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每个人都是花色的》-读者文摘·智慧篇 吴泓

期刊杂志 电子书 0个评论

《每个人都是花色的》-读者文摘·智慧篇 吴泓

基本信息

书名:《每个人都是花色的》
丛书名: 读者文摘
作者: 吴泓
出版社: 中央编译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4年2月1日)
页数:21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11718990
ASIN:B00HV4AI9Q
版权:中央编译出版社

编辑推荐

本书作者用浅显的语言表达着人间的真善美,以至深的情感述说着五彩人生,每个人都是花色的,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绚丽缤纷的,在这个温暖的季节里,在这一个角落里,作者把真情的火炬点燃,让每一缕清香在尘世间流传,让世间的美好在心灵的碰撞中凝固成永恒。

作者简介

吴泓,曾任《美食导报》社任记者、编辑。作品主要发布在《作家报》《羊城晚报》《广东公安报》《揭阳日报》及《广东佛教》《北京文学》《看世界》《揭阳文艺》《榕江》等报刊杂志发表,并有若干篇获奖。出版《新生活的开始》一书。

目录

第一辑伤感的传说是一束紫罗兰
冰糖葫芦/002
酸菜美食/005
美丽紫菜/007
一骑红尘/009
雾失楼台/011
烛光晚餐/013
花城往事/015
羊城场景/01 8
中秋夜景/021
秋夜胜景/024
夜幕雨景/026
不见流星雨/028
错误的相会/033
结缘报恩寺/036
游天山古寺/038
沙漠绿洲游记/041
凤凰山水情相忘/043
江水悠悠灯芯洲/045
闻说双溪春尚好/048
竹杖芒鞋轻胜马/051
及凌云处且虚心/054
溪云初起日沉阁/057
寒夜客来茶当酒/061
夕餐秋菊之落英/065
闲敲棋子落灯花/067
江湖夜雨十年灯/070
第二辑怀念如是洁白的雪花
怀念祖母/076
一根稻草/080
如菊笑容/084
仁者乐寿/087
吾师杰辉/090
红衣表姐/093
表妹吴畅/096
记吴邓娟/098
友情如画/101
心云如云/104
民警阿桦/109
女警神枪手/l l2
洪腔薛泽游/l l5
龙岗追贼记/l l 7
……
第三辑采撷忘川之上桂花的幽香
第四辑絮语低鸣在一棵金银花间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启人智慧,导人安详
——读吴泓君散文作品集《每个人都是花色的》有感
彭妙艳
在岭东地区,吴泓的散文以“禅静”为营建核心而独树一帜。在这人心浮躁、信仰出现危机的时代,诸如此类的散文虽然不是救世的灵丹妙药,但却可以给予人们某种程度的慰藉,委实别有意义。
对于吴泓,原本我不熟悉,只是由于他的散文集子行将出版,携来清样要我写点序言模样的文字,因此对其作品浏览一过之后,才有了如前所述的印象。
似乎可以这样说,无论哪一题材、哪一体裁的散文,吴泓都还没有成为写作上的行家里手,他还处于摸索尝试之中。好在平时积累的深厚,思考的透彻,使他有着广角的视域,多元的手法,独到的思辨,于是尽管收进集子的这些作品,没有传统写法那样集中、凝练的艺术效果,但是他那天女散花般的见闻与感悟的挥洒,他那天马行空般的佛性和禅心的奉呈,使得他的作品具有的独特审美意象和思想力量纷至沓来、滔滔不绝。正因如此,对于吴泓的散文,我持赞赏的态度,并愿为之推荐宣传。
吴泓虽然年纪不大,却是很有素养的佛学信徒。如同大多数居±一样,生活在人境而又信佛的吴泓,他不是那种苦对清灯黄卷、封闭了自己感情的人物,只是由于信仰、修养的不同,他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才有了不同“凡人”的眼光和情趣。
他追求静境,做着静中求新、不断攀登思想高峰的功夫。他的作品弥漫着禅意、禅心,呈现一种虚空而有丰富内涵的境界。在这个文明急需重构的时代,作家的观念与追求虽然不见得在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范畴,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在真、善、美这一普世需求的界域上交汇。无需强析唯物、唯心的差异,只要对于普罗大众的心灵有所安抚,有所慰藉,就可以一样为和谐社会所需。
当然,在表达形式上可以不同,以为说教有用无妨说教,如若推崇灵山法会拈花微笑那种,我想也应受到欢迎。受着佛学熏陶的吴泓,通过文学去体现自己“以出世精神,干入世事业”的情怀与追求,让他的作品别开生面,确乎大有益于启人智慧,导人安详。
当然,文学与佛学毕竟不同,文学重于让人接受感染;佛学重在让人体悟,这是最根本的区别所在。然而,佛知道,凡和圣、黑和白等等这一切名称都是人们领悟和认识事物以后安立的符号。佛是虚名,道亦妄立。符号的存在目的是为人交流感情、传达思想提供方便,而不是事物本身。佛的根本,在于心的体悟。体悟到“本源虚空”,则说佛说道,就是抓住了本质的东西。有意以佛理为灵魂,以文学为载体而在思想、文化建设上有所建树的吴泓君,诚然还有许多具体的拿得起、放得下的功夫要做,不只是一个“静”字了得。
我是不信佛的,吴泓却把这个“涉佛”散文集子写序的事情指定给我,我于是不知天高地厚,而以自己所知,写了上面几段话,是否佛头着粪,不得而知。阿弥陀佛!
(笔者系广东揭阳黄岐山大道北段名邦家具广场后街粤东文化工程院)

后记
静·夜思
宁静而致远。
灯摇曳长长的尾巴开始清扫街头,猫蹑脚小心踩着屋的瓦。夜已离开了世界,世界一片静寂。如此安详静谧的夜,岂能不思乎?
静坐常思己过,言谈莫论人非。此至理名言也。一长者座右铭:有事静静做,无事静静坐。可见,静字功夫之深,学问之大,非凡夫俗子能以常情度之。静者,草争春而鸣音也。如是,世上没有绝对的静。动静有常,总是相对。南怀瑾先生提过,他老人家60年代在峨眉山修行闭关时,到了秋季大雪封山,山上连一只小鸟的动静也没有,猴子也爬不上去了,整个山顶静得连雪下去的声音也化掉了。大地一片空灵,就是在这样的境界中,他打坐时听到了天谷的声音,很美妙,不是世间的文字可以形容的,他说那真是叫“天籁之音”,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另有一次是他小的时候,“人家告诉我,稻子会唱歌。我不相信,半夜我约了几个小孩子,偷偷跑到稻田里去听稻子唱歌,把耳朵贴在地面,真的很清楚地听到噼噼啪啪的响,跟放鞭炮一样。”南师指的是生长的水稻,而生活中,我们听到稻谷在仓里唱歌的例子还少吗?
没有绝对的静。树欲静而风不止。静到极点就是易经里所说的“致虚极,守静笃”,一切空灵到了虚无,这才是静的极点。有人被关在一间封闭的屋子里,一阵时间后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受不了,感觉血快要进出来,只好示意终极实验告败。
但静还是很好的,大音稀声,大智若愚。沸水不响,响水不沸。静者,不表示不存在。相反,叽哩呱啦,无力光靠嚷,终是跳梁小丑,如秋后蚱蜢,蹦跶不了几天,终要落幕收场。如榕城进贤门前两只石狮子,静静地看着车来人往,一声不吭,笑世上可笑之人;看你终日胡作非为,到头来一事无成精神空虚无寄附。正如潮汕人口里说的,我看你枭到几时,我蹲哩蹲三年。老实终究在。另一层意思,是金子总会发光,能者不必多言,只要谦虚谨慎,认真做事,就算是一辈子默默无闻,其功也大矣。 易经“刚柔相济,动静有常”,明确指出静和动如影随形,比孪生兄弟还要亲。世上没有绝对的动和静嘛,一切事物理都在随时变化,八卦相荡。只是一动不如一静,因为动则三分险,“吉凶悔吝者,生乎动者也”,四种结果,吉只占了四分之一。
这么说来,是不是干脆不要动了,所谓哀莫过于心死,什么都不要去奋斗争取了呢?这不是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吗?其实不然,那只不过是消极逃避,堂而皇之找借口罢了。现实世界中,有可能避得了吗?就算是哀莫过于心死,却还有个哀的感觉存在;六祖慧能说过,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除非你达到儒家的“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的地步,或者道家的“无为”境界——完全终止,而且是连“终止”的本身或者这个念头都没有,才能叫真静。佛家称“不生不灭”——也就是究竟涅槃的修行,这才是功德圆满。
佛家的静,不是要你清静无为。印度哲学家奥修说过,静坐,必须整个身和心完完全全地放下,直至连你这个人在“静坐”的念头也提不起来,这时唯一的不运动就成了运动,只有这样,才能进入禅定的模样。一时的静,是为了储蓄能量,以最好的状态,去迎战最大的考验,去争取最大的成就。尺蠖之屈,以求伸也。佛教正是如此,以脱俗出世的精神,做积极入世的事情,慈悲为怀。诸恶莫做,众善奉行。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结合,相益互彰。
陟彼崔嵬,以思想的力量竭力向高峰攀越,山色崆峒,夜仍未央。静的内涵广矣。在如此静的夜里,竟然一番胡思乱想,也会思出上面这些文字来,可谓静的魅力无穷,真实不虚,妙不可言。是为静夜所思。且为后记。
吴泓 2013年8月15日揭阳榕城。

文摘
一根稻草
铁凝说:却原来,草是可以代替真金的,真金却实在代替不了草。精密天平可以称出一只真金戒指的分量,可是,哪里又有能够称出草戒指真正分量的衡具呢?
一根稻草的分量是很轻的,轻得让人不注意它的斤两。有时,午夜梦回,它变成鸿毛,虚虚缈缈地上升,飘扬到天上,如白云,空幻而迷蒙,轻灵而圣洁。但我无法忘记。外公手里的那根稻草,如高山一样,在我心上。
我想,如果外公的灵魂可以比作是蓝天下那朵白云的话,那么,外公的心怀,一定是那蓝蓝而广阔的天。尽管他离开我们已经多年。而这些年来,妈妈、姨母仍不时在我和表弟表妹们的面前提起外公,有时说着说着眼眶就潮湿了。我往往无言以对。
有一件事我听妈妈讲过好多回了。妈妈说:“外公很疼爱我们。他在学校教书,只有周末才能回家。有一次,外公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布娃娃——那是二姨梦寐以求的礼物,是外公亲手缝制的。妈和姨妈都争着要,二姨争不过,哭了。外公本来想好好休息一下,见妈妈抱住布娃娃不放,就对妈妈说:‘作为大姐,应该把玩具让给弟妹先,不能为了自己的喜爱而去欺负妹妹呀……’我怎么也听不进去,只是觉得外公偏心,众多兄弟姐妹中,凭什么只有二妹有礼物?我大声嚷:‘不,我不,就不!’二姨在一旁啼哭,外公忽然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他责令妈将布娃娃让给你姨。这时我更觉得外公偏心了,一下子把布娃娃扔在地上,泪水在眼眶里打滚,嘴里嘀咕着:‘给就给,才不稀罕这破东西呢!’……后来妈妈才知道,这个布娃娃还是你外公利用午休时间赶到县城买来布料缝做起来的呢——当然,还有其他造型可爱的娃娃在后续赶制中。只是外公心疼我们,想先给大家一个惊喜……”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外公发火。他铁青着脸站起来。这时,连二姨都停住哭泣,赶过来扯着我的衣角说:‘大姐,爸爸生气了,你快向爸爸说,我们再也不敢了,请爸爸原谅吧……’外公听了你二姨的话,笑了起来,说:‘还是二妹懂事。你这个当姐姐的,落后了。不过,爸爸还是要惩罚你的!’说完,他转身走到门板后,从灶炉边捞来一样东西,放在身后、背着手向我走来……你说,平时煮饭烧草用来捅炉灶的铁条就搁在那儿。妈这下子吓坏了,慌得哇哇直哭。外公呢,笑呵呵地说:‘太迟了!把手伸出来,今天一定要惩罚你,给你深刻的教训……’妈不敢违抗,乖乖把手伸了出去。这时,外公把他放在身后的那只手高高举起,对着我的手心,从半空中用力狠狠地打下——当时我和你二姨都惊住了,那是什么?孩子,你知道么?那是……那竟然是一根稻草啊!”
母亲说,如若外公用的真的是铁条的话,那么或许她早已忘记。可是……母亲说不下去了。
我当然能够理解。这就是一根稻草的力量。
外婆对外公的离去倒是看得很开。她慈祥的脸上总有淡定的笑容,使人想起了秋日的菊。外婆是幸福的。外婆的父母跟外公的父母是至交,外婆的父母常常从榕江南岸的潮阳坐渡船到北岸的炮台镇上集市,然后总会到外公的父母开设在炮台镇集市的秋刀鱼店歇歇脚、喝茶聊天。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把非常聪慧秀丽的女儿许配给了一表人才斯文儒雅的外公。
外公的父亲曾要把鱼铺的经营权给外公,但是外公不答应。外公当上教师后,不管在家在校,总是喜欢捣鼓一些东西,农用器具不用说,手表、收音机都很拿手,外公有一套专门修理手表的工具,据说给了现在同样当教师的大舅。村里第一台收音机是外公自己动手组装起来的,差不多有21吋电视机那么大。唬得村里的婆婆妈妈们奔走相告,说外公制造出一件说会话的怪物,不知是用的什么法术,竟然能够把人装到小小的空间里去?揭阳县城举办的全县大游行活动,外公指导他学生一起动手做的用声控灯光的“毛主席万岁”牌匾闪闪发亮,还会唱出“东方红,太阳升……”一时万人空巷,全城欢腾。外公还喜欢做戏服,设计舞台灯光、配景。令人叫绝的是,外公还可以客串演出男小生和老生角色。
外婆跟我提起这些往事,总是满脸幸福的笑容。所以,我理解当外公弥留之际,竟然外婆能够瞒着外公,装作她根本不知道外公的病情一样,仍然跟外公有说有笑。我也看得出,外公愿意配合外婆,同样瞒着外婆,用他纯真的笑脸回告外婆,他会继续陪伴外婆,风风雨雨再走一程。所以,我理解,外婆在外公离开20年后的今天,年近90岁的她告诉我,昨晚又梦见你外公啦……我心中一酸,竟然还不如外婆洒脱。我强忍酸楚,挤出笑容问外婆,说,外婆,那么,你梦见外公,他老人家对你怎么说?是啊,外公会怎么说呢?
外婆笑呵呵地说,你外公还是那副老样子,诙谐地说,喂,你可别再乱跑了呀!费事到时我来找你,你不在!——八十多岁高龄的外婆,还喜欢四处走走,所以,外公就在梦中对外婆说,你别再四处乱跑了啊——竟然还有下一句,这才是最重要的——免得到时我来找你,你不在!这大概就是外祖父与外婆上辈子相约好了的吧。外婆灿烂如菊的笑容令我心头一颤。
我清楚地记得,外公离开人世的时候,在1997年的农历十二月十日下午4时左右。那时的我却没有守在他老人家的身边,这也许是天意注定的。因为那时候我的广州的一位友人要来揭阳看我,我和妹妹在打扫屋子,并且还买来白色涂料自己进行粉刷。当天上午9时许,准备粉墙壁的时候,突然接到爸爸从榕城北门外公家打来的电话,说让我立即赶过去。当我到达北门时,大家正欲送外公回家乡南潮村。我也跟着坐车回去,但是中午的时候,觉得外公精神状态颇好,我也没多想,就坐车返回榕城。可是,下午的时候,接到电话,说外公这一次真的走了……外公走得很安详。现在回过头想想,大概外公也预知自己去世的时日,颇有叶落归根的意思。当外公刚刚送达故乡屋里的时候,竟然回光返照,还开口要吃莲籽白银耳汤,使身边的亲人都以为他好转起来了……
大凡美好而神圣的东西,总是令人们朝思暮想,并且理想化甚至神化为一种精神寄托。外公曾在揭阳县教育局、一中、榕江、地都、登岗、云路中学任职、任教。熟知外公的父老乡亲们,总是一个劲儿地夸外公的为人处世。一位老伯说,外公热心公益事业,在乡里更是急人所急,乐于助人。外公的一名学生曾说过:“事实上,吴诗安老师对待他的学生,也是如同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疼爱的。吴老师不仅传授给我们知识,更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外公当了一辈子穷书匠,一生中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也毫不懈怠地贡献出他的专长。“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他与他遍布天下的学生情同父子(女)、与在各行各业学有所成的子弟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去世的时候,那么多的学生来为他送行。竟然还有来不及的,拍来电报,远在他乡,跪下痛哭!村里那几名年纪最大的老者,也颤巍巍地拄着拐杖或让人搀扶着赶来了……长长的送殡队伍,白晃晃的人群,久久的哀恸。这一些,都让我感动莫名,没有来由的直想哭。
铁凝说:却原来,草是可以代替真金的,真金却实在代替不了草。精密天平可以称出一只真金戒指的分量,可是,哪里又有能够称出草戒指真正分量的衡具呢?……(草)它可以代替着最美丽的鲜花,你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更神圣,但是,这世上实在没有一种东西能够来代替草了。
这就是一根稻草的力量。是的,外公留给我们的这一根稻草,的确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

如菊笑容
我站在一个小角落里,悄悄地望着外婆,心头暖暖的。又看见慈爱的外婆,脸上绽放出像菊花一样的美丽笑容。
记得小时候,我总喜欢缠着大人带我前往外婆家。外婆有一手好厨艺。每次总能变戏法似的将一盘盘美食摆放在我们面前:有甜滋滋的烙麦饼,有香喷喷的秋瓜烙、蚵仔烙,有热腾腾的蛋炒饭,有美味香辣鱼仔丝,最不济的,还有外婆亲手做的白糖锅巴、咸香麦米花……那真是童年难忘的美味。外婆特别疼爱我们,看着我们这群小馋虫,总是笑呵呵的。
那时,外婆住的只是普通的农村小屋而已,而筑造在小屋门口的那一个小厨房,是外婆一显身手、变出美食的舞台。听妈妈说,更早的时候,外公一家10口,全部挤在一间旧房子里,卧床不够睡,就打地铺;地铺太挤,就搭一个简单的小阁楼……家门口圈一个小木栅,又养鸡又养猪。最初的厨房是用泥土垒造起来的,垒在家门口,旁边是猪圈、柴杆堆,乱哄哄的,破陋又不卫生。厨房里最占空间的就是灶台,很简易,用红砖块堆砌而成,煮饭、烧水、煮猪食全靠它。燃料是干稻草,偶尔能烧上些柴块和树枝。外婆常常梦想着,要是能够拥有一间新房子,宽敞明亮的厅房,卫生清洁的厨房,该多好呀!外婆向往着美好的日子,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时外婆家的厨房,虽简陋却充满了温馨和真情,隐约出现在我童年的梦乡中……
八十年代,我在家乡读书,一放学就跑到外婆家去,远远地就叫嚷着让外婆赶紧开火,给她的外孙煮面条、炒蛋饭……那时外婆家的厨房是用水泥、砖头新建造的,很鲜亮,厨房里也换上了煤窝炉子,这在村子中也算是比较阔气的了。在外地教书的外公,常常在周日帮外婆捏制煤球。外婆可以腾出手来做其他家务活了,但是煤球燃烧后产生的毒气常常呛得外婆咳嗽、流泪不止。外公感叹着说,将来有条件了,一定要换上煤气炉具,让外婆过得幸福的生活。外婆听了,笑眯眯的,笑容里洋溢着无比的幸福。
九十年代中期,当我在外地念书放假回来,坐火车回到外婆家里时,眼前一亮:外婆家里所使用的,全是名牌家电。外婆的厨房里也用上了石油气和煤气炉具。有了好的“硬件”,外婆烹煮煎炒无不得心应手,那一道道“色香味”皆佳的美味佳肴在外婆的精心制作下“应运而生”,令人眼花缭乱、垂涎三尺。在厨房里忙活了一大辈子的外婆,过上了外公心里一直追寻的所谓的“幸福生活”。看着目瞪口呆的我,外婆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如今,三十几载过去了。年近九十岁高龄的外婆,一个个美好的梦想都实现了……望着膝下满堂的儿孙,一会儿这个喊曾奶奶,一会儿那个争太婆婆,外婆开心不已,总是乐呵呵地应着。我偶尔也会带上自己的小孩子,会合表弟妹们,一块儿回到外婆家去,或围在一起包包饺子,或吵嚷着要尝尝外婆做的家乡特色菜。外婆的儿女都有各自的家庭和事业,大家也经常约好一起回来看看外婆。不过,大多的时候,外婆总是静静地坐在客厅里泡茶、听曲,用的是大舅从桑浦山上载来的山泉水,泡的是姨丈专门托人从山里带来的炒茶,用的还是细母舅从宜兴捎来的紫砂茶具。
外婆很享受晚年生活。有时,外婆跟我们闲聊唠叨之时,偶尔也会露出一丝丝遗憾与惋惜,她讷讷地感叹,如果外公能陪她一起去看夕阳,或者两人一块儿坐在葡萄架下喝茶聊天,那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可惜,外公在多年前已经离去。这个时候,三四个曾孙子总喜欢围在她老人家身边,缠着她讲故事、做游戏……外婆老了,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顺顺,内外平安……我站在一个小角落里,悄悄地望着外婆,心头暖暖的。只见慈爱的外婆,脸上绽放出像菊花一样的美丽笑容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每个人都是花色的》-读者文摘·智慧篇 吴泓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