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暗杀大师3:忏悔者 丹尼尔·席尔瓦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暗杀大师3:忏悔者 丹尼尔·席尔瓦

基本信息

书名:《忏悔者》
外文书名:Gabriel allon series:the confessor
作者: 丹尼尔·席尔瓦
王冬佳(译者)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5月15日)
页数:35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59416705,9787559416704
ASIN:B07CN4MWLN
版权:上海读客

编辑推荐

“暗杀大师”系列是横扫37国的重磅悬疑小说!“暗杀大师”系列的狂热粉丝已遍布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以色列、丹麦、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克罗地亚、保加利亚、巴西、韩国、泰国、越南等37个国家。“暗杀大师”系列已连续17年稳居《纽约时报》热销榜,8次摘得桂冠!Goodreads口碑爆表,好评率高达98%!“暗杀大师”是真正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英雄传说!征服亿万读者的伟大角色——“暗杀大师”加百列·艾隆,又回来了。好莱坞争抢电影改编权,作者多次拒绝,因“没人能演出暗杀大师的味道”!愿意为了什么而死,就要为了什么而活。

媒体书评

不同于一般的悬疑小说,《暗杀大师3:忏悔者》的精彩程度超出预期,让人兴奋不已。——《芝加哥论坛》

一部精彩有趣的悬疑小说,书中追查了梵蒂冈城不为人知的秘密,节奏稳定,细节到位,结尾极具讽刺意味。——《科克斯书评》

丹尼尔·席尔瓦已经可以毫无争议地与格雷厄姆·格林和约翰·勒卡雷平起平坐了。——《华盛顿人》

谜一般的加百列·艾隆是悬疑小说里极为迷人的英雄之一。——《费城问询报》

加百列·艾隆——传奇特工、杀手、以色列情报机构未来领袖——是一个从事着残酷事业的优雅的人。极少数这个类别的作家,可以像席尔瓦一样把暴烈的图景处理得那么优雅。——《沃斯堡电报》

在席尔瓦之前,从未有一位作家以这样的方式讲述世界。如果你还不是席尔瓦或“暗杀大师”加百列的粉丝,你会错过当代文坛凤毛麟角的悬疑小说之一。——《赫芬顿邮报》

再也找不出比“暗杀大师”系列更关注时事的当代小说了,整个系列都值得期待。——《坦帕论坛报》

丹尼尔·席尔瓦的“暗杀大师”系列已经在新生代悬疑小说里占据了重要席位。——《华盛顿邮报》

在“暗杀大师”系列作品中,席尔瓦创造了一个传奇般的秘密特工,他拥有的才能会让007詹姆斯·邦德流下眼泪。——《达拉斯晨报》

“暗杀大师”系列妙趣横生,如同情节编织的网。——《巴尔的摩太阳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席尔瓦(DanielSilva)
当代大师级悬疑小说作家,1960年生于美国。曾任战地记者,跑遍中东,1997年开始专注写作。
“暗杀大师”系列是他尤为知名的作品,2000年至今已推出的17本,本本登上《纽约时报》热销榜,8次摘得桂冠。作品被译成20多种文字,风行37个国家和地区,引发读者阅读狂潮,亚马逊、Goodreads好评率高达98%;每有新作,都比前作获得更高人气和赞誉。“暗杀大师”,已成为悬疑小说爱好者的共同语言。
《纽约时报》这样评价他的作品:“紧张、利落、喘不过气,故事骨架搭得太漂亮,主人公们鲜活得要命,让人想起推理黄金年代那些文笔和气氛都无懈可击的经典。”《每日新闻》发表评论:“席尔瓦是这个领域公认的大师,他为悬疑小说文坛带来了新的生机。”

目录

第一部慕尼黑的一间公寓∕001
第二部湖边的修道院∕075
第三部罗马的一家旅馆∕157
第四部河边的一座犹太教堂∕245
第五部威尼斯的一家教堂∕329
作者按∕349
致谢∕352

经典语录及文摘

《忏悔者》是一部虚构的作品。小说中出现的红衣主教、神父、间谍、杀手、便衣警察以及教堂的秘密组织都是作者想象或虚构出来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书中所说布冷佐奈的圣心女修道院是不存在的。德国外交部长马丁·路德当时确实参加了万湖会议,不过《忏悔者》中他的一些行为和做法是完全虚构出来的。庇护十二世教皇于1939年就任教皇一职,1958年去世。当欧洲犹太人面临种族灭顶之灾的时候,即使同盟国家几次三番地请求他站出来,可这位教皇仍然对公众保持沉默,用大屠杀研究学者苏珊·祖科蒂的话说就是“这个事实是无可争辩的,也不能争辩。”德国战败后,教堂方面的某些人员为阿道夫.艾希曼和其他一些臭名昭著的纳粹党谋杀犯提供了避难所和援助。
庇护十二世教皇的支持者,包括梵蒂冈本身,把这位教皇说成是犹太人的朋友,说他平稳持久的外交风格拯救了几十万犹太人的性命。梵蒂冈却把他说成是一个精于算计的政客,往好里说,他对犹太人的悲惨境遇视而不见,几乎和罪犯没什么区别;往坏里说,他实际上和那些杀人犯合谋发动了那次浩劫。
关于庇护十二世教皇,梵蒂冈秘密档案室存有具体描述他的文件,虽然战争已经结束半个多世纪了,可教皇组织方面还是拒绝向历史学家公开这些秘密记录,真相也就无从得知。他们坚持说,历史学家们可能只关注十一卷的档案资料,这些档案主要记载着战时的一些外交交易,1965年至1981年的时候曾经出版过。据说这些资料记载了二战时期教堂方面的行为和做法,已经引发了对战争的一些公正评价,这些文件是梵蒂冈方面不想让世人看到的。
秘密档案室还藏有什么其它臭名昭著的文件呢?1999年10月,为了平息关于教皇的种种猜测和评价,梵蒂冈方面组建了一个由六名无党派历史学家组成的委员会,针对战时庇护十二世教皇以及当时教皇组织的行为作出评判。重新看过那些早已经被出版过的资料以后,委员会得出了以下结论:“但凡是一名治学严谨的历史学家,都不能把这些已经被公布、被改编过的资料作为最后下定论的全部依据。”委员会向梵蒂冈方面递交了一份清单,上面有47个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一份申请,表示希望从秘密档案室得到更多支持性的文献证据,比如日记、备忘录、职务簿、会议记录、文件草案,还有战时由梵蒂冈高级官员们撰写的官方文件。十个月过去了,没有得到梵蒂冈方面的回应。等弄清梵蒂冈方面根本无意公开这些资料以后,委员会只好解散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梵蒂冈方面控告委员会中的三名犹太人,说他们是“明显的错误行径”,是有意“诽谤”教堂,不过,其他三名天主教成员并没有受到此类的控告。《卫报》称进入秘密档案室的通道已经被“以梵蒂冈安吉洛·苏达诺红衣主教为首的政治团体给堵死了。”《卫报》还称,安吉洛红衣主教反对把秘密档案室内的资料公开,因为这样做会开辟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梵蒂冈就得无数次的经历历史事件调查,比如教皇组织和拉丁美洲那些杀人如麻的军事团体的关系。
很明显,教堂内部有人希望梵蒂冈方面能够针对战时的所作所为提供更加完整的证据,同时还应该拿出承认教堂方面猎杀犹太人的有力证明。密尔沃基的伦贝尔-韦克兰大主教就是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之一。“几个世纪以来,我们天主教违背上帝的法律,对我们的犹太人兄弟姐妹做出了太多不应该做的事,”1999年11月的时候,伦贝尔·韦克兰在威斯康辛这样告诉教众,“随着时间的累积,这种做法对犹太民族的肉体和精神都造成了伤害。”
接着,这名大主教作了以下一番惊人的陈述:“我承认,我们天主教徒传播的教义中把犹太人描述成叛徒、伪君子、害死耶稣的人,这不仅贬低了我们犹太人兄弟姐妹的人格,同时还引起了人们对他们的仇视情绪,这种种做法看似顺从耶稣的意愿。面对这样的做法,我必须承认,是天主教的这种仇视犹太人的态度让大屠杀成为了可能。”

慕尼黑
教授朝楼外走去,抬头观察了一下天气。现在是3月初,天气不算冷,太阳躲在薄薄的云层后面,时而露出脸来。他把手插在衣兜里,走进英式花园,沿着水管堆旁边的一条三岔小路散步。教授喜欢这座公园,在盯着电脑看了一早上之后,这个安静的地方正好可以让大脑休息。更为重要的是,他要趁着这个时候查看一下今天是不是又被人盯了梢。他停下脚步,使劲儿地拍了一下衣服口袋,装作一副忘记带东西的样子,转身按原路往回走。他有着惊人的记忆力,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周围人的面孔,看看有没有记忆中的那些人。他在一座拱桥上停了下来,好像在欣赏湍急的水流。这时,一个脸上文着蜘蛛图案的毒贩子走过来,向他兜售海洛因。教授和那个人嘀咕了几句和毒品不相干的话后立即走开了。两分钟后,他闪进了一座公用电话亭里装作打电话,眼睛却仔细捕捉着周围的动静。他把话筒搁了回去。
“再见,教授先生。”
他转而走向路德维希大街。路过学校的时候,他压低头,紧走了几步,避免撞见学生和同事。这一周刚开始时,他收到了来自赫尔穆特·伯格教授的恶意信件,那时他正思忖着什么时候能够完成书稿,什么时候能够重新回到教学岗位。赫尔穆特·伯格是学院的院长,平时为人狂妄自负。斯坦恩教授不喜欢他,他们之间既有私人矛盾,也有学术上的分歧,这些都是众人皆知的事。不过斯坦恩教授觉得他没时间去理会这些事情。
喧闹的菜市场让教授把工作的事暂且抛在了脑后。集市上摆着新鲜的水果和蔬菜,他走过了这个区,接着又穿过几处花摊和露天肉铺,选了几样食材做晚饭。他穿过街朝一家咖啡馆走去,喝了咖啡,吃了小麦面包。四十五分钟后,他便准备赶回施瓦宾了。教授感到神清气爽,思维豁朗,又有足够的精神写书了——用奥威尔的话说,又可以和病魔较量一番了。
他打开公寓的门,一股风跟着钻进大厅,吹散了一堆橙红色的宣传单。教授扭头看了看宣传单上的内容,附近一家咖喱外卖店开张了。他喜欢美味的咖喱,于是拿起其中一张,塞进了口袋里。
风又把几张宣传单吹进院子。
这下拉辛格夫人又该发火了。正当教授迈着轻步上楼的时候,她从屋子的窗户里探出头来,看到了院子里散落的宣传单。不出所料,她愣了一下,用一种质问的眼神看着教授。教授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听到那个老女人开始咒骂起来。
教授走进厨房,放下食物,沏了杯茶。他穿过客厅,朝书房走去。有个人正站在他的书桌旁,随意地翻找着桌上堆放的研究资料。那人个子很高,肩膀壮实,金发中间夹着些许白发,他身穿白色短袍,和楼下美容院的差不多。听见教授进屋,他抬了一下头,眼神犹如冰山般灰暗冷漠。
“把保险箱打开,教授先生。”
这个人的声音很沉稳,但语调上扬,甚至有些轻佻的味道,而德国人的语调比较低沉。他不是“狼仔”。教授很有语言天赋,对地方口音也有所研究。这个穿短袍的男人是个瑞士人,听他那平稳而粗犷的口音,像是来自哪个山谷。
“你以为你是谁?”
那人一边把眼睛转向书桌上的资料,一边又说了一句:“把保险箱打开。”
“那里没有什么可找的。如果你想要钱……”
还没等斯坦恩教授把话说完,那人迅速地从短袍下面掏出了一把消音手枪,对准教授开了一枪。教授对枪支也有所研究,那是把产自俄国的斯捷奇金手枪。教授倒在地上,子弹穿透了右膝盖。他用手撑着地面,鲜血从手指间涌出。
瑞士人冷冷地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老实地告诉我密码。”
本杰明·斯坦恩从没体验过这种钻心的疼痛。他喘着粗气,尽量保持呼吸节奏,脑袋里嗡嗡直响。密码?上帝呀,这个时候他几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我正等着呢,教授先生。”
教授硬逼着自己做了几下深呼吸,好有足够的氧气让大脑想出保险箱的密码。他下巴颤抖着,说出了数字。那人在保险箱前蹲下来,娴熟地摆弄着保险箱的罗盘锁。不一会儿,箱门打开了。
那人先朝箱子里看了看,又看了看教授。
“还有些备份的光盘吧,放哪儿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人举起枪:“照你目前的伤势来看,以后拄个手杖就行了,可如果我再给你左膝盖来上一枪,你的余生就得拄着双拐度过了。”
教授正在逐渐失去知觉,下巴仍然颤抖着。潜意识中,他告诉自己,别抖,该死的!别让他看出你的恐惧,别给他幸灾乐祸的机会。
“在冰箱里。”
“冰箱里?”
这时,一阵剧痛再次袭来,教授断断续续地说:“以防……失火的时候……”
那人扬了一下眉,估计在想真是个精明的家伙。他把手伸进一个长约三英尺的黑色尼龙粗呢袋子,拿出一个喷漆罐。他打开盖子,熟练地在教授书房的墙上涂画出一些符号——暴力、仇恨。说来很荒唐,这种时候,教授发现自己居然在想,如果拉辛格夫人看到这些,她会说什么呢?神志不清的教授一定是嘟囔出了什么话,而且声音还不小,因为正在墙上涂画符号的那人停了下来,回过头用茫然的眼神看了看他。
涂鸦完了,那人把涂漆罐收回袋子里,来到教授跟前。疼痛感从粉碎的膝盖骨处蔓延开来,教授浑身灼痛难耐。他感到黑暗正在逼近,那个闯入者仿佛正站在隧道的尽头等着他。教授看着那人,本想从那死灰般的眼神中找出些怜悯,可那人的眼睛里除了冷漠,什么都没有。教授明白了,这个人并不是种族歧视的奉行者,而是个职业杀手。
那人弯下腰来,对教授说:“你想最后做一次忏悔吗,斯坦恩教授?”
剧痛中的教授面容扭曲着,说道:“你在……说什么?”
“很简单,你愿意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而忏悔吗?”
本杰明·斯坦恩用激动的语气说道:“你才是凶手。”
杀手笑了,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枪,朝教授的胸口开了两枪。教授觉得自己的身体猛然颤了一下,但没有疼痛感。接下来的几秒钟内,教授的神志还算清醒,他看到那人在他身边跪下,把冰冷的拇指放在他潮湿的额头上,嘴里念念有词。好像是拉丁语?对,没错。
“我以圣父、圣子以及圣灵之名,宽恕你的罪过。阿门。”
教授看着杀手的眼睛:“可我是犹太人。”
杀手说:“没关系。”
那人把斯捷奇金手枪顶在本杰明·斯坦恩头部,开了最后一枪。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暗杀大师3:忏悔者 丹尼尔·席尔瓦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