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2012中国随笔年选》朱航满

期刊杂志 电子书 0个评论

《2012中国随笔年选》朱航满

基本信息

书名:《2012中国随笔年选》
外文书名:China Essay 2012
丛书名: 花城年选系列
作者: 朱航满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1月1日)
页数:28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6066953
ASIN:B00BVZV12Y
版权:广东花城出版社

作者简介

朱航满,1979年生于陕西,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鲁迅文学院第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特聘研究员。出版著作有评论集《精神素描》、《书与画像》等。

目录

朱航满文学的荣誉——《2012中国随笔年选》序
第一辑
刘禾六个字母的解法(选章)
景凯旋东欧作家七谈
汪晖墓园·颠倒
郭宏安三百岁的孤独漫步者——为卢梭诞辰300周年而作
施京吾神圣的救赎——写给一切忠于良知的人
第二辑
刘再复童心说
朱伟我认识的莫言
胡河清灵地的缅想
李静重说王小波
第三辑
宗璞铁箫声幽
高尔泰白头有约
周志文安平
武艺与记忆有关
第四辑
贝岭一个真实的人——追忆哈维尔
夏葆元木心的远行与归来
熊景明千山我独行——忆高华
葛兆光那一道不曾消失的风景——在往日书信中怀想朱维铮先生
朱学勤三十年师恩难忘
第五辑
李洁非明末撮思
张宗子重读《水浒》
羽戈吴经熊的乡愁
施康强最后的名士
第六辑
孙郁他以为自己是这个通道的敲门人——1987年汪曾祺在美国
小自从小报走进历史的上海舞女
杨早一百年前,那场没约的架
王晓渔一位持不同意见者的“西行漫记”
狄马夺了鸟位又如何?
第七辑
洪子诚与音乐相遇
李欧梵一位艺术家的生与死——马勒逝世一百周年随感
王炎告别“十月”
段炼故宫观画记
止庵冷冰川的世界
第八辑
董桥卡普里之恋(外两篇)
鄢烈山无慢室赞
张承志安乐寺里的苏非
周成林在大理

经典语录及文摘

黄昏时分,我拖着行李箱,登上了返回日内瓦的火车。白天的兴奋消耗了我的大部分精力,我忽然感到极度的疲乏。火车走得很慢,停靠了几个小站后,我昏昏欲睡,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过了很长的时间,火车似乎又在一个小站停下,听不清站名,我喝了一口水,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从桌上拿起《塞·纳特的人生真相》,再接着读下去。
我上车后,二等车的这排沙发椅只坐了我一人,对面的座位一直空着。这时,上来一个矮个的、看起来约六十七八岁的男人,他朝我点了一点头,把手提包放在头顶的架子上,就在对面坐了下来。火车继续前行,窗外远近的灯光一闪而过,在空中绘出上下飞舞的直线和圆弧。我正望着窗外舞动的线条发呆,忽然发觉玻璃窗上映出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注视我。转头一看,对面的陌生人在朝我微笑,他的两条粗重的眉毛跳动了几下。
天气真不错。You……Japanese?他带着法语腔问。
No……当然不是。我不愿意和陌生人搭话,欧洲人经常弄错,把中国人当成日本人,让人心里不快。
陌生人摘掉手上的羊皮手套,指着桌上的书说,你懂英文?我点点头,和他简单应酬几句,目光又转向窗外。我此时并无心情和人聊天,陌生人也顺着我的眼睛向窗外看去。这时,火车驶入了日内瓦湖区,月光下的湖水银波荡漾,远方的阿尔卑斯山脉影影绰绰。
战后我第一次去英国,陌生人说。他停了一下,两条粗重的眉毛跳动了一下,眉毛是灰白色的,我注意到,他那两只夸张的耳朵,微微地抖动了一下。
陌生人扳着手指头说:我去的是伦敦,曼彻斯特,剑桥,爱丁堡……他看了一眼没有数到的大拇指,然后朝我跟前凑近一点。
你去日内瓦?
我点点头:我是第一次来瑞士。
让我来猜猜,像你这样的亚洲女子,独自在欧洲旅行,是来度假,还是来找人?他的脑袋向右边一侧,两条浓眉下面的眼睛专注地看着我,两只耳朵微微颤动了几下。
我不想回答,可嘴里却说:找人。难道他要继续盘问下去吗?
陌生人张了一下嘴,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拿起放在身边的羊皮手套仔细戴上,又轻快地把它脱下来。
我叫柰思毕特,说着他伸出右手,和我握了握手。
又一个柰思毕特,有意思,这人难道是从纳博科夫的小说里走出来的?
我也把自己的姓名告诉了他。
原来你是中国人。陌生人忽然来了兴致,他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说:二战后我先是到了伦敦,然后又搬到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刚成立的时候,我在秘书处干了两年半,认识几个中国人。我那时很年轻啊,现在不行了,已经退休十多年。记得当时一个很有学问的中国人在某一个部门主事,他叫什么名字?让我想想,游一党一林……
是林语堂吗?我好奇地问。
对,对,是他……啊……对不起……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叠纸巾,抽出一张,开始大声地擤鼻涕,擤了一会,又抽出一张纸巾,仔细地擦了擦自己发红的鼻头,然后把用过的纸巾仔细卷起来放进裤兜,接着又说:我记起来了,新成立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处还有一位可爱的中国女人,英语讲得漂亮,还会说法语,她人很聪明,见过大世面,好像是搞科学出身的,名字我还记得,叫桂一简一路。
桂一简一路,鲁一桂一简?她是谁?好像没听过这个名字。柰思毕特先生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他说,等一等,然后站起身,从行李架上把公文包拿下来,打开侧面的拉锁,掏出一个很旧的笔记本,哗哗地翻几下,从里面撕下一页空白纸。我把一只圆珠笔递给他。柰思毕特先生抬头看了我一眼,在纸上把他刚才所说的名字工工整整地写下来,递给了我。我接过来一看,Gwei—DjenLu,这是很少见的汉字注音,既不是老派的韦氏拼音,也不是当年传教士使用的注音符号,比如像用Pe-king来书写“北京”的发音。我摇摇头说,没见过这个名字。
窗外的灯火飞驰而过,犹如月光下闪光的河流。我意识到火车开始减速,透过铁道附近楼房的黑影,隐约看见街道上一晃而过的红绿灯,公路桥下开始出现川流不息的车流。这时,列车上的广播响了:前方到站是洛桑车站。
火车驶进车站时,车厢里立即热闹起来。那些身背行李肩扛滑雪板的年轻人,大呼小叫、成排结对地往外走,柰思毕特先生碰巧也在这一站下车。他站起身来,将公文包从行李架上取下,不慌不忙地说:认识你很高兴,后会有期。我与他握手道别,也说了几句同样的话,柰思毕特先生走到车门口,略停了一下,转过身对我说:
听说Gwei-DjenLu女士后来去了剑桥大学。
看着柰思毕特先生的背影消逝在站台的夜幕之中,我把那张写着Gwei-DjenLu的纸片夹在书页里,脑筋飞快地转动起来:这位陌生人让我想到纳博科夫笔下的那个烟斗不离手的同学柰思毕特,怎么会这么巧,名字听起来一模一样?纳博科夫传记里的柰思毕特是个杜撰的化名,实际并无此人,这是我知道的。那么,刚才与我邂逅的陌生人……他们的名字是纯粹的巧合,还是有不同的拼写?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2012中国随笔年选》朱航满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