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地海传奇:地海巫师》 厄休拉·勒古恩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地海传奇:地海巫师》 厄休拉·勒古恩

基本信息

书名:《地海巫师》
外文书名:A Wizard of Earthsea
丛书名: 读客全球顶级畅销小说文库
作者: 厄休拉·勒古恩
蔡美玲(译者)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10月1日)
页数:23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39964804,9787539964805
ASIN:B00FGJ9AR4
版权:上海读客

编辑推荐

“地海传奇”系列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奇幻小说之一,自1968年出版以来,被译成20多种语言,深受全世界读者的喜爱。本书是系列的首本,《轨迹》杂志将其评选为史上奇幻小说第三名。曾获得1969年全球号角书奖、1979年刘易斯·卡罗尔书架奖、“美国图书馆协会推荐好书”称号。村上春树曾表示,“地海传奇”的作者厄休拉·勒古恩是他最喜爱的女作家之一。宫崎骏也曾坦言,“地海传奇”系列是他所有动画作品的灵感来源。《地海传奇:地海巫师》是吉卜力工作室动画电影《地海战记》原著,是美国图书馆协会推荐好书,曾获全球号角书奖、刘易斯·卡罗尔书架奖等多个奖项。

名人评书

厄休拉·勒古恩的文字非常优美丰富,是我最喜欢的女作家之一。——村上春树

书一直放在枕头旁边,没有一刻把它放下来。烦恼的时候,困的时候,不断地重复读着。坦白讲,自己做的作品从《风之谷》到《哈尔的移动城堡》都一直受到《地海传奇》的影响。——宫崎骏

媒体书评

她的人物复杂,令人难忘;文笔以坚韧优雅著称。——《时代周刊》

勒古恩在这部优异的三部曲中创造了充满龙与魔法的“地海世界”。已然取代托尔金的“中土世界”,成为异世界冒险的最佳场所。——《伦敦周日时报》

作者简介

厄休拉·勒古恩(UrsulaK.LeGuin,1929—)
美国重要奇幻科幻大师、女性主义文学家。与J.R.R.托尔金与C.S.刘易斯并称为“奇幻小说三大家”。她著有长篇小说20余部、短篇小说集10本、诗集7本、评论集4本、童书10余本;并编纂文选,从事翻译,曾用了近50年时间研究老子《道德经》并将其翻译成英文。她的作品深受中国道家思想的影响,在优美恬淡的叙事风格中,充满哲思。西洋文学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将她列为美国经典作家之一(《西方正典》),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更对她推崇备至。
她是历史上第一位连续两年获得雨果、星云双奖最佳长篇小说的作者,是目前获得轨迹奖次数最多的作者(21次)。她共获得4次星云奖,2次雨果奖,还曾获美国国家书卷奖、号角书奖、纽伯瑞奖、世界奇幻奖、小詹姆斯·提普翠奖、卡夫卡奖、普须卡奖等多项重量级奖项,更获得“美国科幻奇幻作家协会大师”称号、《洛杉矶时报》“罗伯特·基尔希终生成就奖”等荣誉。2000年,美国国会图书馆为表彰她对美国文化的重大贡献,将她列为“作家与艺术家”中的“在世传奇”。

目录

第一章雾中战士1
第二章黑影21
第三章巫师学院43
第四章释放黑影69
第五章蟠多老龙99
第六章被追123
第七章鹰扬143
第八章追171
第九章易飞墟195
第十章开阔海217

经典语录及文摘

长舞节结束,很多人第二天终日高枕,到了傍晚又聚在一起吃喝。有一群年轻的小伙子、学徒和术士,他们把膳房的食物搬出来,聚在宏轩馆的院子里举行私人晚宴。这群人就是:维奇、贾斯珀、格得与六七个学徒,还有几个从孤立塔暂时释放出来的孩子,因为这种节庆也把坷瑞卡墨瑞坷带出塔房了呢。这伙年轻人尽情嬉闹吃喝,为了纯粹的玩兴,也像王宫里的奇幻表演一样耍耍魔术。有个男孩变出假光,合成一百颗星星照亮院子,这些光有珠宝般的七彩,散落在这群学徒和天空真正星光之间的空中,一撮撮缓缓前进。另两个学徒把碗变成一簇簇绿色火焰和圆滚柱,只要火球一靠近,柱子就弹起跳开。维奇呢,一直盘腿坐在半空中,拼命啃烤鸡。一个比较年幼的学徒想把他拉到地上,维奇却反而飘得更高,让他够不着,然后镇静地坐在空中微笑。他不时朝地面抛弃鸡骨头,丢下来的鸡骨头转眼变成猫头鹰,在假光星群间咕咕叫着。格得将面包屑变成箭,射到空中把猫头鹰逮下来。猫头鹰与箭一落地,又变成了鸡骨头和面包屑,幻术就消失了。格得也飞到空中与维奇作伴,可是由于他还没学通这项法术的秘诀,所以必须不停扇动手臂,才能浮在空中。大伙儿看他边飞边扇的怪样子,都笑起来。为了让大家继续笑,格得便继续耍宝,与大家同欢。经过两个长夜的舞蹈、月色、音乐、法术,他正处在高昂狂野的情绪中,预备迎接任何来临的状况。
末了,他终于轻轻在贾斯珀身边着地站立。从不曾笑出声的贾斯珀挪了挪位置,说:“一只不会飞的雀鹰……”
“贾斯珀是真的宝石吗?”格得转身咧嘴笑道,“噢,术士之宝;噢,黑弗诺之玉——为我们闪耀吧!”
操作假星光,使光线在空中跳跃的那位少年,这时移了一道光过来,绕着贾斯珀的头跳跃发光。贾斯珀当晚虽没像平常那么冷酷,这时却皱起眉,挥挥手,用鼻子喷气,把星光呼走。“我受够了小男孩吵吵闹闹的蠢把戏!”
“少年人,你快步入中年了。”维奇在空中评论道。
“如果你现在想要寂静和阴沉的话,”一个年纪较小的男孩插嘴说,“你随时都可以去孤立塔呀。”
格得对贾斯珀说:“那你到底想要什么,贾斯珀?”
“我想要有旗鼓相当的人作伴。”贾斯珀说:“维奇,快下来让这些小学徒自己去玩玩具吧。”
格得转头面向贾斯珀,问:“什么是术士有而学徒缺乏的?”他的声音平静,但在场男孩突然全部鸦雀无声,因为由格得及贾斯珀的语调中听来,两人间的恨意,此时宛如刀剑出鞘般清晰分明。
“力量。”贾斯珀回答。
“我的力量不亚于你的力量,我们旗鼓相当。”
“你向我挑战?”
“我向你挑战。”
维奇早已下降着地,这会儿他赶紧跑到两人中间,脸色铁青:“学院禁止我们用法术决斗。你们都清楚院规,此事就此平息吧!”
格得与贾斯珀呆立无语,因为他们确实都晓得柔克的规矩,他们也明白,维奇的行为出于友爱,他们两人则是出自怨恨。他们的愤怒只稍稍停歇,并没有冷却。只见贾斯珀向旁边挪动一点点,好像只希望让维奇一个人听见似的,冷冷微笑说:“你最好再提醒你的牧羊朋友,学院的规定是为了保护他。瞧他一脸怒容,难道他真的认为我会接受他的挑战?跟一个有羊骚味的家伙、不懂‘高等变换术’的学徒决斗?”
“贾斯珀,”格得说,“你又知道我懂什么了?”
顷刻间,没有人听见格得念了什么字,他就凭空消失了。他站立的地方,有一只隼鹰在盘旋,并张开鹰喙尖叫。顷刻间,格得又站在晃动的火炬光芒中,双目阴沉地盯着贾斯珀。
贾斯珀先是惊吓得后退一步,但马上又只是耸耸肩,说了两个字:“幻术。”
其他人都窃窃私语。维奇说:“这不是幻术,是真正的变换身形。够了,贾斯珀,你听我说——”
“这一招足够证明他背着师父,偷窥《变形书》。哼,就算会变又怎样?放羊的,你再继续变换呀。我喜欢你为自己设下的陷阱。你愈是努力证明你是我的对手,就愈显示你的本性。”
听了这番话,维奇转身背对贾斯珀,很小声对格得说:“雀鹰,你肯不肯当个男子汉,马上停手,跟我走——”
格得微笑注视他的朋友,只说:“帮我看着侯耶哥一会儿,好吗?”他伸手把原本跨乘在肩头的小瓯塔客抓下来,放在维奇手中。瓯塔客一向不让格得以外的任何人触摸,可是这时它转向维奇,爬上他的手臂,蜷缩在他的肩头,明亮的大眼一直没离开过主人。
“好了。”格得对贾斯珀说话,平静如故,“贾斯珀,你打算表演什么,好证明你比我强?”
“放羊的,我什么也不用表演。不过我还是会——我会给你一点希望、一个机会。嫉妒就像苹果里的虫一样啃噬着你。我们就把那条虫放出来吧。有一次在柔克圆丘上,你夸口说弓忒巫师不随便耍把戏。我们现在就到圆丘去,看看不耍把戏的弓忒人都做些什么。看完以后,说不定我会表演一个小法术让你瞧瞧。”
“好,我倒要瞧瞧。”格得回答。他暴烈的脾气稍有受侮辱的迹象就爆发,其他师兄弟平常已习惯,所以此时反而惊讶于格得的冷静。维奇却不惊讶,而是越来越担心害怕。他试着再度斡旋,但贾斯珀说:“维奇,快撒手别管这件事了。放羊的,你打算怎么利用我给你的机会?你要表演幻术让我们看吗?还是火球?还是用魔咒治愈山羊的羊皮癣?”
“你希望我表演什么,贾斯珀?”
年纪较长的少年耸耸肩说:“我什么也不感兴趣,不过既然如此,你就召唤一个亡灵出来吧。”
“召就召。”
“你召不出来的,”贾斯珀直视格得,怒气突然像火焰般燃烧着他对格得的鄙视,“你召不出来,你不会召唤,又一直吹嘘……”
“我以自己的名字起誓,我会召唤出来!”
大家一时之间都站着动也不动。
维奇使尽蛮力,想把格得拉回来,可是格得却挣脱他的拉力,头也不回,大踏步走出院子。原本在大家头上舞动的假光,已然消失淡之。贾斯珀迟疑一秒钟,尾随格得去了。其他人零零散散跟随在后,不发一言,又是好奇,又是害怕。
柔克圆丘陡然向上攀升,没入月升前的夏夜黑暗中。以前曾有许多奇术在这山丘施展过,因此气氛凝重,宛如有重量压在空气中。他们一行人聚拢到山麓时,不由得想到这山丘的根基多么深远,比大海更深,甚至深达世界的核心中那团古老、神秘、无人见过的火焰。大家在东坡止步,山顶黑压压的草地上方,可以瞧见星斗高悬,四周平静无风。
格得往坡上爬了几步,稍微离开众人,便转身以清晰的声音说:“贾斯珀!我该召唤谁的灵魂?”
“随你喜欢。反正没人会听你的召唤。”贾斯珀的声音有点颤抖,大概是生气的关系。
格得用挖苦的口气回道:“你害怕了?”
就算贾斯珀回答,他也不会仔细听,因为他已经不把贾斯珀放在心上了。站在柔克岛这个圆丘上,怨恨与怒火已然消逝,代之而起的是十足的把握。他犯不着嫉妒任何人,此时此刻站在这块幽暗着魔的土地上,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比以往都更为强大,那股力量在他体内充塞,让他几乎无法抑制而颤抖。他知道贾斯珀远不及他,或许他只是奉派在今晚将格得带到此处;他不是格得的对手,只是成全格得命运的一个仆人。脚底下,格得可以感觉山根直入地心黑暗;头顶上,他可以观望星辰冰冷遥远的闪烁。天地间,万物均服膺于他的指挥及命令。他,立足于世界的中心。
“你不用怕,”格得微笑说,“我打算召唤一个女人的灵魂。你不用怕女人。我要召唤的是叶芙阮,《英拉德行谊》中歌颂的美女。”
“她一千年前就死了,骸骨躺在伊亚海的深处。再说,可能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女人。”
“岁月与距离对死者有关系吗?难道诗歌会说谎?”格得依旧语带讥讽。他接着又说:“注意看我两手之间的空气。”他转身离开众人后立定。
他以极为缓慢的姿势伸展双臂,那是开始召灵的欢迎手势。接着他开始念咒。
他念着欧吉安书中召唤咒语的符文,那是两年前或更久以前的事了,那次之后他再也没有看过那些符文。当时,他在黑暗中阅读;现在,他置身于黑暗中,仿佛回到那天晚上,把展开在面前的书页符文,重新读过一遍。不同的是,这次他看得懂所读的东西,不但可以一字一字大声读出来,而且还看见一些记号,晓得这个召唤术必须融合声音和身、手的动作,才能运行。
别的学生站着旁观,没有交谈,没有走动,只有些微发抖——因为大法术已经开始施展了。格得的声音原本保持轻缓,这时变成深沉的诵唱,但大家听不懂他唱的字是什么。接着,格得闭嘴静默。突然,草地间起风了。格得跪下,大喊出声,然后他俯身向前,仿佛以展开的双臂拥抱大地。等他站起来时,紧绷的手臂中似乎抱着某种阴暗的东西,那东西很重,他费尽力气才站了起来。热风把在山丘上黑压压的青草吹得东倒西歪。即使星星还闪烁着,也没人看得见了。
格得两唇间先是念着咒语,念完后,清清楚楚大声喊出来:“叶芙阮!”
“叶芙阮!”他再喊一次。
他刚举起来的那个不成形的黑团,一分两半。黑团碎裂了,一道纺锤状的淡淡幽光在格得张开的双臂间闪现。那道幽光隐约呈椭圆状,由地面延伸到他手举的高度。在那个椭圆状的微光中,有个人形出现了片刻:是个高挑的女子,正转头回顾。她的容貌很美,但神情忧伤,充满恐惧。
那灵魂只在微光中出现刹那,接着,格得双臂间那道灰黄的椭圆光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宽,形成地面与黑夜间的一条缝隙,世界整个结构的一处裂口。裂缝中闪现出一道刺眼的强光,在这明亮畸形的裂缝中,有一团黑影似的东西攀爬着,那东西又敏捷又恐怖,倏地便直接跳到格得的脸上。
在那东西的重量扑击之下,格得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并惶急嘶吼一声。瓯塔客在维奇肩头观看,它本不会发声,这时竟大叫出声,并跳跃着好像要去攻击。
格得跌倒在地,拼命挣扎扭打。世间黑暗中的那道强光在他上方加宽扩展。一旁观看的男孩都逃了,贾斯珀跪伏在地,不敢正视那道骇人强光。现场只有维奇一人跑到他朋友身边,因此只有他一人见到那团紧附着格得的黑块,正撕裂格得的筋肉。它看起来就像一只黑色的怪兽,大小如幼儿般,只是这幼儿似乎会膨胀缩小,而且没有头也没有脸,只有四只带爪的掌,会抓又会撕。维奇吓得呜咽抽泣,但他仍然伸出双手,想把格得身上那东西拉开。但就在他碰着那东西之前,身体就被镇缚住,不能动弹了。
那道刺眼难耐的强光逐渐减弱,世界被撕裂的边缘也慢慢闭合。附近有个声音,说话轻柔得宛如树梢细语或喷泉流淌。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地海传奇:地海巫师》 厄休拉·勒古恩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