:“连长同志,上等兵许世友前来报到,请分配工作。”
高连长吓了一跳,整得满脸通红,好半天才说:“报告首长,你被分配在二排七班。”
父亲笑了一下说:“你怎么还改不过来,向我报告什么?我不是首长,是上等兵许世友向你报告!”
事后父亲和高立山谈心:“我到连里来当兵,你有顾虑吧?”
高连长说:“没有!”父亲说:“没有是假的,我向你表个态,我这个兵很好领导,一切行动听指挥。在连里,就听党支部和连排长的话,你们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高立山听了,感动得差点掉下眼泪。
父亲到了七班,又向中士班长张吉生敬礼报到:“报告班长,上等兵许世友前来报到。”
张吉生慌忙从父亲手中接过背包,替他铺床。另一个战士则递给父亲一杯开水,恭恭敬敬地说:“报告首长,请喝水。”
父亲笑着说:“我不是首长,是上等兵,你是个下士,级别比我还高一级呢。你以后要多指教我,就像师傅带徒弟那样。 ”
后来那些战士来我们家做客时说:“你爸爸非常有特点,刚来时很少言笑,一脸威严。别说是战士,就是团长、师长也都有些怕他,何况我们这些只当过几年兵的战士,当时确实心里紧张得不得了!”
入连第一天吃饭,七班的班长和战士都争着给父亲盛饭舀汤。父亲谢绝了,再三对班长张吉生说:“我在你们班当兵,你就是我的上级,就要大胆管教我,不要太客气了,要帮助我拿下官架子。一个战士要班长替他盛饭,这还了得!”
周末晚上,驻地村庄放电影,连队集合观影。临行时,班长张吉生要替父亲背步枪,父亲不肯,两个人把枪争来夺去,最后还是父亲赢了,说:“你怎么能缴我的枪啊!”
父亲再次告诉这个班长:“我啊,要打掉自己身上的官架子;你呀,不能培养我的官架子。”
还有一次,父亲和班里的战士一起锄草、扫垃圾,宣传部门的干部则拿着照相机在一旁给父亲拍照,并请求父亲停下来,摆个造型。父亲没停,边锄草边说:“你要么和我一块干活,要么去给战士们照相去!农村社员们一天干到晚,也没见人给他们照个什么相!我才干了一点活就要照相,像什么话?不准照!”
父亲还利用一切空隙时间和战士们谈心,谈自己的经历及家庭情况。班里的战士原来还有点拘束,但看到父亲那样平易近人、那样诚恳,很快消除了顾虑。开始战士们称他为“首长”、“许同志”,后来称“老许同志”,最后索性直接叫“老许”了。这种变化也是因为
父亲开始了战士的生活,和七班战士们同吃、同住、同训练打下的基础。他与战士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从战士们对他的这种逐渐变化上以及与战士们之间关系的改变上,父亲知道自己已经回归成完全意义上的标准士兵了,脸上也有了笑意。
战士们几乎都知道父亲在少林寺的那段经历,都知道他会武功,这非常吸引他们,经常请求父亲:“老许啊,来一段功夫!”
因此,吃饭前,父亲经常拎起板凳来演示几下,只见他左挡右砸,进退如风,总是引起战士们一大片叫好声。训练休息时,又有战士要求他表演武术。父亲站起身来,依礼双拳一抱,继之虎虎生风地打出几套拳法,战士们看得非常入迷。
很快,全连战士都成了父亲的“徒弟”。少林寺的传统功夫“板凳功”被父亲改成了“板凳操”,教给战士们练。一来二去,任何一个战士提起板凳都能来几下功夫,害得司务长直埋怨:“食堂里的板凳老是缺胳膊断腿的,我修补不过来啊!”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父亲·还原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华山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