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ABC谋杀案》 阿加莎·克里斯蒂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ABC谋杀案》 阿加莎·克里斯蒂

基本信息

书名:《ABC谋杀案》
外文书名:The ABC Murders
丛书名: 午夜文库
作者: 阿加莎·克里斯蒂
赵文伟(译者)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6月1日)
页数:235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13312462,751331246X
ASIN:B00DKRUCVC
版权:新星出版社

编辑推荐

《ABC谋杀案》编辑推荐:影响多位侦探小说大师的教科书级作品,入选“波洛四大奇案”,“列车三部曲”之终曲。阿加莎的开放式场景作品,侦探小说史上最冷静大胆的连环杀人狂,《名侦探柯南》曾经致敬的经典教科书级神作。

名人评书

英国伊丽莎白女王法国总统戴高乐金庸

媒体书评

“一流小说中难以逾越的高峰,阿加莎式杰作!”
——《纽约时报》
“如果阿加莎放弃写作而投身于真正的犯罪,她将是非常危险的!只有波洛才能捉住她!”
——《泰晤士报》

作者简介

无可争议的侦探小说女王,侦探文学史上伟大的作家之一。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故事。

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加莎˙克里斯蒂成了一名志愿者。战争结束后,她创作了自己的头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几经周折,作品于一九二○年正式出版,由此开启了克里斯蒂辉煌的创作生涯。一九二六年,《罗杰疑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这部作品一举奠定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在侦探文学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之后,她又陆续出版了《东方快车谋杀案》、《ABC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阳光下的罪恶》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时至今日,这些作品依然是世界侦探文学宝库里宝贵的财富。根据她的小说改编而成的舞台剧《捕鼠器》,已经成为世界上公演场次排行靠前的剧目;而在影视改编方面,《东方快车谋杀案》为英格丽˙褒曼斩获奥斯卡大奖,《尼罗河上的惨案》更是成为了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创作生涯持续了五十余年,总共创作了八十部侦探小说。她的作品热销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二十亿册。她创造的小胡子侦探波洛和老处女侦探马普尔小姐为读者津津乐道。阿加莎˙克里斯蒂是柯南˙道尔之后伟大的侦探小说作家,是侦探文学黄金时代的开创者和集大成者。一九七一年,英国女王授予克里斯蒂爵士称号,以表彰其不朽的贡献。

一九七六年一月十二日,阿加莎˙克里斯蒂逝世于英国牛津郡沃灵福德家中,被安葬于牛津郡的圣玛丽教堂墓园,享年八十五岁。

目录

序言
第一章第一封信
第二章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第三章安德沃尔
第四章阿谢尔太太
第五章玛丽·德劳尔
第六章犯罪现场
第七章帕特里奇先生和里德尔先生
第八章第二封信
第九章滨海贝克斯希尔谋杀案
第十章巴纳德一家
第十一章梅根·巴纳德
第十二章唐纳德·弗雷泽
第十三章会议
第十四章第三封信
第十五章卡迈克尔·克拉克爵士
第十六章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第十七章标记时间
第十八章波洛发表演讲
第十九章途经瑞典
第二十章克拉克夫人
第二十一章对凶手的描述
第二十二章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第二十三章九月十一日,唐卡斯特
第二十四章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第二十五章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第二十六章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第二十七章唐卡斯特谋杀案
第二十八章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第二十九章在苏格兰场
第三十章并非黑斯廷斯上尉的个人叙述
第三十一章赫尔克里·波洛提问
第三十二章抓住狐狸
第三十三章亚历山大·波拿巴·卡斯特
第三十四章波洛的案情分析
第三十五章结局

经典语录及文摘

致中国读者
(午夜文库版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集序)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一直在筹备两个非常重要的关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纪念日。二○一五年是她的一百二十五岁生日——她于一八九○年出生于英国的托基市;二○二○年则是她的处女作《斯泰尔斯庄园奇案》问世一百周年的日子,她笔下最著名的侦探赫尔克里·波洛就是在这本书中首次登场。因此新星出版社为中国读者们推出全新版本的克里斯蒂作品正是恰逢其时,而且我很高兴哈珀柯林斯选择了新星来出版这一全新版本。新星出版社是中国最好的侦探小说出版机构,拥有强大而且专业的编辑团队,并且对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极有热情,这使得他们成为我们最理想的合作伙伴。如今正是一个良机,可以将这些经典作品重新翻译为更现代、更权威的版本,带给她的中国书迷,让大家有理由重温这些备受喜爱的故事,同时也可以将它们介绍给新的读者。如果阿加莎·克里斯蒂知道她的小故事们(她这样称呼自己的这些作品)仍然能给世界上这么多人带来如此巨大的阅读享受,该有多么高兴啊!
我认为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特征。首先它们是非常易于理解的。无论以哪种语言呈现,故事和情节都同样惊险刺激,呈现给读者的谜团都同样精彩,而书中人物的魅力也丝毫不受影响。我完全可以肯定,中国的读者能够像我们英国人一样充分享受赫尔克里·波洛和马普尔小姐带来的乐趣;中国读者也会和我们一样,读到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侦探经典作品——比如《无人生还》——的时候,被震惊和恐惧牢牢钉在原地。
第二个特征是这些故事给我们展开了一幅英格兰的精彩画卷,特别是阿加莎·克里斯蒂那个年代的英国乡村。她的作品写于上世纪二十年代至七十年代间,不过有时候很难说清楚每一本书是在她人生中的哪一段日子里写下的。她笔下的人物,以及他们的生活,多多少少都有些相似。如今,我们的生活瞬息万变,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世界”依旧永恒。也许马普尔小姐的故事提供了最好的范例:《藏书室女尸之谜》与《复仇女神》看起来颇为相似,但实际上它们的创作年代竟然相差了三十年。
最后,我想提三本书,在我心目中(除了上面提过的几本之外)这几本最能说明克里斯蒂为什么能够一直受到大家的喜爱。首先是《东方快车谋杀案》,最著名,也是最机智巧妙、最有人性的一本。当你在中国乘火车长途旅行时,不妨拿出来读读吧!第二本是《谋杀启事》,一个马普尔小姐系列的故事,也是克里斯蒂的第五十本著作。这本书里的诡计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最后是《长夜》,一个关于邪恶如何影响三个年轻人生活的故事。这本书的写作时间正是我最了解她的时候。我能体会到她对年轻人以及他们生活的世界关心至深。
现在新星出版社重新将这些故事奉献给了读者。无论你最爱的是哪一本,我都希望你能感受到这份快乐。我相信这是出版界的一件盛事。
阿加莎·克里斯蒂外孙
阿加莎·克里斯蒂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马修·普理查德
二○一三年二月二十日
序言
这次,我一反常规,不只讲述有我在场的事件和场景。因此,我在某些章节采用了第三人称的叙事角度。
我希望读者放心,我可以为这些章节中叙述的事件提供担保。如果在描述不同人物的想法和感受时采用了诗的破格,那是因为我相信自己记录的内容精确度相当高。此外,我的朋友赫尔克里·波洛也亲自审查过了。
总之,我想说的是,之所以用大量篇幅描写这一奇特的系列谋杀案所引发的次要人际关系,原因在于,人性和个人因素是永远不能忽略的。赫尔克里·波洛曾经以一种非常戏剧化的方式让我懂得——浪漫是犯罪的副产品。
至于破解ABC谜案,我只能说,在我看来,波洛显露出了真正的天赋,而且,这次他解决问题的方式与以往截然不同。
大英帝国勋章获得者
阿瑟·黑斯廷斯上尉
第一章第一封信
一九三五年六月,我从南美的牧场返回伦敦,打算做为期半年的停留。我们在那儿的日子挺不好过。经济大萧条波及全球,我们同样深受其苦。这次回来是因为英国有许多事需要处理,涉及人情世故,所以非成功不可。我妻子没有陪我一起回来,她留在那里继续管理牧场。
不用多说,回到英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我的老朋友赫尔克里·波洛。
我发现他把家安在了伦敦一幢最新式的服务公寓里。为此我数落了他一番,他也承认,选择这幢特殊的建筑,完全是因为看上了它那严格遵守几何规则的外观和比例。
“是啊,我的朋友,这样的对称很招人喜欢,你不这么认为吗?”
我说,我觉得太方了,会让人想起一个老笑话。我问他,这幢超现代公寓的工作人员是不是成功诱导母鸡下了方形的蛋?
波洛开怀大笑。
“啊,你还记得啊?哎呀!没有,科学还没有诱导母鸡顺应现代潮流,母鸡下的蛋依然大小不同、颜色各异!”
我深情地端详波洛。他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和我上次见到他时比起来,他一点儿也没老,甚至还年轻了一些。
“波洛,你的状态不错,”我说,“一点儿都没老。说实在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应该说,你的白头发比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还少了几根。”
波洛面带微笑,看着我。
“为什么不可能呢?这就是事实嘛。”
“你的意思是,你的头发正由白变黑,而不是由黑变白?”
“的确如此。”
“但是,毫无疑问,从科学的角度讲,这是不可能的!”
“并非如此。”
“那就太奇怪了,这似乎是违背自然规律的。”
“和过去一样,黑斯廷斯,你有一颗美丽的心,而且从不多疑。岁月未能改变你身上这个特点!你认识到一个事实的同时就会提出解决办法,而且,你这么做的时候,自己还意识不到!”
我盯着他,困惑不解。
他不置可否,走进卧室,回来时,把手里拿的一个瓶子递给我。
我接过瓶子,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瓶子上写着:
再生——恢复自然发色。非染色剂。五种颜色可供选择:灰色、栗色、茶褐色、棕色、黑色。
“波洛!”我叫道,“你染头发了!”
“啊,你终于明白了!”
“怪不得你的头发比我上次回来的时候黑多了。”
“没错。”
“哎呀,”我从震惊中冷静下来,说,“我猜,等我下次回来的时候,你会戴上假胡子,你不会现在就戴着假胡子吧?”
波洛似乎想回避这个话题。胡子一直是他的敏感点,波洛特别引以为豪。我的话碰到了他的痛处。
“不,不,我的朋友。我离祈求上帝的那天还远着呢。假胡子!太可怕了!”
他用力扯了几下胡子,让我放心,他的胡子绝对是真的。
“是啊,你的胡子确实还很茂盛。”我说。
“难道不是吗?走遍整个伦敦,我还没见过谁的胡子能和我的相比。”
干得好,我心里暗想,但这样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否则会伤到波洛。
相反,我问他是否偶尔还干一下老本行。
“我知道,”我说,“很多年前你就退休了??”
“确实,我改种西葫芦啦!但只要发生谋杀案,我就立刻让西葫芦见鬼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表现得像一个坚决举办告别演出的首席女高音!这样的告别演出不知道重复了多少回!”
我哈哈大笑起来。
“是啊,确实很像。每次我都会说:到此为止吧。不行,总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承认,我的朋友,我根本不喜欢退休!如果不偶尔锻炼一下小小的灰质细胞,脑子会生锈的!”
“我明白了。”我说,“你会让它们适度地锻炼一下。”
“没错。我会精挑细选。现在的赫尔克里·波洛只挑棘手的案子。”
“有那么多棘手的案子吗?”
“还不错,不久前我侥幸逃脱了!”
“逃脱了失败?”
“不,不。”波洛似乎很震惊,“我,我,赫尔克里·波洛,差点儿被杀掉!”
我吹了一声口哨。
“这个凶手胆子够大的!”
“胆量还在其次,主要是粗心。”波洛说,“没错,是粗心。不过,先不谈这个了。黑斯廷斯,你知道,我在很多方面把你看成我的福星。”
“是吗?”我说,“在哪些方面?”
波洛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继续说:
“刚听说你要来,我就告诉自己:又要出事了。过去我们一起打猎,我们俩。如果真是这样,肯定不是一件普通的事。这事肯定——”他兴奋地挥舞着双手,“罕见、精致、漂亮??”他在最后一个形容词上添加了足够的作料。
“我敢保证,波洛,”我说,“无论是谁听了你刚才那番话,都会以为你在丽兹酒店点菜呢。”
“难道就不能点罪吗?确实如此。”他叹了口气,“不过,我相信运气,相信命运,如果你愿意的话。站在我身边,阻止我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这就是你的命。”
“你说的不可饶恕的错误指的是什么?”
“忽视显而易见的东西。”
这句话在我脑子里转了几圈,我没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好吧。”过了一会儿,我微笑着说,“这个超级案件出现了吗?”
“还没有,至少??”
他突然不说了。皱起眉头,面露困惑之色,伸手下意识地摆正了我无意中碰歪的东西。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慢吞吞地说。
他的语气很古怪,我惊讶地看着他。
他依旧眉头不展。
突然,他坚定而迅速地点了一下头,穿过房间,朝窗户旁边的一张桌子走去。不用我多说,桌上的东西分类摆放,而且贴着整齐的标签,他立刻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他慢慢向我走来,手里拿着一封打开的信。他先把这封信通读了一遍,然后交给我。
“告诉我,我的朋友,”他说,“你怎么看这个?”
我怀着几分兴趣,从他手里接过信。
这是一张很厚的白色便笺纸,信的内容是用打字机打的:
赫尔克里·波洛先生,
让我们可怜愚笨的英国警察束手无策的谜案,你却可以轻松破解。你一定很得意吧?好了,那就让我们看看聪明的波洛先生到底有多聪明。可能你会发现,这是一块很难啃的骨头。这个月的二十一号,请留神安德沃尔。
你忠实的
ABC
我瞥了一眼信封,信封上的字也是打印的。
“邮戳是伦敦WC1。”当我把注意力转向邮戳时,波洛说,“你怎么看?”
我耸了耸肩膀,把信还给他。
“写信的人是个疯子吧,我猜。”
“难道你想说的只有这个?”
“你不觉得这是疯子干的事吗?”
“是的,我的朋友,确实像疯子干的。”
他的语气很严肃,我讶异地看着他。
“你还真把它当回事了,波洛。”
“我的朋友,疯子必须被严肃对待。疯子是很危险的人物。”
“是啊,当然了,确实??我没考虑到这一点??但是,我想说的是,这好像是一出拙劣的恶作剧,可能是哪个开心的白痴喝多了①。”
“什么?九,九什么?”
“没什么,只是一种表达方式而已。我指的是一个喝得醉醺醺的人。不,该死,一个多喝了一杯的家伙!”
“谢谢,黑斯廷斯——‘醉醺醺’这个词我熟。就像你说的那样,除此之外没什么??”
“你认为有什么?”他不满的语气令我震惊,于是我便问他。
波洛怀疑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是怎么做的?”我询问道。
“我还能怎么做?我把这封信拿给杰普看,他和你的观点一致——一个愚蠢的骗局——他用的是这种表达方式。苏格兰场每天都能收到类似的东西,我也得到了一份??”
“但你当真了?”
波洛慢条斯理地回答。
“这封信里的某些东西,黑斯廷斯,我不喜欢??”
他的语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认为是什么?”
他摇了摇头,拾起那封信,放回桌子上。
“如果你真把它当回事,你就不能做点儿什么吗?”我问道。
“你和以前一样,行动派!可是,我能做什么呢?郡警察已经看过这封信了,他们也不屑一顾。信上没有指纹。至于写信的人是谁,没有一点儿线索。”
“仅仅是你的直觉?”
“不是直觉,黑斯廷斯。直觉这个词不好。是我的知识——我的经验——告诉我,那封信不太对劲儿??”
他找不到合适的词,于是用手比画,接着又摇了摇头。
“可能是我小题大做了,但不管怎么说,只能等,没有别的办法。”
“嗯,二十一号是星期五,如果那天在安德沃尔附近发生一起特大抢劫案??”
“啊,那将是一种安慰!”
“安慰?”我盯着他。这个词用得太奇怪了。
“抢劫是件可怕的事,怎么会是安慰呢!”我反对他的说法。
波洛用力摇头。
“你错了,我的朋友,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如果真的只是抢劫案,我倒要松一口气,我就不用为别的事情担心了。”
“担心什么事?”
“谋杀。”赫尔克里·波洛说。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ABC谋杀案》 阿加莎·克里斯蒂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