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零的焦点》 松本清张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零的焦点》 松本清张

基本信息

书名:《零的焦点》
外文书名:Zero no shoten
丛书名: 松本清张作品
作者: 松本清张
贾黎黎(译者)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3版(2016年7月1日)
页数:30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44283445,9787544283441
ASIN:B01J36P8YO
版权:新经典文化

编辑推荐

我掩埋了过去,却终究无法忘记。看见树,看见花,想的却是地下的骸骨——经过重重推理,谜底在悲凉的现实中显现,道尽人性的卑微,令人动容,发人深省。

《零的焦点是日本文坛巨匠松本清张代表作,《周刊文春评选史上百佳推理小说第15名,日文版销量超过220万册。

2009年松本清张诞辰100周年之际,《零的焦点被改编为电影推出,由影星中谷美纪、广末凉子联袂出演。

《零的焦点深刻影响了东野圭吾,让他从讨厌读书变得迷上推理小说,从而走上了推理小说创作道路。在东野圭吾《我的晃荡的青春一书中,他说:“我读了《点与线,还读了《零的焦点,全都是一气呵成,爽快至极。一看到铅字就头痛的过往变得那样不真实。”

松本清张则说:“在我自己的作品中,要说喜欢的首先就是《零的焦点。”

《周刊文春评选史上百佳推理小说第15名

名人评书

我读了《点与线》,还读了《零的焦点》,全都是一气呵成,爽快至极。一看到铅字就头痛的过往变得那样不真实。松本清张是能让我持续阅读的少数作家之一。——东野圭吾

在我自己的作品中,要说喜欢的首先就是《零的焦点》。——松本清张

就像抬头便能看见月亮和太阳,在推理小说世界里,一抬头就能看见松本清张的作品。他对我的影响远远超过我的想象。《理由》的开头,我是模仿他写成的。——宫部美雪

松本清张是社会派推理小说之父,直到现在我也一直在拜读他的作品。——京极夏彦

我是松本清张的超级粉丝。——岛田庄司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松本清张都是无人能匹的巨匠。松本清张的作品是我的精神支柱和激发创作灵感的源泉。——森村诚一

松本清张雄踞日本畅销作家冠军宝座二十多年,但他从来不是日本最受欢迎的作家,因为太过真实,日本人普遍不愿意外人透过他的笔,来看日本、了解日本。——杨照

松本清张彻底改造了日本推理小说,确立了社会派在推理小说界数十年不摇的正统地位。──杨照

媒体书评

松本清张不但是东方推理小说大家,更是世界文坛大家。——《纽约时报》

松本清张描写了人间任何时代都都会有的喜怒哀乐,尤其是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弱者的描写,永远能引人共鸣。——《读卖新闻》

松本清张是日本的国民作家。——《产经新闻》

作者简介

松本清张(1909-1992)日本作家,曾获芥川奖、吉川英治文学奖、菊池宽奖、推理作家协会奖等。作品《点与线》开创社会派推理小说先河,代表作还有《零的焦点》《砂器》等。

松本清张是一个只读过小学而大器晚成的多产作家,罕见地得到了纯文学界(如芥川奖)和大众文学领域(如推理作家协会奖)的双重肯定,拥有数量巨大的读者。《产经新闻》报道,《砂器》至少销售了430万册,而《点与线》《零的焦点》也分别销售了300万册和220万册。以这3本书为代表,松本清张开创了推理小说历史的全新时代,并深刻影响了一批日本当代重要作家。如宫部美雪所说:“就像抬头便能看见月亮和太阳,在推理小说世界里,一抬头就能看见松本清张的作品。”京极夏彦则说:“松本清张是社会派推理小说之父,直到现在我也一直在拜读他的作品。”作家杨照这样评价松本清张的成就:“松本清张雄踞日本畅销作家冠军宝座二十多年,但他从来不是日本最受欢迎的作家,因为太过真实,日本人普遍不愿意外人透过他的笔,来看日本、了解日本。”而松本清张自己则说:“我没学过写作,不知该以哪种小说为取向。但我不想走别人走过的路,只写我喜欢的故事。”他的影响如此深远,或许原因就在这里。

目录

第一章丈夫

第二章失踪

第三章北方疑团

第四章地方名士

第五章海边的墓地

第六章哥哥的神秘举动

第七章不为人知的过去

第八章毒杀

第九章北陆铁路

第十章逃亡

第十一章丈夫遗言之深意

第十二章雪国疑云

第十三章零的焦点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临近黄昏,湖面波光潋艳。风过之处,荡起道道微波,干枯的柳枝也随之轻摇。

湖面上仍有观光船,远远地传来导游用扩音器讲话的声音。天空中厚厚的云重叠在一起,黄昏的太阳躲在云层后面,透过间隙闪出一道亮光。天色渐晚,那道亮光也随之越来越黯淡。

湖的那边,一带远山隐约可见。山峰连绵的曲线中间有一道裂缝,鹈原宪一指着断开处告诉祯子:“那里是天龙川的源头,这边的这座高山是盐尻岭。要在平时,在它们之间你能看见穗高山脉和枪山脉,但是今天云层太厚了,看不到。”

祯子抬头凝望着那层层堆积、无边无际的云。它们游走在盐尻岭的山顶之间,在诹访湖上撒下一面铺天盖地的大网,把整个湖面都罩在下面,给湖面平添了几分冷峻的意味。

云层的那一端就是北陆。阴霾的云层传达的便是北国阴郁苍凉的气息。那里距离这里究竟有多远,是十里还是二十里,祯子不知道,只知道那里有低矮的房屋聚集而成的小镇、辽阔的平原和苍茫的大海。祯子的脑子飞速转动,开始想象那里的各种景色,猜测丈夫每个月的二十天在那里是如何度过的。

“你在看什么?”此刻就陪在她身边的丈夫问道,他的眼光中有窥探的意味,仿佛要看透妻子的内心,“在这儿站久了会感冒的,我们回去吧,一起泡个澡。”

鹈原自顾自地转身往回走。祯子这次一言不发,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

浴室并不宽敞,一盏大灯把它照得雪亮,透过清澄的水,盆底的瓷砖清晰可见。强光让祯子感觉无可遁形,她不由得瑟缩起来。

鹈原浸湿了头发,低头把湿发甩在身后,一双眼睛打量着祯子,满意地说:“你的身体充满了青春气息。”

“讨厌,怎么说这个?”祯子退后一步,躲在角落里。

“我是说真的,很美。”丈夫又加了一句。

祯子羞得用双手蒙住了脸,心里却想,他是不是在拿我的身体同某个人作比较?是在和他自己作比较吗?自己三十六岁,而妻子却只有二十六岁,他担心自己太老了?但是,无论是丈夫说话的语气,还是他看自己的眼神,都没有流露出丝毫羡慕的意味。祯子这才意识到,丈夫可能在把自己同他交往过的女人作比较,而且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似乎他刚才说话的语气也证明了这一点。对于丈夫过去的恋情,祯子并不了解。虽然今后她对丈夫的了解会逐步加深,但是,祯子隐隐约约地觉得丈夫过去的恋情要到最后才会呈现在自己面前。

吃过晚饭,喝过茶,祯子说:“刚才我们在湖边散步的时候,我想的是北陆。”

祯子之所以要说这个,是因为她想起了自己沉思时丈夫那带有窥探意味的目光,她想,也许那时丈夫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心思根本不在眼前的风景上了。

“哦,所以你才一直盯着那边看啊。”鹈原随意说道,“你那么想去,什么时候带你去一次好了,挑个休假的时候。”他调整了下坐姿,接着说,“我还没告诉你呢,我就要调回东京总部了,以后跟金泽办事处那边就没什么关系了。”

“以前听佐伯先生提起过,这么快啊?”祯子有些吃惊,抬头问道。

“嗯。我们结束旅行返回东京后可能就能拿到调令,下次再去金泽的时候,就该进行工作交接了。”

“你在金泽工作了很长时间吧?”

“整两年吧。不过时间很快,一眨眼就过去了。”鹈原点燃香烟,吸了一口,又喷出烟雾,略微皱了皱眉头,仿佛被自己喷出的烟熏到了眼睛。这个表情祯子在火车上也曾见过,不同的是,当时他脸上还有一种茫然且若有所思的表情。

旁边的房间里传来三味线的声音和阵阵歌声,仿佛有人在那里设宴。

鹈原站起身来,说了句“我累了”,然后低头看了看祯子。忽然之间,他扑到祯子身旁,把她抱在怀里,一次又一次地说着:“我爱你。”他用力吻着祯子的嘴唇,像在品尝一道美味的甜品,说:“你的嘴唇软软的,像棉花糖。”

听到这句话,祯子又一次产生了那种感觉:丈夫在把自己与某个人作比较。

返回东京十天后,鹈原要去金泽交接工作,祯子送他去上野站。

晚上的车站,人头攒动。

一切就如鹈原在旅行途中所说,他接到了调令,即将调回东京总部。下一任负责人与他同去。那位金泽办事处继任的主任看起来比鹈原年轻,长着水灵的眼睛和浓黑的眉毛。

“我叫本多良雄,恭喜你们。”他郑重地向祯子打招呼。

祯子刚开始还以为是在向他们恭贺新婚,后来才意识到他指的是丈夫鹈原的升职。

鹈原在前一天夜里告诉她,此次去金泽要总结自己在任时的工作,并跟下一任主任交接,一个星期之后会返回东京。

临检票前,鹈原去车站的小卖店买土特产作礼物,他总共买了五份,都抱在手里,有紫菜、长条蛋糕等。

“就要离开那里了,向朋友们辞行得带点礼物。”鹈原对祯子说。祯子微笑着颔首,心里却想:那就不该在车站的小卖店里买啊。你要是早跟我说一声,我昨天就会去趟百货商店,给你准备得妥妥当当。

三个人上了站台,站在那里聊天。车快开的时候,本多拿着一小瓶威士忌和一些别的东西先上了车,仿佛特意为他们夫妇二人留出独处的时间话别。车内灯火通明,像个妆容齐整、等待出门的女子,对出行充满了期待。

“太晚了,你回去的时候要小心,下了车就叫辆出租车回家吧。”丈夫十分体贴。

“好,你要早点回来,我等你。”说完,祯子又加了一句,“下次你会带我一起坐这趟车去金泽吧?”

“嗯,”鹈原笑是笑了,却微微皱了皱眉,说,“那就明年夏天吧,等我休假的时候。”

火车的汽笛拉响了,鹈原走上车去,留给祯子一个背影。

火车开动时,丈夫和本多良雄一起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微笑着向祯子挥手告别。渐渐地,火车载着他们驶离了站台,消失不见了。

送行的人陆续离开了站台,祯子却静静地站在那里,凝望着在黑暗中延伸向远方的铁轨。红色和绿色的小信号灯在黑暗中显得孤怆而冷清。祯子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开了一个洞,空荡荡的。她第一次体会到夫妻的离别之苦。

而这,是祯子最后一次看见自己的丈夫鹈原宪一。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零的焦点》 松本清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