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亿万:围剿华尔街大白鲨 茜拉·科尔哈特卡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亿万:围剿华尔街大白鲨 茜拉·科尔哈特卡

基本信息

书名:《亿万:围剿华尔街大白鲨》
外文书名:Black edge
作者: 茜拉·科尔哈特卡
李必龙(译者),冯浜(译者),张旭(译者)
出版社: 机械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6月12日)
页数:273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11159682X,9787111596820
ASIN:B07DQ9JKLM
版权:机械工业出版社

编辑推荐

茜拉·科尔哈特卡著的《亿万(围剿华尔街大白鲨)》讲述的是一个侦探故事,发生于商务别墅的密室和华尔街的交易大厅。它描述了联邦特工,跟踪线索、实施窃听、策反证人、逐层追溯,直至擒到贼王的故事;它描述了一群理想主义的检察官,智斗那些年收入为自己25倍的油嘴滑舌的辩护律师的故事。
它再现了那些年轻交易员,用锤子砸碎硬盘、粉碎文件,设法使其亲密的朋友,免于牢狱之灾的真实景象。与此同时,它还展现了像赛克资本这种对冲基金经过精心组织,让顶级大佬免受底层雇员问题交易影响的剧情。
这是一部比豆瓣高分美剧更扣人心弦的纪实名著,揭秘赛克资本创始人,对冲之王史蒂芬·科恩的投资天赋,更是一部证券投资机构的险境生存启示录。

媒体书评

如果您喜欢詹姆斯B.斯图亚特的《贼巢》,那么,茜拉·科尔哈特卡扣人心弦的《亿万》,就应该是您书单上的下一本必读书!
——《华尔街日报》
本书描述的习瞪种强力的博弈,即使在金融界,也是罕见的!
——路透社
科恩先生奇异地攀上美国社会顶峰的近20年,以及监管机构因为内幕交易而极力将其绳之以法的努力,都是茜拉·科尔哈特卡这本出色的新书的主题。早期有关华尔街的书籍,比如《门口的野蛮人》和《说谎者的扑克牌》,描述了20世纪80年代垃圾债券和杠杆收购的蓬勃时代;2009年的《大而不倒》,叙述了拯救这些大银行的事情。本书讲述的是过去20年间投机性对冲基金的兴起——赛克资本曾经在一段时间内也许是其中最强大的一员。
——《经济学家》
《纽约客》的特约撰稿人茜拉·科尔哈特卡回顾了政府针对那家公司(不是那个人)所进行的七年之久的调查,以莎士比亚的风格,为我们呈现出一部真实的惊悚片(还顺便巧妙地解构了华尔街庞大的运营网络)……她对一个病毒缠身的行业令人毛骨悚然的描述,竟然能让读者陷入心醉神迷的境地!
——《财富》
《纽约客》的特约撰稿人科尔哈特卡女士,采访了200多人,揭示了无数未曾曝光的细节构建起她那递推性的故事叙述。她把读者带入历史上最复杂的欺诈调查之一,这是20世纪80年代詹姆斯B.斯图尔特在《贼巢》中记载迈克尔·米尔肯-伊万·波斯基传奇以来最重要的事件——显示了当代华尔街是如何试图通过灰色的法律领域来瞒骗FBI和SEC的。
——《华尔街日报》

作者简介

作者:(美)茜拉·科尔哈特卡译者:李必龙译者:冯浜译者:张旭
李必龙,经济学硕士,在金融和实业领域有着丰富历练,有较多股权投资领域的实战经验,对公司估值和风险管理领域也有一定的研究。曾经参与翻译《巴伦金融投资词典》《估值:难点、解决方案及相关案例》和《巴菲特的估值之道》等书。茜拉·科尔哈特卡(SheelahKolhatkar),曾经是一位对冲基金分析师,现在是《纽约客》的特约撰稿人。她的写作范围涉及华尔街、硅谷、政治和其他领域。她的作品还出现在《彭博商业周刊》《纽约》《大西洋》《纽约时报》和其他刊物中。她目前生活在纽约市。冯浜,毕业于美国俄勒冈大学,金融专业,热爱阅读与写作,现供职于汇丰银行。座右铭:“态度决定高度”(Attitudedeterminesaltitude)。张旭,毕业于广东白云学院,会计学专业,现就职于鸿海环球控股集团旗下金融集团,是一名资深的个人理财咨询师。曾参与翻译《收购有道》一书。

目录

目录
赞誉
译者序
序言策反
第1部分
第1章钱、钱、钱/2
第2章史蒂维,为所欲为/22
第3章杀手阵容/38
第2部分
第4章就像瑞克赌场的博弈/52
第5章优势的专有信息/65
第6章利益冲突/75
第7章营造传奇之事/86
第3部分
第8章线人/106
第9章国王之死/126
第10章奥卡姆剃刀/140
第11章永不言败/156
第12章“鲸鱼”/167
第13章因果报应/177
第14章救生筏/188
第4部分
第15章正义/206
第16章判决/217
后记/232
人物表/239
鸣谢/244
注释和来源/246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策反2008年7月的一个晚上,联邦调查局特工B.J.康坐在桌旁,俯首前倾,戴着耳机,听着电话。此时,外面很黑,他还没吃晚饭,肚子饿得咕咕叫。
“拉吉,你听我说,”一个女人用温柔的声音说,“请不要这样。”
“好的。”一个男声答道。
“它就要guidedown了。”1女人说。B.J.康知道,guidedown是一个常见的华尔街术语,意指该公司就要宣布其上期收益将低于预期,这绝对是坏消息;“它”是一家价值8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2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名叫阿卡迈科技(AkamaiTechnologies)。“我刚刚接到我那哥们儿的电话。我把他摆平了。”3“我还做空啦,你知道的,对吧?”男子说。
“我想要你在上面,”女人柔声说道,“我们需要相互配合。”但她不是在谈论性事,至少这次不是。他们是在谈钱。“我们来玩一把吧!就做空,每天都如此。”
这个女人是谁?B.J.康问自己。她听起来像个卡通里的密谋者。B.J.康边听边做笔记。此时,他正在联邦调查局的“电讯室”。这是一个位于曼哈顿下城曼哈顿联邦广场26号大厦24楼的房间。它没有窗户,但配置了14台老式戴尔计算机和各种各样的办公家具,沿一面墙,还摆放着一排金属架,装满了格兰诺拉麦片棒、金鱼牌饼干和雀巢KitKats巧克力——这些食物都是供每天在那里待几个小时,监控实时电话的特工享用的。
通常,听电话被认为是一种令人生厌的工作,但B.J.康并不这样看。他认为这只是需要耐心而已;如果你全身心投入到这项工作,它最终会带来回报。
几个月前的3月7日,一名联邦法官给予B.J.康一份礼物,批准他监听一位名为拉吉·拉贾拉特南的华尔街巨头的手机。自此,B.J.康实际上就住在了电讯室,为一项内幕交易大案收集证据。他现在可不是在证券犯罪科,只是逮捕那些下三滥的小骗子(他过去两年一直在干的事)。他想拿下一个像拉吉这样的大人物——金融界重量级的角色。
加拿大帆船集团(GalleonGroup)是一家管理着7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拉吉·拉贾拉特南50岁,是这家基金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华尔街甚为引人注目的交易员之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他那鹤立鸡群的大块头。拉吉肥胖且爱炫耀,胃口惊人。他酷爱饮食,喜欢花钱,曾邀请70名朋友飞往肯尼亚,做生日野生狩猎之行,4并在比斯坎湾的星岛上为一个超级碗派对5支付了25万美元巨款。
拉吉与B.J.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者是自律性很强的韩国移民的孩子,黑发寸头映衬着结实的身板。在拉贾拉特南的生活中,除了闲谈就是交易,他不会放弃任何吹嘘他的特殊交易技能的机会;B.J.康则是一个安静、不知疲倦的工作狂,只有在绝对必要的时候才会说话。所以,即使是局里最亲密的同事,对他也是知之甚少。
在那次电话的六天之后,6?B.J.康正在监听之时,阿卡迈科技就向全球宣布,它的下季盈利状况将会令人失望。随之,其股价一夜之间由31.25美元狂跌至23.34美元。做空了875?000股的拉吉,7前后只用一周时间,就赚了500多万美元。给他情报提示的那个女人——一个叫丹尼尔·基耶西的交易员,也赚了250万美元。8B.J.康想知道,就阿卡迈科技将要发生的事情,她是如何获得如此宝贵的情报的,所以,他通过法律程序查阅了她的电话记录。在查阅的过程中,他发现,她在把那个信息泄露给拉吉之前,曾与阿卡迈科技的一位资深高管通过电话。
“你做得太漂亮啦!”后来,当拉贾拉特南打电话来感谢她的时候,大肆夸赞基耶西道,“你的关系运作得太好了!”
基耶西慨叹道:“这是爱情征服之果!”9仅就这个录音带之证,拉贾拉特南就被逮了个正着,明显违法:获取阿卡迈科技的机密内幕信息,并借此进行交易、赚取利润。这里没有任何晦涩的代码或暗示,所有的环节都表现得完美无缺,适于进行刑事诉讼:来电发生于7月24日晚;第二天,拉吉做空了138?550股,10赌这只股票的行情将下跌,而且,在7月30日消息公布之前,他一直在持续做空。仅根据这个证据,华尔街最成功的交易员之一就可能奔监狱去了!B.J.康越想越兴奋。如果拉吉和基耶西能够如此肆意公开地做内幕交易,那么,应该还会有其他人也做着同样的勾当。
通常,拉贾拉特南的电话在早上是最忙的,主要是在市场开盘前后,B.J.康都会早点进来侦听。拉吉会打电话给他的朋友和熟人,到处寻找市场缝隙。与他交换信息的人,多是来自沃顿商学院的前同学(他们现在在世界各地经营着技术公司或对冲基金)。他们中的许多人还都在他的薪酬名册里。在B.J.康侦听期间,拉吉在大肆收集尚未披露的有关即将发布的盈利公告和收购要约的信息,并借此买卖股票,攫取数百万美元的非法之利。几个月之后,B.J.康也开始监听拉贾拉特南的那些朋友了。11随即,他和其他的监听特工对其所听到的内容感到震惊!这是华尔街的正常行为吗?内幕信息就这么容易得到吗?他们已经习惯于在金融业发现腐败,但这种相互勾结是如此的明目张胆,是如此的无法无天,而且,似乎正在向各个方面蔓延。每当他们发现一个内幕交易圈时,它通常会与另一个内幕交易圈有交集,他们又得跟踪一组全新的嫌疑人。这里存在的问题要比拉吉的大,

2015年5月11日,马修·马特莫被判刑8个月后,佳士得在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总部举办了一场世界顶级艺术品收藏家的专题拍卖晚会。这场拍卖会被称之为“展望过去”。它的核心是一组精心挑选的20世纪杰作,混合了当代和稍早的作品。若在另一个不同的时代,它们可能就已经待在那些大型博物馆里了。当晚的耀眼之星是毕加索的绘画《阿尔及尔的女人》,预计售价为1.4亿美元。总的来看,这个夜晚预计将会有一个创纪录的销售额!对于此期主要由华尔街的金钱和亚洲的财富助推起来的艺术品收藏盛宴,这场拍卖就像是一场结束曲。在这场拍卖中,有一幅作品是来自科恩的收藏品,让·杜布菲的《巴黎的波尔卡》,估价为2500万美元。
虽然他的前雇员马特莫正在就他的判决进行上诉,并准备在监狱的新生活,但科恩并未因此而蛰伏。鉴于他的法律团队保证说对于他的刑事指控威胁已经全部消失,科恩又开始积极向世界展示,他的强大还是一如既往。因此,他去了达沃斯,并坐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球场边,充分享受着电视摄像机的关照。在11月10日,马特莫应该开始服刑的日子,科恩又制造了一则新闻:在苏富比花费了1.01亿美元购买了名为《战车》的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雕塑。
“史蒂文是一个非常认真、非常精明的收藏家,”科恩的艺术品代理商之一,威廉·阿奎斯拉告诉《纽约时报》,“他还有一些恰如其分的直觉,那些从阅读艺术史书中无法得到的东西。”
同时,科恩一直在努力净化自己在华尔街的声誉,设法使自己远离司法丑闻。根据他公司刑事和解方案的要求,科恩已经关闭了赛克资本,并将其变成一个私人理财机构,只投资自己的资金(接近100亿美元)。对他来说,重要的是100亿美元这个数字。
2014年4月,在马特莫被定罪的3个月之后,科恩将自己的公司名称从赛克资本顾问公司更改为“尖端72资产管理公司”,这里的尖端72是指公司的地址:斯坦福德的卡明斯尖端路72号。此外,他还清除了那些帮他摆脱了法律麻烦的顶层助手和顾问。赛克资本的总裁汤姆·康尼内离开了,赛克资本合规部负责人史蒂文·凯斯勒也离开了。科恩的业务发展总监所罗门·库明曾参与招聘了许多后来陷入内幕交易的交易员,也离开了科恩并创建了自己的对冲基金。科恩为合规部寻找了新负责人,招聘人员就此联系了几名曾涉入赛克资本调查的检察官和联邦调查局特工。
最终,科恩聘请了一位前康涅狄格州的联邦检察官担任“尖端72”的总法律顾问,并宣布计划设立一个6人“顾问委员会”(都由知名企业领导组成),负责就公司管理和道德问题为公司提供咨询意见。
颇具黑色喜剧色彩的是,史蒂文·科恩还为大学生开设了一个名为“尖端72学院”的课程。这是一个“高度精选且要求严格的12个月培训计划”,旨在向寻求金融职业的年轻人教授投资策略。证券交易委员会对科恩没有对马特莫和斯坦伯格进行有效监督的指控仍未得到解决。该机构希望能够使他终身禁入证券行业,但科恩正在与之抗争。他聘请了著名辩护律师戴维·博伊斯加入抗辩证券交易委员会案件的法律团队。
他告诉朋友,他预计不久的将来会经营另一个对冲基金,但如果证券交易委员会胜诉,那将成为泡影。在此期间,科恩的“家族理财机构”每年为他赚取了数亿美元。他的交易额仍达到数十亿美元,他还在买艺术品——8年来,政府针对他的各种努力,都无法阻止他。在我为写本书做报道的3年中,我和科恩的办公室进行了断断续续的联络,试图得到对他采访的机会。我打电话给他,写信给他,并与他的代表会面。我仅得到了一些暗示,他最终可能会找我聊,但他从来没有。我决心要跟他面谈。我知道那晚他将出现在佳士得2015之春拍卖会,所以,我去那儿找他。
在拍卖之夜,佳士得的拍卖场地充斥着各国浓妆艳抹的贵妇和一些看起来极其富有的男人,他们根本不在意希腊的金融危机(它此时正是国际新闻的头条主角)。这里到处弥漫着狂热的气氛。一场刺激无比的赛事即将登场,那些胜者将支付巨额的资金。
当天晚上6:30前后,科恩的前交易员戴维·甘内克轻快地穿过大厅;他看起来好像刚刚从游艇上下来,衬衫的纽扣敞至胸部。随后不久,在晚上7:00拍卖会开始前的几分钟,史蒂文·科恩走了进去。
他身材矮小,呈梨形,着灰色拉链毛衣和卡其色裤子,似乎是独自一人来的。他的脸颊呈粉红色。当他进入人群时,他给出了他那标志性的咧嘴微笑。此时,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刚刚进入一家大型玩具店的孩子。在预定开始时间5分钟前,才刚刚到达本季最火的艺术品拍卖会之一,这通常是终极买家的举动。科恩知道,如果他不出现,拍卖会是不会开锤的!
当他进入通向放置投标人的拍卖牌的桌子的走廊时,我走到他的前面。“嗨。”我和他打了个招呼,顺便介绍了自己。到目前为止,我和他的前同事、员工和密友,进行了数百次访谈。我觉得我对他的了解,不比其他人少。
“哦,是你呀!”科恩回应道。他愣住了。
“我正想和您聊聊。”我说道,同时抓住他的手,握了握。
“我知道你想和我聊,我知道你想聊聊。”他说道,同时,开始环顾四周,想找到一种逃逸的方式。
“你赢了!”我说,“你有很多辉煌的故事要告诉世人。”
“我不想和你聊,”他说道,并迅速走开,“没什么可说的……”
当他正要溜进人群之时,我赶紧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您今晚是打算买,还是打算卖?”
“哦,卖,”他答道,“卖。”
他走过楼梯,到了挤满买家的画廊,拍卖即将开始。在拍卖会接近结束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另一尊青铜雕塑《指示者》上台拍卖。它被业界广泛认为是该艺术家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对于刚刚经历了极端挑战期的科恩来说,雕塑是他自己未来的一个标志。他确信自己能在法律的幽灵之下,几年后再放异彩。按理说,政府已经尽了全力,设法把这位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绳之以法,但在很大程度上,他还是依然故我。科恩是一个幸存者,是一个比他自己想要承认的更加另类的他那个时代的标志性人物。即便此刻,他还可以在没有任何恐惧之下,购买任何他想要的东西。经过几轮的积极投标,他最终以1.413亿美元的价格赢得了贾科梅蒂的作品。这可是拍卖史上为一尊雕塑所付出的最高价格!
……
不过,最令人吃惊的举动可能来自证券交易委员会负责监督该机构调查马特莫的高级执法检察官阿米利娅·科特雷尔。2015年6月底,她用自己的去向震惊了她的同事:她正在加盟威尔基一法尔律师事务所,即科恩的长期辩护律师马丁·克洛茨工作的律师事务所。事实证明,领导政府对科恩进行的最强有力的指控案,成为她做法律顾问的最好的试镜表演。
如今,金融业发展演变得如此复杂,以至于该行业的大部分行为几乎完全超出了监管机构和执法机构所能触及的范围。通常,华尔街最成功的公司不断地把监管的前沿向前推进;每当法律看起来像要追赶上来时,它们却又移师远去。有一种观点认为,迈克尔·米尔肯时代以后,特别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由于缺乏意愿或专业知识,起诉那些顶级运作的企业罪犯几乎是不可能的。对经过长期昂贵的审判之后遭受尴尬失利的惧怕,导致了执法行为的某种瘫痪。2008年以前,就席卷金融系统的广泛诈骗行为,司法部无法或不愿将华尔街任何资深人物置于刑事指控之下。相反,它从那些世界上最大的银行罚没了数十亿美元的款项。2015年,针对缺乏追究个人诉讼的批评,司法部宣布了针对金融犯罪的积极的新政策,侧重追究个人责任。但直到我撰写本书为止,似乎还没有看到什么变化。
对冲基金行业为新一代华尔街投资者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其主要创新是在股市中寻找更积极的投注方式。作为这个领域的开拓者,科恩之所以创建了他的交易帝国,主要由于他战胜了不太成熟的投资者。几年之后,在金融犯罪史上惨遭最大罚款(并看到自己的十几名员工卷入了内幕交易)后,科恩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从那场把他公司卷入漩涡的危机中走了出来。最后,政府花了近十年时间收集的针对他的证据,从未被提交给陪审团。剩下的就是科恩为此花费了数十亿美元代价,换得了他可以重新归来的门票。
2016年11月8日,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誓言要引入一个放松管制的新时代。在新旧政府过渡的动荡期,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任命科恩私人投资公司“尖端72”的总法律顾问负责招聘新的司法部门候选人。不久,特朗普就解雇了作为美国纽约南区检察官的普利特·巴拉拉。在重要的经济政策岗位上,特朗普很快任命了来自高盛对冲基金的经理人和银行家,而且,司法部也开始不强调对企业犯罪的起诉了。在这种环境下,未来的史蒂文·科恩们很可能又会火爆起来。
在本书付梓之时,科恩正在准备于2018年推出一个新的对冲基金。据新闻报道,被科恩聘用的营销人员预计,他可以筹集到100亿美元的资金。

第一章 钱、钱、钱
在华尔街寻找工作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
第一类是那些被送到正确的预科学校并考入常春藤盟校的富二代,而且,从他们交易的第一天开始,就似乎注定要在华尔街终其一生。他们的日子过得轻松自如,也知道他们将很快会在公园大道上拥有自己的公寓,在汉普顿拥有自己的度假别墅。这种心态来自高雅的学校教育、儿时的网球课程,以及清楚男人应该何时穿泡泡纱(seersucker)衣服的品味。
第二类会让人想起生存能力和生存斗志这些词。他们可能已经看着父亲为了养家糊口而艰辛奋斗,或在销售或保险领域没日没夜地奔波,或在含辛茹苦地经营着一家小企业,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这些会对他们产生深刻的影响。
这类人在孩提时,可能被捉弄过,或在高中时,被女生拒绝过。他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们有强烈的怨恨且要证明自己,或是因为他们憋着发财致富的野心,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他们几乎没有任何靠山,但有不惜一切的决心和意志,包括超越那些自负的富家子弟的渴望。有时,这类人的动力是如此之强烈,几乎就像火山喷薄欲出的岩浆。
史蒂文·科恩就是第二类人。
1978年1月的一天上午,当科恩去工作单位报到之时,他看起来就像即将开始人生第一份工作的其他21岁年轻人一样。
他能听到交易厅里不停的吼叫声,数十名年轻人在电话里喋喋不休,试图从另一端的人那哄骗出钱来。办公室里激情飞扬,就像秋日森林中摇晃的参天橡树,金钱之叶似倾盆之雨狂飙。对科恩来说,真有宾至如归之感,他要义无反顾地扎进去。
格兰特尔是一家小型证券经纪公司,位于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拐角处,曼哈顿下城阴沉的钢筋水泥的峡谷之中。
自1880年成立以来,格兰特尔经历了麦金利总统遇刺,1929年大萧条,油价飙升和经济衰退,但它幸存了下来。它的主要生存手段是收购其他微小的,主要是犹太人的公司,并设法使公司规模保持得足够小,不引人注目。
与此同时,在全国各地格兰特尔办事处的经纪人,极力地向牙医、水暖工和退休人员兜售股票。当科恩到来时,该公司刚刚开始进入了一个更激进的、被称之为自营交易的领域,试图通过投资公司自己的资金来获利。
对于像科恩这样一个来自长岛的渴望成功的犹太孩子,华尔街并没有发出盛情邀请。所以,即使是刚从大名鼎鼎的沃顿商学院出来,但科恩仍然不得不使出浑身的解数,才能勉强挤进去。格兰特尔并不是一家受业界尊重的公司,但科恩并不在意声望。他关心的是钱,他想赚很多钱,暴富于世!
碰巧,科恩的童年朋友罗纳德·艾泽尔最近刚刚得到了负责运营格兰特尔期权部门的岗位,正在到处寻找助手。
艾泽尔比科恩大10岁,数学方面有很高的天赋。他现在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自主投资公司的资金。在科恩报到的第一天,艾泽尔指着一把椅子,告诉他的新雇员坐在那里,让他想清楚自己做什么合适。科恩很快就埋头于科特龙屏幕前,沉醉于数字滴答作响的节奏中。
股票市场精炼出了一个基本的经济原则,而且还是艾泽尔已经弄清楚如何利用的那个:投资的风险越大,投资的收益就越大。如果有消息可能会引发股票暴跌,那么,投资者为了自己可能遭遇的潜在的损失,会预期更大的收益。预期很确定的事情,像市政债券,通常回报很小。没有风险就没有回报,这是投资的核心特征之一。不过,艾泽尔在这种投资机制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漏洞:有时,两个因素会失去它们之间原有的同步性。这就是当时股票期权在市场上所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
当时的期权市场交易量要远低于正常股票的交易量,而且在许多方面更有吸引力。实际上,期权是允许一个人在未来的特定日期之前以固定价格买入或卖出股票的合约。“看跌期权”代表出售股票的权利,即如果股价下跌,投资者将会有所收益,因为他能够以协商好的更高的价格出售相关股份。“看涨期权”则相反,它授予持有人在到期日或之前以特定价格购买特定股票的权利;如果股票上涨,该权利所有者将受益,因为期权合约允许他以比公开市场上更低的价格购买相关的股票,产生即时利润。此外,投资者有时也会利用股票期权,作为对冲他们已有股票头寸的手段。
在格兰特尔,艾泽尔已经实施了一个名为“期权套利”的策略或做法。这种做法有一个精确的数学关系,确定期权价格应该如何根据相关股票的价格而改变。理论上,在完美的市场里,看跌期权的价格、看涨期权的价格以及股票交易的价格具有某种一致性。因为期权当时是新的金融产品,而且,彼时市场之间的沟通有时相当缓慢,所以,这个方程等式偶尔也会失衡,造成不同价格之间的不匹配或失衡。此时,聪明的交易员就可以通过在一个交易所买卖期权,在另一个交易所买卖相关的股票,吃到相关的差额。
就理论而言,这种交易做法几乎没有什么风险。这里不涉及借贷资金,所需的资金相对较少,大多数头寸都可以在一个交易日结束前就平掉,这意味着你不用担心一夜之间出现的那种使市场暴跌的事件。随着技术的进步,相关的做法可能会过时,但在20世纪80年代初,它就像在葡萄藤上采摘现金一样容易,格兰特尔的交易员也因此收获了丰富的利润。那时,艾泽尔及其交易员整天都在将股票价格与期权市场的估值之间进行比较,只要发现不一致,就会立即进行套利交易。 “如果在纽约证券交易所,IBM的交易价是100美元,”20世纪90年代早期担任艾泽尔文员的海伦·克拉克说,“在芝加哥交易所,相当于100美元交易价的IBM股票的期权交易价为99美元,那么,你就可以到芝加哥买这种期权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卖出。”如果这个差价存续时间足够长,你累积的价差额就会相当可观。
在没有计算机电子表格的便利时,交易员不得不用大脑来追踪相关的一切。就此艾泽尔建立了一个系统,只需交易员付出一点思考即可。艾泽尔喜欢说,你无须具备精算能力,你只需遵循相关的公式就行。的确,这种做法很乏味,一个训练有素的猴子都能胜任。(P2-4)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亿万:围剿华尔街大白鲨 茜拉·科尔哈特卡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