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心理罪》 雷米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心理罪》 雷米

基本信息

书名:《心理罪》
作者: 雷米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9月1日)
页数:165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9900008224
ASIN:B074JS3LN3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心理罪:第七个读者》:你即全民,全民即你
国内原创推理作品宗师级系列第一部
一个人VS一座城;当人心成为凶器,谁来当勇敢的砝码?
《心理罪:画像》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没有灵魂
国内原创推理作品宗师级系列第二部
画出了一个人的心,你就打破了他最坚实的防御!
《心理罪:教化场》:我们都在教化别人,只不过你用奖励,我用惩罚
国内原创推理作品宗师级系列第三部
如果有机会决定别人的命运,你会怎么做?

《心理罪:暗河》:当人的心灵被欲望彻底蒙蔽,和盲鱼又有什么分别?
国内原创推理作品宗师级系列第四部
令人绝望的黑暗来袭,你是与之同化,还是坚守道义?
《心理罪:城市之光》:你即全民,全民即你
国内原创推理作品宗师级系列第五部
一个人VS一座城;当人心成为凶器,谁来当勇敢的砝码?

名人评书

雷米的《心理罪》系列,从第一部到现在,那么多年来,我始终在关注。不得不承认它已经在中国的悬疑小说当中自成一格,希望不断地有更多好的作品诞生。
——蔡骏

雷米的小说一直令人赞赏。《第七个读者》是《心理罪》系列的前传,我希望这部好小说能被更多的读者看到。
——周浩晖

《第七个读者》是《心理罪》系列的序幕,对雷米和中国推理文学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令人惊喜的是,此次出版增添了四篇很重要的番外,使《心理罪》系列作品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环,以往的疑惑,这本书可以一一解答。
——蜘蛛

优雅的文笔,严密的逻辑,紧凑的情节,让人情不自禁跟着雷米的文字走进书里。雷米不愧是中国推理界的才子。雷米出品,必是精品。
——法医秦明

作者简介

雷米
公安部某直属学院教师,精通犯罪心理学和刑侦学,洞悉形形色色的罪恶,甚至超过自己的掌纹。以其代表作《心理罪》系列崛起,成就“中国心理犯罪小说第一人”。
其作品先后被译成多种文字在欧美、东南亚等地出版,繁体版在香港和台湾地区上市。《心理罪》系列网剧登录多家大型视频平台,分别由李易峰和邓超主演的两部大电影,亦于2017年隆重上映。

目录

引子回忆/1
“反正也睡不着,”女孩手握着杯子,双眼紧紧地盯着我,“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我看着她,突然觉得她的眼睛很像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单纯、懵懂、清澈见底。
第一章夜行者/7
忽然,这夜行者停下了脚步,小小的耳朵警觉地竖起来。很快,它就掉转身子跑掉了。
你听到角落里沉重的呼吸声了么?
第二章调查/13
一个保卫处的干部走进来,对陈老师点点头。
“我是保卫处的,找个学生。”然后,他在教室里扫视一圈,开口问道,“方木,方木在哪儿?”
第三章动机/23
这一切如此逼真地出现在方木的眼前,他几乎要顺着那紧攥着绳套的双手望上去……
忽然,水管里传来一阵轰鸣声,那声音仿佛一个被勒住脖子的人在垂死挣扎时的呻吟。
第四章天台/30
丁树成看着死者的头部。那是一张曾经秀丽,此刻却破碎不堪的脸,口和眼半张着,一副微微惊讶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要告诉我什么呢?
第五章挚爱/38
傍晚的时候,男孩突然醒了。他猛地坐起身来,惶恐无比地四处张望着。女人被男孩突如其来的动作掀到一边,又是惊讶又是好笑。
“你怕什么,家里只有我们两个。”
第六章回魂夜/43
祝老四终于回过神来,颤巍巍地轻声说:“佟倩,是你么?”
对面的黑影之一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随即悄无声息地瘫倒了。
第七章雪雕/52
男孩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跪伏着,头顶着地面,两只手软软地垂在身侧。在他的头部和身上到处都是碎冰块,脖颈后面插着一支晶莹透亮的冰凌。
第八章无力悲伤/59
方木看看紧锁的房门。那个有点闹人的小个子在这里住了三年,每天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在各个寝室乱串……可是现在,他化作一把轻飘飘的灰,躺在千里之外的那个小匣子里。
第九章冬夜/72
女人慢慢站起来,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把耳朵贴在门上,屏息倾听着。
里面一片寂静,没有男孩往日轻轻的鼾声。
第十章死亡借书卡/78
身边走过一群群敲打着饭盆,大声谈笑的男女。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那么关心吃饭。
如果那个游戏真的没有完结,那么,是不是这张借书卡上的每一个人都要死?
第十一章WPO小组/85
“你是想说,如果凶手真的在这个名单中,也好牵制他对么?”吴涵看看方木。
方木不好意思地笑笑,算是承认。
第十二章三人舞台/92
“别想了,他也没把我怎么样。我一个单身女人,没办法……”
突然,女人感到手背上落下滚烫的一滴。她吃了一惊,转到男孩身前一看,他已经泪流满面。
第十三章如果下一个是我/97
“如果下一个人是我,我希望他能一下子杀死我。最好在背后,在我毫无知觉的情况下。”陈希把手交叉在身前,歪着头,似乎在描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第十四章人莫予毒/104
你应该在黑暗中暗自冷笑吧。你应该陶醉于我们的恐惧与无所适从吧。你应该在轻松愉快地选择下一个牺牲品吧。
方木抬头看着同样漆黑一片的天。你究竟是谁?
第十五章恶魔的盛宴/116
它急速转身,双手按在污渍斑斑的墙壁上,又把头抵了上去。
“我的神,我的爱人!你看到了,你全看到了!他沉沦,他跌倒。你们一再嘲笑,须知,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
第十六章所谓天赋/128
回去的车上,丁树成好奇地问邢至森:“你为什么要让他参与这个案子?他的那些所谓‘分析’,你相信么?”
邢至森笑笑,反问道:“你知道罗纳尔多为什么是世界第一前锋么?”
第十七章耻辱之夜/138
“你个臭娘们,真敢下手啊。怪不得有胆子杀人……”
听到这句话,女人紧绷的身体一下子软下来,手中的杯子也仿佛忽然重若千斤,几乎拿不住了。
第十八章仇恨/141
方木抬起头:“那天,在我的宿舍里,你的一个微笑,就让我恨不得当场掐死你。”
邢至森看着方木。在这个男孩的眼睛里,已经找不到初次见面时的紧张,以及与年龄相称的单纯。他的眼神沧桑、落寞,带着深深的倦意却又炯炯有神。
第十九章你是谁?/150
良久,方木忽然轻声说道:“三哥,听说人死了之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吴涵扭头看看窗外璀璨的星空:“是啊,是有这种说法。”
“你说,哪一颗是陈希?”
第二十章夜祭/158
陈希,你还好么?
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南,某个安静的宅落,你正沉睡在一个小小的木匣子里。也许刚刚被父亲的大手抚摸过,也许刚刚被母亲的泪水浸湿过……
那么,请你回来吧,这个令你第一次心动的地方。
第二十一章真凶/167
不知道什么时候,月亮已经钻出了云层,向地面抛洒着清冷的光。
楼下不再是漆黑一片。在灰白色的水泥地面上,躺着一个四肢摊开的人!
第二十二章断线/174
方木闭上眼睛,竭力想在空气中捕捉到任何一丝残存的信息。然而,无论他多么努力,心中仍是一片虚空。
人死如灯灭。难道那条线索,也随着唐德厚的死而断裂?
第二十三章水箱/189
不,我在胡思乱想。停止这些疯狂的念头。马上停止!
老爸大为紧张起来:“不舒服就赶快说,严重了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第二十四章谢幕/198
方木看着他,心底一片冰凉。
死亡借书卡。
是因为我。
陈希、祝老四、王建——他们的死,是因为我。
第二十五章火/210
“出来……出来啊……”方木的喉咙里全是滚烫的烟尘,他尽量躲避着炽烈的火苗,声嘶力竭地喊着。
寝室中央的一团焦黑中,一只眼睛缓缓睁开,即使在耀眼的烈火中,那只眼中的光芒依旧清晰可辨。
第二十六章孙梅的日记/238
从今天开始,从这一刻开始,这本日记就只为你写,我的涵。我要记下我们所有的点点滴滴,我要把这本日记本的每一页都写满。在此之前,我要向你保守这个小小的秘密。我的涵,我要看见你脸上惊喜的样子。
尾声时间的彼岸/253
那是一把烟迹斑驳的大号军刀,塑料刀柄已经被火熔掉了一部分。
看到这把刀,方木立刻回忆起被它顶在脖子上的尖锐痛感。
其实,你跟我是一样的。

经典语录及文摘

自序命运光轮
2006年,你在做什么?

七忆凉:爸妈闹离婚,爸爸又是刑警得罪人,那一阵天天有恐吓电话打来家里,后来整天拔电话线,严重时半夜有人按门铃骂人。我快中考又开始叛逆,其实心里看这种状况着急,无力解决,又不好意思表达出对父母的爱。2006年是我从小到大最不开心的一年。
云之不哭死神:那一年大二升大三。考德语四级。看世界杯。电话门爆发,国米从此翻身。向大学里爱过的一个女人表白。
依帆乐乐:在谈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一场恋爱。
文保保:马上要参加工作了,平安夜坐在开往深圳的火车上。
Kirara610:2006年……母亲重病,辗转在上海各大医院;我严重耽搁了学习,甚至还挂了科;和男友也感情不顺分手。那时我常常低烧不断,每天觉得天空都是灰的。
aliceayres7:大一,复读之后的第二志愿。失眠,焦虑症确认第三年。跟朋友去了云南和四川,人生第一次意义重大的自助游。
莫洛molo:还在读高一,刚分的文理科。在最顶楼的教室,落地的窗户,每天漫长得很的晚自习和隔几天就换的偷偷在语文课上看的课外书。
我真的是刘冬:初三。因为搬家了,而我留在那里等初中毕业,没有父母管教,我变得爱对老师撒谎。那一年的自己懦弱,没有主见。
j45PEr:大二,《心理罪之画像》里的大学,刚刚交了女朋友,每天晚上骑自行车从南校到白医大和她一起看星星。
翩竹:大二,母亲住院中,尝试兼职&写作,风格最黑暗期。
虫xx:从高二到高三。参加艺术高考。看很多电影和书。

2006年6月,我在一份空白文档上敲下几个字:第七个读者。

7年前,我并不知道这几个字对我意味着什么。那时候,没有雷米,没有《心理罪》系列,有的只是一个在脑海中萦绕了几年的故事。1999年,我在师大的图书馆里借书,填写借书卡的时候,看到此前借书者的名字,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原本毫无交集的几个人,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因为一本书,出现在同一张卡片上。
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念头:如果用一件事把这些人缠绕在一起,会怎样?
方木这个名字和《第七个读者》的故事第一次出现在脑海中,始终盘桓,不停缠绕,直到2006年6月。
它像一个魔咒,不断地霸占我的生活。2001年在吉林大学的图书馆看到《疑嫌画像》这本书,于是有了《画像》的故事;2004年去本溪水洞,于是有了《暗河》的构想。写出这个故事,然后让方木在纸上站起来,似乎成为我必须做到的一件事情。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做到了。
它是那么粗糙、简单、不加修饰地呈现出来,带着某种狂妄和鲁莽的质感。更让人意外的是,它让我的生活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说,我有了你们——我始终对之充满感激的读者。
感谢你们能喜欢这样一个粗鄙的故事。
感谢你们能期待这样一个神经质的主人公。
感谢你们能宽容这样一个拖沓、顽固的作者。
感谢你们能在漫长的7年中,始终关注我和方木的故事。
感谢你们肯让《心理罪》系列小说成为你们记忆的一部分。
感谢你们能相信勇气,相信善良,相信责任,相信牺牲的价值。
感谢你们,能让我拥有你们。

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为了你们。因为我始终觉得,人和人的相遇一定是有原因的。就像我问你们的那样:2006年,你在做什么?
也许,我们在同一时间,做一件足可以改变人生的事情。
于是,我要把它呈现给你们——《心理罪之第七个读者》。
它是方木和《心理罪》系列小说的源起,也会牢牢咬住《城市之光》渐渐拉长的背影。正因为如此,《心理罪》会形成一个环,宛若笼罩在我们身上的命运光轮,踏上它,可以毫无顾忌地奔跑下去。
循环往复,一直生长,永无止境。一如我和你们。

说说这本书吧。完成初稿那天是2013年11月中旬,阳光明媚,空气寒冽。我仿佛放下了一个背负已久的重担,出门,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其实,已经有某种东西悄然离开,只是在此后几天,我对之毫无觉察。直到某天清晨,我步行去上班,路过一座桥,桥下是一条横贯城市的河流。
我走着,看着尚未冰封的河面,以及在水中摇曳的水草。
突然,巨大的伤感猝然袭来。
如同《城市之光》的尾声:我想你要走了。

你要告别了
故事都说完了
你要告别了
你会快乐
你会快乐
你会……

我意识到,该对他说再见了。It’stimetosaygoodbye.
这个陪伴了我7年的人,这个孤独、倔强的人,这个燃起你们的热血,又为之痛哭的人,挥起残缺的右手,对我说再见。
在燃烧生命至绚烂的顶点时落幕,未尝不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我和他都不是喜欢告别的人。
再见。好吧。至少有再见的可能。
在或远或近的未来。

在这本书里,我对《第七个读者》进行了修改和补充。也许会有老读者觉得陌生,那么,请原谅我这个固执和苛刻至病态的作者。
如果你早已熟知方木的种种,并且一直在等待这本书的话,相信你会和我一样,感慨命运的心血来潮和反复无常。

一定会有人问我,这本书是不是《心理罪》系列的终结,抑或,还会不会有方木的故事?我只能说,到目前为止,关于方木,关于《心理罪》,想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至于未来,我说不清楚,也无法掌控。方木已经从纸上站了起来,游离于空气与阳光下。我是他的创作者,但再也无法决定他的命运。我期待着,有一天,他会回来,对我说,嗨,雷米,想听我的故事么?
其实,我很想念他。

对于你们而言,请不要纠结。我永远不会是一个甘愿沉默的人。只要我依旧同情、哀伤或者愤怒,就总会有话要说。如果你们曾坐在老式电影院里,就会有这样的经历:影片戛然而止,放映师慢条斯理地更换下一卷胶片……
倘若如此,你们一定会和我一样,静静地坐在黑暗里,凝视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光明。

编辑说明
为提供更好的阅读体验,经作者同意,新版本中,番外各篇将依照理想阅读顺序呈现于套装中,故不再附于本书之内。

引子 回忆 我睡了多久? 现在探讨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立刻感到鼻腔里充满了各种可疑的气味。我吸吸鼻子,分辨出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大葱、肯德基新奥尔良烤翅、劣质白酒、豆瓣酱以及一些刚刚脱掉的鞋子的味道。 中国的火车永远是这样,像一个营业到很晚的食堂。而这个食堂出售的总是隔夜的食物,不管你是否喜欢或者接受,都不得不咽下去。在闷热、潮湿的车厢里,那味道就像有质感的雾一样,厚厚的,黏黏的,蒙住你的眼睛。 我拧开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小半瓶,然后慢慢地从口袋里拿出眼镜戴上——眼前的事物也清晰起来。 坐在对面的,是一个表情麻木的中年男人。他穿着厚实的大衣,手里紧紧抓着一只黑色革制皮包(双手布满皱纹,粗糙不堪)。脚上的皮鞋布满灰尘,且裂了口子,而它的主人,正用一种近乎呆滞的目光,茫然地盯着行李架上的包裹。他旁边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穿着普通,长相平平,闭着眼睛听MP3(国产货,用了很久了)。我左边是一个和我一样伏案入睡的老妇,一丝涎水顺着嘴角流下,在桌子上留下闪闪发光的一摊。这一切很快让我兴味索然。我收回目光,扭头看着窗外。 这是一个初春的日子,天气阴霾。火车刚刚经过的地方是一片荒凉的土地,没有想象中的勤劳的农民在春播,连头牛都看不见。窗外偶尔晃过几间低矮的平房,能看见一些穿着厚厚的棉袄的孩子在门前玩耍。我无从知晓他们的游戏,却能感受到在春日里蓬勃迸发的快乐。 那是与我无关的情绪,尽管我很想投身其中。 “对不起,”我拉住一个费力地穿过人群的乘务员,“什么时候能补卧铺票?” “等会儿吧,没看见现在这么忙么?”长着宽阔脸庞的女乘务员不耐烦地说道,“真烦人,春运都过去了,还这么多人。”她看着车厢里攒动的人头,眉头紧锁。 那些人挤在一起,都带着嫉妒与怨恨的表情看着那些安坐在座椅上的人。在更多的时候,他们会像鹰隼寻找猎物一样四处寻找着,试图找到一个即将下车的旅客,然后迅速挤过去,把那几十厘米宽的空间据为己有。 我的目光落在我斜前方的两个人身上。 那是一男一女。女的坐在靠窗的位置,男的坐在她身边,趴在桌子上,似乎在睡觉。女的年纪不大,看样子像是个在校学生,脸上带着惶恐和羞愤的表情,不时轻推一下身边的男人。那男人每每被推开一点,又顽固地重新贴过去。 我注意到男人的肩膀在微微地动。 我皱皱眉头,开始感到身上发热。 女孩尽力躲避着,同时不住地向四处张望,似乎期盼能有人前来解围。然而,周围的乘客只是扫了一眼就别过头去,没有人回应女孩的目光,更没有人出手阻止男人的动作。大家都沉默着,好像保守着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 男人的肩膀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女孩的眼里开始有泪光闪烁。 我站起来,走到那个男人身边。马上就有人坐到我的位置上,还舒服地吁了口气。 “哎,哥们儿,”我拍拍那个男人的肩膀,“换个位置。” 我指指我的座位。 男人立刻抬起头来,脸上是狼狈的表情:“什么?” “我说换个位置。”我平静地看着他。 男人的表情迅速由狼狈变为凶狠。他卷起嘴唇,低声说道:“别管闲事。” “过去。”我向身后摆摆头,“现在。” 男人怔怔地看着我,周围的人也看着我。我微笑着看着他。 几秒钟后,他站了起来,我注意到他比我高点,大概180cm的样子。我把背包扔在桌子上,坐了下去。 周围的人也活动起来,大家好像都松了口气。男人则气哼哼地抱着肩膀,不时恶狠狠地瞪我一眼。有人好奇地打量着那个女孩,也有人盯着我。我对那些目光没有兴趣,低下头,向后靠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感觉有人在轻轻拉我的胳膊。我睁开眼睛,身边的女孩冲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谢谢。 我笑笑,算是回答,重新闭上眼睛。 我又睡着了,直到有一个人粗暴地把我摇醒。我费力地睁开眼睛,是那个乘务员。 “九号车厢补卧铺,快点。” 我应了一句,同时感觉到车速在减慢,应该快到下一站了。 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拿起我的背包。 那女孩看着我,恐惧似乎又回到了她的眼睛里。 我犹豫了一下,转身走到那个男人身边。那家伙正低着头闭目养神。我俯下身,轻声说道:“你到站了,下车吧。” 男人似乎吓了一跳,本能地答道:“没有啊,我去A市。” 我懒得再说,冲他挥挥手:“到了,下车吧。” 男人的脸由红变白,终于被彻底激怒了。他跳起来,伸手去拽我的衣领。 我挡开他的手,另一只手径直卡住他的脖子,把他牢牢地按在座椅上。 “要么自己下车,”我盯着他的眼睛,“要么我把你扔下去。” 男人的双眼圆睁,因为窒息而微微充血。旁边的旅客纷纷起立避让,很快,在我和他的周围空出一片不小的空间。 我知道,此刻的我一定面目狰狞。脸上纵横交错的伤疤扭曲起来,让我宛若几欲食人的恶鬼。 男人害怕了。因为脖子还被我卡着,他说不出话来,只能连连点头。 我松开手,撤下压在他腿上的膝盖。男人瘫软下来,连连咳嗽。随即,他看也不敢看我,勉强站起来,一边揉着喉咙,一边伸手从行李架上拽下一个拉杆箱。 此时列车已经驶入车站。男人飞快地挤进急着下车的人群,直至走到站台上,才回头给我怨恨的一瞥。 夜深了。 我睡不着。整个卧铺车厢的人都在此起彼伏地打着鼾,而我独自坐在车窗边,看着漆黑一片的窗外。列车平稳而快速地前行,不时有规律地震动。车厢里暗暗的,只有车厢连接处还亮着一盏昏黄的灯。窗外的夜色浓黑如墨,似乎隐藏着未知的命运,只是它对我的诱惑已不在。此时此刻,我最不愿意去想的,就是未来。 右手的中指又有些痒痛,这也许意味着列车经过的地方春雨将至。我轻轻抚摸着仅剩半截的手指,能清晰地感觉到断指末端虬结的伤疤。它似乎是一个印记,将我和过去分割开来。 列车门开了,两个模糊的身影走了进来,一个是列车员,另一个看不清,但能分辨出是个女孩——大概是刚刚补票的乘客。列车员把那女孩带进一个包厢,嘱咐了几句就打着哈欠离开了。那女孩窸窸窣窣地把行李安置在铺上,拿着一个杯子,走出来张望了一下,就向我走了过来。 “是你啊。” 我抬起头,是白天那个女孩。 “哦。”我不想说话,随口应付道。 女孩从我脚下的保温瓶里倒了杯水,拉下座椅,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你在看什么?”女孩向窗外望了望,扭头问我。 “没什么。”我垂下眼皮。 长时间的沉默。但是我知道,女孩一直在盯着我。 “对不起,”良久,女孩又开口了,声音低缓,“能问问你的职业么?”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个?”我抬起头。女孩的脸隐藏在昏暗的光线中,只能看见她的双眼闪闪发光。 “我只是……很好奇。”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 “我曾经是警察,曾经。” “哦,怪不得。”女孩兴奋起来,上身向我倾斜,“那你一定……” 她在自己的右手和脸上比画了几下,随即就觉得不妥,略显窘迫地看着我。 我无声地笑了笑。 “没关系。” 女孩放松下来,好奇心也被重新点燃。 “反正也睡不着,”女孩手握着杯子,双眼紧紧地盯着我,“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我看着她,突然觉得她的眼睛很像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单纯、懵懂、清澈见底。 故事?我拿出一根烟,却没有急着点燃。好吧。 在这个深夜的车厢里,我将把那些故事讲给一个陌生的少女听,也许这不是故事,而是一段回忆。然而,回忆往事并不总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如果可以,我宁愿它们没有发生。也许,吴涵、孙普、杨锦程、肖望、江亚,以及那些牢牢占据着我的记忆的人,你们都希望它们没有发生。 可是,该从哪里讲起呢?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心理罪》 雷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