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葡萄牙的高山 扬·马特尔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葡萄牙的高山 扬·马特尔

基本信息

书名:《葡萄牙的高山》
外文书名:The High Mountains of Portugal
丛书名: 未读·文艺家
作者: 扬·马特尔
亚可(译者)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1月1日)
页数:32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9609502
ASIN:B075R1L77S
版权:未读

编辑推荐

直到我第四次阅读书稿,都还会发现新的之前遗漏的细节。《葡萄牙的高山》带给我的酣畅淋漓的阅读体验,令人久久回味、不断在脑中回放的细节,以及突然顿悟之后的心灵冲击,是近几年来少有的。——本书编辑任菲

·“早在我读大学时,这个故事就躺在我脑海里,至今三十多年了。”——扬·马特尔
布克奖得主、《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作者扬·马特尔构思、酝酿三十余年的故事,带你进入一个亦真亦幻的魔幻葡萄牙。
·再次对读者发起挑战,比《少年Pi的奇幻漂流》更加烧脑:将相隔七十年的三位主角、独立的三个章节以‘葡萄高山区’这一线索联系在一起,表面看是一个悬疑故事,内层又有其他故事,其中暗藏机关,细节遥相呼应,结构极其精妙。
·在精神焦虑的年代,寓言大师马特尔深挖信仰主题:三个故事讲述三段追寻信仰之旅,以故事隐喻人生中的得到与失去,返璞归真,引人共鸣。
·充满叙事的魔力,文笔极其流畅、克制:既有故事的阅读快感,又有巨大可供解读的空间,留下永恒的谜题。每个人都能从中看到自己。
·授出21国版权,《纽约时报》畅销书,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2016年度荐书

名人评书

这是那种我有生之年都不会忘记的书。它令我想起了塞万提斯和梅尔维尔。有如一件珍宝,带给我纯粹的阅读的快乐。
——美国亚马逊读者

如果你喜欢《少年Pi的奇幻漂流》,喜欢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或者喜欢解读隐喻,我大力推荐你读这本小说。
——Goodreads读者LeAnna

媒体书评

“迷人的作品……马特尔是一位寓言大师,他的大多数作品都体现了这一点。马特尔知道他擅长什么;第三章中猿猴与他的饲主之间的复杂情感牢牢吸引住读者的注意力。”
——《纽约客》

“极具想象力……马特尔以叙事的魔力将相隔七十多年的三位主角、独立的三个章节以‘葡萄高山区’这一线索联系在一起。在承认世事无常的悲剧性同时,也歌颂着这种无常的疯狂和荒诞——生命的神秘就在于此。”
——《出版人周刊》

“马特尔的写作从未如此令人着迷,喜剧的部分恰到好处,悲剧的部分也并不耸人听闻……《葡萄牙的高山》达到了一种高度,我们从中看到一个静默的奇迹。”
——《华盛顿邮报》

关于痛苦、失去、信仰和爱,《葡萄牙的高山》提出了非常精彩的追问。而其中的动物元素为故事本身又添几分滋味。猩猩和伊比利亚犀牛的出现,无疑比那只孟加拉虎更具吸引力。
——加拿大书讯杂志Quill&Quire

《葡萄牙的高山》开篇让我有些云里雾里,但读下去之后,就会发现意外的惊喜。
——《每日电讯报》

《葡萄牙的高山》是一本符合当下的小说。我们很幸运有马特尔这样的出色作家,通过他们的作品探讨一些我们急需考虑的问题:人与动物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以及无法切断的联系。在这个世界上,人类终究无法孤立地存在。
——《卫报》

令人耳目一新,出乎意料,充满幽默与犀利的闪光片段。
——《达拉斯晨报》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扬·马特尔(YannMartel)

扬·马特尔(YannMartel),著有畅销全球的小说《少年Pi的奇幻漂流》。该作品赢得二〇〇二年度布克奖及其他众多奖项,并由导演李安拍成电影,获得奥斯卡奖。他的其他作品包括:《赫尔辛基罗氏家族的幕后真相》(荣获加拿大“旅程奖”),长篇小说《自我》和《标本师的魔幻剧本》,以及非虚构作品《给总理的一百零一封信》。

目录

第一部分:无家可归
第二部分:归途
第三部分:家园

经典语录及文摘

我曾见过一幅简约的电影海报:两条弧线构成的小船,中央蜷着一头老虎。很多人能一眼认出,这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如果把海报横过来,小船成了眼睛,老虎成了瞳孔,故事也成了寓言。在那段不可思议的漂流中,我们透过老虎重新审视生命与信仰。现在,类似的主题在《葡萄牙的高山》中再次出现,而这一次扬·马特尔笔下的主角换成了黑猩猩。我忍不住问自己,如果要为《葡萄牙的高山》设计一幅海报,该怎么画?十字架上的猩猩似乎是当然之选。当我译完全书,掩卷回想时,另一个画面浮上脑海:两道车辙和一行脚印——车辙从里斯本到图伊泽洛,是托马斯的探险之旅,也是彼得的回乡之路;脚印从图伊泽洛到布拉干萨,是玛丽亚·卡斯特罗的远行与归途。之于我,这两个画面仿佛从书中先后掉落的两张藏书票。
马特尔的故事总在神秘中透出哲思,抛给读者一个又一个谜题。“家”指的是什么?“黑猩猩”又代表什么?这些问题到现在依然困扰着我。翻译时总觉得自己在盲人摸象,不明所以,直到重读时才依稀看出几分脉络。小说讲述了时间跨度将近一个世纪的三个相互关联的故事,并跟随书中人物一同探询人和神、人和世界的关系。人在何种情境下才会思考这类终极问题?在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故事的主角托马斯、玛丽亚、欧塞比奥和彼得都痛失至亲,孑然一身。对亲人来说,每一起死亡“都是一次谋杀”,人们本能地为死亡寻找一个解释,为悲伤寻找一个港湾。托马斯的反应是质问与抗争,拉斐尔和玛丽亚选择了沉默,欧塞比奥选择了拒绝,彼得选择了漂泊。当他们两手空空、无可依凭之际,他们是否抵达了内心的港湾——“家”?托马斯的抗争在某种程度上以胜利告终,但他同时也摧毁了自己的信仰,在痛快淋漓的宣泄之后落得彻底的无家可归;玛丽亚在苦难的尽头见证了神迹,怀揣着感恩之心与家人团聚;而彼得需要的只是一只安静的黑猩猩,在它的陪伴下审视人生得失,珍藏对家人的爱,重新融入永恒的时间。家,是爱与信仰。
黑猩猩出现在每一段故事里。在《无家可归》中,神父在黑奴哀伤的眼神里看到自己,领悟了众生平等的真相。为了昭示世人,他将黑猩猩的形象刻上十字架。接着,在《归途》中,黑猩猩现身于拉斐尔的尸身内,怀抱着父爱凝成的熊崽——这大概是对信仰的回报与呵护。到了《家园》,黑猩猩“活”了过来,牵着彼得的手,带着他回到时间的荒野。联想到玛丽亚·洛佐拉那一段关于耶稣神迹的论断,你会惊讶地发现:黑猩猩在三个故事中,不也走过了和耶稣同样的路,上十字架、死去、重生,用神迹启发并施惠于世人?它是否代表了神子的再一次轮回?写到这里,我觉得自己似乎也成了玛丽亚·洛佐拉,试图通过曲折的道路到达一个牵强的论点。小说不是数学题,不需要唯一的答案。作者借彼得之口感叹道:“思考作为人类的一大特质,为什么反而令我们笨拙不堪?”看来我也不知不觉沦为了马特尔讽刺的对象。
马特尔小说的迷人之处不仅在于字里行间的隐喻,也在于情节本身。《无家可归》像一部充满黑色幽默的公路电影,托马斯不情不愿地驾着“新式马车”跋涉在葡萄牙的乡间,坏运气如影随形,当他跳罢“寄生虫之舞”后被炸飞、头顶升起一柱黑烟的时候,我们心疼他,却也不禁莞尔。在这样轻松诙谐的氛围中,他的悲痛与乌利塞斯神父的绝望遥相呼应,显得分外沉重。《归途》刻画了两个伤心人的相遇,玛丽亚的悲伤在解剖刀下渐渐显形、消解,欧塞比奥的悲伤却隐忍不发,深不见底。故事前半部分有关《圣经》与侦探小说的讨论或许略显枯燥,但它埋下的种子在结尾处意外地绽放,读者的耐心获得了回报。《家园》中的彼得虽然重走托马斯的老路,心境却恰恰相反。短暂的混乱之后生活渐渐归于平静,淡如一缕炊烟,让人联想起《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最后一章《卡列宁的微笑》。前后三个故事重叠在一起,让我们感慨命运的交错,回味个中因果,阅读也多了一份乐趣。
翻译过程中,书中关于葡萄牙高山区的描写常令我神往。我不止一次想揣上这本书去里斯本,租一辆车北上,开向葡萄牙东北角的那个小村图伊泽洛,亲眼看看那些两层的石砌小楼。等到译文定稿时,这种心情反而淡了,大概因为马特尔的故事已经在我的想象里扎下了根,这三个故事对我来说就是“葡萄牙的高山”。它是一个鲜活的存在,不再需要任何物理意义上的确认。回望里斯本和图伊泽洛之间的车辙和脚印,我想对作者说:Thanksfortheride,Mr.Martel。

他决定走一条绕远的路。他离开圣弗朗西斯科-德保拉新街,拐进萨克拉门托街。伯父家快到了,他记得前面有一盏路灯。回头看路时,他抬头望向伯父豪宅的背面,望着它精美的飞檐、繁复的线条和高耸的窗户。他感觉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随即注意到二楼拐角的窗后有个人影。那是伯父的办公室,所以多半是马蒂姆伯父本人。于是他转回头,故意昂首阔步,同时小心地避过灯柱。他沿着伯父宅院的外墙来到大门口,转身准备按门铃,手却停在了半空,然后缩了回来。尽管知道伯父已经看见他,在等他进去,他还是陷入犹豫。他从胸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那本古老的羊皮封面日记,把它从棉布套里取出来,背靠着院墙缓缓滑下,坐在人行道上。他凝视着日记的封面。

关于生命的文字以及礼物的说明
神父乌利塞斯·曼努埃尔·罗萨里奥·平托
上帝谦卑的仆人

他对乌利塞斯神父的日记已经十分熟悉,能够整段地背诵。他随意翻开一页读起来。
“在贩奴船靠近岛屿、准备‘卸货’之前,他们需要清点人数,打扫货舱。港口近在咫尺,他们开始把奴隶一个接一个扔进海里,左舷和右舷同时作业。有些奴隶身体绵软、无力反抗,其他的奴隶则虚弱地打着手势。这些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病得很重。第一类已经毫无价值,而第二类也必须处理掉,因为他们的病可能传染给别人,影响其他人的价钱。奴隶被活生生抛下海之前竭力呼喊,海风把他们的惨叫声送到我耳边,随即是落水的声响。他们沉入安娜沙维斯湾,消失在海底那片堆满尸体的幽冥之境。”
伯父的家也是一个悬浮着早夭生命的幽冥之境。他闭上眼。孤独仿佛一条狗,循着气味凑上前来,绕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他挥手驱赶,它却不依不饶。
短短几天内,他的生命无可挽回地枯萎了;几星期之后,他与乌利塞斯神父的日记邂逅了。他在国立古代艺术博物馆当副馆长,那次发现源自工作中的一个偶然。里斯本的红衣主教若泽·塞巴斯蒂昂·德阿尔梅达·尼图向博物馆捐赠了一批文物,里面既有教会用品也有世俗物品,全是几个世纪以来在葡萄牙帝国的疆域内搜罗而来的。经过红衣主教尼图的许可,博物馆委派托马斯到塞尔帕平托街的主教档案馆展开研究,追溯这些精美文物的准确出处,查明每件物品—圣餐台、圣杯、十字架苦像、圣诗集,或是一幅油画、一本书—是如何辗转来到里斯本教区的。
迎接他的不是平常井井有条的档案馆。里斯本大主教的文件浩如烟海,历任秘书显然对整理文件这等俗务并不热衷。他走进一个被简单命名为“杂项”的区域。在堆放红衣主教若泽·弗朗西斯科·德门东萨·瓦尔德雷斯(一七八八年至一八〇八年任里斯本主教)文件的一个开放书架上,他注意到这本褐色封皮的手缝羊皮卷。封皮虽已斑驳褪色,手写的书名依然清晰可辨。
这是一个怎样的生命,一件怎样的礼物?他不禁好奇。会有怎样的说明?乌利塞斯神父又是谁?他稍微用力展开书页,书脊发出细骨头碎裂的声响。笔迹清晰地跃入眼帘,黑色笔触在象牙白的纸面上异常鲜明,仿佛刚刚写就。这些鹅毛笔书写的斜体字来自另一个时代。书页的边缘隐隐泛黄,说明写完之后就几乎没再打开过。他怀疑瓦尔德雷斯主教也不曾读过。封面和书内都找不到任何存档记录—无论是目录编号、日期,还是批注—而且档案馆索引里也没提到这本书。直觉告诉他,没人读过这本书。
他仔细查看第一页,注意到一段文字的上方标注了时间、地点:一六三一年九月十七日,罗安达。他小心地一页一页翻下去。更多的日期出现了。有记录的最后一年是一六三五年,但没有具体月份或日期。看来是一本日记。他还发现多处有关地理位置的记载:“拜伦多的群山……蓬戈安东戈的群山……本格拉古道”—全是葡属安哥拉的地名。一六三三年六月二日,一个新地名出现了:圣多美。这是位于几内亚湾的一座殖民地小岛,日记里对它的描述是“非洲头上掉落的一片头皮屑;这块大陆瘟疫肆虐,我们沿着它潮湿的海岸线往北航行数日方才到达”。他的目光落在几页之后的一句话上:Esta é a minha casa。“这就是家。”但这句话写了不止一次。重复的词语蔓延开来,同样的短句铺满了整页纸。密密麻麻的字母,每一行笔迹微微上下抖动:“这就是家。这就是家。这就是家。”然后这种重复戛然而止,文字回归到旅途的漫记。然而翻过几页,同样的句子再次出现,写满了半页纸:“这就是家。这就是家。这就是家。”再往后,它又一次出现,足足一又四分之一页:“这就是家。这就是家。这就是家。”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葡萄牙的高山 扬·马特尔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