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彼得·潘》詹姆斯·马修·巴利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彼得·潘》詹姆斯·马修·巴利

基本信息

书名:《彼得·潘》
外文书名:Peter Pan
作者: 詹姆斯·马修·巴利
靳锦(译者)
出版社: 云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3月10日)
页数:28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222136182,7222136185
ASIN:B01BY6E98W
版权:果麦文化

编辑推荐

在英国首府伦敦的海德公园中塑有一座小男孩的雕像,是这座中央公园的标志之一,这个小男孩就是英国人心中永远长不大的少年–彼得·潘。

2012年英国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J·K·罗琳亲自向全世界朗诵了能代表这个国度的儿童文学作品,这本书不叫《哈利·波特》,而叫《彼得·潘》。

《彼得·潘》是作家詹姆斯·巴利的代表作–英国人心目中的国民童话。

在书中,无父无母、永远不会长大的飞翔男孩彼得·潘成为人们对逝去童年的美好寄托;而充满仙子、美人鱼、印第安人和海盗的梦幻岛也为读者带来了丰富的想象空间,使得它多年来以戏剧、动画片、电影等多种形式不断呈现。彼得·潘是全世界读者钟爱的人物形象,影响深远波及心理学、时尚圈等诸多领域,有以他名字命名的心理学概念“彼得潘症候群”及时尚元素“彼得潘领”。

本书以1911年英国霍德斯托顿出版社最初出版版本为依据,进行重新翻译。在准确、优美翻译原著的同时,特别独家收录了作品前传故事《彼得·潘在肯辛顿公园》全六章,为读者了解“彼得·潘”这个人物形象提供了更丰富和立体的选择。在重新翻译这部作品的过程中,我们还精心创作了十余张大幅彩绘插画穿插于作品之中,让读者从视觉上也能感受到作品独特的文学魅力。

《彼得·潘》作品历经百余年,不仅仅是世界儿童文学作品中的瑰宝,其所包含的丰富哲学内涵也同样适合成人阅读,是具有隐喻性的童话。它将带领你找回失去的时光,教会你曾经懂得却已忘却的纯真和勇气。

作者简介

詹姆斯·马修·巴利(1860-1937)1860年出生于苏格兰中东部小镇奇利缪尔一个纺织工人家庭,后移居伦敦,与夫人玛丽·安塞尔住在贝斯沃特大道100号,从那里可以望见伦敦肯辛顿公园一年四季的风景。在此期间,巴利写下英国儿童文学史传世经典《彼得·潘》。该书最早以戏剧形式出现,1911年作者将其改编为小说。作品中的“梦幻岛(neverland)”成为人们对逝去童年的很好寄托。1937年6月,詹姆斯·马修·巴利在因肺病去世之前,将代表作《彼得·潘》的版权送给伦敦奥尔蒙德大街儿童医院,用以表达自己对孩子们永远的爱。代表作:《小白鸟》《彼得·潘》。

靳锦毕业于北京大学,瑞典隆德大学,供职于媒体,以写各种文字为生,“ONE·一个”小说作者。曾出版游记《失业之旅》。

目录

彼得·潘

彼得·潘闯了进来

影子

走吧,走吧!

飞行

小岛成真

小小的房子

地下的家

美人鱼的环礁湖

梦幻鸟

快乐的家

温蒂的故事

孩子们被抓走了

你相信有仙子吗?

海盗船

终极对决

回家

温蒂长大了

彼得·潘在肯辛顿公园

游览肯辛顿公园

彼得·潘

闭园时间

画眉的巢

小房子

彼得的山羊

译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彼得·潘》是英国剧作家詹姆斯·巴利最具盛名的作品,自1904年公演以来,一直广受欢迎。主人公彼得·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居住在仅靠飞行才能抵达的梦幻岛上。他与海盗搏斗,与仙子为伴,在环礁湖中追逐美人鱼,过着刺激的冒险生活。一个世纪以来,正是这种永葆童心的形象令一代代读者心向往之。
詹姆斯·巴利1860年出生在苏格兰的一个织工家庭,在十个孩子中排行第九。他1885年移居伦敦,成为自由作家,创作了许多反映苏格兰人生活的剧本和小说。1919至1922年,巴利担任圣安德鲁斯大学校长,1928年当选为英国作家协会主席,1930年至1937年受聘成为爱丁堡大学名誉校长。
在巴利颇有建树的一生中,《彼得·潘》是其最闪耀的徽章。故事的灵感来自于巴利在伦敦肯辛顿公园遇到的卢埃林·戴维斯一家。戴维斯夫妇有五个儿子,他们常常在公园草地上玩耍,用树枝建造小屋,用泥土做点心,扮演童话中的角色。巴利先被这五个孩子吸引,后与戴维斯一家相识并成为朋友,特别是他与戴维斯夫人西尔维娅成为知己之交,这对他此后的人生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彼得。·潘”就是以戴维斯家第三子彼得的名字命名的。
1902年,巴利的小说《小白鸟》中第一次出现了“彼得·潘”的名字,其中部分章节成为后来出版的《彼得·潘在肯辛顿公园》(1906)的雏形,而后者又可被看成是《彼得·潘》故事的前传。在《彼得·潘在肯辛顿公园》一书中,作者交代了彼得·潘如何从一个正常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永远不会长大的孩子,他是如何结识仙子和鸟儿的。后来巴利基于这个构思进行了深化,创作出《彼得·潘》的舞台剧,在伦敦公演时大获成功,至今长演不衰。1911年,他将该故事写成小说,被译为多种文字风靡世界。
英国儿童文学源远流长。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是英国儿童文学的黄金时期。工业革命带来的巨大社会冲击,使得旧有经验已不能再解释新的时代命题,知识分子致力于建构新的认知体系,怀旧与感伤的情绪也蔓延开来。“重返童年”的思潮就是其中一种表达。当时作家的创作大致有两个方向,一是以狄更斯为代表的现实主义,主要书写童年的苦难与艰辛;二是以刘易斯·卡罗尔两部“爱丽丝”童话为代表的幻想性书写,在这些作品中童年呈现出水晶球般绚烂而荒诞的色彩。
詹姆斯·巴利的《彼得·潘》可归为第二种幻想性书写。书中洒满了仙粉,不时有海盗出没。主人公彼得·潘最大的魅力就是他不会长大。于是,巴利在他身上放大了较为纯粹的孩童特质。他非常自我,做事随心所欲,可以轻易从一个家庭中带走所有的孩子;他渴望得到关注,乐于炫耀自己的技能,在带领迈克尔飞行的时候,直到他快要落进海里才出手相救,而这么是为了显示自己高超的本领。我们在习得成年人社会的所有规则之前,不也是如此吗——只关心自己的事情,并不遗余力地试图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唯有游戏能令彼得·潘停止神游,他喜欢玩“假装”,命令自己的队员假装吃饭、玩耍、扮演他人,哪怕是在充满杀伐之气的战斗中,他依然对这种游戏乐此不疲。彼得·潘唤醒了我们对孩童特质的回忆,就像橱柜中的那件玩具,它保留着我们在认识世界之初时的记忆。
以儿童为主角的书,有一个永恒的矛盾,那就是儿童与成人世界的对立,《彼得·潘》也不例外。在书的开头,我们看到一个极其生活化的场景:达林先生在为新出生的孩子计算家用,一便士一便士地凑出生活费和医疗费。成人世界是世俗、琐碎的,它太沉重,不能随着彼得·潘上天入地,不能去环礁湖看火烈乌、与美人鱼共游,也无法痛快斩去不的部分,因此无趣得紧。反之,儿童时期的浪漫与奇迹是乌托邦一样的金色,我们尽可以凌空而起,朝着“右手边第二个路口”的方向绝尘而去。等长大之后,我们再读这一段,才会对达林先生投去理解又不乏苦涩的一瞥。然而此时,我们已经远远驶离了梦幻岛。
故事中另一个成人的典型是胡克船长。他道貌岸然,心狠手辣,有着清晰的利益诉求。他就是我们惯常见到的讨厌对象,且作者不无讽刺地把他写成了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个人技能超群,却没有培养出善良的品德。相较之下,彼得·潘的善恶观源于孩子的本能和直觉,他对恶的定义是是否受到侵犯,可他却没有主动进攻他者的意愿。
在可见的对立表象之外,彼得·潘与成人世界之间,还隐含着一个巨大的分歧,那就是对待时间的态度。彼得是永生的儿童,他不会长大,不会衰老,因此免于对死亡的恐惧。而胡克船长身边却跟着一只肚子里藏着钟表的大鳄鱼,每当它靠近的时候,表的“滴答”声就逐渐清晰起来,那是死亡临近的声音。作者巧妙地将成年人与时间的关系具象化,成年人的焦虑也源于这种关系:胡克船长时刻注意自己的姿态,正是想树立起某种不朽的形象,来对抗必然逝去的生命。而彼得呢,他永远停留在当下,未来不是一支一旦射出就无法回头的箭,而是扁平的面,生命毫无终结的压力。他无法理解胡克的动机,而胡克对他徒有嫉恨。
这种设定,或可以追溯到作者的家庭。詹姆斯.巴利六岁的时候,他十三岁的哥哥大卫死于一次滑冰事故。大卫是他母亲最心爱的儿子,母亲因此伤心欲绝。为了让母亲高兴,巴利常常穿着大卫的衣服,模仿大卫的举动。有次他进门的时候,母亲甚至将他认作了大卫,问道,“是你吗?”“我想是她在和那个死去的男孩说话。”巴利在他为母亲写的书《玛格丽特.奥格尔维》中提到。在母亲心中,大卫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而扮演停留在十三岁的大卫,也许是巴利能够慰藉母亲的最好方法。如果我们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彼得·潘与母亲的复杂关系,是他始终停留在童年阶段的根本原因。在《彼得·潘在肯辛顿花园》中我们可以窥探到彼得·潘早前的生活,他在仙子王国中玩得不亦乐乎,是因为他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回到家,母亲一定会在自己离开的那扇窗前守望。可是等他到家的时候,却发现窗子是关着的,上面还装上了铁闩,母亲在屋里睡得香甜,怀里还抱着另一个小男孩。作者这一段描写令人动容,“彼得大喊:‘妈妈!妈妈!’但她听不见他。着铁闩,却徒劳无功。他不得不一路啜泣着飞回公园,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亲人。”
被遗弃的痛苦陡然降临。彼得·潘还是个孩子,无法理性地去分析其中的误会或者缘由,只能将自己放逐在梦幻岛上。与一群同样和家庭分离的“走失的男孩”们永远游戏下去。这也深刻影响了他与女性的关系:他将温蒂看做母亲的替代者,所以当温蒂要回家的时候,他极度渴望把温蒂留在身边。可温蒂还是回家与母亲团聚了。彼得·潘在窗外目睹了这一切,温蒂与母亲的亲密关系让他难过、困惑又无比向往,“他曾体验过无数的、别的孩子永远也无法知道的乐事,然而此刻隔着窗子看到的快乐,他却注定会被永远挡在外面。”正是这种对母爱又渴望又拒绝的心态使得彼得的形象具有矛盾性,更加值得玩昧。
一个世纪以来,彼得·潘的形象溢出了文学本身,成为一种心理症结,一个流行文化符号。美国心理学家丹·凯利甚至用“彼得·潘综合症”命名了现代社会中成年男性心智不成熟的现象。他们渴望爱与关注,却害怕被碰触;拥有充沛的感情,却无法准确地表达;他们孤独、焦虑,热衷以幻想而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处理自己的问题,也总是无法处理好与女性的关系。但在好莱坞和百老汇那里,他则被塑造成儿童时代浪漫与勇敢的象征,与美人鱼、印第安人和仙子们结伴而行,反抗可恶的海盗头子。
就像彼得·潘的形象随着时代的变迁在大众文化语境中不断变化一样,在中文翻译文本中,他亦经历过多次“改造”。1929年,梁实秋首先翻译了《彼得·潘》,自那时起至今已有数十个译文版本。这些译本呈现出逐渐“洁化”的倾向,原著中有一些负面的词语,在翻译中变得柔和,比如“coward”开始直译为“懦夫”,后多为“胆小鬼”,“spinister”开始直译为“老处女”,后多为“没有结婚的女人”或者意译。这是因为在彼得·潘诞生后的一个世纪,儿童的概念飞速固化,儿童文学也开始拥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话语体系。童书中的儿童形象被公认为应该是纯洁的、可爱的,承载着人类美好的品质与希望。
尽管如此,读者仍能从书的内容窥探到在詹姆斯·巴利写作的时代,儿童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的略显悲伤的成人视角。《彼得‘潘》最初是为伦敦的成年戏剧观众们创作的,作者不讳于写残忍的事实。比如他写走失的男孩与海盗们刀光剑影的搏斗,.血腥气浮于纸上;而本书第二部分《彼得·潘在肯辛顿公园》的结尾,竟然是两个孩子的死亡。这种写法在现在看起来不同寻常,却也说明了童书中的儿童形象是一个逐渐发明和创造的结果。
在《彼得·潘》故事的结尾,温蒂长大了。彼得来找她,她在火炉边缩成一团,“既无助又羞愧”。这真是一个准确的描述,她无助且羞愧的是什么呢?是不是因为她不再有沸腾的勇气,浪漫的幻想,和全然投入且毫无功利心的游戏精神而羞愧?成长就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温蒂如此,我们亦如此。每每读到此处。我都能感受到超越时代的伤感,这种伤感同时也是一种抚慰。
我在翻译此书的时候,居所附近不远的空地上搭起了一块棚子,常举办一些红白喜事。白天礼花,晚上鞭炮,有亲属宾客讲述主人的事迹,数周竞未间断。我耳边时时热闹,或是怀念旧人的悲鸣,或是恭贺新人的祝词,而我眼前的书里,那个叫彼得.潘的小人儿永远留在了童年。他不会死亡,也不会有新阶段的生活,可他的代价是遗忘。他忘记了自己曾和海盗打过仗,忘记了每年一次的大扫除,所以他能毫无负担地穿梭于时间之中。这样的代价是否太大呢?人来往于世上,能留下的只有记忆,化作自己和他人生命的一丝重量。这或许就是成长的意义。
靳锦
2015年11于25日

插图:

《彼得·潘》詹姆斯·马修·巴利

《彼得·潘》詹姆斯·马修·巴利

达林夫妇离开房子之后,有好一会儿,三个孩子床边的夜灯继续亮着。它们是非常好的小夜灯,你会忍不住希望它们能够保持清醒而发现彼得。但是温蒂的小夜灯眨了眨眼睛,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另外两盏夜灯也跟着打起了哈欠。它们三个还没来得及闭上嘴巴,就全都熄灭了。

房间里还有另外一束光,它比夜灯明亮一千倍。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它已经翻遍了儿童房里所有的抽屉,搜过了所有的衣橱,还把每个口袋都弄了个底儿朝天,为的只是寻找彼得的影子。事实上,它并不是一束光,只是因为它飞得太过迅速,所以看起来像一束光。当它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其实是一个仙子。她的体型还没有你的手掌大,不过现在仍在生长。小仙子名为叮克铃,穿着枯叶做成的精致袍子,袍子的领口方正,裁剪得很低,正好可以显出她的优美身段。不过她稍稍有些丰满,看上去有点像圆圆的沙漏。

仙子进来后不久,窗户就被小星星们吹开了,彼得一下子跳了进来。他载着仙子飞了一程,手上还沾着仙粉呢。

“叮克铃。”彼得轻声地呼唤,他知道那几个孩子都睡熟了。“叮叮,你在哪里?”小仙子此时正在一个罐子里。她可喜欢这个地方了,因为她此前从来没有在罐子里待过。

“哦,快从罐子里出来,告诉我,你知道他们把我的影子放在哪儿了吗?”

一阵极为悦耳的、像金铃发出的叮叮声回答了他。这是仙子的语言,你们这些普通孩子从来没有听到过。不过,如果你们真的能听见,你就会知道以前你曾经听到过一次这声音。

叮叮告诉彼得,影子在一个大箱子里,她说的其实是那个带抽屉的柜子。彼得蹿到抽屉前,一下子把里面的东西翻了个底儿掉,扔得地板上到处都是,那情形就像国王把半个便士抛向人群所造成的结果一样。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影子。在极度的兴奋中,他随手关上了抽屉,却忘记了把叮叮一起叫出来。

彼得从没想过自己影子的问题,他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和影子只要一靠近,就会像两滴水一样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所以当影子没有和他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他便感到十分害怕。他试图用浴室里的肥皂去粘住影子,但也失败了。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坐在地板上大哭起来。

哭声吵醒了温蒂,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看见一个陌生人在儿童房的地板上哭,但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只觉得这挺有意思。

“小男孩儿,”她很有礼貌地问,“你为什么哭啊?”

彼得同样彬彬有礼,他在仙子们的聚会上学到了一些重要的礼仪。于是他站起身,优雅地朝温蒂鞠了一躬。温蒂非常高兴,也在床上优雅地回了礼。

“你叫什么名字?”彼得问。

“温蒂·莫伊拉·安吉拉·达林。”她颇有几分得意之色,“你叫什么名字?”

“彼得·潘。”

温蒂已经断定,他一定就是彼得·潘。不过这个名字听起来的确比较短。

“这就是全名吗?”

“是的。”彼得有点没好气地回答,他第一次觉得这名字真是不太长。

“我很抱歉。”温蒂·莫伊拉·安吉拉说。

“没什么。”彼得叹了口气。

温蒂问他住在哪里。“从这里右手边的第二个路口出发,”彼得说,“然后一直

走到清晨。”

“这地址太滑稽了。”

彼得的心沉了一下,他第一次觉得或许这真的是一个滑稽的地址。

“才不是。”他回答。

“我是说,”温蒂想起她是家里的主人,便和声和气地说,“这是人们在信封上写的那种邮寄地址吗?”

他真希望温蒂没有提到写信的事。

“我没有收到过什么信。”他不屑地说。

“但是你的妈妈会收信呀?”

“我没有妈妈。”彼得说。他不仅没有妈妈,而且一点儿也不想要一个妈妈。他觉得妈妈们都是被高估的人。然而,温蒂立刻就觉得她眼前的彼得是一个悲剧了。

“哦,彼得,难怪你刚才在哭呢。”她说,赶紧起床朝他跑了过去。

“我刚才并不是为了妈妈而哭泣,”彼得愤愤不平地说,“我哭是因为我没办法把影子粘在自己身上。而且,我也没在哭。”

“你的影子掉下来了?”?

“是的。”

温蒂发现了地板上的影子,皱巴巴的,她为彼得感到十分难过。“太糟糕了!”她说。可当她看到彼得试图用肥皂去粘影子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真是一个小男孩才能干出的事情!

幸好,她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必须把影子缝上。”她用帮忙的口吻说。

“什么是缝?”彼得问。

“你真是什么都不懂。”

“不,我才不是呢。”

但温蒂偏偏喜欢他的无知懵懂。“我帮你缝上吧,小家伙儿。”她说,尽管他俩一样高。她拿出针线包,准备把影子缝在彼得的脚上。

“我敢说这肯定会挺疼的。”温蒂提醒他。

“哦,我不会哭的。”彼得说。他刚刚哭完,马上就以为自己这辈子从来就没哭过。然后他咬紧牙关,真的一点儿没哭。不一会儿,他的影子就恢复正常了,虽然看起来还是稍微有点皱。

“也许我应该把它熨一下。”温蒂考虑得很周到。但是彼得就像所有的小男孩一样,对事物的外表并不关心,这会儿他正高兴得在屋里欢呼雀跃呢。唉,他忘记了自己的欢乐是归功于温蒂的,还以为是他自己缝上了影子呢。“我真聪明呀!”他得意忘形地说,“多亏了我的聪明呀!”

说起来真是怪不好意思的,但这种骄傲自负恰恰正是彼得最吸引人的特质之一。干脆坦白讲,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男孩儿比他更狂妄了。

不过,温蒂当时却吃惊极了。“你这个自大狂,”她不无讽刺地说,“我当然什么都没做!”

“你还是做了一点儿的。”彼得毫不在意地说,继续跳他的舞。

“一点儿!”她高傲地说,“如果我没什么用,至少我可以不管你了吧。”接着,她姿态十足地跳上床,用被子盖住了脸。

为了让她露出脸,彼得做出了要走的样子,但这一招并不管用。他坐在床尾,轻轻地用脚触碰她,“温蒂,”他说,“别这样。我高兴的时候就喜欢自夸。”温蒂仍然没抬头看他,但她在仔细倾听。“温蒂,”彼得继续说,那声音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儿能够拒绝,“温蒂,一个女孩儿比二十个男孩儿还管用。”

尽管温蒂的身子不长,但现在她从头到脚的每一寸都充满了女生的温柔。她从被子里探出头来。

“你真的这么想吗,彼得?”

?“是的。”

“我觉得你特别可爱。”她宣布道,“我要起来了。”于是她和他一起坐在了床边。温蒂说如果他愿意,她还可以给他一个吻。但彼得不知道什么是吻,就伸出手来,期待地等着。

“你肯定知道什么是吻吧?”她惊奇地问他。

“你把它给我,我就知道了。”他坚定地回答。而为了不伤害他的感情,温蒂递给了他一枚顶针。

“现在,”彼得说,“要不要我也给你一个吻?”温蒂一本正经地说:“如果你愿意,那就请吧。”她还是把脸凑近了他,尽管这样做有点失身份。但彼得只是在她的手里放了一枚橡树的种子。

于是,她慢慢地把脸挪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温蒂温柔地说她会把吻挂在项链上。我得说,幸好她把橡树种子挂在了项链上,因为这小玩意儿后来救了她的命。

温蒂平日里喜欢做那些被人们认为是正确的事情,而对于第一次见面,人们通常有个习惯是询问对方的年龄,因此温蒂便问彼得多大了。但这对彼得而言却并不是个好问题。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想回答关于英国国王的问题,可试卷上出的考题的却是毫不相干的语法。

“我不知道,“他不安地说,”但是我年纪还小呢。“他真的对此一无所知,只能靠自己的推断。不过,他冒险地告诉温蒂:“温蒂,我出生那天就逃跑了。”

温蒂很吃惊,但十分感兴趣。于是她以迷人的待客礼仪,碰了碰自己的睡衣,示意彼得可以坐得离自己更近些。

“因为我讨厌爸爸妈妈。”他低声解释,“他们谈论着我长大了要成为什么人,”说到这里,彼得气恼极了,“我不想长大,”他的声音里充满激愤,“我想永远做个小孩子,开开心心的。所以我逃到了肯辛顿公园,和仙子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

温蒂极为羡慕地看了他一眼,彼得以为这是因为他有逃跑的经历。但实际上,温蒂那样做只是因为彼得认识仙子。她一直过着平淡的家庭生活,所以认识仙子这件事深深地吸引了她。在她看来,这是一件令人非常兴奋的事情。温蒂滔滔不绝地问着关于仙子的问题,这让彼得十分惊讶。在他看来,仙子们多多少少是个麻烦,常常碍事,因此他有时不得不极力躲开她们。不过,总的来说,他还是喜欢他们的,所以他告诉了温蒂仙子们的由来。

“你瞧,温蒂,当一个新生儿第一次笑出声的时候,他的笑声会碎成一千个碎片,它们到处蹦跶,就成了仙子。”

这话说起来有点啰唆,但因为温蒂很少出门,所以她倒很喜欢这样的故事。“而且,”彼得继续和气地说,“每个男孩儿和女孩儿都应该有一个仙子。”?

“应该有?真的有吗?”

“不,现在的孩子懂得太多了,他们很快就不相信有仙子存在了。每当一个孩子说`我不相信仙子`,就会有一个仙子在什么地方跌落而死。”

彼得觉得自己真的已经谈论了足够多关于仙子的话题了,这时他才想起来叮克铃已经好久没出声了。“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他说,站起身来,大声呼喊着叮叮的名字。温蒂兴奋得心怦怦直跳。

“彼得,”她抓住他的手,“你不会是要告诉我这个房间里有一个仙子吧?”

“她刚才还在这里。”彼得有点不耐烦地说,“你听不到她,是吧?”他们两个静静地聆听。

“我只听到一个声音,”温蒂说,“有点像铃铛发出的叮叮声。”

“嗯,那就是叮叮,她说的是仙子的语言。我觉得我也听到她了。”

声音是从柜子的抽屉里传来的,彼得高兴地做了个鬼脸儿。没有人看起来比他更开心了,他咯咯的笑声可爱动人–他还保留着他的第一次微笑。

“温蒂,”他快乐地低语道,“我想我是把她关在抽屉里了!”

他把可怜的叮叮从抽屉里放了出来,她在儿童房里飞来飞去,发出愤怒的尖叫。“你不应这样说话,”彼得反驳道,“我当然觉得很抱歉,但我怎么知道你在抽屉里呢?”温蒂没理会他说什么。“哦,彼得!”她叫道,“要是她能站住不动让我看清楚就好了!”

“她们很难站住不动。”彼得说。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温蒂看见那个浪漫的小身影停在了布谷鸟时钟上,“哦,她太可爱了!”她叫道,尽管当时叮叮的脸仍气得变形。

“叮叮,”彼得亲切地说,“这位女士说希望你是她的仙子。”

叮叮的回答傲慢无礼。

“她说什么,彼得?”

彼得不得不翻译。“她不是很有礼貌。她说你是一个丑陋的大女孩儿,而且她是我的仙子。”

他试着和叮叮争辩,“你知道你不能做我的仙子,叮叮,因为我是男士,而你是女士。”

听到这些,叮叮回答:“你这个大笨蛋。”然后就飞进了浴室。“她只是个普通的仙子,”彼得抱歉地解释,“她之所以叫`叮叮`,是因为她负责修补锅和壶的工作。”

这会儿,彼得和温蒂正一起坐在扶手椅里,温蒂又问了一堆问题。

“如果你现在不住在肯辛顿公园了……”

“有时我还住在那儿。”

“但你现在最常住在哪儿?”

“我和那些走丢的男孩子们在一起。”

?“他们是谁?”

“他们是保姆不注意时从婴儿车里掉出来的孩子。如果七天没人认领,他们就会被送到很远很远的梦幻岛上用以抵消招领费用。而我是他们的队长。”

“那肯定很有趣!”

“是的,”彼得狡猾地说,“但是我们很孤独,没有女孩儿和我们作伴。”

“一个女孩儿也没有吗?”

“没有。女孩儿嘛,你知道的,她们都很聪明,不会从婴儿车里掉下来的。”

温蒂听得心里美滋滋的。“我觉得,”她说,“你这样说女孩儿非常好。像睡在那边的约翰,他就总是看不起我们。”

彼得听了站起身来,一脚把约翰连同他的被子踢下了床。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做,温蒂觉得他不免有些粗鲁,她气冲冲地告诉彼得,在她的房间里他可不是什么队长。不过,约翰掉在地板上还是睡得很香,温蒂也就由着他在那里睡了。“我知道你是好心,”她柔和地说,“所以你可以给我一个吻。”

温蒂当时忘记了彼得不知道什么是吻。“我就知道你会要回去的。”彼得有点伤心地说,然后他把顶针还给了她。

“哦,亲爱的,”好心的温蒂说,“我说的不是吻,是顶针。”

“那是什么?”?

“就像这样。”温蒂亲吻了他。

“真好玩!”彼得郑重其事地说,“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顶针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温蒂说,这一次,她把脑袋摆得端端正正。

彼得给了她一个“顶针”,她几乎立刻就尖叫了起来。“怎么了,温蒂?”?

“好像有人在拽我的头发。”

“那一定是叮叮。我以前不知道她这么调皮。”

果然,叮叮又在屋里横冲直撞,嘴里说着无礼的话。

“温蒂,她说每次我给你顶针的时候,她都会这么做。”

“但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叮叮?”

叮叮再一次回答了他:“你这个大笨蛋!”彼得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温蒂似乎懂得了其中的道理。而当彼得承认他来到儿童房的窗前,是为了听故事而不是为了看她的时候,温蒂也有一点儿小小的失望。

“你瞧,我一个故事都不知道。那些走丢的男孩儿也都不会讲故事。”

“那真是太糟糕了。”温蒂说。

“你知道吗,”彼得问,“为什么燕子要在房檐下筑巢?它们就是为了要听故事。哦,温蒂,你妈妈给你讲的故事真好。”

“哪个故事?”

“那个王子找不到穿水晶鞋的女孩儿的故事。”

“彼得,”温蒂兴奋地说,“那是灰姑娘的故事,王子最后找到了她,他们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彼得太开心了,他们本来是坐在地板上的,他却一骨碌爬起身,冲到了窗户前。

“你要去哪里?”温蒂担心地喊道。

“我去告诉其他男孩儿。”

“别去,彼得。”她恳求道,“我还知道很多这样的故事。”

这是温蒂的原话。无可否认,是她先引诱他的。

彼得回来了。现在,他的眼睛里有一种贪婪的神色。这本该使温蒂觉得害怕,但她却并没有被吓到。

“哦,我可以给男孩们讲很多故事。”她叫道。然后,彼得一把抓住她,开始把她向窗口拖去。

“放开我!”温蒂命令道。

“温蒂,跟我走吧,去给其他男孩儿讲故事。”

温蒂受到邀请当然很高兴,但是她说:“哦,亲爱的,我不能去。想想妈妈吧!而且我也不会飞。”

“我会教你。”?

“哦,能飞真是太好了。”

“我会教你怎么跳到风的背上,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哦!”她狂喜地叫道。

“温蒂,温蒂,你何必要在这张傻乎乎的床上睡觉呢?你应该跟我一起去飞翔,和星星们讲笑话。”

“哦!”

“而且,温蒂,那里还有美人鱼。”

“美人鱼!有尾巴吗?”

“尾巴可长了。”

“哦,”温蒂叫道,“去看美人鱼!”

彼得变得极度狡猾。“温蒂,”他说,“我们都会尊敬你的。”

温蒂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她似乎努力想留在儿童房的地板上。

但彼得丝毫不同情她。

“温蒂,”这狡猾的家伙说,“你夜里可以给我们盖被子。”

“哦!”

?“没有人夜里给我们盖过被子。”

“哦!”温蒂向他伸出了双臂。

“而且你可以给我缝衣裳,做口袋。我们的衣服上一个口袋都没有。”

温蒂怎么能抵挡得住呢?“当然,这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她叫道,“彼得,你也愿意教约翰和迈克尔飞吗?”“随你的便。”彼得漫不经心地说。温蒂跑到约翰和迈克尔身旁,摇晃他们。“醒一醒,”她说,“彼得·潘来了,他要教我们飞行。”

约翰揉了揉眼睛。“那我就起床。”他说。当然了,他说话的时候其实已经在地板上了。“嘿,我已经起来了。”他叫道。

这时迈克尔也起床了,他精神抖擞,看上去就像有六个尖刃的刀那么敏锐和灵活。但突然间,彼得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孩子们的脸上都露出极为机警的表情,那是他们捕捉成人世界的声音时所特有的。周围一片沉寂,今晚一切都顺利。不,慢着!一切都不对。娜娜本来整个晚上都在痛苦地嚎叫,但现在它却安静了。大家只听到它的沉默。

“关灯!躲起来!快点!”约翰大叫,在整个冒险中,这是他一次发号施令。然后,当丽莎牵着娜娜走进来时,儿童房又恢复如常,黑乎乎的。你会确信听到了三个小坏蛋熟睡时发出的天使般的呼吸声–但这其实只是他们躲在窗帘后做出的巧妙伪装。

丽莎感到很生气。她本来正在厨房做圣诞节布丁,被荒唐又多疑的娜娜拽过来的时候,脸颊上还有一颗葡萄干呢。娜娜蹿上蹿下,不把它带到儿童房来看看,她简直连片刻的安宁都没有。当然了,她还得看住这条狗。

“瞧,你这个疑神疑鬼的畜生。”她说,不在乎这样会让娜娜感到难堪,“孩子们非常安全,不是吗?每个小天使都睡得甜香,听听他们均匀的呼吸声吧。”

迈克尔被自己成功的伪装所鼓励,呼吸得更大声了,这几乎让他们的计划穿帮。娜娜感觉到这声音有些不对劲儿,它试图从丽莎的手中挣脱出来。

不过丽莎是个迟钝的人。“别闹了,娜娜。”她严厉地斥责了它,并将它拖出了房间。“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叫,我就直接去宴会上把先生和太太请回来。到时候,哼,看他们不用鞭子打你才怪!”

她将这只愤怒的狗拴了起来。但是你以为这样娜娜就不叫了?把先生和太太从宴会上请回来!这不正是娜娜想要的?只要它照顾的小主人平安无事,你觉得它会介意被鞭子抽一顿吗?不幸的是,丽莎返回厨房继续做布丁去了。娜娜眼见她不能帮助自己,只好猛地挣断了锁链。而在几乎一瞬间的时间里,她就跑到了27号院的宴会厅,把爪子伸向了空中–这是它最能清楚表达自己的方式。达林夫妇立刻就明白了,儿童房里一定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他们没来得及和主人道别就冲了出去。

可是,这时候离三个小坏蛋躲在窗帘后面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而彼得·潘在十分钟里能做的事情很多。

我们现在返回来讲讲儿童房里发生的事。

“没事了。”约翰从他的藏身之处探出身来宣布,“我说,彼得,你真的会飞吗?”

彼得懒得回答他的问题,便在房间里飞了一圈,还顺手抄起了壁炉架。

“棒极了!”约翰和迈克尔说。?

“真好!”温蒂叫道。

“是啊,我很好,哦,我太好了!”彼得说,又有点得意忘形。

这看起来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孩子们先在地板上试,然后又在床上试,但他们并没有往上飞,而是往下落。

“我说,你是怎么做到的?”约翰揉着他的膝盖问。他是个挺实在的孩子。

“你只要想着美好奇妙的念头就行。”彼得解释道,“它们会将你升到空中的。”

他又给孩子们做了一次示范。“你动作太快了,”约翰说,“能不能慢慢做一次?”

彼得以快、慢两种速度又各自飞了一次。“现在我明白了,温蒂!”约翰叫道,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还是飞不起来。尽管从认字上来说,他们远胜彼得一筹:连迈克尔都能认两个音节的字,彼得却一个字母也不认识。不过他们三个却没有一个人能飞哪怕一英寸。

当然了,彼得在和他们闹着玩儿呢。如果身上没有沾着仙子的尘粉,谁也飞不起来。幸运的是,我们之前提到过,彼得的一只手上沾满了仙尘,他在他们每个人身上吹了一点儿。奇迹出现了。

“现在,像这样摆动你们的肩膀。”彼得说,“起飞。”

孩子们都站在床上,勇敢的迈克尔第一个起飞。他本没有觉得自己能飞起来,但他确实成功了。他一下子就横穿了整个房间。

“我飞起来了!”在半空中他就忍不住尖叫起来。

约翰也飞了起来,在浴室附近碰到了温蒂。

“哦,太美妙了!”

“哦,真棒!”

“看我!”

“看我!”

“还有我!”

他们没有彼得飞得那么优雅动人,脚总是忍不住蹬几下;但他们的头能不时触碰到天花板,而这是最美妙的事情了。开始的时候,彼得帮了温蒂一把,但他马上又缩了回来,因为叮叮对此很愤怒。

他们上上下下地飞,转了一圈又一圈,温蒂说,这就好像是在天堂里一样。

“我说,”约翰叫道,“我们为什么不飞出去呢?”

当然,这正是彼得引诱他们要做的事情。迈克尔准备好了:他倒要看看,飞十亿英里要多长时间。但是温蒂却犹豫了。?

“美人鱼!”彼得又说道。?

“哦!”?

“还有海盗呢。”

“海盗!”约翰叫道,抓起他每个礼拜天戴的帽子,“我们立刻就出发吧。”

?此时此刻,达林夫妇正带着娜娜冲出27号院。他们跑到街心,抬头看了看儿童房的窗户–还好,窗户是关着的,但房间里却灯火通明。最揪心的一幕是,他们看见窗帘上映着三个转来转去的小身影,他们不是在地板上,而是在半空中。

哦不,不是三个身影,是四个!

他们用颤抖的手打开了大门。达林先生原本要冲上楼,但是达林夫人示意他动作要轻。她甚至努力让自己的心跳得更轻一些。他们能不能及时赶到儿童房呢?如果能的话,他们该多高兴啊,我们也都可以松口气了,不过那就没有接下来的故事了。但话说回来,即便他们不能及时赶到,我在这里也郑重地承诺,最终的结局会是圆满的。

要不是那些小星星们监视着他们,达林先生和夫人原本是能够及时赶到的。那些星星又一次将窗户吹开了,最小的那颗星星大声叫道:“彼得,快逃呀!”

彼得明白一刻也不能耽误了。“走吧。”他专横地命令道,立即飞入夜空,后面跟着约翰、迈克尔和温蒂。

达林夫妇和娜娜冲进了儿童房,可是太晚了。孩子们像鸟儿一样飞走了。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彼得·潘》詹姆斯·马修·巴利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