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爱的流放地 渡边淳一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爱的流放地 渡边淳一

基本信息

书名:《爱的流放地》
作者: 渡边淳一
竺家荣(译者)
出版社: 时代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5月1日)
页数:487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38755942,9787538755947
ASIN:B07CCFRZCP
版权:北京磨铁

编辑推荐

渡边淳一著竺家荣译的《爱的流放地》描写了陷入困顿的作家村尾菊治与有3个孩子的少妇冬香之间的恋情。作为作家,村尾菊治曾经大红大紫,但现在却有些“过气”,他一直为自己该如何走出困境而苦恼。而冬香则面临夫妻感情的困境,她也是菊治的崇拜者。冬香抛下了丈夫和孩子,得到的是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在冬香的哀求下,她以死得以解脱,两人的恋情也大白于天下,小说的场景移至法庭,现实社会终究无法理解这种男女间的私情,菊治只得发出绝望的呼喊……

名人评书

渡边淳一倾尽毕生之力,明知不可为而为,深刻挖掘现代社会中的人们在爱欲与伦理道德面前的困惑、挣扎与贪婪,以及追求纯爱的虚无前景,为世人描绘了一幅幅色彩纷呈的人间浮世绘,并最终成就了自己独具特色的情爱文学。
——竺家荣

作者简介

作者:(日)渡边淳一译者:竺家荣
渡边淳一,日本著名文学大师、国民作家。1933年出生于北海道。毕业于札幌医科大学,一度曾任骨科医生,后弃医从文,从事专业文学创作。以小说《光和影》获直木文学奖,以《遥远的落日》获吉川英治文学奖。2003年获日本政府“紫绶褒章奖”。2014年4月30日,渡边淳一因癌症逝世,享年80岁。

一生共发表130多部作品,代表作为《失乐园》。其中描写的不伦性爱,引发巨大反响,并相继被拍成电视连续剧和电影,在日本掀起了“失乐园”热。其他代表作包括将现代情爱观融入日本古典美的《化妆》,“爱与性”的主题的《红城堡》,临终遗作、最后一部自传体小说《我永远的家》等。

作为网友评选出的排名第一的日本对华友好人士,渡边淳一对日本政府不肯反省侵略战争予以严厉批判,显示了一位伟大文学家对历史应有的自觉与责任感。竺家荣,著名日本文学翻译家,国际关系学院日本文学、翻译专业硕士生导师,长期从事日本文学的研究与译介,主要代表译作有:《失乐园》《天上红莲》(渡边淳一)《晓寺》(三岛由纪夫)《心》(夏目漱石)《疯癫老人日记》(谷崎润一郎)《京洛四季——美之旅》(东山魁夷)《被偷换的孩子》(大江健三郎)《一个人的好天气》(青山七惠)等。

目录

邂逅
幽会
黑发
蓬莱
风花
细雪
春昼
短夜
青岚
梅雨
焰火
风逝
病叶
长夜
秋风
秋思
雪女
虚无与激情(译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爱的流放地》(2006)是渡边淳一继《失乐园》(1997)之后又一部描写当代男女终极情爱的力作,为读者奉献了与《失乐园》有所不同的惊世骇俗的结局,时隔9年,在日本再度引起轰动。作者经过9年时间的沉淀,于73岁高龄推出的这部大作,为渡边情爱文学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整部作品虽多达45万字,却是结构紧凑、高潮迭起,读来趣味横生。男主人公村尾菊治(55岁)是一位过气的小说家,女主人公入江冬香(30多岁)是他的粉丝,已有三个孩子。他们在京都邂逅,双双陷入情网。热烈的恋爱使消沉的小说家菊治重新获得了创作灵感,找回了自信,时隔多年开始创作小说《虚无与激情》。而在他的启蒙引导下,冬香也由最初的厌恶性爱,逐渐感受到了性爱的美妙和做女人的况味。这销魂的感觉伴随着一次次约会而不断加深,使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最终发展到为追求极致的快乐感觉,渴望菊治扼死自己。
作品的上半部分,作者不惜笔墨地细腻描写了男女主人公缠绵悱恻、日益深化的情爱发展脉络,直至冬香的意外死亡,两个相爱的人转瞬间生死永隔;下半部分围绕着法庭对此案的审理过程徐徐展开,主人公、律师、年轻主审官、女检察官、出版社编辑、妈妈桑等角色的设定,构成了一个个跌宕的情节,让读者随之一喜一忧。经过多次开庭审理,法庭最终宣判菊治服刑8年,这一判决结果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菊治由最初的不服、辩解,到放弃上诉,再到甘愿服刑的几起几落的心理变化过程描写。很好地解析了“爱的流放地”的含义与作品的主旨。
从艺术角度看,无论性爱场面还是心理刻画,无论是人物塑造还是法庭审理等,无不展示出作者炉火纯青的描写功力。在渡边的笔下.女主人公冬香在性爱方面的剧变过程被描绘得出神入化,淋漓尽致。而男主人公在情感与法律相克时的心理挣扎,以及面对家人、朋友、世人时的情感纠结,更是入木三分,令人叫绝。他们因为惊世骇俗的爱欲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从幸福的顶点坠入不幸的深渊。这样跌宕起伏、轰轰烈烈的生命体验,让他们活出了别样的人生。
《爱的流放地》的原型来自20世纪30年代日本著名的阿部定事件。阿部定是在卖鳗鱼饭的“吉田家”千活的女招待,与老板石田吉藏情投意合。二人私奔后,整日沉迷于疯狂的性爱。在一次交合中,阿部定用腰带勒紧吉藏的脖子,二人从中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永远相互拥有的欲望最终将二人推向了深渊。1936年5月18日,阿部定用腰带勒死了睡梦中的吉藏后,割去了她最心爱的男人的生殖器,带在身上离去了。阿部定被捕后获刑6年,该案件轰动了整个日本,阿部定也成为日本社会语境下象征“追求极端性快感”的文化符号,渡边淳一据此创作了《失乐园》以及《爱的流放地》,著名导演大岛渚根据这一真实事件改编了影片《感官世界》。这种因沉迷于情欲不惜赴死的情爱物语,在日本文化中并不罕见,可看作是情爱美学中的武士道精神。渡边淳一的小说,正是继承了日本这种独特的情爱观。
渡边淳一的情爱作品看似情节雷同,但每部作品都各有侧重与新意。并非千篇一律。《爱的流放地》与以往同类作品相比,可归纳出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女主人公的设定。冬香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这是从未有过的。这样的身份更加重了她投入婚外情时的砝码,衬托出美好的性爱对女主人公的强烈吸引力,以及付出的代价的沉重。
第二,结局的设定。与以往渡边作品的主人公一方的自杀或情死不同.该作品是男人失手杀死所爱的女人,或者说是在女人的强烈要求之下,男人迷失在女人爱欲的迷宫里,为了这份情爱而导致了悲惨结局。因此,与前两种结局设定相比,此种结局无疑更具有戏剧性和震撼力。
第三,性爱场景的设定。本作性爱描写更直白、更赤裸、更具体,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远远超越了《失乐园》。从作者的意图来说,为了“失手扼杀”这一意外结局的需要,大量的情爱铺垫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只有这样让人忘却一切、欲飘欲仙的性爱过程,才能令人信服地佐证作者一贯的观点:“让人们去深思性爱的恐怖和可怕,因为它甚至能让人产生死的愿望。”
第四,题目的设定。“流放地”这个词语所具有的独特象征性,体现了作者对婚外恋问题的突破性探索。“流放地”寓意男女主人公被逐出正常的社会生活,婚外恋问题由道德法庭审判进入了更为严酷的法庭审判层次。表明了现代人对于真爱的自由追求依然充满坎坷、荆棘丛生,以及作者对现实社会对人性压抑的思考和忧虑。
总之,《爱的流放地》体现了自《失乐园》以来,作者对婚外情的一些新的思考。可以说是不亚于《失乐园》的又一座丰碑。正如《爱的流放地》里男主角新创作的小说题目《虚无与激情》那样,该作充分体现了渡边淳一文学的特质,即“性爱至上论”。渡边在多部小说里描写了形形色色的爱与死,无一不是为了论证其“只有死亡才能成就情爱…‘爱即是死”的情爱理念。现世不存在天长地久,因此要想相互拥有,就要不懈地追求。而不懈追求的结果,只能是越来越空虚,越来越脱离现实社会,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脱。
虽然渡边淳一的“性爱至上”理论与源氏物语的物之哀、谷崎润一郎的耽美文学一脉相承,但在书写爱与性上,他远远超越了前辈。他凭借外的口吻对他们的做法表达了共鸣和理解:
“……爱通过死亡来完结、来升华,成为永恒。…‘我觉得冬香女士也一定会对检察官和审判长的不谙事理感到吃惊和失望。……我这样断言也许有些可笑,但是我认为这次的事件是一对出类拔萃的情侣,因彼此倾心相爱,而到达的一种极致之爱的理想形态。当然,也许这只不过是从冬香女士的,还有我的,即从女人的性爱角度出发的单方面的愿望吧……”
“您就是一个罪人。您让一个对性无知的,甚至对性爱感到厌恶和痛苦的女人变得如此痴迷性爱、迷恋男人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让她变成一团烈焰,不惜燃烧成灰烬。您正是播下这个火种,断送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大恶人。”
这封信开导和激励了村尾菊治,哪怕只有老板娘和儿子等极少数人的理解,也使他对自己增强了信心,不再感到委屈,心甘情愿地坐8年牢。小说以“冬香,我就在这块流放地上住下了。因为这里是只有像我这样疯狂爱你的,能够让女人享受到无穷快乐的男人才有资格居住的一一爱的流放地”这句内心独白来结尾,表明了菊治追求自我放逐的“爱的流放地”的决心。
另一方面,“爱的流放地”也意味着这样的爱情结局不但不可能被社会认可,还必须受到法律的惩罚,更加反衬出渡边淳一追求极致之爱的非现实性和悲剧性。不可否认,渡边情爱文学存在着夸大性爱的作用,脱离现实地追求纯爱,以及从男性视角塑造女性形象等等局限性。渡边淳一试图敦促人们警醒起来,不要被物欲社会所异化,并以自己的方式寻找解决这些矛盾的方式,让人们走出家庭去寻求爱情,但最终得到的只能是无言的结局,甚至会付出生命代价。由此可知渡边文学的主题本身就具有根源性矛盾冲突。
尽管渡边文学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局限性,仍然无法否认他对日本好色文学传统的独特传承,对人的存在的思考。“我写性是为了写人生。”这句话足以概括渡边文学的特质,足以让世人明白,为什么即便因性描写过多而饱受诟病,他仍不改初衷了。事实上,渡边文学里的男女主人公的性爱不仅以满足情欲为目的,更是为了确认彼此的爱。作者描写死亡结局也并非鼓动人们去为爱而死,而是意在探究现代背景下的性与爱的种种终极形态,通过文学表现人性的多元复杂性。让人们“联想到自己的人生.想想爱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如何解决爱的问题。”
渡边淳一倾尽毕生之力,明知不可为而为,深刻挖掘现代社会中的人们在爱欲与伦理道德面前的困惑、挣扎与贪婪,以及追求纯爱的虚无前景,为世人描绘了一幅幅色彩纷呈的人间浮世绘,并最终成就了自己独具特色的情爱文学。

菊治看到那女子抬起手遮挡阳光时,不知怎么,想起了风盆舞。
此时,他们已互道了“初次见面”,寒暄过了。
然后,两位女士在菊治的对面落了座。其中一位女士是他的老相识鱼住祥子,另一位女士是祥子带来的,名叫入江冬香。
“请问,冬香是哪两个字?”菊治问道。
“冬天的冬,香气的香。”对方慌忙回答。
服务生过来招呼客人,三个人不约而同地要了咖啡。
然后,自然而然地,菊治和早已熟识的祥子交谈了起来。
“您是什么时候到这边的?”
菊治到达京都是在一个小时前,在车站大楼里的饭店办完入住手续后,就赶到咖啡吧来了。
“您在京都要待一段时间吧?”
“我打算明天回去。”
“回去有什么要紧事吗?”
“倒也不是……”
冬香就是这个时候把手抬起来的。也许是午后斜阳有些晃眼,冬香轻轻抬起左手,遮在额头上。
菊治立刻被她那朝外翻出的手掌心和柔软的纤纤玉指迷住了。
“好柔软的手啊!”菊治感叹道。突然间,他回想起曾经看过的越中2小原风盆舞的优美舞姿来。
身着淡红色和服的女子们,戴着压到眉间的斗笠,微微弓着腰,踏着内八字步,缓慢地边跳舞边向前行进。
这是为了震慑秋风,在富山的八尾地区世代相传的一种舞蹈。在蕴含着哀婉忧伤旋律的三弦琴和胡琴等伴奏下,舞姿也十分稳健而优雅。
冬香抬手遮阳的姿势和那些跳舞的女人的舞姿很相似。
“请问……”菊治小声发问,冬香赶忙把手放了下来。
“你跳过风盆舞吗?”
冬香仿佛看到了不该看的动作似的,立刻垂下眼帘,轻轻点头道:“偶尔跳……”
听到这出人意料的回答,菊治瞪大了眼睛。
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菊治的一个闪念。他觉得冬香刚才扬起手时的姿势像极了跳风盆舞的女子们挥动双手时的样子,才随口问了一句。
没料想竟被自己猜中了,菊治立刻感觉和冬香亲近了许多。
“您是怎么知道的?”鱼住祥子很吃惊地问道。
菊治点点头,含糊地回答:“只是一种感觉吧……”
说起来,两年前,菊治专程去富山的八尾看过一次风盆舞,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可那是两年以前的事儿了,这一记忆突然在此时复苏,连菊治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真了不起呀,老师……”祥子说完,看着冬香说,“入江小姐是富山人,有个婶婶在八尾,所以她从小就跳风盆舞。”
祥子介绍时,冬香缓缓点点头。
“所以,那是四年前吧,我也请冬香小姐带我去看风盆舞了。当时我还跟她学着跳了一会儿呢。您是什么时候去那边的?”
“大概是两年前吧。真是优雅的舞蹈啊,非常好看。”
“冬香小姐跳得可好呢。她一戴上斗笠,就立刻变得性感起来了。”
不难想象,这位身高约一米六○,身材窈窕的女子,微微前倾着身子跳舞的姿态,一定相当妩媚动人。菊治将欣赏的目光投向冬香的时候,她轻轻摇了摇头。
“已经很久没跳了……”
“小时候学会的舞蹈,绝对不会忘的。什么时候能让我饱饱眼福啊?”
“那就下次一起去吧。好像是九月二日和三日两天吧。人们边走边跳着舞从各条街道出来,在大街上汇集成长长的行进队伍,通宵达旦地跳个不停,是吧?”
和这两位女子一块儿去看风盆舞,是个不错的主意。菊治再次将目光移向微微低着头的冬香时,祥子说:
“老师,您看上去很精神,一点儿都没变啊。”
“哪里,怎么会呢。”
“您还是那么忙吧?”
话题突然转到了自己身上,菊治没有回答,默默地喝着咖啡。
这个世上的人们,似乎都喜欢以难以置信的随意口吻对菊治发问:“您一定很忙吧?”
不错,十八年前,菊治以《爱的墓碑》这部小说获得了通向文坛的登龙门奖——新人文学奖,在文坛上崭露头角。小说描写的是菊治上高二时,与女同学江上瞳之间的一段刻骨铭心又匪夷所思的恋情。
早熟的瞳和好几个中年男人都有交往,然而对此一无所知的菊治,被瞳的魅力所吸引,为她神魂颠倒。故事最终以女主人公瞳十八岁时突然自杀结束。菊治茫然若失,为女人心如此深不见底而倍感困惑。
虽说这篇小说差不多是根据菊治的亲身经历写成的,但女主人公奔放不羁的生活方式,或许引起了女士们的共鸣,小说迅速成为广受欢迎的畅销书,销量一举突破了三十万册。
小说大卖也给菊治带来了好运。一年后出版的描写主人公与年长女性爱情悲剧的《安魂曲》再度畅销。在菊治三十八岁时,他被人们冠以了“畅销小说作家”的称号。
然而,不知是好事多磨,还是菊治的实力不济,他的第三本小说却意外地受到冷落,接下来的第四本小说更是无人买账甚至被苛刻地批评为不过是些故弄玄虚的庸俗之作。
与菊治的蹿红相辅相成,其热度的消退也快得惊人。尽管如此,起初一段时间,仍然有几名编辑鼓励他继续创作。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菊治受到这种不安心理的困扰,很难写出像样的东西来。
后来,菊治就陷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因焦虑无从下笔,又因写不出东西来导致新的焦虑。十年过后,他已成了被文坛遗忘的作家了。
作品一旦卖不动了,读者自不必说,编辑们也很快离他而去,没有人约稿,连生活都成问题了。
早知会这样,当初就不该辞去出版社的工作。菊治后悔莫及,可为时已晚。不过,他还是拜托以前的老朋友,谋得了一份私立大学讲师的工作。可是仅靠这份收入还是很困窘。于是,从为他人代笔,到为杂志撰写稿件,只要能够挣钱,菊治来者不拒。
这样干下来,总算衣食无忧了,但是,对于以作家身份为荣的菊治来说,是很伤自尊的。
在这种状态下,“您还是那么忙吧?”这句问话,在菊治听起来,就无异于一种嘲讽了。
当然了,眼下菊治的生活状况还不能说有多么悲惨。
虽说收入不多,但私立大学讲师的工资以及撰稿收入等,每月也有近四十万日元的进项。再加上一些文艺杂志或报纸等刊物请他写杂文或者文学评论,以及地方杂志、业界报纸的约稿等等,全部算在一起,每个月能有五十万日元左右的收入,一个人生活绰绰有余了。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菊治和妻子虽是夫妻,却一直分居。二十五岁的独生子也有了工作,自食其力了。
他们之所以没有正式离婚,是妻子这样要求的。她热衷于年轻时喜欢的插花艺术,好像还带了好几名弟子。所以分居的时候,菊治把他们夫妻住的公寓让给了妻子,自己在千驮谷租了一套小公寓,光每个月的房租就得十万日元。
到现在已分居五年。夫妻二人都已五十五岁,渐入老境了,但事到如今,双方都没有破镜重圆的意愿。
原本菊治就是个随心所欲、我行我素的男人,而妻子也一向视事业比家庭更重要,并非愿意一辈子相夫教子的女人。
丈夫、妻子和孩子虽然同在一个户籍里,却不住在一起,而是各有各的住处。在这个意义上,算得上是一种理想的分居状态,各自的生活也都比较稳定。
从世俗角度来看,不失为一种幸福的生活方式,可菊治却有种丢失了什么宝物的焦躁感。
自己曾经是那般风光无限的畅销小说作家。
从那风光无限的峰顶坠落下来的打击实在是太强烈、太沉重了。
如今,虽说仍然有一些杂文的约稿,但菊治期盼的是重新写出一本像样的小说,获得应有的评价。
菊治不甘心就此终了一生。自己永远是一名作家。每当这么想时,他就会感到难以名状的烦恼和焦躁。纵然目前生活无忧,也不能治愈曾经辉煌过的男人难以言说的失落感。
“老师……”
P1-5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爱的流放地 渡边淳一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