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英子的故事:城南旧事外传》林海音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英子的故事:城南旧事外传》林海音

基本信息

书名:《英子的故事:城南旧事外传》
丛书名: 台湾儿童文学馆
作者: 林海音
徐素霞(插图作者)
出版社: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5月1日)
页数:14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39560175
ASIN:B075ZC895V
版权: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编辑推荐

相较于《城南旧事》,林海音的《英子的故事–城南旧事外传》鲜为人知,但其思想、眼界与心胸更为成熟,文学功底与创作技法也更臻圆满,故事的深度与趣味性也明显地提升,具有不亚于甚至超越《城南旧事》的品质与价值。
本书更有另一大艺术价值,在于它的绘画。本书还邀请了著名插画家徐素霞诠释这些不可再生的优秀作品。徐素霞可谓“钻”进作品中,并多方考证,历时两年多,为本书绘制了52张精美插图。

作者简介

林海音(1918-2001年),台湾著名作家。曾担任“世界日报”实习记者,主持《联合报》副刊10年。一生创作了多篇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集,销量十分可观。其中小说《城南旧事》最为著名。她所创立的纯文学出版社堪称中国第一个文学专业出版社,曾出版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好书。林海音积极推荐台湾作家的作品,为两岸文学交流的做出突出贡献,其文学成就也获得中国大陆文学界的重视,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曾于1997年以及2000年举办“林海音作品研讨会”。徐素霞,艺术教学教授,法国史特拉斯堡人文科学大学艺术博士,台湾新竹教育大学艺术与设计系教授。

水彩与插画作品曾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选制为贺卡,于台湾与法国举行多次个展。除纯艺术的教学与创作外,亦从事图画书创作、研究论述、书评导赏与翻译,入选意大利波隆那插画展之中国画家(1989年)。近年的图画书作品有《踢踢踏》《追寻美好世界的李泽藩》《妈妈,外面有阳光》等(分获开卷好书榜、中小学优良读物、“联合报读书人2003年度童书”等奖)。

目录

我的家啊
三盏灯
文华阁剪发记
天桥上当记
虎坊桥
妹妹啊,你在哪儿?
英子的乡恋
豆腐一声天下白
绢笠町忆往
静静地听
——聆林海钢琴独奏《城南旧事》组曲

经典语录及文摘

英子不老夏祖丽
母亲的童年回忆在北京城南游艺园里的那些说书、京韵大鼓、杂耍、变戏法、地方戏里;我们的童年回忆在台北城南川端桥畔夏夜的凉座里,那里也有说书、相声,还有唱歌和蒙古烤肉。
念小学时,每到周末晚上,父母亲就带我们上厦门街那家四川馆吃饭。四个孩子的六口之家,靠两支勤奋的笔,负担不轻,母亲常常说我们是“苦中作乐”。低低矮矮的木板搭的四川馆紧靠在铁道边上,每次隆隆的火车一过,木屋就惊天动地摇起来。那一番天摇地动,就像四川馆入门柜台上的那一罐好吃、颜色漂亮的泡菜,也像那跑堂拖得长长的一声地道四川风味的“一碗担——担——面——”一样,让我们觉得新鲜有趣。
吃完晚饭,我们照例到附近的一家“大”文具店逛逛。母亲说:“每个孩子进了文具店,眼睛都会发亮。”我在店里东看看,西摸摸,什么都好。母亲最能看穿孩子的心,她慧黠地笑着说:“好像看看都过瘾似的!”
班上有一半同学的铅笔盒和那里头的文具都比我们的好,但我们不觉得自己非要也有同样的才快乐,父母亲给了我们自由和爱,使我们不觉得匮乏。
不过,每回逛文具店,倒也没空手而回过,小手里总会拿着一两支香水铅笔或是一块小橡皮擦什么的。迎着晚风,闻着那俗丽的香水铅笔味儿,我们慢慢地散步回家。
什么叫幸福?现在回想,那种感觉就是幸福吧。幸福,在艰苦的岁月中特别动人!
多年前,有一次和母亲聊天,我提起小时候最羡慕会弹琴的人,常常把床尾高起来的横杠当琴键,自我陶醉地弹上半天。母亲说:“我也做过这种事儿,我有一个老九霞的鞋盒子,盒子里住着我用火柴棒做的小脚儿娘,我常常跟同伴捏着自己的小脚儿娘,哆、哆、哆地走到对方的鞋盒里,展开两‘家’的来往。敲门、开门、让座、倒茶、吃东西、聊天,我们假装成大人,假装成家庭主妇,说的都是大人话,爱说什么说什么,不受限于大人,有意思得很。那时,我常在我们北屋套间里玩小脚儿娘。”
后来她写了一篇《我的童玩》,就写到她的小脚儿娘。那个时代,女孩子自己做的玩具和玩的游戏,常常和学女红或做家事有关,那时的教育多半是在旧式的家庭里自然形成的。母亲写道:“我愿意从记忆中找出我童年的游乐、我的玩具和一去不回的生活。”
母亲晚年用心为孩子写了许多有趣可读的东西。
母亲不但喜欢为孩子们写故事,也给孩子们翻译世界儿童文学名著。她主持的纯文学出版社出版高水平的文学作品,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也开始开辟儿童书的路径。
20世纪70年代末,母亲接近六十岁了,父亲希望我能够多帮帮母亲,于是我辞去原来的工作,到母亲主持的出版社协助编务。我和母亲在台北城南那问小办公室里,面对面工作了十年。那年代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更没有电子书,印刷出版品很蓬勃,尤其是文学和儿童书籍,书市兴旺,只要是好书就不怕没人买。母亲编辑点子多,眼光准,又能创新,我们联手编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书,其中有好几本得到文学奖。她总是乐在工作中,有时一大早兴致勃勃地进办公室说:“来,咱们好好把这批书做起来!”
20世纪80年代后期,因为先生的工作,我们带着两个孩子,迁居澳大利亚墨尔本。母亲顿失助手,但是她很看得开,不忘叮嘱我出去后多注意介绍国外的儿童读物给国内的小朋友。
当时台湾《民生报》儿童版主编桂文亚,鼓励我多写些文章介绍西方社会、风俗文化、学校教育及生活。初抵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我们家的哥儿俩对四季时序、花草鸟兽、风土人情及语言环境都感到很新奇,每天放学回家总有谈不完的话题。我细心倾听,有时也给他们一些意见和看法,晚上临睡前,就把这些点点滴滴用他们的口气及角度记录下来。后来这一系列“哥儿俩在澳洲”,成了桂文亚主编的儿童版极受欢迎的专栏。而我有个最忠实的读者,就是哥儿俩的外婆——林海音。她说:“我每个礼拜看你的专栏,就知道你们一家子在澳洲的生活了。”
她常常老远地打长途电话给我,电话那头她用清脆悦耳的北京腔说:“今天登出的你那篇《地图王与气象王》真生动,小兄弟俩戴黑眼镜的照片挺有趣的!”或者:“你那篇《韦叔叔捉树鼠记》很有意思。记得我小时候在北方,有一种松鼠很像树鼠,就爱啃天花板。”
后来母亲把《哥儿俩在澳洲》编成书出版,这本书被好几所学校列为暑假儿童读物。
接着这本书的续集由文亚编成《袋鼠跳跃的大地》出版,很受欢迎。文亚陆续又把我在儿童版上刊登的文章编成《天堂鸟与奶瓶刷》及《海角天涯赤子情》出版,很高兴这两本书分别获得金鼎奖及教育主管部门推荐好书。
我们旅居澳大利亚期间,母亲和父亲曾两次来探访。母亲有早晨散步的习惯,有一次她走着走着找不回家了。后来她写了一篇很有趣的《奶奶丢了》。她是这么写的:
奶奶丢了!丢在这地球上的南半球,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省,维多利亚省的墨尔本市,墨尔本市郊的一个小镇上,奶奶丢了!
澳洲我来过两次,在墨尔本这小镇的女儿家,也是第二次来住了,所以到达的第三天早上六点钟,便依我多少年来的习惯,出家门绕弯儿做“快走”运动。奶奶所以身腿健朗,就全靠二三十年来的这项运动了。
话说全家还在高卧,我全身无牵挂.衣袋里只装了一条手帕便轻松地起步了。我照着前年的方向,出门向右。天空蒙蒙亮,空气清新,这环境没有变,隔壁是希腊人家,有一艘船,假日便驾驶自备船出海。再向前走,啊!白色楼房,是一家中国人的大户人家。再向前走,可以右转了,就这么走下去吧!对的,这段是小坡,上去有一些人家,再走再绕,怎么不见回家的路了呢?也许我转弯转早了,再回到原来转角处向前走。对,这些街道巷名我曾相识,可是怎么转来转去还是不对呢?但是地名我也都知道。再回头再绕.可是就越绕越糊涂了,连回头路都不对了。怎么办呢?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难道他们的孩子不是像台湾的孩子,七早八早就背书包上学去?可是我们住家的街名、门牌是什么来着?只记得电话号码,没有公用电话亭,也没有澳币,打不了电话。碰见人也没有用呀!我又走啊走的,总希望看见希腊邻居的船,就到家啦!这时已经半小时过去了,我的心里未免有些焦急。正在着急时,看见路旁一户人家门口,有一个男人正跨在摩托车上,头戴安全帽。澳洲人真守法,这大清早,街上无一行人车辆,又无交通警察,他却规规矩矩地戴上安全帽。我连忙上前一步说:“先生,请帮一个忙,我走丢了!”那人望着我问:“你家住哪儿?”“我不记得街名了,但是我有电话号码,请为我打一个电话吧!”这时他的太太出来了,两个小孩也出来了,他们都蓬着头,穿着睡衣,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先生告诉太太情况,要我跟进去打电话,先生就算把我交给太太了。
我随她进屋,原来里面还有两个娃儿在瞪眼望着我这陌生客人。太太把电话拨过去,对方说了两句就挂了!她挂上电话向我耸耸肩表示无奈。我说:“号码应当不会错,请你拨过去我来说。”这次我手握电话,对方一接,我就说中国话:“你是谁?安安吗?”这下对了,女主人告诉我的大外孙(《哥儿俩在澳洲》的主人公)她家住址,安安马上来接。我向蓬头女主人道了谢,上了车一拐两拐就到家了,我的丈夫、女儿、女婿、二外孙都在门口列队相迎.还有一只可爱的喜鹊,也不怕人地立在草坪上迎接我——澳洲的飞禽走兽,大都和人类亲近。
我问安安:“第一次电话你接到没有?”他说接到了,但他以为是什么不良分子大清早打来的,所以挂断了。
唉!幸亏第二次接通后我自己说话。
我把我迷路的经过告诉了大家,他们也很奇怪我怎么就绕不出这圈子。原来我们居住处街名里有一“弯月”字样,他们告诉我,这一带街巷弯处多,我不知道失落在哪一个“月儿弯弯”里了。安安拿出一张影印的本区简易图,用绿笔边勾画边讲,告诉我几条捷径和记忆的方法,比如出门先过街,见弯就左转,绕一圈就回来了。可不是,用二十分钟“月儿弯弯照九州”地走了一圈,正是我的标准快走时间,看见希腊船,看见了喜鹊,奶奶回家了!1971年,台湾有一批小学老师参加教师研习会培训,母亲担任指导教师,带领一个写作小组。在她的指导引领下,后来有好几位成为非常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
自1968到1996年,近三十年间,母亲受邀加入台湾小学语文教科书编审会,为全台湾地区的小学生编审语文课本,并主稿一、二年级的语文课本。她把儿童文学的精神和趣味注入原本略显枯燥的教科书,得到社会及教育界的赞赏。低年级的语文课本呈现一番新气象,那是“林海音风格”。
一位曾经参与编写、教学的教师就说,林海音优美的文字不仅让师生们陶醉,更潜移默化地培养了孩子们善良的人格,这对台湾的教育是了不起的贡献。
小时候,我们常常把家里的几把藤椅倒扣在地板上,长长地摆上一排,藤椅上再蒙上大棉被,我们就在里头钻,像是在地道、碉堡里一样有趣,母亲有时还会帮我们摆,甚至给我们出主意,把几个枕头堆起来,就成了碉堡口的炮台。
她也从来没有进我们房间东搜西寻或是动手整理,她说:“小孩子整理书籍、收拾纸屑、剪贴壁画,有他自己的意思,他自己的房间、自己的东西嘛!妈妈插手其间,破坏了他们的自主力。人天生就有权利与责任感,赋予他权利,他自然就负起责任来了。”
小时候,我们淘气,母亲要发脾气管教时,她常常会“扑哧”一声笑出来,那只要打孩子的手也就“高高地举,轻轻地落”了。有一回,我说:“妈,你干吗要笑嘛?”她说:“我想起我小时候的淘气事儿了。”
有时下过雨,满院子水,我们要求:“让我们光脚丫出去玩好不好?”母亲大都会答应,只要天气不冷,玩完要先洗脚才能进屋。母亲后来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当我想拦阻孩子去玩一盆水的时候,忽然想到我小时候在雨地光了脚膛水的快乐,那么孩子只要求一盆水,实在算不得淘气。”
与母亲接触过的人往往会发觉她是个很有童心的人。儿童文学作家桂文亚说的一段话最传神:“林海音先生无论在讨论事情还是谈天时,都常会不自觉流露出天真,这个天真不是造作,是很自然地把她看见的事情描述出来。由于她从小在北京成长,词汇丰富,再加上感觉敏锐,又是一个小说家,所以叙述的过程很活泼,常把生活中平淡的事说得有趣、写得生动,这样的作品也就很接近儿童心灵及趣味。”
北方人常说“自来喜”,我觉得母亲的儿童文学作品就有一种“自来喜”的味道。
七十六岁那年,母亲写下:“英子的心还是七十六年前的那颗心,把家人和朋友紧紧搂在心上,到老不变。”
七十七岁那年,母亲聆听钢琴家、与她的名字只差一个字的林海为《城南旧事》谱写的一组乐曲,写下了一首略带伤感的回忆童年的小诗:“静静地听,静静地想,回忆我的童年;忽见柳条儿摇曳,柳絮飞扬,柳絮吹向我脸上,鼻孔里刺痒。摸抚着鼻尖,泪珠儿沾湿了我七岁的小手……我愿在这儿静静地听,向我自己的心诉求:给我一盏七月的莲花灯,提着它,我——去踏冬月的雪,一步一个脚印,踏到明春……静静地听,静静地听……听到城南的深夜,听到冬阳的早晨。”
七十八岁那年,她许下未来要专注于儿童文学写作的心愿,她说:“我要写我的童玩、我的游伴、我说的话、我读的书、我的小油鸡、我的小疯狗、土地庙的小吃摊、破洋车上老头子塞在我脚下的破棉袄……”可惜这个心愿终因健康因素,半途而废。
2001年12月1日,母亲病逝于台北,享年八十三岁。我在重新阅读她的儿童文学作品时,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孩子喜欢她的文章。因为,她一直是站在孩子这一边的。十三岁失去父亲,仓促结束童年,担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的母亲,就像是她的自传体小说《城南旧事》里的英子,那个好奇天真的英子,一直在她的心里,从来没离开过。

我的家啊
方桌底下有一个我的家,四面都用床单和桌巾围起来了。我们虽然只有七岁、六岁、五岁,个子也不高,可是掀开床单——不对,应当说打开门,也还得略略地弯下腰才能出入。我最高,腰弯得厉害些,所以我是祖母。祖母要拄根拐杖,说话时嘴要瘪瘪的,每一个字发出来,都要有“m”的音才对,所以我把嘴唇向里抿起来,说话就会像对门张家没有牙的奶奶了。
我的好朋友朱珊珊,是个六岁的小胖子,她是妈妈;我的妹妹小秀,虽然只有五岁,可是她很聪明,又厉害,个子也比珊珊高,所以她反而是爸爸。
家在东厢房的一间屋子里,平常没有人去,堆的都是不用的桌椅。我们的家很安静,没有大人来捣乱、来吵闹。我们用一个方凳子当桌子,两个小矮凳是椅子。桌子上有小碗、小碟、小锅、小炉子,都是过年的时候逛厂甸买的。这些做饭和吃饭用的东西,都是用土铁片做的,白白亮亮,多么漂亮,比张妈洗的还干净呢!
我上小学一年级时,学会了折纸。我会折衣服,折船,折小方盒子。小方盒子真有用啊!我们用它盛糖,盛花生,还盛菜呢!
吃午饭的时候,我慢慢地吃——我的门牙掉了两颗,吃东西当然慢喽!好了,爸爸已经吃好了,他离开了饭桌,我就把准备好的几个方盒子拿到桌上来,每一样菜夹一点儿到方盒子里。
妈妈很不高兴,她瞪着我,我也装没看见。因为我家今天请客,有很多人要来吃饭呢!
方盒子要小心地拿到东厢房去,因为纸太薄了.每一样菜又有很多汤汤水水。还要拿几根牙签当筷子用。饭桌下的家,门关好了,饭菜预备好了,就等着客人来。今天是礼拜六,下午不用上学,客人就特别多啦,那么屋子里不够坐,怎么办呢?我们又预备了两间“屋子”——拿四把藤椅倒扣过来,两两相对。就是一间了。藤椅做的屋子很好,用不着窗帘布。
我们——我带着朱珊珊和小秀,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心焦地等着客人,我是多么喜欢客人来我的家啊!我抿着嘴对朱珊珊说:“我的儿媳妇啊!可别忘了方老先生是抽烟的呀。还有,方老太太牙不好,菜要煮烂一点儿啊!”朱珊珊很孝顺地在一旁站着说:“是的,婆婆,我都知道了。”
我又说:“我的小孙子呢?我来抱着,你去开门,有人叫门啦!”
小秀连忙过去,从朱珊珊的手里接过了那个枕头包——我的孙子,说:“妈妈,我抱着就可以了,您还是坐下来跟客人说话吧!”
果然是方老先生和方老太太先来了,然后,孙家的太太也带着女儿来了,刘家的两个兄弟也来了。其实他们都是我的邻居小朋友和同学。
我们谈得非常快乐。然后,朱珊珊一碟一碗地,把菜都端上来了。我们用牙签去戳豆芽菜、芹菜、豆腐千、肉丝吃,香极了,比在有大人的饭桌上吃要香得多。吃完了,我们就卧倒在三间屋子里睡觉,谁也睡不着,都在说话哪!
客人到很晚很晚才离开我的家回去。我们回味着一下午的快乐时光,真是高兴。
下雨的日子,也有人到我的家来,因为大家太寂寞了,需要朋友谈谈心。我们也谈到房子漏了,没有钱修房子啦,工人不好好做啦,打算将来的日子怎么过呀。朱珊珊最爱打枕头,因为她的小孩子不听话,老是哭,又常常尿床。我就教训她说:“孩子那么小,不懂事,怎么能够打呢?去,给冲点儿牛奶吃吧,是饿了。”
我的妈妈生了第五个小孩,她的床头小桌上有现成的奶粉,我就跑过去要了一杯来喂我的小孙子。小枕头怎么会喝奶呢?完全是珊珊跟我喝啦!
我的家的日子过得真是又热闹又快乐,也有的时候我懒得做祖母——总弯着腰走,总抿着嘴说话,是多么累呀!那我就提议开祖母生日同乐会,我又分身做我自己,高兴地唱着、跳着《麻雀与小孩》给老寿星看。
……
P1-11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英子的故事:城南旧事外传》林海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