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琅琊榜》 海宴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琅琊榜》 海宴

基本信息

书名:《琅琊榜》
作者: 海宴
出版社: 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2版(2014年5月1日)
页数:86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41132506
ASIN:B00M6I9C6W
版权:白马时光

编辑推荐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一曲唱响九霄的热血悲歌
一段荡气回肠的夺嫡风云

《琅琊榜》电视剧由山东影视传媒集团斥巨资重磅打造,白玉兰奖导演孔笙、李雪合力执导,著名演员胡歌、刘涛、王凯、黄维德、陈龙、高鑫等联袂主演,可谓星光璀璨,即将热播!

全新修订典藏版
随书附赠精美剧照卡册

这一版与前两版的不同:
1.海宴历时数月精益求精,一字一句亲笔修订,高度完善了小说文本;
2.白马时光与四川文艺6编6校,杜绝了错别字等疏漏硬伤。堪称校对质量的版本。
3.全书分上中下三册,排版疏朗,字体大小正常,非常易于阅读。
4.随书赠送电视剧精美剧照卡册!

名人评书

我和梅长苏都有涅槃重生的经历,因此很有共鸣。但我遭受的痛苦和梅长苏比起来显然是小巫见大巫了。林殊从“地狱”里爬出来后,换了一层皮,成为复仇者“梅长苏”。这样一个有着很多经历,内心有许多痛苦的人物,他所呈现出来的人格魅力一定是极其吸引人的。——著名演员胡歌(代表作《仙剑奇侠传》等)一部好的小说,通常不但有令人叫绝的情节架构,更要有力透纸背的人性风骨。这部洋洋洒洒数万字的小说,有生死契阔的男儿情义,有血雨腥风的皇权霸业,也有暗自凋零的红颜悲殇,而掀起这一切滔天风云的,恰恰是作者海宴内心的那一处柔软和慈悲。也因着这样的悲悯情怀,小说成功地摆脱了一般英雄传奇的俗套,而有了一种格外壮丽明亮的史诗气质。——著名作家寐语者(代表作《帝王业》《衣香鬓影》等)海宴将浩气给了萧景琰,将仁恕给了萧景睿,将旷达给了言豫津,将荣光给了霓凰,将疏狂给了蔺晨,将纯粹给了飞流……最后将一颗不灭的赤子之心给了林殊,人性的漆黑夜色里,这一盏心灯如月。作为《琅琊榜》电视剧的制片人,我非常骄傲地向大家推荐这部小说,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跟从海宴的一支妙笔,享受这一段梦幻之旅。
——著名制片人侯鸿亮(代表作《闯关东》《生死线》等)

媒体书评

海宴将浩气给了萧景琰,将仁恕给了萧景睿,将旷达给了言豫津,将荣光给了霓凰,将疏狂给了蔺晨,将纯粹给了飞流……最后将一颗不灭的赤子之心给了林殊,人性的漆黑夜色里,这一盏心灯如月。作为《琅琊榜》电视剧的制片人,我非常骄傲地向大家推荐这部小说,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跟从海宴的一支妙笔,享受这一段梦幻之旅。
——著名制片人侯鸿亮(代表作《闯关东》《生死线》等)
我和梅长苏都有涅槃重生的经历,因此很有共鸣。但我遭受的痛苦和梅长苏比起来显然是小巫见大巫了。林殊从“地狱”里爬出来后,换了一层皮,成为复仇者“梅长苏”。这样一个有着很多经历,内心有许多痛苦的人物,他所呈现出来的人格魅力一定是极其吸引人的。
——著名演员胡歌(代表作《仙剑奇侠传》等)
一部好的小说,通常不但有令人叫绝的情节架构,更要有力透纸背的人性风骨。这部洋洋洒洒数万字的小说,有生死契阔的男儿情义,有血雨腥风的皇权霸业,也有暗自凋零的红颜悲殇,而掀起这一切滔天风云的,恰恰是作者海宴内心的那一处柔软和慈悲。也因着这样的悲悯情怀,小说成功地摆脱了一般英雄传奇的俗套,而有了一种格外壮丽明亮的史诗气质。
——著名作家寐语者(代表作《帝王业》《衣香鬓影》等)

作者简介

海宴,普通女子,胸无大志,只愿昨日可忆,未来可期,有山水可游,有奇事可闻,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乐不改,童稚之心不灭,已是完满一生。

目录

第一册:
第一章初临帝京
第二章小显峥嵘
第三章好逑之争
第四章麒麟之才
第五章迷离往事
第六章御殿觐君
第七章稚子之约
第八章百密一疏
第九章一发千钧
第十章皎皎我心
第十一章惊魂截杀
第十二章侠骨柔肠
第十三章荒园疑骸
第十四章牵藤挂蔓
第十五章智珠暗握
第十六章杀机渐近
第十七章翻手为云
第十八章覆手为雨
第十九章各显神通
第二十章魔高道高
第二十一章雪映忠魂

第二册:
第二十二章暗流突起
第二十三章云收雾散
第二十四章除夕血案
第二十五章以静制动
第二十六章朔风渐紧
第二十七章歌舞升平
第二十八章惊天一震
第二十九章两败俱伤
第三十章密室初启
第三十一章大楚来客
第三十二章嘉宾云集
第三十三章天翻地覆
第三十四章情绝义断
第三十五章覆巢之下
第三十六章天牢末路
第三十七章慈亲永绝
第三十八章此消彼长
第三十九章旧日之痕
第四十章此去经年
第四十一章东宫惊变
第四十二章已露锋芒
第四十三章山雨欲来
第四十四章城门劫囚
第四十五章寒风满楼
第四十六章一诺千金

第三册:
第四十七章行兵布阵
第四十八章兵行险招
第四十九章步步惊心
第五十章唇枪舌剑
第五十一章一剑封喉
第五十二章胜券在握
第五十三章惨烈真相
第五十四章故人重逢
第五十五章困兽犹斗
第五十六章劫后余生
第五十七章情深难寿
第五十八章再返京华
第五十九章有朋远来
第六十章火寒奇毒
第六十一章莫逆相知
第六十二章暗夜微漪
第六十三章何忧何求
第六十四章天若有情
第六十五章尺素烈狱
第六十六章推心置腹
第六十七章金阶狂澜
第六十八章血色清名
最终章情义千秋
尾声风起
再版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近年来读书,大多是为工作,功利加上自身的浮躁,阅读已没有快乐。要谢谢海宴,在我不眠不休读完《琅琊榜》后,才发现自己被久违的愉悦感包裹,在层层推进、惊心动魄的情节里一直涌动着、激荡着。
有人说,我们这些“70后”,是最后一批理想主义者,怀有深深的英雄主义情结。少时看武侠,最振奋人心的便是倚天屠龙谁与争锋、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而今世道剧变,冷兵器时代的打打杀杀已如过眼云烟,大侠们惊觉囊中剩下的碎银子多乎哉不多也,须得考虑谋生了……生活布满陷阱,社会充满敌意,我们生活的年代,有多少梦想就有多少无奈,纯真的人不是堕落就是折戟沉沙,成长的代价并非张艾嘉唱的那般抒情感伤,是流血是死亡是价值观的颠覆重建,并且你并不一定认识这个脱胎换骨后的自己,这其中的挫败感,往往又很难向外人解释明白。但正如你所知,总有一些是非曲直是百折而不弯的,总有一些悠悠情怀是雨打风吹不去的,而阅读最大的快乐便是,文字的世界里,梦想未必不见容于现实,现实也未必一定会扼死梦想,就像《琅琊榜》中纵然风雨如晦也始终跳荡着一股勃勃生机的王朝——海宴将浩气给了萧景琰,将仁恕给了萧景睿,将旷达给了言豫津,将荣光给了霓凰,将疏狂给了蔺晨,将纯粹给了飞流……最后将一颗不灭的赤子之心给了林殊,人性的漆黑夜色里,这一盏心灯如月。
作为《琅琊榜》电视剧的制片人,我非常骄傲地向大家推荐这部小说,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跟从海宴的一支妙笔,享受这一段梦幻之旅。

——侯鸿亮(电视剧《琅琊榜》制片人)

《琅琊榜》的初版很安静,这次的再版也一样。没有太多的文字修订,印量不大,也没有计划任何宣传活动。虽然有了再版的机会,可它还不是一本畅销书,它也许永远不会被摆到书城里很显眼的位置,但我相信每一位发现它、购买它,认真地从第一页看到最后,而且还有耐心读这篇后记的人,是真正喜爱这个故事,喜爱这些人物,喜爱这本书的。
从此文成书至今,有三年多的时间了,我一直没有为它创作新的番外、前传或者后续。最根本的原因不是由于海姐姐懒,当然,懒也是不可推卸的一个重要因素,但究其根源,还是因为我始终坚持认为,这个故事是需要留白的。十三年之前,和结局《风起》之后,有一些我的文字不能延伸的空间,我把它留给书中人物自由地生长,留给读者们发挥无尽的想象,也留给自己沉淀有时浮躁的心情。
既然没有延展,那么也许我们可以聊聊它当初的缘起。J·K·罗琳说她在旅行的火车车窗外,看见一个绿眼睛的小巫师在向她微笑,所以有了哈利·波特。我一直都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畅销书气质的开场,曾经艳羡良久,感叹自己为何总是缺乏类似的灵感闪现。从来没有一个迷人的男主角或美丽的女主角会突然跳到我的脑海中,也没有在透过窗户向外看时发现任何一张只有我能看见的微笑面孔。《琅琊榜》的情节是先于人物存在的,我大概确定了自己想写什么样的故事之后,才开始设定参与这个故事的所有人物。
最先诞生的人是萧景禹,那位从来没有正面出场过的皇长子。他是我最喜欢的那一类人,风华灼灼,充满了责任感,有着蓬勃的青春和热烈的理想,虽然总是因为过于乐观和天真而失败,但世人却永远不会因为他们的失败而降低对他们的尊敬。
十三年前的那群人是围绕着萧景禹而设定出来的,忠诚、信念和情义是我为他们粘贴的标签。也许这样的设定很片面单一,不够丰满,但却使整本书行文的基调不那么晦暗,保留了明亮,保留了温暖。因为在本质上,我并不想写一个暗黑的、充满了人性复杂面的故事,我还没有那样的阅历和深度。
之后的事情似乎就是顺理成章了。有了故事的主角是最容易被创作出来的,无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他们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是固化的,从开始成文到全书完结,我基本没有修改过跟他有关的任何设定。变动最大的人是萧景睿,属于他的情节很早就构思好了,但他本身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却总是拿不定主意,时时左右摇摆。
飞流是个有些卡通的人物,我的本意是用他来调节故事的气氛,平衡过于尖锐和苦涩的部分,后来有这么多读者偏爱他,对我反而是意外之喜。至于蔺晨……好吧,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虽然有了完整的情节框架和人物设定,但真正要创作完成一本数十万字的小说,过程仍然是苦乐杂陈,经常需要在瓶颈中穿行的。对此我要感谢可爱宽容的读者们。
他们从连载开始就不停地鼓励和帮助着我,热心地为《琅琊榜》写评论、画插图、填词编曲,甚至在整整三年之后,还推动我这个落伍的非时尚爱好者开了微博,从而能够与大家保持信息上的持续交流。从这一个层面上来讲,是读者们成就了这本书。
最后再聊聊大家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吧。这两年来我曾经无数次地被问过:“海姐姐,你还会再写吗?”每次我都无法给出清晰的答案。我是一个极其疏懒的作者,更有繁忙的日常工作,尽管我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真正地停止敲击文字,但却不能将之转化为明确的承诺。我只能说,属于大梁的这一卷《琅琊榜》已经正式封匣了,但也许还有那么一天,我会在大家熟悉的背景设定下铺展另一卷不同时间、不同人物甚至不同基调的风云故事。希望当那一天真正到来时,海姐姐依然拥有大家无私的支持,希望我们大家曾经一起感动过的心,依然有着如同今日一样不变的节拍。
谢谢!

海宴

当苏哲最初在京城亮相时,许多人都曾经问过“这个人是谁”,问题的答案很快就被查了出来,原来苏哲就是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这个答案令大家非常满意,似乎可以解释很多东西,所以并没有一个人再继续追问:“那梅长苏……他又是谁呢?”
梅长苏没有想到第一个这样问的人会是霓凰郡主。此时她的目光就像能扎透人体的剑一样,炯炯地定在他的脸上,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坚持要等待亲口的回答。
是闭口不言,还是更深的欺骗,实在让人难以抉择。
梅长苏的眉间有些疲惫,更有些沧桑。他缓缓地将头转向了一边,仿佛想要避开郡主的探究低声道:“旧人。和聂铎一样,都是劫后余生的旧人。”
霓凰晶眸如水,仍是牢牢盯住他毫不放松,“如果是赤焰旧部,为什么我不认得你?”
“赤焰军男儿无数,你又何尝全都记得?”
“可是现在你是宗主,连聂铎都甘心在你之下,听你号令。若说你当初是无名之辈,我却不信。”
“也许因为……我们现在所做的事与沙场无关吧……”梅长苏唇边浮起自嘲的笑,“聂铎不擅长做这些,何况认识他的人也多,不大方便。”
霓凰定定地看了他良久,突然问道:“你认识林殊吗?”
梅长苏垂下双眸。既是赤焰旧人,又怎会不认识林殊,所以回答只能是:“认得。”
“他是不是真的已经战死?”
“是。”
“他战死在哪里?”
“梅岭。”
“尸骨埋于何处?”
“七万男儿,天地为墓。”
“连他的尸骨都没有人收吗?”霓凰紧紧地闭了一下眼睛,手指用力抓住身前的衣襟,“连一块遗骸也找不到了吗?”
“战事惨烈,尸骨如山,谁又认得出哪一个是林殊?”
“是啊……”霓凰木然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惨烈的战场是什么样子。古来沙场,又有几人可以裹尸而还……”
梅长苏的视线,柔和地落在她的身上,“郡主若要祭他,何处青山不是英魂?”
“你说得对,他不会在乎这个的。”霓凰喃喃自语了一句,突又抬起双眸,眼锋转瞬间厉烈如刀,“可你若是赤焰旧人,当以少帅称之,为何会直呼林殊之名?”
梅长苏神情微震,原本浅淡的嘴唇变得更加没有血色。不知是因为隐瞒不住,还是原本就不忍再继续隐瞒,他并没有回答这句问话,反而将脸转向了一边。
“当聂铎讲到他的宗主时,敬爱之心昭昭可见,绝不像你所说的大家只是分工不同。”霓凰执拗地又转到他的正面,坚持要盯着他的眼睛,“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聂铎的痛苦会那么深,就算我曾经是他战死同袍的未婚妻,他也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挣扎逃避,除非……除非他知道……”
“霓凰,”梅长苏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聂铎只是有一点钻牛角尖。他慢慢会好的,你不要多心。”
霓凰怔怔地看着他,面容甚是悲怆,寒风中呼出的白气,似乎一团团地模糊了她的视线。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突然一把抓起梅长苏的右臂,用力扯开他腕间的束袖,将厚厚的裘皮衣袖向上猛推,一直推到了肘部。
梅长苏顺从着她的摆布,没有抗拒,也没有遮掩,只是那双深邃如潭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凄凉。
霓凰握紧他的手臂反反复复地仔细看了好几遍,可裸露在外的整个部分都是光洁一片,没发现任何可以称之为标记的痕迹。
呆呆地松开手,愣了好一阵儿,霓凰还是不甘心地又伸手扯开了梅长苏的领口,认真察看他肩胛骨的部位。
……仍是肌肤光洁,无痕无印。
年轻姑娘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顺着脸颊,不停地向下滴落,给人的错觉,就好像这泪滴立即会在凛冽的寒风中,被冻结成皎人的珍珠。
梅长苏温柔地注视着她,不能上前,不能安慰。隆冬的凛凛冰寒顺着被拉开的袖口和扯松的衣领刺入皮肤深处,阴冷入骨,仿佛随时准备直袭心脏,逼它骤停。
“你很怕冷吗?”霓凰看着他收紧披风的动作,轻声问道。
“是……我很怕冷……”
“他以前从来不怕冷的,大家都说他是小火人。”霓凰面色苍白,眼眸中水气盈盈,“到底是怎样残忍的事,才能抹掉一个人身上的所有痕迹,才能让一个火人那么怕冷……”
“霓凰……”梅长苏的神情仍然是静静的,音调仍然是低低的,“看到的就已经足够了,你不要再多加想象。有很多痛苦,都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而产生的,你没有必要面对它,更没有必要承受它。林殊已经死了,你只要相信这个就行了……”
“可是女人的感觉总是不讲道理的。”霓凰凝望着他的脸,泪水落得又快又急,“就算什么痕迹都没有,我们也能知道……也许越是什么都没有,我才越是知道……林殊哥哥,对不起,我不再离开你了,我永远都不再离开你了……”
“霓凰,你听我说,”梅长苏静静地拥着她,轻柔地抚摸她的长发,“你先不要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天我会让聂铎原原本本告诉你的,可是现在……你能不能听我的话,乖乖回穆王府去。我们今天会面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即使是夏冬和靖王也不可以。以后如果再相见,我还是苏哲,你还是郡主,不要让其他人看出异样来,你做得到吗?”
霓凰用衣袖拭去脸上的水迹,振作了一下精神,点点头,“我知道,你现在要做的事很难,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梅长苏有些抵御不住身上越来越重的寒意,便又叮嘱了霓凰几句,转身走下坡地。
一直远远站在坡地洼处的护卫立即迎上前,看见他的手势,心领神会地跑去叫车夫把停靠在较远路边的马车赶了过来,放下脚凳,扶他上车。
梅长苏靠住车辕,回头又向坡地的方向看了一眼,见霓凰举起手中的冰包向他挥动,忙也抬手回应。
马车随即轻轻摇晃,开始启动向前。厚重的车帘放下,挡住了外面的山谷的朔风,也隔开了霓凰郡主的视线。
梅长苏只觉得胸口涌起冰针般的刺痛感,再难强力抑制,抬袖捂住嘴一阵咳嗽,好容易平息下来时,雪白的银裘袖口已晕染了一抹深红。
“宗主!”护卫惊呼了一声,过来扶住他的身体。
“没事,”梅长苏淡淡地一笑,“天气太冷,回去给我烧点热水,暖一暖就好了……”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琅琊榜》 海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