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莉莉和章鱼》 史蒂文·罗利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莉莉和章鱼》 史蒂文·罗利

基本信息

书名:《莉莉和章鱼》
外文书名:Lily and the Octopus
丛书名: 读客全球顶级畅销小说文库
作者: 史蒂文·罗利
祝文亭(译者)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7月15日)
页数:34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59402178,9787559402172
ASIN:B07218DMC5
版权:上海读客

编辑推荐

全美400家独立书店合力推荐《莉莉和章鱼》!小说出版两周,荣登美国独立书商畅销书榜单。出版六个月,126家媒体深情赞誉,23次列入必读书单。一年之内,版权风行全球近30个国家。《莉莉和章鱼》荣获《华盛顿邮报》年度图书、英国《卫报》编辑选书、《自由星报》年度选书。

名人评书

我们爱的人只能陪我们走过生命中的某一程,但我们依然选择去爱。这就是《莉莉和章鱼》讲述的故事,有趣且充满洞见。千万别错过这场人生冒险!
—《大象的眼泪》作者莎拉·格鲁恩

这本书是如此感人,又如此让人耳目一新。这不是一部简简单单的“男孩和小狗”的故事,而是对悲伤与爱的深入探索——我们如何在伤痛中不断成长,如何为了所爱的人奋力付出。这部作品让我们获得再次去爱的勇气。
—《我在雨中等你》作者加思·斯坦

这是一则对爱与原谅进行深刻沉思的故事,你会流泪的,读完后,你也会有幸福感的。
—《孤儿列车》作者克里斯蒂娜·贝克·克兰

真知灼见,触动人心。这是一本让人不想读完的书。
—《罗茜计划》作者格雷姆·辛浦生

媒体书评

《莉莉和章鱼》充满哲思,对人类的情感有深刻的感知力、洞察力。它让我们看到:面对伤痛时,我们其实很勇敢。
—《自由星报》年度图书

一次深入心灵、刻骨铭心的阅读体验。那些生命中无可避免的伤痛,能引导我们重建爱与被爱的能力。《莉莉和章鱼》值得每个人阅读。
——《华盛顿邮报》年度图书

热情洋溢、古怪欢腾,情感的层次极为丰富而真实!这是一本让人笑中带泪的书,给出于困境中的我们以宽慰。
—《出版人周刊》书评推荐

写作风格古怪、幽默,而且感人。这是一则关于友谊、成长和继续前行的故事。
—《人物》

你能从这本书中看到,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有多深。这本书深入剖析,放手时我们是多么脆弱,而挣脱悲伤时我们是多么勇敢。
—《出版报》

情绪饱满、感人至深!读《莉莉和章鱼》的时候,你会开怀大笑,同时也请准备好纸巾:你!会!有!眼!泪!雨!
—《纽约新闻日》

一场内心的风暴!对于情感的描述充满洞见。这是献给人与动物的爱的颂歌。
—《书单》推荐

作者简介

史蒂文·罗利(StevenRowley)
新锐作家,他的文字治愈整个美国。
2014年,丢掉编剧的帽子,跟随内心,疯狂地写小说。
2015年,美国大牌出版社西蒙&舒斯特以近百万美元的天价买下《莉莉和章鱼》的手稿。
2016年,小说出版,惊艳四座。两周之内,荣登美国独立书商畅销书榜单。六个月内,全美400多家独立书店合力推荐,126家媒体好评如潮,23次列入必读书单。一年之内,小说版权风行全球近30个国家。
目前,史蒂文和他的男友以及他们的小狗生活在洛杉矶。

目录

章鱼
伪装
周五下午
周五晚上
周五夜里
周六傍晚
周日凌晨4:37
周日晚上
软体动物
困境
脊梁骨
让我们举杯共祝友谊天长地久
恐怕没人会反对/我只是一个怯懦的男同志
汤加空间和飓风酒吧
誓约
挤压
吸力
周一
周二
周五
周日
周一
周三夜里
莉莉的昵称全名单
周六
墨汁
1
2
3
4
5
6
7
8
远洋带
渔洋思考
老妇人与海
伤疤亮,伤疤闪,今晚我见到的第一个伤疤
午夜
暴风雨
狩猎
沉没
无限(∞)
早上八点
上午九点
上午十点
上午十一点
中午
下午一点
下午两点
下午三点
下午四点
下午五点
晚上九点
晚上十一点
三颗心
八月
致谢
作者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2015年3月24日
漫长的一夜,我们两个都不曾入睡。灼热的七月,我们都挥汗如雨。或者,只有我在出汗,她是尿床了。我的小狗,莉莉,我从她12周的时候就开始抚养她了,如今她下巴上的胡须已经发灰了。在夏日黎明的柔光中,她抬起头对我说,她受够了跟病魔抗争了。日益凶猛的脑瘤到底赢了。
随之而来的是长达六个月的压抑、愤怒和消沉。小时候我家里养过五条狗。它们全都走了。有些是老死的,有些是病死的,有一条是被车撞死的。但我从来没有那么难受过。朋友们试着安慰我,都是好意,但他们的话终究也是隔靴搔痒。’很多人推荐一首叫《彩虹桥》的诗给我。“天堂的这一头有个地方叫作彩虹桥……所有历经病痛和衰老的动物们都会在那里重获健康和活力。”如此的心灵鸡汤。作者不详。也是好事——不然我很想把他拖出来揍一顿。我不需要彩虹和棒棒糖。我只想尽情地哀悼,尤其是尽情地哀悼一只小狗。
那段时间里,我的工作也让我饱受煎熬。我的电影剧本创作项目意外延期了。我给自己找了份娱乐法律事务所的工作糊口。选律师事务所是因为我并没有法学学位,因而也就无从获得升迁,我希望以此来让自己保持专注,开创自己的写作生涯。理论上,这或许是个好主意,但我很快便失去了斗志。我把大量时间耗在了起草和审阅合同上,那些业已梦想成真的艺术家的合同。我的写作完全中断了。
莉莉离开后的第六个月,我坐在桌前,匆匆写下几个跟我的小狗在一起的快乐片段,重新开始写作。我们一起吃过的餐饭,一起睡过的午觉;我们的散步;我们觉得可爱的男孩们;傻傻的回忆,奇怪的回忆,难过的回忆。他们组成了一个名叫“章鱼”的小故事。它并不完美,但至少我又开始写作了。我给新近开始交往的男友看这个故事。他说:“太棒了。现在接着写第二章吧。”
于是我就写了一百天,每天带着一些手稿出门,又带着另一些回家。我的动机很简单:渴求情感的真面目,一直如此。不管故事如何发展,不管它变得多奇形怪状(例如章鱼那部分),也不管别人眼里的我是多么脆弱,最终我写出了《莉莉和章鱼》的初稿。
我的朋友、作家同事凯瑟琳是这部书稿的首批读者之一。她写来一段话:“你对莉莉的爱会成为心中的一股暖意,始终与你相伴。”我期待着这本书会延续我们的情谊——不管是爱,是痛,还是哀悼——也分享给所有遭遇相似经历的人们。致敬爱的最好办法就是去治愈自己——再次踏上爱的道路。
莉莉走的时候,我没有保留她的骨灰——有时候我会后悔这个决定。但我知道,等这本书出版的时候,我已经把她带回家了。

章鱼
第一次看到它是在星期四。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因为每周四是我和莉莉的“男孩之夜”,我们细数那些漂亮的男孩然后聊上整晚。莉莉是我的狗,她12岁,相当于狗生的84岁。我今年42,换算成狗生,已然294岁高龄——由于年近三百的本人保养得当,朋友们纷纷表示看起来也就238岁上下——也就是34岁。岁数固然不小了,但我俩跟成熟也沾不上边,都喜欢年轻的男孩。关于瑞恩们的讨论一度持续了很长时间,我迷上了瑞恩·高斯林,莉莉执着于瑞恩·雷诺兹,尽管他的电影连她自己也不想重看第二遍。(我们很早就放弃了对瑞恩·菲利普的争执,我俩在他名字的念法上出现过分歧。非利浦?菲离普?当然也因为他的出镜率没那么高。)还有那些马特和汤姆。根据每个礼拜的心情,我们不厌其烦地讨论着马特·波莫和马特·达蒙,汤姆·布雷迪和汤姆·哈迪。最后是两个布莱德利,布莱德利·库珀和弥尔顿·布莱德利,后者是早已仙去的游戏界老男孩了。其实,除了她十分热衷我们周五玩的棋盘游戏之外,我想不出她为什么再三提到他。
无论如何,那个星期四我们正在讨论克里斯们: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克里斯·埃文斯,克里斯·派恩。就在莉莉提出应该算上克里斯·帕拉特的时候,我看到了章鱼。平心而论,你不太有机会近距离观察一只章鱼,何况是在卧室里,更别提它像一顶庆生帽一样正扣在你家小狗的脑壳上了,我立刻惊呆了。当时我能看得很清楚,莉莉正像米高梅电影片头的那只狮子一样盘踞在沙发上,我盘坐在正对面,我俩各自占据一只抱枕,我细细打量了章鱼。
“莉莉!”
“算不算上克里斯·帕拉特都没关系,我就那么一说。”她道。
“不是——你头上是什么?”我问。两根章鱼须正像两根帽带一样从她的脸上垂下来。
“哪儿?”
“什么哪儿?就那儿!你右耳朵边上。”
莉莉顿住了。她看了我一会,我们把目光牢牢锁在对方身上。然后她打破了我的注视,轻轻瞥了一眼头上的章鱼:“哦,那个啊。”
“就是那个。”
我凑过去捧起她的脸,她年幼躁动的时候我经常这么做。那时候她对自己遇到的每件新鲜事都以狂吠开场:快!来!看!这!是!我!遇!到!的!最!神!奇!的!事!情!活!着!真!棒!啊!刚来那阵子,有一次她趁我冲澡的时候把我所有的鞋子都移到三房之隔的楼梯口上。后来,她特别坚定地解释说:“脚!上!的!玩!意!儿!就!应!该!放!在!楼!梯!口!啊!”才华横溢的热忱简直令人无力反驳。
我把她拉到身边,扭过她的头细眼观瞧。她把她的愤慨、厌恶以及不想被人看到的折磨,和对我这个愚蠢又粗鲁的巨型人类的无语,打包成一个气急败坏的白眼扔了过来。
与此同时,章鱼紧贴在她的眼睛上。我愣了一分钟,深呼吸,准备拨开它。比想象中难。这家伙并不像一只注水的气球,它更像是……骨头。它的力量仿佛自皮下而出,又结结实实地传导到周身,把它的对手牢牢围困。我扭过莉莉的头仔细数了数,章鱼确实是八只脚。章鱼看上去同样气急败坏,说凶猛大概更合适。看上去,它正准备把这个房间征用作自己的寝宫。毫不含糊地说,那样子很吓人,又很晃眼。以前看过一段录像,一只住在海底的章鱼精心地把自己伪装起来,等到某位倒霉的海螺、螃蟹或蜗牛经过时,它会突然发力,给自己相中的食物精准而致命的一击。我记得当时反复倒带看了好几遍,就想找出章鱼藏身的具体位置。不知道多少遍以后,我终于能够掌握它的动势,体会它的蓄势待发、它的蛰伏感和它突袭前的屏气凝神,尽管它的具体形状仍然是个谜。总之,那章鱼是你一旦看到便无法忽视的——即便你还沉浸在它精妙的易容术里。
千真万确。
眼下既然看到了,我就没法无视它,那只彻底破坏了莉莉脸型的章鱼。尽管莉莉的腊肠身材有点好笑,但她那又高贵又古典的脸庞,一直美得那么对称,那么好看。我喜欢把她的两只耳朵往后翻,余下的体型就像一只穿着褐色毛衣的小小保龄球瓶。而现在这只顶着章鱼头的保龄球瓶俨然饱受职业生涯的摧残——如同十瓶制保龄球赛排在最前头的那一枚,成了光秃秃的残次品。
莉莉张开鼻孔冲我哼哼了两声,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她的脸。我松开手,她已经屈辱和愤慨到了极点。
“我不想讨论这个。”她别过头去舔自己的肚子。
“我们得谈谈。”
我最想不明白的是,莉莉脑门上的这家伙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负责任地说,我对莉莉的日常生活和健康状况了如指掌——吃的,喝的,玩的,锻炼,磨牙,里里外外的一切,吃药,排便,玩耍,小癖好,跟谁亲近,暗恋哪条狗,这些全部一清二楚——但居然没发现她的头上多了一只章鱼!章鱼是伪装大师,它们全部活得销声匿迹啊,我这么给自己打圆场。这样反复洗脑,终究还是羞愧难当。
“痛吗?”
一声叹息。轻呼一口气。少女时期的莉莉常在睡梦中发出类似的声音,往往伴随着小腿抽动,如同一个美梦的序幕,梦里她追逐着松鼠和小鸟,徜徉在无边无际的黄金海岸,捣玩着温暖的沙子。莫名想起伊桑·霍克做客《演员工作室》,回答著名的贝尔纳·皮沃问卷时的一道题:
……
“小狗的叹息声。”伊桑答。
多么直抵人心,叹气的小狗们。暖融融的小狗们,在睡梦中掠过哀伤、疲惫或愤怒,发出的一声声叹息。小狗们总是在叹息,呼出甜甜的纯真的气息。但这一声里有微妙的异样。旁人不易察觉,但我对莉莉推心置腹,不可能不明白其中区别。这声叹息有重量,有碾轧。她的世界里有了顾虑,有了负担。
我再次问她:“痛吗?”
隔了好一会,她说:“有时候。”
同小狗一起生活的好处在于,当你需要的时候,它们会抛下一切,来陪你小坐。夫复何求。莉莉也是这样召之即来。心碎、生病、不开心、不自在或者一阵莫名的不安,无数这样的时刻她都在我身边。我当然也乐意为她这么做。我静静地坐在她的身旁,彼此紧挨着取暖,传递能量,直到我们平缓下来,抵达呼吸的深处。
我捏捏她的后脖子,想象中,她妈妈就是这样照顾幼小的她的。
“大风暴来了。”我朝她说,想让她高兴一点。一边鼓起勇气盯着章鱼看,害怕那里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东西……我们谁也没有看过影片,只是它上映的时候,到处都能听到这段对话。凯特·布兰切特演的伊丽莎白女王大怒大吼的片段,看得我们都笑岔气了。我的莉莉学起来最像了。
莉莉振作了一下,及时地送上后面的台词:“我也可以呼风唤雨,先生!只要有机会,我将呼风唤雨踏平整个西班牙。让他们的地狱兵团来吧,他们必将灭亡!”
在她的努力之下,气氛缓和得不错……
章鱼要填饱肚子。
它要吃了她。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莉莉和章鱼》 史蒂文·罗利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