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玄鸟:妇好传》孙佳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玄鸟:妇好传》孙佳

基本信息

书名:《玄鸟:妇好传》
作者: 孙佳
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7月1日)
页数:46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33952936,9787533952938
ASIN:B07F9Q8L47
版权:浙江文艺

编辑推荐

她从甲骨上走来,一露脸,便惊艳了华夏。
她为殷王行事卜吉凶;她为四方臣服战沙场。她,母仪天下,关系着一代王朝命脉的延续。她,就是殷商中兴之主武丁的王后,妇好。
她为卜,令天子信服;她为后,令子民顺服;她为将,令万邦臣服。她就是殷王武丁时期,出兵最多的一次战争的最高统帅,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女将军,妇好。
她的名字曾在一万多片甲骨上出现过两百多次!她在政治、军事、祭祀、外交方面的煌煌功绩,令人叹为观止。她,是殷商王朝的神秘图腾“玄鸟”幻化的精灵。
作者孙佳在11岁时,迷上了妇好这位传奇女性,从此查阅几百万字史料,研究她的事迹。于23岁时,完成这部浓墨重彩展现妇好爱情和命运的作品。该作品于2007年第一次出版,系国内首部妇好题材的长篇历史小说。
此次再版,作者精心修订,前后增删五万余字。修订版在史实上,更为接近那个风云跌宕的殷商王朝;在情感上,更为贴近那场尘封三千年的旷古情殇;在文本上,《玄鸟(妇好传)》不啻是一部礼赞妇好的荡气回肠的巾帼史诗。

作者简介

孙佳,80后。记者、编辑。出版历史小说、散文作品多部。另著有长篇传记小说《仓央嘉措》。

目录

楔子
第一部初相见,命运显
第二部家仇国恨,情丝惹牵
第三部生别离,君在何处
第四部执子之手,一王一后
第五部女将军不知宫中事
第六部心渐老,归途渐远
第七部木槿花开似当年
后传
后记历史与传奇

经典语录及文摘

从十一岁起,我就深深迷恋上一个人——妇好。
第一次知道她的事迹,是在初一年级的历史书上。那是一幅描绘有妇好墓出土文物的图画,下面的注释小字简单地记载着她的故事:妇好,商王武丁的妻子,是当时的一名女战将。
我久久地看着这句话,一时间竞呆住了。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生活在三千年前的她,又有着怎样的传奇?
于是,我不断翻阅史料,想寻觅她消失的身影。在那个网络未普及的时代,那些为数不多的资料都注重描写她华美的陪葬品与显赫的战功,关于她个人生活的记载却寥寥无几。
从那天起,我就对自己说,我要写出她的故事。
终于,在十二年后,我整理完百万字的资料,也完成了这个故事。
查阅资料与酝酿故事的过程中,妇好在我心中渐渐鲜明,她好像从神秘遥远的古代向我走来,悄然一笑,然后又静静离去。
首先,让我们来认识历史中的妇好。
在YHl27甲骨窖穴出土的一万多片甲骨上,“妇好”竟出现两百多次。而YHl27窖穴的甲骨全是殷王子昭时期所有。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在子昭卜问的甲骨上,妇好是个怎样的人:
她多次带领大军,响应殷王的号令征伐,北讨土方族,东南攻伐夷国,西南打败巴军,为殷商王朝的开疆拓土立下汗马功劳。子昭对她十分宠爱,甚至授予她独立的封邑——好邑,而且亲自出城迎接远征归来的她。
“辛巳卜,登妇好三千,登旅万,呼伐羌。”这是甲骨文中所记载的,子昭时期出兵最多的一次战争,而这次战争的最高统帅就是妇好。
在这些战争中,沚割与侯告一直是她的部将,望乘则是子昭的部将。在攻伐夷国的过程中,妇好聪明过人地用到了“象阵”。在反击强敌土方时,她是一战取胜。她还和子昭一起出征,使攻伐巴方成为中国战争史上有史料记载的第一次伏击战。
同时,妇好还是殷朝的高级卜官,曾多次主持各种类型和名目的祭祀与占卜活动。
之后,学者又发现了另一个妇好。有些卜辞显示她与子昭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她怀上了子昭的孩子,子昭不断卜问这个孩子是男是女。而且,她生病后,子昭三番五次地询问上天她是否能恢复健康。此时,妇好是子昭三位王后中的一个。
甲骨文中是这样提到的:“贞妇好有子。贞祝于母庚。”“妇好有子。四月。”“妇好毋其有子。”“丁酉卜,宾,贞妇好有受生。王占日:吉,其有受生。”“贞妇好娩,不其嘉。王占曰:口,不嘉,其嘉,不吉。于口若兹乃死。”……
而关于她三十三岁就离世的死因,甲骨文中提到:“贞妇好息惟出疾。贞妇好口大疾延艰死。”“贞妇好娩嘉。王占曰:其惟丁娩嘉;其惟庚娩,勿吉;三旬又一日甲寅娩,不嘉惟女。三旬又一日甲寅允不嘉惟女。”
由此看来,使妇好离开人世的原因可能是战争中的旧伤复发,也可能是高龄难产。
历史上,妇好与子昭生育了三子一女,留下名字的只有孝己,即被称为祖己的子渔一人,另外两个儿子可能夭折在襁褓时期。那她难产的女儿又是谁呢?子昭至少有两个女儿担任过殷商的官员,并且像妇好那样拥有自己的封邑,她们就是子妥和子媚,即子妥鼎与子媚鼎的主人。谁是妇好的女儿?或者除了子妥和子媚外,还另有其人?
接着,学者们又发现妇好离开了子昭。子昭在卜辞中反复询问:“贞妇好有取不?”结果是妇好再嫁了,而且一嫁就嫁给了子昭之前的三位殷商君王——祖乙、大甲、成汤。妇好怎么会在数百年的时间里嫁给四位商王?
于是,妇好成了一个谜,就是最权威的甲骨文学者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由于妇好从没出现在任何史书中,对她的研究看来也只能山穷水尽了。
直到1976年,妇好的坟墓在河南安阳小屯村西北约一百米处,也就是当时的殷朝王宫宗庙区被发现后,人们才确认历史上真正有过这个传奇女子。
由于年代久远,墓室又多处进水,墓主的遗骸几乎消失殆尽,人们只能从陪葬品上判断其性别。
这个完好无损的坟墓中有一对象征财富与权力的司母辛大方鼎。这是王后才会拥有的鼎,它们在目前出土的青铜器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司母戊大方鼎,由此可见墓主无疑是王族成员。出土酒器十五种、一百五十六件,由此可想象墓主生前一定性情豪爽,善于应酬。出土玉器七百多件,这些价值不菲的玉器大都来自新疆。出土贝币六千八百八十枚,这些贝壳大都来自台湾、海南及更遥远的海域。出土铜镜四面,它们是目前所知的我国最早的镜子……种种迹象表明,墓主是一位贵族女子。
但接下来出土的是四件铜钺,还有大量兵器。这种大型的铜制虎钺通常是由殷王亲自授予战功赫赫的将军,它象征着统帅的威仪。其中的两件铜钺无论是重量还是长度,都堪称中国青铜钺之最。由此观之,这应该是一位将军的墓地。莫非,墓主又成了男人?
在对所有出土文物洗刷清理后,考古人员发现几乎每件青铜器与玉器上都刻着同样的名字——妇好。
而妇好,正是那位因甲骨卜辞而闻名天下的武丁之后。
现在,剩下的疑问只有:为什么她在三百年间嫁给了四位殷商君王?
历史学家最终猜测:由于妇好先于子昭去世,子昭对她情深意笃,希望她在阴间过得幸福,受到先祖庇佑,因此按照殷商习惯,以冥婚的方式将她嫁给三位先王,让先王的英灵保护她的灵魂。人们从妇好陪葬品中的嫁妆猜测,她嫁给子昭之前的身份应是殷商下属国或周边母系部落的首领或首领之女,她母族的标志是“亚形中画兕形”。甚至关于她的名字也有多种说法,有人认为“妇”是族名,“好”是私名;也有人认为“妇”是对殷王妻室的统称,她另从子昭那里得到封土人名,受名为“好”,尊称为“妇好”或“后妇好”;还有人认为“好者,巧也”,她的名字应该是“巧”……
从这些资料我们可以看到,妇好墓是唯一能与甲骨文相互印证、纪年确切、墓藏丰富、墓主姓名明确的殷商王室大墓。妇好是殷商“中兴之主”子昭的王后,是甲骨文中最伟大君王的最优秀的妻子。
为叙述方便,我就将她称为“妇好”,她的身份也改为冀州侯之女,而且提前了历史上那些重大的战争。
现在,让我们再来认识历史上的子昭,也就是年号为武丁,庙号为高宗的第二十二代殷王。
历史上,子昭自幼在民间长大,与平民一同劳作,得以了解民众疾苦和稼穑艰辛。继位后,他勤于政事,任用奴隶出身的傅说等贤能之人辅政,励精图治,使殷朝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得到空前发展。
史载,子昭有妻妾六十四人,先后立过三位王后,第一位就是妇好。妇好死后,子昭另立新后妣癸,但他仍然思念死去的妇好,对新后百般冷落,最后妣癸在抑郁中病故。接着,他立了第三位王后妣戊。
妣戊,就是历史上的妇姘。她是殷商诸侯国井的首领井伯之女,为子昭诞下幼子子载(即祖甲),并一心要使子载继承王位。于是,她不断在子昭面前中伤储君——妇好的儿子子渔(即孝己)。由于这时子昭已年老多病,便受到蒙蔽,不但日渐疏远子渔,甚至禁止子渔祭拜自己的生母妇好。最后,子渔在忧愤中了结自己的生命。
今本《竹书纪年》上记载:“二十五年,王子孝己卒于野。”《尸子》上称:“殷高宗之子曰孝己。其母早死,高宗惑后妻言,放之而死。”
子渔已死,子载的地位本能巩固,但他不想靠母亲的帮助登上王位,便在宣布他是继承人的当夜潜逃出宫。年老的子昭大受打击,终于一病不起。子载至父亲逝世、二兄子曜(即祖庚)继位后才回宫。子曜被他这种大义的行为所感动,便立他为王位继承人。子载即位为王,年号为祖甲。《史记·殷本纪》上称:“帝祖庚崩,弟祖甲立,是为帝甲。帝甲淫乱,殷复衰。”
事实上,子昭——这位殷商历史上最有名的三位君主之一,在他的晚年也陷入重重困境中。虽然殷朝在他在位期间得以繁荣振兴,但他的儿子子画却在封邑谋反,最后被带兵讨伐的殷将师般杀死。和所有的君王一样,子昭也成为高高王权下的一件可悲的祭品。
子昭离开人世后,奇怪的是,他的后人并没将妇好的遗体移入大墓与他合葬,而是单独地保留妇好的墓穴,甚至祭祀祖先时也单独为妇好举行典礼。第三位王后妇姘却进入合葬区,而且,她那被盗窃过的坟墓中所剩的陪葬品,种类和数量都超过妇好墓中陪葬品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有些历史我们已无从考证,我在搜集妇好的资料时,积攒了几个疑问:
一、今本《竹书纪年》上记载:“小乙六年,命世子武丁居于河,学于甘盘。”小乙为何要让儿子子昭离开王宫?真是为了磨炼他吗?还是有别的原因?子昭在民间的生活又是怎样?
二、子渔真的是忧愤至死?其中没有第三任王后妇姘的阴谋?另外,他为何与自己的父亲决裂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三、年轻的子载为何要放弃王位,潜逃出宫?如果他真是不愿踏着子渔的血走上宝座,那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何历史上对他的记载却是荒淫好色?
四、史载子昭的伯父盘庚只有一子,因父死时年幼,故未参与夺权。王位被先后传给子昭的叔父小辛和父亲小乙。这个历史上只提了小小一笔的殷朝王子,真的心甘情愿地看到叔父们与堂弟先后即位吗?
五、作为子昭最爱的女子,妇好为什么没有和丈夫合葬?是因为子昭和她的感情破裂了,消失了,还是她拒绝和子昭葬在一起?
这些疑问一直找不到答案,我便在这段历史的基础上虚构了许多故事。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鬼方。
鬼方是商周时居于我国北方与西北方的少数民族,见于甲骨、金文及《易经》《诗经》等古籍。它主要分布在今山西、河北南部,势力西及陇山和渭水流域的支流泾水、洛水一带,经营畜牧业,善养马。远自商周,下至春秋,它与中原一些王国都有战争,但亦有交往,并互通婚姻,周以后不见于记载。
关于殷朝与鬼方的战争,今本《竹书纪年》上记载:“三十二年,伐鬼方。”“三十四年,王师克鬼方。”《易·下经》记载:“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
三年,比起中原对其他部落和方国的征服时间来,这是多么漫长!
要知道,在强大无比的殷朝的统治下,几乎所有的部落和方国都争先恐后地对中原俯首称臣。是什么样的信念与勇气支持鬼方这个民族不断地抗争,直到完全被子昭的军队攻克,近万人被杀,十来万人被俘,整个国家都消失在历史里?
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鬼方日后竞发展成为匈奴,那个长弓善射、能征好战的剽悍民族,那个给汉朝带来多次威胁的强大部落,那个有着阿提拉王这样传奇人物的神秘国家!
顷刻之间,鬼方的形象一下子立体起来!
甲骨卜辞载:“鬼方易”,即鬼方向远方逃走或迁走。史载,鬼方后来居匈奴北和康居北。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经我国、苏联、蒙古的考古发掘及研究工作,证明鬼方迁到南西伯利亚,东起贝加尔湖,西至巴尔喀什湖一带。春秋时,人们称这部分人作赤狄,其后,他们又以丁零的名字出现在史籍中。
我以匈奴人的形象为原型,创作了那个灿烂如草原上的骄阳一般的男子——成燧,也提前了殷朝讨伐鬼方这场声势浩大的战争。
甲骨文中所记载的光辉人物都已一一离去,历史也如同波澜壮阔的黄河滚滚向前,它带走一切悲欢离合,带走一切恩怨爱恨,也带走了那个被玄鸟所创建的古老王朝。
那个美丽聪慧又勇敢坚强的妇好,那个被王权一点点吞噬了真诚与善良的子昭,那个热情奔放而深情厚谊的成燧,那个温柔羞涩且惹人怜爱的朱燕婉,还有那些无数曾有着难忘爱恨和精彩故事的男男女女,都已失去了他们那鲜亮无比的身影。只有那无处不在的风儿,依旧用它亘古不变的神秘语言,不断地讲述那些失落的记忆,不断地吟唱这段苍老的历史……
三千年前的历史与传奇终于讲完了,当我们来到今日的河南安阳,也就是当时的殷朝都城时,在那和煦的春风中闭上眼睛,让思绪穿越浩瀚时空,仿佛依稀可见那个骑在骊戎文马上的俏丽身影。
她,就是妇好。
孙佳
2005年8月
全书修改定稿于2016年8月

少女目不转睛地盯着骊戎文马,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为什么父亲规定比赛只能让男子参加……”
随从中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连忙解释:“冀州侯的意思是,男子参赛更能显出威仪,而女子参赛,未免不雅……”少女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沚割,你身为我父亲的得力手下,怎么变得如此啰唆?”
面对斥责,沚割讷讷地低下了头。少女看了看矮小的沚割,眼睛一亮:“沚割,我们来换衣服吧。”
“啊?”沚割吃了一惊,他猜不透这个顽皮的小主人又要玩什么花样。
少女看了满脸疑惑的沚割一眼:“因为,那匹马,我得要回来。”
这场几乎使安泽城万人空巷的射箭比赛,也吸引了两个路过此地的外乡人。
那是两个身着皮毛衣饰、骑玄黑马的披发男子。两人高大的身材、古铜色的皮肤,以及左脸颧骨处的朱红刺青,已清楚标明了他们的国家——位于殷北面的鬼方。
相貌威严的中年黑须男子随意地扫扫靶场的情景,便继续赶路。另一个系着黑色额带的十七八岁少年则好奇地勒住缰绳,久久不肯离去。
“成燧,别看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办!”中年男子催促。成燧回过头来,顽皮一笑:“父亲,您说我也参加这比赛怎么样?”
儿子突如其来的提议使他一惊,还没来得及出言阻止,成燧已翻身下马,大步向人群中走去,大大咧咧地嚷道:“让一让,鬼方第一神箭手来了!”
父亲气急败坏地叫道:“成燧,快回来!别闯祸!”可一眨眼工夫,儿子的身影就已消失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
“鬼方人!”“是鬼方人!”成燧的出现立即引起人们的注意,沉默观看比赛的冀州侯妇虎感到一丝不悦。
妇虎举办这次比赛,名义上是祭祀天帝,实际是想笼络民心,同时宣扬冀州威仪,所以得胜者最好是冀州本地人,不料居然有鬼方人要参加比赛。
鬼方,是北方游牧民族所建的国家,势力西起甘青草原,环绕在黄河流域以北的广大地区,东至太行山一带。该国民风强悍善战,三岁孩童就能射下天上的飞鸟,几乎每个男子都是神箭手。若这个鬼方少年取胜,岂不是和他的初衷背道而驰吗?可他在赛前已宣布参赛者不限身份和民族,事到如今,妇虎也只能暗暗祈求天帝让这个人输了。
“我要用自己的弓箭。”当士兵不情愿地将一副弓箭递给成燧时,他笑着推开了,大步向靶场左边那组参赛队伍走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士兵生气了。
成燧从后背取下弓箭,大笑道:“你们中原人的东西都是小孩的玩意儿,我们鬼方人才不用它!”
他的狂妄引发了围观人们的愤怒:“你竟敢侮辱中原人!”“快让他输,好杀杀他的威风!”“让他滚回鬼方放羊去!”
成燧不急不慢地整理弓弦,拉长了声音:“那么,有谁来向我挑战吗?”
“我来!”一名脸色白皙的青年快步走上靶场,他是冀州有名的神箭手,十岁就能射穿飞禽走兽的眼睛。他的出现引起人们的一阵欢呼,妇虎脸上也露出一丝喜色。
P8-9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玄鸟:妇好传》孙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