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流星之绊 东野圭吾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流星之绊 东野圭吾

基本信息

书名:《流星之绊》
丛书名: 新经典文库·东野圭吾作品
作者: 东野圭吾
徐建雄(译者)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2版(2016年5月1日)
页数:35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44282600,9787544282604
ASIN:B01GDJZSLM
版权:新经典文化

编辑推荐

《流星之绊》是东野圭吾作品中充满爱与感动的一部情感悬疑杰作,在日本创下连续56天平均每15秒售出1本的速度,破东野圭吾小说销售记录,随即当之无愧地获得了日本年度畅销小说第1名、纪伊国屋书店第1名,以及第43届新风奖。同名日剧由二宫和也、锦户亮、户田惠梨香、三浦友和主演,斩获8项大奖,包括第59届日剧学院奖最佳故事片奖等6项大奖和第46届银河奖2项大奖。

三兄妹偷偷去看流星雨,幸运地躲过一场灾祸。无依无靠的他们被送往孤儿院,却被深深的羁绊牵连在一起,不管世间多么荒凉,好在他们彼此可以互相取暖,依偎着生存。游离在大城市的灰色地带,他们最终会被这个世界温柔接纳吗?而默默背负着的仇恨,最终会指向那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吗?

我们就像流星,毫无目标地飞逝,不知会消失在何方。但三个人紧紧连在一起,不论遇到什么都不会分开,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用害怕。

日本读者的评论(来自日文版出版方——讲谈社的资料):

读完无法从书中走出来。(20岁学生)

《流星之绊》是东野作品中的No.1。(20岁女教师)

被兄妹之间的羁绊所深深打动了。(30岁职场女性)

改变人的终究是人。(40岁女经理)

东野作品中的王者。(50岁销售业男性)

对人类心理的描写令人觉得“恐怖”。(60岁家庭主妇)

东野圭吾是从哪里产生那样的想象力的呢?(70岁男性)

佩服至极。(90岁女性)

日本年度畅销小说第1名

日本纪伊国屋书店排行榜第1名

第43届新风奖

名人评书

《流星之绊》这本小说不是由我,而是由故事中的人物们自己写成的。——东野圭吾

《流星之绊》在令人紧张得喘不过气的描写过后,高潮不负众望。——松田哲夫(编辑)

《流星之绊》是一本充满了爱的书,书里的一切都超出我的想象。——谷原章介(演员)

《流星之绊》质量上乘,水平果然不一般。——小梛治宣(文艺评论家)

媒体书评

《流星之绊》很适合初读东野的人,是一本易读且耐人寻味的书。——读卖新闻

被改编成电视剧的《流星之绊》是2008年日本小说的大赢家。——读卖新闻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第1名;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目录

正文

经典语录及文摘

泰辅缓缓推开窗户,尽量不发出声响。他伸出脑袋,仰望夜空。

“怎么样?”功一问。

“不行,果然有很多云。”

功一叹了口气,咂了咂嘴:“和天气预报说的一样啊。”

“还去吗?”泰辅回头望了望屋内的哥哥。

功一本来盘腿坐在房间的正中央,闻言伸手抓起身旁的背包,站了起来。“我去。刚才下去看了一下,爸爸和妈妈正在店里闲聊呢。现在溜出去,估计不会被他们发现。”

“可是,能看到星星吗?”

“也许看不到,去了再说嘛。要不,明天听别人说‘其实看得很清楚’,后悔就来不及了。你要是不想去就算了。”

“不,我也要去。”泰辅噘起嘴。

功一从书桌底下拖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放着两人的运动鞋。这是傍晚时瞒着父母偷偷藏起来的。他穿好鞋,背上帆布背包,将一条腿跨出窗外,接着紧紧抓住窗框,将另一条腿也跨了出去。像是在单杠上做引体向上般吊了一会儿后,功一的脸消失在窗前。

泰辅看了看窗外,下方不远处就是储藏室的铁皮屋顶。功一已经落在那上面了,正一脸轻松地掸衣服上的灰尘。功一很早就开始玩这样的出逃游戏了,这对于已上六年级的他来说自然是轻车熟路。泰辅最近才开始玩这个,还没掌握要领。

“别出声。决不能弄出声来。”

说完,功一就轻松地跳到地面,对还抓着窗框的泰辅摆摆手,似乎在说,快下来啊。

泰辅模仿哥哥的样子,两手紧紧抓住窗框,慢慢地将另一条腿跨出窗外。他使出浑身的力气,保持着引体向上的姿势。他比哥哥矮了二十厘米,离铁皮屋顶的距离自然也更远。

泰辅本想嗖地轻轻跳下,结果却哐地发出一声巨响。他尴尬地看了看功一,只见功一紧皱眉头,不作声地动了动嘴,从口型可以判断功一骂了句“笨蛋”。

“不好意思”,泰辅也不出声地道了歉。

接下来就该从铁皮屋顶往下跳了,泰辅弯下腰。其实比起翻窗出来,他更害怕这个。他搞不懂,为什么功一就能轻轻松松地跳下去。

“泰辅哥哥。”他头顶上有声音。

泰辅吃了一惊,回头向上一看,见静奈将头伸出窗外。她一脸睡意,两眼却紧紧盯着他。

“啊,你怎么起来了?”泰辅抬头望着妹妹,皱起眉头,“没你的事,快睡觉去。”

“你在干什么?要出去吗?”

“没什么,和你没关系。”

“我也要去。”

“不行。”

“喂,”下面传来功一压低了的声音,“你还在磨蹭什么?”

“糟了,静醒了。”

“啊?”功一十分意外,“都是你,弄出那么大的声音。叫她赶快去睡觉。”

“可她说也要去。”

“笨蛋!那怎么可能?跟她说不行。”

泰辅站起身,抬头望着脑袋探出窗外的妹妹。

“哥说不行。”

静奈立刻露出一副要哭的模样。“我知道的。你们只想自己去,真坏。”

“什么?”

“不是去看流星吗?你们坏。我也想看,想和你们一起去看。”

泰辅十分狼狈。原来妹妹假装对此一无所知,其实早就将两位哥哥的冒险计划听在耳中了。

泰辅再次趴在屋顶上。“静知道我们要去看流星的事了。”

“那又怎样?”功一没好气地问。

“她说想去看,想和我们一起看。”

功一将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跟她说,小孩子不能去。”

泰辅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仰望窗户。

虽说是在黑暗中,依然可以看到静奈在哭鼻子,圆嘟嘟的脸蛋上热泪滚滚。她正用哀求的目光望着泰辅。

泰辅使劲挠了挠头,弯下腰,再次呼唤功一:“哥。”

“干吗?”

“还是带静一起去吧。扔下她一个太可怜了。”

“说这些有什么用?办不到的事有什么办法?我们要爬很多很多石阶!”

“我知道,那我来背她好了。这样行了吧?”

“你行吗?你自己能上去就不错了。”

“我行的。我会带好她,就带她去吧。”

功一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对泰辅招了招手。“你快先下来。”

“啊?可静她……”

“你待在那里碍事。难道你能将静弄下来?”

“哦,是这样啊。”

“快点。”

被功一一催,泰辅一横心跳了下来。咕咚一声,摔了个屁股蹲儿。

就在泰辅揉着屁股准备站起来的工夫,功一已经攀上铁皮屋顶的边缘往上爬了,他站到铁皮屋顶后,对着窗户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儿,穿着睡衣的静奈跨出腿来,坐到窗框上。“保证没问题,相信哥哥。”功一小声说。

静奈跳离窗户,功一稳稳地将年幼的妹妹接住,对她说:“你看,没事吧。”接着,他将静奈留在铁皮屋顶上,自己飞身跳下,然后在泰辅面前蹲下。“来,骑在我的脖子上。”

“什么?”

“骑脖子。快上啊。”

泰辅一跨上去,功一就伸手扶着储藏室的墙,慢慢地站了起来。泰辅的脸比铁皮屋顶稍稍高出一点。

“接下来让静骑你的脖子。当心,你摔了没关系,可别摔坏了静。”

“知道。静,坐我肩上,跨着我的脖子。”

“哇,好高啊。”

确认静已坐到泰辅的肩上后,功一慢慢地蹲下身。虽说静还很小,但毕竟肩膀上承受的是两个人的重量,对腰、腿的压力很大。哥哥真厉害,泰辅心里暗暗佩服。

静奈平安落地后,功一从背包中拿出一件短风衣,给静奈套上。

“你光着脚,不过没关系,哥哥背你。”

“嗯。”静奈开心地点了点头。

一辆自行车骑上了三个人。功一负责蹬车,泰辅坐在后座,中间夹着个妹妹静奈。功一的背包由泰辅背着。

“抓紧了。”说着,功一便一脚蹬开。

骑了一会儿,左边就有一个小山丘迎面而来。山丘前方是三人上的小学。过了那里没多久,就看到路边有个鸟居,三人在那里下了自行车。鸟居旁有一条宽约一米的石阶。

“上吧。”功一背起妹妹静奈,拾级而上。弟弟泰辅紧随其后。

横须贺非海即山。离海稍远一些的地方便是山坡。坡度很陡,可民居依然鳞次栉比,与普通的街市一般无二。现在兄妹三人所走的这条石阶,也是为了居住此处的住户砌造而成。

“同学们都来了吗?”泰辅气喘吁吁地说。

“没来吧,半夜三更的。”

“那我们就可以神气了。”

“嗯,哪怕能看到一颗流星也好。”

石阶的后面是个缓坡,不一会儿,一片开阔的空地便出现在三人眼前。

这里是新城的建设用地,一个月前刚平整过,仔细看还能看到停放着的压路机和抓斗车。

功一用电筒照着脚下往前走,地面上到处拉着许多条塑料绳做的规划线。

“这里就行了。泰辅,塑料布。”

泰辅听罢,从帆布包中取出两张塑料布,展开后铺在地上。

三人在上面仰面躺下,静奈躺在两个哥哥中间。功一关了电筒开关后,他们立刻被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所吞没。

“哥,真黑啊。”静奈惴惴不安地说。

“别怕。我的手不是在这儿吗?”功一答道。

泰辅目不转睛地望着天空。然而,今晚的夜空没有一丝亮光,别说流星了,就连普通的星星也看不到一颗。

泰辅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知道英仙座流星雨的。和今晚一样从家中溜出去的功一,将和朋友一起去看流星的事对他吹嘘了一通,泰辅表示抗议:“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于是,功一和他约好今年一定带他。

等上一个小时就能看到十颗二十颗流星了——这是功一说的。泰辅一想到流星划破夜空的情形就激动不已,他还没见过流星,只在书本上读到过。可等了又等,还是没有见到一颗流星,他开始觉得无聊了。

“哥,一颗也没有啊。”

“嗯。”功一叹道,“这样的天气,到底还是不行啊。”

“唉,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静也觉得没意思了吧?”

静奈没有回答。功一答道:“她早就睡着了。”

他们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流星露面。不仅如此,竟有一些冰凉的液体落到他们的脸上。

“哎,下雨了。”泰辅慌忙爬起身。

“回去吧。”功一拧亮电筒。

他们原路走下石阶。还好雨并没有下得很大,但石阶被淋湿了,脚底必须特别留神。背着静奈的功一移动起步伐来比上石阶时更加小心谨慎。

回到鸟居,他们没骑自行车。静奈睡得很沉,已经不可能三个人骑一辆自行车了。功一背着妹妹往前走,泰辅推着自行车跟在后面。

雨不停地下着,雨点落在静奈身穿的短风衣上沙沙作响。

他们回到自家房屋的后面,可怎么才能将静奈弄到二楼的窗户上去却成了难题。

“我去看看前面的动静。要是爸妈睡了,我们就悄悄地溜进去。”

“有钥匙吗?”

“有。”

功一背着静奈绕到前门。泰辅则在后门的通道边停好自行车,用一把链条锁将车锁上。

这时,通道里发出声响。是开门的声音。

泰辅探头一看,见后门跑出一个男人。只看到一个侧面,但也看出这是个陌生的面孔。

那人朝着与泰辅所在之处相反的方向跑掉了。

泰辅觉得奇怪,便也绕到前门,却不见功一的踪影。他拉了一下刻着“有明”字样的大门,竟一下就拉开了。

店里漆黑一片,柜台尽头处的门却敞开着,从那里漏出一片光亮。门的里面就是父母的卧室,靠前则是楼梯。

泰辅正要朝那里走去,功一出来了,仍背着静奈。

泰辅下意识地觉得有些不对劲。虽说因逆光看得不太真切,他还是觉得哥哥的样子有些反常。

“哥……”他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

“别过来!”功一说。

“什么?”

“被人杀了。”

泰辅没听懂,只顾眨着眼睛。

“被人杀了。”功一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声调呆板,没有抑扬顿挫。“爸、妈都被人杀了。”

这下总算听明白了,但还是不明所以。泰辅莫名地露出笑容,虽然他知道哥哥不是在开玩笑。

功一的背上露出了静奈睡得香甜的小脸。

泰辅的双腿开始颤抖。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流星之绊 东野圭吾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