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时震》库尔特·冯内古特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时震》库尔特·冯内古特

基本信息

书名:《时震》
外文书名:Time quake
作者: 库尔特·冯内古特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6月1日)
页数:29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59421512,9787559421517
ASIN:B07F7R8HHJ
版权:九志天达

编辑推荐

美国后现代主义文学大师冯内古特封笔遗作,经典文学的“至高想象力”。嬉笑怒骂×黑色幽默×荒诞不羁×内涵段子×神来之笔……看似在说预言,实际在说现实,全人类的劣根性都在这本小书里,美国图书馆协会评选20世纪以来备受争议百大小说。
海明威,马克吐温之后,美国又一位敢说真话的大师。冯内古特一生共创作三十余部经典,被翻译成二十余种语言,影响了几代人。他是学生、媒体、平民百姓的意见领袖,上世纪的美国大学校园里,每个学生都以有一本冯内古特的书为荣。
什么是“时震”,时震是冯内古特自创的词,它就是人类精神和灵魂的地震。在这个科技与物欲的世界里,已经逐渐丧失了人性,丧失了决策的正确,丧失了自由的意志。如果时间可以重来过,我们能否在千疮百孔的世界中重建?冯内古特在一脸坏笑下认真的拷问我们。
“没有国家的人”冯内古特的呐喊,揭开人类所有的伤疤,可谓20世纪“生存问题”百科全书。书中充满了冯氏批判:美国政府为了自身利益的扩张,是谓完成纳粹“未竟的事业”;对新世纪的发明如原子弹、军事研发的嘲讽;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揭示,如贫富差距,造假,婚姻,饥荒等问题;对人类精神未来的忧虑,如自尊的丧失,文学艺术的堕落,低俗娱乐业等。
神奇预言书,开创新文体,小说原来可以这样写。至今很多人都认为冯内古特死于1997年,坊间流传,冯内古特经历过时间重置,他死过两次!1997年完成的半自传体小说《时震》,预言了自己84岁时结束一生。一语成谶,他自己在2007年84岁时谢世,不过死因是意外摔伤,而不是他喜欢的死法:在乞力马扎罗山脉死于飞机失事。冯内古特死前自嘲:文学就是个笑话,加缪死于车祸,冯内古特死于摔跤。
国际媒体,知名作家高度评价冯内古特的本书,世界文坛几代人的精神偶像:莫言、村上春树、多丽丝·莱辛、诺曼·梅勒、格雷厄姆·格林……各国媒体推崇的公知代表:时代周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卫报……

媒体书评

他是几代美国年轻人的偶像,是我们自己的马克·吐温。
——诺曼·梅勒
因为知道了冯内古特,心想还有这样的小说啊,我觉得这极大地影响了比如《且听风吟》和《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假如没有他们,我想或许就不会有那样的作品了。
——村上春树
冯内古特是乔治·奥威尔、卡里加里博士和闪电侠的合体……一个滑稽而疯狂的科学家。
——《时代周刊》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Vonnegut,1922—2007)

美国后现代主义文学大师,黑色幽默文学的代表人物,与马克·吐温并称。以喜剧形式表现悲剧内容,在灾难、荒诞、绝望面前发出笑声。这种“黑色幽默”风格始终是冯内古特小说创作的重要特质。其代表作《五号屠宰场》《时震》抓住了他处身时代的情绪,并激发了一代人的想象。
冯内古特是出生在美国的犹太人,1940年考取康奈尔大学,主修化学。1944年珍珠港事件爆发,主张反战的他志愿参军,远赴欧洲战场。1945年遭德军俘虏,被囚禁在德累斯顿战俘营。冯内古特的文学创作,不少灵感正是来自于在战俘营的经历。战后冯内古特在芝加哥大学获得人类学硕士学位,后在哈佛大学任教。他从上世纪50年代起开始发表短篇小说,60年代起开始出版长篇。晚年的冯内古特在曼哈顿和纽约长岛的田园里颐养天年。2007年3月在家中楼梯上不慎摔倒,同年4月11日,在曼哈顿逝世。

目录

序言/001
第一章 /006
第二章/010
第三章/014

……

经典语录及文摘

1952年,欧内斯特·海明威在《生活》杂志上发表了长篇小说《老人与海》。故事中,一个古巴渔夫连续84天都没有捕到一条鱼。后来,这个古巴人最终钓到了一条巨大的马林鱼。他把鱼杀死后,把它捆在小船一侧。他还没来得及把它拖上岸,鲨鱼便把它的肉吃了个精光,只留下一具鱼骨。
这个故事问世时,我住在科德角的巴恩斯特布尔村。我的邻居是位渔夫,我问他怎么看这个故事。他说主人公是个白痴,这个渔夫应该把最好的鱼肉割下来放进舱底,把剩下的残骸留给鲨鱼。
海明威两年前出版的《过河入林》是他十年间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他脑海中的鲨鱼可能是些批评家,他们对《过河入林》不大满意。据我所知,他从没有承认过,但大马林鱼可能指的就是那部小说。
1996年冬天,我发现自己写了本差劲的书,书中观点不明,而我从一开始就没曾想要写出这样一部作品。妈的!可以说,我将近十年的时间都扔给了一条忘恩负义的鱼,鲨鱼都懒得多看它一眼。
我最近过了73岁生日。我母亲活到52岁,我父亲活到72岁。海明威过世时差不多62岁。我活了太长时间!我该怎么办?
答案:把鱼肉切成片,扔掉剩下的部分。
1996年的夏天和秋天,我正是这样去做的。昨天是11月11日,我74岁了。74岁!
55岁开始,约翰内斯·勃拉姆斯不再创作交响乐。足矣155岁时,我的建筑师父亲已经烦透了建筑。足矣!美国的男性小说家也都是在那个年龄创作出了最好的作品。足矣!对我来说,55岁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可怜可怜我吧!
我最好的大鱼,现在已臭名远扬,叫作《时震》。让我们称之为《时震一》。让我们把过去的七个月间,我的想法、经验与最好的鱼肉炖制而成的现在这部小说称为《时震二》吧。
怎么样?
《时震一》的前提是,突如其来的时空异常让每个人、每样东西都回到十年前,无论好坏,重操往事。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将持续十年之久。你无法抱怨生活毫无新意,也无法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所有人都变得如此不正常。
时空倒流中,你绝对说不出十年前没有说过的话。如果你第一次没能活下来或是救下爱人的性命,那么这次你也同样无能为力。
时震让每个人、每样东西从2001年2月13日一下子回到了1991年2月17日。接下来,我们得一分钟一分钟、一小时一小时、一年一年地费力地回到2001年去。赛马时又赌错了马,结婚时又选错了对象,逍遥时又得了淋病,不一而足!
直到又回到时震发生的那一刻,人们才不再是被过往生活操纵的木偶。就像年迈的科幻小说家基尔戈·特劳特所说的那样:“直到自由意志再次袭来,人们才能从自己设置的障碍赛中停下来。”
特劳特并非真实存在,他是我其他几部小说中的另一个我。不过《时震一》中的大部分内容都与他的经历和见解息息相关。从1931年年满14岁开始,到2001年84岁去世,他写下了上千篇小说,我对其中的一些加以利用。他的一生大多在外流浪,却死在了奢华的欧内斯特·海明威套间。这间套间在罗德岛锡安角一个夏季度假村里,是专供作家修养的世外桃源。还算令人欣慰。
他弥留之际告诉我,他的第一部小说写的是发生在英国亚瑟王的宫廷卡米洛特的故事:宫廷魔法师莫林施了咒语,用汤普生自动步枪和点45口径达姆弹的鼓形弹匣将圆桌骑士武装了起来。
心地善良、思想纯洁的加拉哈特爵士学习了这项与人为善的武器。在此过程中,他不小心把一条鼻涕虫放入了圣杯,给格温娜维尔王后做了一块瑞士奶酪。
当特劳特意识到时光倒流已结束,他和其他所有人必须立刻想出些新鲜的事情来做,必须重新恢复活力:“噢,天哪!我年纪太大,经历过得又太多,没法再和自由意志玩俄罗斯轮盘了。”
是的,我自己也是《时震一》中的人物。时光倒流结束六个月后、自由意志再次袭来六个月后,我在2001年夏天扮演了一个小角色,在作家休养的世外桃源沙滩上参加了一场海滨野餐会。
和我一起参加野餐的,还有小说中的另外几个虚构的人物,其中就有基尔戈·特劳特。这位绝无仅有的老科幻作家给我们描述、演示了宇宙万物中地球人的特殊位置,令我荣幸备至。
现在,我写完了最后一部书,仅有序言还待动笔。今天是1996年11月12日,我猜想,大约九个月后,它就能够出版,能够从印刷机的产道中出来。不急。印度象怀小象的时间比这还要长一倍。
朋友们、邻居们,负鼠怀孕只要12天。
书中,我假设自己在2001年的海滨野餐时仍然健在。在第46章中,我想象着自己能活到2010年。有时,我会说我实际身在1996年;有时,我会说自己经历了时震,正处在时光倒流之中,两者之间却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
我一定是疯了。

第一章
就叫我“小的”吧,我那六个已经成人的孩子都是这样招呼我的。他们中有三个是我收养的外甥,另外三个是我亲生的。他们背后叫我“小的”,还以为我不知道。
我在演讲中提到过,艺术家们那勉强称作使命的东西,就是让人们对活着还能感到那么一丁点儿庆幸。随后我被问及是否知道些不负使命的艺术家。我答道:“甲壳虫乐队。”
在我看来,地球进化的最高等生物会觉得,活着本身就是件尴尬的事儿,或者更糟。先不提那些理想主义者被钉在十字架上这种极端的例子,我生命中的两位重要女性——我母亲和我唯一的姐姐爱丽丝,你也可以叫她爱丽——现在都已不在人世。她们都憎恨生活,嘴上也是这样说的。爱丽会大声嚷道:“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马克·吐温是他那个时代最幽默的美国人,像我这样年过古稀时,他发现生活对于他和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个负担。于是他写了这样的话:“自我成年以来,我从未期待过任何一位已得解脱的朋友重获新生。”他女儿简突然离世几天前,他曾将这句话写在一篇文章中。在这些他不愿复活的人里,还包括他的另一个女儿苏西,他深爱的妻子,以及他的挚友亨利·罗杰斯。
马克·吐温并未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但他却像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那般沉重。
耶稣在《登山宝训》里感叹生活如此不幸,“哀恸的人有福了”“温柔的人有福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
亨利·大卫·梭罗说过一句名言,“多数人在平静而绝望中生活。”
于是,我们污染了水、空气和表层土。在工业和军事上,我们创造出有史以来最诡诈的世界末日装置,这就一点都不难理解了。让我们说出心声吧,对于几乎所有人而言,世界末日真是来得太慢了。
我的父亲老库尔特,是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名建筑师。他得了癌症,而他的妻子大约15年前就自杀了。他在老家闯红灯被拘留,结果发现他这20年竟然都是无证驾驶!
◆◆◆
你知道他跟拘留他的警察说什么吗?“枪毙我得了。”他说。
美国黑人爵士钢琴家胖子沃勒,在他的演奏达到狂热巅峰的状态时,他经常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句话——“趁我快活时,给我来一枪!”
枪支这玩意儿使用起来像打火机一样容易,跟面包机一样廉价。它能够满足任何人谋杀的幻想,谋杀父亲、胖子沃勒、亚伯拉罕·林肯、约翰·列侬,或者是谋杀马丁·路德·金,甚至是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妇女。它足以向世人证明一点,用科幻小说家基尔戈·特劳特的话说,“生活就是一摊屎”。
第二章
试想一下,如果美国有一个著名的大学以理智的名义抛弃了橄榄球,再将闲置下来的运动场变成一间炸弹制造厂。这可算不上什么明智之举,反倒有几分基尔戈·特劳特的影子。
我指的是我的母校——芝加哥大学。早在我就读这所大学之前,也就是在1942年12月,科学家们在斯塔格球场的看台下面,首次完成了人工核裂变的链式反应,其目的是证实原子弹的可行性。那时我们与德国和日本处于交战状态。
53年后,即1995年8月6日,人们聚集在我母校的附属教堂里,纪念原子弹首次在日本广岛市爆炸50周年。我当时也在那儿。
物理学家利奥·塞伦是发言人之一。很久之前,在死气沉沉的运动场上,他参与了首次成功的核实验。但请记住这一点:他为自己当时的行为深感歉意!
我们应该告诉他,在这个连最聪明的动物都觉得生不如死的星球上,作为一名物理学家便意味着你永远不必说抱歉。
现在再试想一下,有个人为刚愎自用的苏联制造出了能成功引爆的氢弹,这个人后来还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位真实存在的人物便是已故的物理学家安德雷·萨哈罗夫,他值得成为基尔戈·特劳特笔下的某位主角。
P6-11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时震》库尔特·冯内古特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