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它》 斯蒂芬·金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它》 斯蒂芬·金

基本信息

书名:《它》
外文书名:It
作者: 斯蒂芬·金
穆卓芸(译者)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3月1日)
页数:101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40479503
ASIN:B06W531VDM
版权:中南博集天卷

编辑推荐

写给每个曾经当过孩子的大人
童年自有其甜蜜之谜,确认了死亡的真实,界定了勇气与爱。
往前看也得往后看,每个生命都在仿效永恒,犹如转轮

惊悚小说王者中的王者斯蒂芬·金长盛不衰之作
作品全球销量超过3.5亿册

美国影视业孜孜以求的故事贩卖机
华纳兄弟改编的同名电影定于2017年9月上映

媒体书评

无可争议的惊悚小说之王。
——《时代》周刊
《它》是美国文学的一座里程碑。
——《芝加哥太阳报》
你一定会被征服。人物如此真实,你会觉得是在读自己的故事。最好在光线明亮的房间读这本书。
——《洛杉矶时报》
引人入胜的恐怖版《奥德赛》。金下笔有如神灵附体,他从不欺骗读者,总是全力以赴。
——《华盛顿邮报》
一部庞大的史诗。不断累积的悬疑令人无法呼吸。金是极会讲故事的人。我想象他像是被神灵附体,在冒烟的文字处理器前舞蹈,捕捉最恰当的句子节奏,像奏出强力和弦的摇滚乐手那样敲下震惊和恐惧。
——《洛杉矶先驱考察家报》
恐怖小说巨著……只要看过前几页,你就再也没有办法放下。
——《圣路易斯邮报》
一本可怕的书……一趟噩梦过山车……《它》写出了我们所有人心底对怪物挥之不去的恐惧。
——《旧金山纪事报》
金最具野心的作品……你能感受到他写下那些句子时沸腾的思绪。
——《圣何塞信使报》

作者简介

斯蒂芬·金
1947年生于美国缅因州波特兰市,后在缅因州州立大学学习英语文学。1973年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魔女嘉莉》,随即大获成功。迄今已出版四十多部长篇小说和两百多篇短篇小说,代表作有《肖申克的救赎》《绿里奇迹》《它》《重生》《守夜》《黑暗塔》系列等,被《时代》周刊誉为“无可争议的惊悚小说之王”。有超过百部影视作品取材或改编自他的小说。2003年获美国国家图书基金会颁发的“杰出贡献奖”,2004年获“世界奇幻文学奖”的“终身成就奖”,2007年获美国推理作家协会“爱伦·坡奖”的“大师奖”。
《它》于1986年在美国出版,迄今已逾30年,魅力经久不衰,由华纳兄弟改编的同名电影将于2017年9月上映。

目录

《它(上)》目录:
第一部过往的影子
第一章洪水之后(一九五七)
第二章节庆之后(一九八四)
第三章六通电话(一九八五)
德里:插曲之一
第二部一九五八年六月
第四章本·汉斯科姆摔了一跤
第五章威廉·邓布洛打击魔鬼(一)
第六章失踪者之一:一九五八年夏天纪事
第七章荒原上的水坝
第八章乔治的房间和内波特街的房子
第九章清洗
德里:插曲之二
第三部长大后
第十章重聚
第十一章旧地重游
第十二章三位不速之客
德里:插曲之三
第四部一九五八年七月
第十三章末日大战
第十四章相簿
第十五章烟洞
第十六章埃迪的骨折
第十七章另一个失踪者:帕特里克·霍克斯泰特之死
第十八章牛眼弹弓
德里:插曲之四
第五部除魔仪式
第十九章守候之夜
第二十章循环终结
第二十一章城镇地底
第二十二章除魔仪式
第二十三章逃出
德里:最后的插曲
尾声:威廉·邓布洛打击魔鬼(二)
……
《它(下)》

经典语录及文摘

我记得恐惧始于一只在大雨灌满的水沟里漂浮的小纸船。噩梦持续了二十八年才结束——谁晓得是不是真的结束了。
船是报纸做的,在水沟里起伏摇摆,时而回正,勇敢地闯过危险的漩涡,沿着威奇汉街驶向杰克逊街口的红绿灯。一九五七年秋天的这个午后,四向红绿灯有三个是黑的,屋子里也是漆黑一片。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周,两天前开始起风,德里镇大部分地方的电力从那时就断了,到现在还没恢复。
一个穿着黄雨衣、红雨鞋的小男孩兴冲冲地跟着小船往前跑。雨还没停,不过总算变小了。雨水打在雨衣的黄帽子上,发出落在单坡屋顶时那种清脆的声响。男孩听着,觉得很悦耳,甚至很亲切。男孩名叫乔治?邓布洛,那年六岁。他哥哥叫威廉,德里小学的学生都叫他结巴威,连老师都知道,只是他们不会当着威廉的面这么叫他。威廉感冒在家,赶上那波恶性流感的孩子只剩他还没好了。一九五七年那个秋天,距离真正的恐慌开始还有八个月,离最后的对决还有二十八年。结巴威十岁。
乔治追的船是威廉做的。他坐在床上折纸船,背后靠着一堆枕头,母亲在起居室用钢琴弹奏《致爱丽丝》,大雨不停扫过他卧房的窗户。
沿着威奇汉街往故障的红绿灯走大约四分之三条街,就会看见几只熏火盆和四个橘色锯木架挡住了马路,每个木架上都用模板喷了几个字:德里公共工程处。木架后方,雨水漫出水沟,沟里卡着树枝、石块和一坨坨烂掉的叶子。雨水试探似的摸上柏油路边,随即贪婪地占据整个路面——大雨下到第三天就这样了。第四天中午,大块大块的路面开始漂在杰克逊和威奇汉街口,有如一艘艘小船。不少德里镇居民紧张地开起了玩笑,说该造挪亚方舟了。公共工程处勉强维持杰克逊街的正常通行,威奇汉街已经没救了,从锯木架一直到镇中心都无法通行。
不过,所有人都认为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坎都斯齐格河在“荒原”那一段水面已经低于河岸,离运河的水泥堤防顶端也有十几厘米。堤防牢牢看守着河水,引导它通过镇中心。一群男人正在移除他们前一天仓促堆好的沙包,乔治和威廉的父亲扎克?邓布洛也在其中。昨天,洪灾和巨额损失似乎在所难免。这种事之前也发生过—— 一九三一年的洪水就是一场灾难,夺去了数百万美元和将近二十条人命。虽然是陈年往事,但记得的在世者依然不少,够把剩下的人吓得胆战心惊。其中一名罹难者在往东四十公里的巴克斯波特被发现,鱼啃掉了那个可怜的人的两只眼睛、三根手指和阴茎,左脚也所剩无几。被发现时,他的双手还紧紧抓着福特轿车的方向盘。
不过,河水既然退了,只要新的班戈水坝在上游发挥作用,威胁就消失了。起码扎克?邓布洛是这么说的。他是班戈水力发电公司的员工。至于未来——未来的洪水是未来的事,眼前的重点是渡过这次危机,让电力恢复,然后将整件事抛到脑后,忘个干净。在德里镇,忘掉悲剧和灾难可以说是一门艺术。威廉当时还没发现这一点,但后来他就明白了。
乔治一跑过锯木架便停了下来。他脚尖前方横着一道深沟,切开了威奇汉街的柏油路面。深沟近乎一条对角线,从他所站的位置往左向坡下延伸将近十二米,尾端在街道尽头。乔治哈哈大笑,四下只有他的声音,洋溢着孩子特有的活泼。天空阴沉沉的,他是耀眼的奔跑者—— 一道暗流将他的纸船带向柏油裂隙造成的小激流里。小激流沿着斜长的裂隙开出一条水道,将他的船从威奇汉街的右边带向左边,又快又急,乔治得全力冲刺才跟得上。他的雨鞋踩在泥泞的水洼里,水花四溅,鞋扣发出悦耳的撞击声。他就这么奔向离奇的死亡,心中充满对哥哥威廉的爱,单纯又明确……爱和一丝遗憾,遗憾威廉不能同他一起亲眼见识。他回家之后当然会向哥哥描述,但他晓得自己不可能让威廉亲眼看到。如果他们互换角色,威廉的描述更能给人历历在目的感受。威廉的读写都很棒,但就算乔治年纪还小,也明白哥哥每科拿A不是光靠读和写。老师喜欢哥哥的作文也是同样。描述只是一部分,威廉还很会看。
顺流而下的小船已经解体了,不过是德里《新闻报》分类栏目的某一页,但在乔治眼中却是某部战争电影里的鱼雷快艇——他和威廉有时周六下午会到德里剧院看电影。那部电影讲的是约翰?韦恩和日本人打仗的事。纸船划过水面,水花向船头两侧飞溅。船漂到威奇汉街左侧的水沟,一道小水流忽然淹过柏油裂隙,形成颇大的漩涡,乔治感觉小船一定会被淹没。船颤巍巍地歪向一边,随即回正,乔治高声欢呼。船转了方向,加速朝街口漂去。乔治追了上去,十月的强风撼动路边的树,或红或黄的枯叶几乎落光了。今年的暴风雨特别猛烈,到处摧枯拔叶。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它》 斯蒂芬·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