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芸汐传奇:风华倾天下 芥沫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芸汐传奇:风华倾天下 芥沫

基本信息

书名:《芸汐传奇:风华倾天下》
作者: 芥沫
出版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3月1日)
页数:64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50025394
ASIN:B079ZSVP77

编辑推荐

网络原名《天才小毒妃》,全新修订版
香网白金作家芥沫凭此封神
全网点击破10亿,虐到…的大女主古典言情巨作
据本书改编年度大剧《芸汐传》即将登陆,鞠婧祎领衔主演
随书附赠神秘番外

作者简介

芥沫,新锐原创文学当红作家,香网扛鼎大神。其首部作品《天才小毒妃》一经发表就引发巨大轰动,成为当年古典言情小说领军作品。芥沫笔下人物生动立体,心思缜密,情节曲折多变,善于设置悬念,有像曹雪芹一样“草蛇灰线,伏笔千里”之能。

目录

第一章 你让本王去哪里/001
第二章 你还不走/018
第三章 紧急解毒/033
第四章 私刑,不会屈服/049
第五章 偷跑,将计就计/067
第六章 救星终于来了/083
第七章 杠上宜太妃/098
第八章 坑走她的嫁妆/114
第九章 秦王有求于她/131
第十章 太子的怪病/147
第十一章 喜脉的真相/163
第十二章 药鬼求丹药/180
第十三章 结怨小师妹/197
第十四章 紧张的治疗/213
第十五章 要她当细作/229
第十六章 她的身世秘密/245
第十七章 查将军府内奸/261
第十八章 回娘家立威/278
第十九章 线索又断了/291
第二十章 韩家的口舌之争/317
第二十一章 先不打草惊蛇/323
第二十二章 本王名下的人/339
第二十三章 夜访,有惊无险/356
第二十四章 最大的嫌疑人/373
第二十五章 毒人,强悍敌手/389
第二十六章 人证和物证/401
第二十七章 他叫顾七少/414
第二十八章 毒丫头别担心/431
第二十九章 喂药,失控边缘/444
第三十章 闹上秦王府/457
第三十一章 高调,为她正名/472
第三十二章 坚信,放手一搏/489
第三十三章 求人,救你一把/505
第三十四章 你们的什么关系/521
第三十五章 本王说到做到/537
第三十六章 斗酒,麻烦不小/553
第三十七章 将计就计坑回去/570
第三十八章 认识了十年/587
第三十九章 除夕家宴出人命/603
番外(一) 择日完婚的秘密/623
番外(二) 落红白帕的秘密/628

经典语录及文摘

天宁国,帝都。
万人空巷,全城轰动。满城的百姓全都涌到永安大街看热闹。
今日,秦王殿下奉旨迎娶韩家嫡女韩云汐。
旗锣伞扇,八抬大轿,迎亲队伍长如龙;一路锣鼓唢呐,炮竹轰鸣,喜庆热闹又不失皇家的庄严威仪。
然而,比迎亲队伍更热闹的是周遭的老百姓们,他们正热火朝天地议论着这场婚事。不为别的,只因为这迎亲队伍里从头到尾都不见新郎官的身影。
新郎官不露面,这还叫迎娶吗?
议论声一度盖过了喜庆的唢呐锣鼓声,闹哄哄的一片成了这场婚礼的主旋律。
若是一般人物撞上这种事,岂不得哭死在花轿里?然而,新娘子韩芸汐却气定神闲,淡然自若。
没有新娘子的正襟危坐、紧张兮兮,她早就摘掉红盖头,慵懒地倚着。她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掀起窗帘一角,饶有兴致地看着外头的一切,仿佛自己也是个旁观者。
她是天宁国医学世家韩家的嫡女,她要嫁的人是云空大陆最负盛名的三王之一——天宁国秦王龙非夜。
…………
传言,秦王殿下不干涉朝政却是天宁国位高权重第一人,就连天徽皇帝都要让他三分;
传言,秦王殿下剑术精绝,深不可测,可以一敌百,所向披靡;
传言,秦王殿下俊美得如天上之清月,尊贵得如暗夜之神,生性冷如冰,拒人于千里之外,至今都没有女人可以入他的眼……
秦王龙非夜,那是一个神一样存在的男人!
然而,她韩芸汐却是一个废材丑女!
多年前,韩云汐的母亲天心夫人医术了得,救活了当时的皇后,也就是如今的太后。太后便下懿旨,天心夫人若得女便指婚给七皇子龙非夜,若得子便招为驸马。
无奈,韩芸汐一出生就克死亲娘,且脸上长瘤,丑若无盐;身在医学世家却长成了一个不懂医术的废材丑女,简直一无是处。
这桩婚事一拖多年,成了秦王的禁忌。偏偏前些日子秦王惹恼了皇帝,皇帝一纸令下,令他择日完婚。
忽然之间,喜乐、议论声全都戛然而止,只听外头喜婆大声惊呼:“哎呀,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大喜的日子,身为喜婆居然当街高喊不好了,明显是故意的呀。
新郎官不来就算了,喜婆还想怎么样?韩芸汐不动声色地听着。
“哎呀,错了,咱们走错路了,刚刚那个路口得右拐才对,咱们给左拐了!”喜婆那语气,就差哭天喊地了。
“我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这条路也能到秦王府。”
“就是就是,王婆婆你老糊涂了不是?大喜的日子说什么晦气话,刚刚不也是你指的左拐?”
轿夫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王喜婆却连连跺脚,“我就是老糊涂了呀!坏事了!从这里走,至少还得一个时辰,新娘子会错过吉时的!”
这话一出,瞬间全场鸦雀无声。
吉时这事,可是非常有讲究的。
半晌,一个轿夫才怯怯地问道:“那……那退回去右拐吧?”
“说的什么话?”喜婆狠狠跺脚,脸上厚厚的脂粉因生气都裂开了,“新娘子不能回头的,更不能走回头路,你这是诅咒新娘子被休回去吗?”
这话,让轿夫哑口无言了。
听了王喜婆的话,韩芸汐在轿子里连连翻白眼,这个喜婆是秦王府派来的,这么做明显是故意要让她迟到。
也不知道这一计是秦王府的太妃娘娘还是秦王殿下本人想出来的。还没进门呢,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真是绝了。若误了吉时,日后秦王府要有什么不吉利的事情,还不都得推卸到她头上来?
其实这一回天徽皇帝下旨,让所有人都意外,包括韩芸汐自己。
若是可以,她也不想嫁。
可不嫁,正好让秦王府的某些人称心如意,她自己则是忤逆之罪,死路一条。
看着喜婆可憎的嘴脸,韩芸汐依旧老神在在,缄默不语。
要知道,她才不像外界传说的那般愚蠢胆小,人人都可以欺负。
要知道这桩婚事好歹是太后赐婚,皇帝责令,她倒要瞧瞧秦王府最后能拿她怎么样。
外头,媒婆和轿夫商量了许久,最后只能继续往前赶路,四个轿夫不要命地跑,把韩芸汐颠得够呛。
但是,最终还是错过了吉时,足足迟到了半个时辰。
秦王府一丈高的气派大门紧紧关着,就连侧门也全都关上,门口围满了京城百姓,早就指指点点议论开了。
“听说韩芸汐可丑了,怪不得秦王连露个脸都不乐意。”
“呵呵,连天下第一美人都想着嫁入秦王府,韩芸汐算什么?我看就算进去了,她也是守空房的命。”
“还别说,人家面子大着呢,迟了半个时辰才来。哎哟,等得我这腿都酸了!”
韩芸汐满不在意,她一边摩挲着脸颊上的瘤,一边透过窗帘缝隙看出去,只见秦王府大门口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一点喜庆的装饰。如果不是花轿临门,谁都看不出来秦王府今日娶亲。
冷冷清清的场子无疑是在告诉韩芸汐,她是不受欢迎的,送上门来人家都不要。
王喜婆正在敲门,没敢用力只轻轻地敲,半晌,大门没动静,侧门却开了,一个老守门奴站在门内,没走出来的意思。
王喜婆连忙跑过去,很有职业素养,欢天喜地笑得特喜庆,“新娘子到啦!新娘子到啦!”
谁知,那老奴才只瞥了花轿几眼,不屑道:“太妃有令,误了吉时,明日再来!”
说罢,“啪”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明日再来?
原来这就是误了吉时的后果,果然没有最绝的,只有更绝的!
周遭先是一片寂静,随即便爆发出一阵阵大笑。
…………
周遭的看客们都笑抽了,就连送亲队伍里不少人也忍不住笑出声,任谁都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
花轿里,气定神闲的韩芸汐终于缓缓地眯起了双眸。
秦王府,欺人太甚!
王喜婆灰溜溜地走回来,唉声叹气道:“哎呀,太晦气了,我当喜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回去回去,赶紧回去!”
闹了大半天,就这样回去?
就在轿夫重新抬起轿子的时候,韩芸汐厉喝了一声:“等等!”
呃……
谁说话?
众人停住,四下张望,找不到说话的人。
“王婆婆,劳烦你去问问,明日几时来?”韩芸汐再次开口,语气平静却透着一股不容违逆的威严,声音不大,却让周遭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花轿,这真是韩芸汐在说话吗?这种情况下,她不是该偷偷哭了吗?居然还敢说话,而且还说得那么大声?
“王婆婆,你还愣着做甚?难道要本小姐追究你带错路的责任吗?”韩芸汐骤然厉声。
王婆婆始料未及,吓了一大跳!带错路是太妃交代的,秦王府自然不会追究她,但是,韩家真追究起来,她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呀,到那个时候,太妃才不会保她呢。
韩家这个生性胆怯、任打任骂的臭丫头怎么突然变厉害了?
王婆婆也顾不上那么多,急急就应道:“是是!大小姐稍候。”
“咚咚咚!”这会儿敲门可不温柔了。
还是那个老门奴开的侧门,“干吗呢,让你们明日再来,没听明白吗?”
“新娘子问明日几时呢!劳烦通报一下太妃。”王婆婆好声好气地求。
老门奴诧异了,这新娘子有点意思,“等着吧。”
王府的后花园亭子里,宜太妃正和几个诰命夫人搓麻将,全然没把娶儿媳这件事放心上。
皇帝亲政后,先皇的几位太妃死的死,守陵的守陵,就这宜太妃母凭子贵,没人敢动,连太后都对她礼让三分,三年前她嫌皇宫住得闷,搬到王府和儿子住。
侍女猫着腰过来,低着头在她耳畔禀报:“主子,新娘子问明日几时来?”
宜太妃正在下牌的手一僵,转头看来,“你说谁问的?”
“新……新娘子。”侍女还是压低声音回答。
“胆子不小呀!”宜太妃纳闷了,只是忙着打牌也没放心上,随口说了句,“还是巳时。”
问清楚时间又怎么样?明日来,还得让她迟到。
“巳时。”王喜婆把话带到花轿前。
谁知韩芸汐冷冷地给了三个字,“原地等。”
周遭不少人都意识到这位韩小姐的不对劲,王喜婆却还没头没脑的,大叫起来,“新娘子不能这样啊,咱们不能堵人家的门不是?会被人笑话的,不成不成,没有这个理呀!哪有到人家大门口来等嫁的?”
“是你说不走回头路的,怎么,你要诅咒我被休回娘家吗?”韩芸汐冷声质问。
这不是王喜婆刚刚说的话吗?王喜婆语塞了。
“等不了的可以走,回了韩家拿不到工钱别找我。”韩芸汐好心提醒。
众人面面相觑,越发觉得新娘子厉害,谁也不敢走,只能原地坐下,和新娘子一起等。
王喜婆见状,孤掌难鸣,也只能在轿边坐下来,她忍不住想掀起垂帘瞧瞧新娘子的样子,真像传闻中那样奇丑无比、胆小自卑吗?不会是换人了吧?
迟疑了片刻,王喜婆怯怯地伸出手去。
王喜婆刚掀起垂帘一角,韩芸汐就一脚踩住她的手,阴沉沉问:“吉时未到,你要请我下轿了吗?”
“不不!我……我不小心的不小心的!”王喜婆连解释,忍着疼不敢叫。
韩芸汐这才放开她,优雅地缩回脚,慵懒地倚在轿中。八抬大轿宽敞舒服,正好能让她睡个觉。
她才不会那么笨真回去明日再来,如果真回去了,明天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耽误吉时呢。
秦王府碍于皇命不敢不娶,却可以整出很多幺蛾子拖延,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虽然不想嫁,但是她知道,秦王府这个大门她必须进,否则,到了最后,宫里头怪罪下来,她会被推出去当替死鬼。
秦王娶亲立正妃已经是轰动全城的事情了,她在秦王府大门口这么一等,事情必定会传到宫里去的,只要宫里一关注,明日吉时秦王府再不乐意都得给她开大门!否则秦王就是抗旨了。
思及此,韩芸汐挪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安心心地睡了。
此时,养尊处优的宜太妃已经没了平素的闲适,匆忙忙亲自赶到秦王府侧门,透过门缝看出去,见外头一片喜庆的红,那保养有素的脸马上阴了。
“母妃,韩芸汐这个女人好奇怪呀,外头说她胆子小,怎么今日就这么大胆了?刚刚宫里派人来问怎么回事呢。”慕容宛如一脸担忧地说道。
她是宜太妃收养的义女,温婉贤惠,逆来顺受,自小伺候宜太妃,比亲女儿还贴心,一句“母妃”足见她在秦王府的地位。
“这个丑八怪,跟本宫斗到家门口来了?”宜太妃阴险地眯眼,手指往脖子轻轻一划,示意慕容宛如把人解决掉。
慕容宛如面露恐慌,“母妃!人死在咱们家门口,多不吉利,万一皇上怪罪到殿下头上?”
秦王府门周遭也是有防卫的,人死在大门口确实说不过去,何况,这件事全帝都都关注着呢。
宜太妃不笨,冷静一想就明白这个道理,“好啊,所以她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啧啧啧,这个丑八怪心机怎么这么重?”
“母妃,现在怎么办?明天吉时一到,咱们是开门还是不开门?”慕容宛如无奈地问。
“哼,这么想进这个大门是吧?就让她进来,本宫倒要看看她能待多久!”
宜太妃可不好惹,在守卫森严的秦王府里就算再天大的事,都是传不出去的。
慕容宛如一脸无奈地点头,眼底却闪过了一抹得意。
她早就盼着韩芸汐进门了,宜太妃有意将她许给秦王,可惜她出身卑微永远当不上正妃,只能屈居侧妃,她最怕的便是秦王正妃的位置被有权势之人夺了,她斗不过。
韩芸汐这么个破相的女人,不过是皇上用来羞辱秦王的工具,只会让秦王和母妃厌恶唾弃,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而太后钦点的秦王正妃,即便是死了,位置都必须空着,如此一来,最适她意。
慕容宛如心情不错,挽着宜太妃的手,小心翼翼地陪着走。
“哎,太后要把你赐给非夜,我这辈子也算心愿已了喽。”宜太妃轻轻拍着慕容宛如的手,十分惋惜。
“母妃,宛如只想一辈子伺候您。”慕容宛如连忙表态。
“当本宫的媳妇也能一辈子伺候嘛,平素没事的话,多往秦王书房里去,懂吗?”宜太妃笑道。
慕容宛如羞红了脸,低着头,人见犹怜,宜太妃见状更喜欢了。
“母后,秦王晚上该回来了吧,要不明日谁踢轿门呢?”慕容宛如又问。
“没人踢正好,她就继续待在轿子里等呗。”宜太妃语气随意得像是在讨论天气。

天都黑了,韩芸汐还在沉睡,天晓得这副身体有多疲惫呀。
然而,意识深处,她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嘟嘟嘟,嘟嘟嘟。”
韩芸汐立马睁眼。这个声音不正是她那个解毒系统发出的警告吗?
这是她带来的异世的宝物,可以检测到毒素存在,自行调配出解药,储存药材。
“嘟”声似于“毒”,这是在提醒她附近有毒。
韩芸汐之前就怀疑自己脸上的瘤是毒素沉淀而成,如今解毒系统这么提醒,就一定是了。
她闭眼尝试用意识打开解毒系统,查看了里头的备货,发现药材和一些医用小工具还是很充裕的。
韩芸汐往外头看了一眼,见众人都在瞌睡,确定暂时不会有人打扰她,便取出随身携带的金针,开始处理自己脸上的毒瘤。
本想采些毒瘤里的血液放入解毒系统里检测的,没想到这毒液被她一嗅就确定是什么毒了。
这种毒素叫葡萄球,算是常见的毁容毒素,有点能耐的毒师都能化解。没想到堂堂医学世家韩家,居然任由女儿遭这份罪,也没人帮她解毒。
这毒,必定是有人故意下的!
韩家是吧,这笔账她记下了。
医者不自医是有道理的,虽然解这个毒简单,可毒在韩芸汐脸上却有些麻烦,她只能摸黑进行,放毒血,清毒素,配药敷药,折腾了足足一小时才全部搞定。
把东西收拾好,韩芸汐重新盖上喜帕,冲外头喊了声:“王喜婆,我饿了,弄碗面来。”
王喜婆守了一天,没见秦王府赶人,心知肚明其中利害关系,也不敢再得罪韩芸汐,立马就去买。
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面递进去,掩盖了药味,韩芸汐让王喜婆退下,这才揭下盖头来,大快朵颐。
此时,不远处高楼上,韩芸汐的准夫君,秦王龙非夜负手身后,凭栏而立,正远远地看着这一幕。
看不到他的正脸,只见那身姿颀长英挺,伟岸如山,一袭黑衣劲装,神秘、威严,散发着狂妄霸气。他就如同夜之神祇,高高在上,睥睨苍生。
“殿下,调查清楚了,轿子里的女人确实是韩芸汐,王喜婆是太妃的人。”近身侍卫楚西风恭敬禀告。
“宫里什么情况?”他的声音冰冷、低沉。
“传遍了,不少人私下还打赌,赌她明天能不能进门。”楚西风如实回答。
龙非夜这才转身过来,俊朗冷硬的相貌似天工雕刻,俊得人神共愤,灯火照在他冷若冰霜的脸上,却怎么也照不进他那双黝黑深邃的眼,那是一泓寒潭,一个深不见底的谜。
“本王也好奇她进不进得来。”龙非夜冷冷地说着,踏空而行,往背离秦王府的方向去。
楚西风愣了。殿下竟也会有这等好奇心,他不是一直拒绝听到跟韩芸汐有关的任何事吗?
明天的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吗?
翌日一大早,秦王府门口就人满为患,韩芸汐一定不知道,不管是宫里还是宫外,至少有三十个大庄家,就她今日能不能进秦王府大门这件事开了赌局,下注之人多达数千。
喜乐声还没起,周遭人声鼎沸就够热闹的了。
韩芸汐都不用担心睡过头,直接被吵醒了。她处理掉药渣,轻轻抚摸脸颊。原本一片毒瘤的地方早已光滑平坦,细腻温润。
可惜没有镜子,否则韩芸汐就能见一见自己现在的模样了。她想,即便不美,没了毒瘤至少也不再是丑女了吧?也不知道秦王殿下会不会因此不那么讨厌她,少为难她一些。
韩芸汐从解毒系统取了几颗防身毒药放身上,又取了纱布将匕首和金针绑在手臂上备用。随后她盖上喜帕,端坐轿中闭目养神,等待吉时到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即便是婚期的第二日,依旧引得帝都万人空巷,就连韩家的人也乔装打扮,混迹在人群里想看个究竟。
终于,吉时到了!
“吱呀……”
随着秦王府大门打开的声音,嘈杂的大门口立马安静下来,谁都不敢出声。
秦王府并没有耍赖,大大方方把正大门打开了,可是,却不见新郎官出来,就连一个迎亲的人也没有,只有守门奴老刘走出来,站在门边。
这是……几个意思?
新郎官好歹得来踢一踢轿门,新娘子才能下轿不是?
这情形,让原本寂静的大门口陷入一片死寂,众人不约而同盯着花轿看,不管是赌新娘子能进门的人,还是赌新娘子不能进门的人,全都紧张万分,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混迹其中的几个韩家人都忍不住在心里痛骂起韩芸汐,虽然嫁入秦王府是高攀,却也不带这么自找羞辱的呀!
王喜婆眼底藏着冷笑,就是不说话,让场面陷入尴尬,等着吉时过去。
可谁知,突然“嘭”的一声,轿子门从里头被踹开来,韩芸汐凤冠霞帔,红喜罩头,落落大方走下轿子。
她身材不高,偏清瘦,喜服并不合身。可她挺直了腰杆,高昂脑袋,这么一站,自有一番风骨,令人一看就移不开眼。
“吉时到了,喜乐怎么不吹打起来?”她大声问道。
这话一出,众人才回过神来,弄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天啊,新娘子居然自己踹门下轿了,怎么能这样,这不合规矩啊!
“你这个女人真太不要脸了,居然自己下来,嫁不出去硬上门吧,犯贱啊!”
人群里,突然有人破口大骂。
周遭的附和声四起,犯贱,不要脸,甚至连妓女的字眼都骂出来了。
韩芸汐也是人呀,还是个女人。
她也觉得自己很不要脸,可是,除了这样做她还能怎样,被困在轿子里等明日的吉时吗?她等得到吗?
皇上不过是和秦王赌气,才责令他娶妻,事情真闹大了,皇上还能把秦王怎么样?最后,各种错只会落在她身上。
她死了,婚约自然就没了。
心头掠过一抹辛酸,韩芸汐还是振作了起来,活下去才是王道。
谩骂声中,韩芸汐大声质问:“这本该是秦王做的,可秦王太忙来不了,我只能代劳。你们的意思是我犯贱是秦王导致的喽?”
这话一出,全场立马炸开了锅。
“韩芸汐,你颠倒是非,血口喷人!秦王才不想娶你呢!”
“就是,你真当秦王愿意娶你呀!你自小到大都没照过镜子吗?不知道自己长什么鸟样?”
韩芸汐止步,转身面向声音来源,身子骨瘦弱,声音却底气十足,“太后指婚,皇上责令本月完婚,你们说秦王不想娶我,那秦王岂不违背皇命,阳奉阴违?哪些人说的,都给我站出来!”
话音一落,全场瞬间寂静了,刚刚那几个人吓得脸都青了,瞠目结舌,再也说不出话来,而周遭众人也无人敢再议论,诽谤秦王的事,谁敢做呀?
众人闭嘴,一片安静,韩芸汐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鼓劲,她骄傲地扯着嗓子大声道:“喜乐,响起来!”
两队礼乐师谁都不敢耽搁,连忙站好队形,开始吹奏,锣鼓笙箫加唢呐,欢天喜地吹起来,说有多欢庆就有多欢庆。
韩芸汐抬起手,王喜婆连忙就上前扶,新娘子都下轿了,众目睽睽之下她不扶进去,就全是她的错呀!
于是,在数百人目瞪口呆中,韩芸汐挺直了腰杆,一步一步登上秦王府门口高高的台阶,一步一步走得特别优雅,似漫天的风华都被她一个人占了去,尊贵不可侵犯。
这让不少人都忘了,她本是个丑女。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芸汐传奇:风华倾天下 芥沫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