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利器》 吉莉安·弗琳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利器》 吉莉安·弗琳

基本信息

书名:《利器》
外文书名:Sharp Objects
丛书名: 阿修罗系列
作者: 吉莉安·弗琳
张思婷译者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5月1日)
页数:307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08674124,750867412X
ASIN:B071JW982V
版权: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家,有可能是你不敢踏足之地。

★畅销书《消失的爱人》作者吉莉安·弗琳惊艳文坛处女作,让惊悚天王斯蒂芬?金(著有《肖申克的救赎》)辗转反侧,手不释书!

★入围侦探小说中的“奥斯卡奖”——“埃德加·爱伦·坡奖”决选,斩获年度新人奖;荣获英国犯罪作家协会授予的伊恩·弗莱明钢匕首奖。

★早在大卫·芬奇拍摄《消失的爱人》之前,HBO抢先一步把《利器》收入囊中,改编成八集美剧。

名人评书

光用恐怖二字,根本不足以形容这部小说处女作……在还剩差不多三十多页的时候我就不敢继续读下去了,但是手指头又不听使唤地继续翻着书页。在我关灯后,故事内容不断萦绕在脑海中,不断出现细微的嘶嘶声,仿佛洞穴里的一条蛇。一部令人惊叹又引人深思的小说,借由作者深刻的笔锋以及更为深刻的洞见得到了提升。
——斯蒂芬·金(畅销书作家,惊悚大师,著有《肖申克的救赎》)
《利器》是我这一阵子以来看到的最令人耳目一新的惊悚处女作。这本书扣人心弦、不落俗套且文笔优美。书中饱受心理问题困扰的人物极为写实,为这个故事大大增色,结局出人意料。《利器》这本书真的相当有杀伤力。
——欧各司坦·柏洛斯(纽约著名广告创意人)
吉莉安·弗琳的文笔精妙。如果要读犯罪小说,她绝对是我的首选。
——凯特·艾金森(美国知名作家)

媒体书评

我向你保证,读到最后,你一定会大惊失色。
——《新闻周刊》
叙事极具技巧且让人坐立难安……弗琳的作品真的太写实了!她的笔调有时嘲讽,有时带有诗意,但她总是十分用心斟酌文字……她的犀利洞见直指人类的不完美,以及在我们之间四处游走的邪恶。
——《华盛顿邮报》
一部让人直打寒战的惊悚小说处女作……弗琳用极为流畅动人的笔调描绘了美国的小镇。
——《出版人周刊》
这本小说有一股力量,让你感受到既纯粹又慑人的上瘾感。
——《纽约时报》

作者简介

吉莉安·弗琳出生于密苏里州堪萨斯市,父母皆为大学教授,从小在书籍和电影的浸润中成长。大学毕业后进入加州的杂志媒体,之后移居芝加哥,在美国西北大学取得新闻学硕士学位,进入《娱乐周刊》工作,曾经在世界各地采访。目前已出版三部小说,均受到文坛与媒体的大力好评,文坛巨匠斯蒂芬•金、哈兰•科本、薇儿•麦克德米德等均盛赞她深厚的写作功底。凭借《消失的爱人》一跃跻身全球畅销书作家之列。目前,她与先生、儿子定居芝加哥。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我到家的时候,亚伦、我妈爱多拉、我妹艾玛都聚在客厅,我看了心头一惊,好像以前玛丽安还在的日子。妈搂着艾玛,两人同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尽管天气很热,艾玛却穿了一件羊毛睡衣;妈手里拿着冰块,敷在艾玛的嘴唇上。我同母异父的妹妹望着我,眼里尽是空洞的满足,接着又垂下眼去,玩弄手里那张从娃娃屋中取出来的光可鉴人的红木餐桌,跟隔壁饭厅的那张一模一样,只是她手上那张只有十厘米高。
“不用担心。”亚伦从报纸后面抬起头。“艾玛只是天气热吹了冷气着凉了。”我听了心头一惊,接着却有点恼怒:我又受到过去的习惯的制约,差点就冲进厨房烧水沏茶,跟以前听到玛丽安着凉的反应一样。我想在我妈身边站久一点,期待她伸出手来搂我。她们两个都没说话。我妈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只顾着跟艾玛挨近一点,在艾玛的耳边呢喃。
“我们克莱林家的人体质都比较弱。”不知道为什么,亚伦的口气好像有点心虚。老实说,我看伍德贝瑞医院的那些医生,大概每周都要跟我们克莱林家的人打一次交道,只要跟健康相关的事,妈和亚伦总爱小题大做。记得小时候,我妈总爱督促我擦药、抹精油,试试某种家庭偏方或一些奇怪的疗法。我偶尔会吞些刺鼻的苦药,但多半都是拒绝。后来玛丽安生病了,病得很重,妈忙着照顾她,就没时间哄我喝什么小麦胚芽萃取液。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然一阵剧痛。当年她递给我的那些糖浆、药丸,全被我一口回绝。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后一次感受到母亲全心全意的爱。我突然希望自己当时能随和一点。克莱林家的人。这里除了我都是克莱林家的人,我孩子气地想着。
“艾玛,你生病啦,真可怜。”我说。
“桌脚的纹路错了。”艾玛忽然大发牢骚,把餐桌举高给我妈看,很气愤的样子。
“你眼睛好尖啊,艾玛。”妈眯起眼睛,看着那张迷你餐桌。“不过不太明显,小乖乖,只有你才看得出来。”
“错就是错了,我不管。”艾玛瞪着那张桌子。“我们一定要退回去。特制还特制错,那还要特制干吗?”
“亲爱的,我跟你保证,一点小错看不出来的。”妈拍了拍艾玛的脸颊,但艾玛却从她膝上站起来。
“你说过会十全十美的,你自己保证的!”她的声音颤抖,泪水一滴一滴滑落。
“现在完了。全都完了。这是要放在饭厅的,饭厅的桌子怎么可以出错。我恨死这张桌子了!”
“艾玛……”亚伦把报纸对折,走过来搂着艾玛,却被她挣脱逃掉。
“我要的就只是这样,我就只求这样,可是你们都不在乎,连弄错了也不管!”她边哭边尖叫,使性子闹脾气,气得脸上红一块白一块。
“艾玛,冷静下来。”亚伦冷冷地说,又想要搂住她。
“我要的就只是这样!”艾玛气得哇哇叫,拿起木桌就往地上砸,木桌哗地碎成了五片,然后又是一阵敲打,把好端端的一张木桌敲成了碎片,然后把头埋进沙发的抱枕里,痛哭起来
“呃……”我妈开口,“看来不去重做也不行了。”
我退回房间,远离这个可怕的小女孩。她跟玛丽安一点也不像。
我的身子仿佛扑进火窟。我在房间里绕来绕去,回想如何呼吸,如何让皮肤冷却下来。我身上的伤疤有时候会不听管束,各行其是。
我喜欢割东西,也喜欢剪东西、切东西、刻东西、刺东西。我跟其他人不一样。我是有目的的。我的皮肤会尖叫,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字:厨师、猫咪、卷毛、蛋糕。我像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学写字一样,拿着刀,在身上刻字。我偶尔真的会扑哧一笑。譬如从浴缸出浴,眼角余光瞄到小腿内侧:性感睡衣。穿毛衣的时候,手腕上闪过:有害。为什么是这些词?上千小时的疗程,只换来名医聊胜于无的答案。这些词在一般的印象中通常很女性化,或者是很负面。我只能确定一件事:我非在身上看到这些字不可,而且不仅要看到,还要感觉到。譬如衬裙,在我左臀上发烫。
我曾在医院住了十二个星期。那家医院专门收容割身体自残的病患,其中百分之九十二是女性,大多不满二十五岁。我入院的时候是三十岁。三十岁半,微妙的时期。
柯瑞来探望过我一次,还带了黄玫瑰。医护人员先把花刺剪掉才让他带进接待室,花刺封在塑料瓶里——柯瑞说看起来像药瓶,他们把药瓶锁好,等倒垃圾时再拿出去丢掉。我们坐在休息室里,里面全是绒布沙发椅,桌角椅角磨成圆弧形,我一边跟他聊报社、聊他太太、聊芝加哥的新闻,一边用眼睛在他身上搜索,看有没有任何尖锐物品:表链、皮带扣环、安全别针。离开前,他对我说:“孩子,我很遗憾。”我知道他是真心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快哭了。
他走了之后我觉得自己恶心到令人作呕,跑去厕所里狂吐不止,吐着吐着发现马桶后面凸出一根螺丝钉,钉子上面套着橡胶帽,我把橡胶帽扒开,用手掌在钉子上快速摩擦,割出英文I,医护人员把我拖出去,鲜血从伤口喷出来,是耻辱的痕迹。
大家都说忧郁是蓝色的。如果我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日子比长春花还蓝,那我想我会很开心。对我来说,忧郁是小便的黄色,像从马桶冲下去,沿着下水道源远流长的淡淡尿液。
护士给我们的药,有些是用来缓解皮肤刺痛,但大部分则是用来预防大脑失控。我们每两周就要被搜身检查一次,看看有没有带着尖锐物品。我们围坐成一圈接受团体治疗,据说这样能泄愤并治疗自我憎恨。我们学习不要自责,转而将错误怪罪给他人。如果连续一个月表现良好,就能享受全身按摩和丝绒泡泡浴,这是触觉体验课,教导我们触觉的美妙。
我妈是我的访客,我们已经五年多没见了。她闻起来像紫色的鲜花,手上戴着叮叮当当挂满吊饰的手链,我小时候想要一条这样的手链想了好久。我们母女俩独处的时候,她就聊一聊室外树叶颜色的变换,说一说镇上制定新法,规定圣诞灯饰要在一月十五日以前拆除。如果医生也加入谈话,她就一面流泪一面发愁,不时轻轻拍一拍我。她一边抚摸我的头发,一边纳闷我为什么要这样自虐。
我们聊着聊着,难免会提到玛丽安。她已经没了一个女儿了,你知道的,她差点就伤心而死。没想到现在就连大的也蓄意自残(虽然大的总是比较不招人疼)。我跟她过世的女儿南辕北辙,想想看,如果她还活着,现在也快三十岁了。玛丽安拥抱生命,偏偏生年有限。天主啊,玛丽安全心享受生命。还记得吗,卡蜜儿,她连住院时都笑得那么灿烂?
我实在懒得提醒她,不久于人世的十岁小孩,根本什么都不懂,哪个不是笑得如花一般灿烂?但又何必在意呢?跟死者斗是永远斗不赢的。我只希望我的眼泪不要再流了。
我下楼吃早餐,亚伦穿着淡绿色的牛津布上衣,搭配一条白色裤子,折线平平整整,像用纸折出来的。他一个人坐在饭厅偌大的红木餐桌旁,倒影淡淡投射在上过蜡的桌面上,红木温润,倒影反光。我偷偷朝桌脚觑了一眼,看看昨晚那场风波的祸源。亚伦装作没看见。他用小茶匙舀着碗里的蛋蜜汁,抬头看我的时候,一条Q弹的蛋黄液在他下巴前晃来晃去,跟口水一样。
“卡蜜儿,坐啊。要不要我叫盖拉帮你准备点什么?”他把身旁的银色铃铛摇得叮当响,厨房门拉开,盖拉走了进来。她本是农家女。十年前,我妈用猪把她换过来,让她负责打扫和准备三餐。
她身高跟我一样,很高,但体重顶多才四十五公斤。她把那件上浆的看护服当制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看起来像一口钟。我妈走进饭厅,经过盖拉,在亚伦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把梨子放在她前方柔软的餐巾上。
“盖拉,还记得卡蜜儿吧。”
“当然记得啦,克莱林太太。”她面朝着我,笑了一笑。很狡诈的一张脸:参差不齐的牙齿,龟裂脱皮的嘴唇。“早安,卡蜜儿。你要蛋、面包还是水果?”
“给我一杯咖啡就好。糖和奶精都要。”
“卡蜜儿,要不是你来,我们也不会买一堆食物。”我妈说完,便从梨子胖的那端啃了起来。“好歹也吃根香蕉吧?”
“加一根香蕉。”盖拉走回厨房,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卡蜜儿,我为昨晚的事向你道歉。”亚伦开口说,“艾玛现在刚好在青春期阶段。”
“她大概有点叛逆。”我妈说,“大部分的时候都很乖,只是偶尔任性。”
“不是‘有点’吧。”我说,“都十三岁了还闹脾气,挺吓人的。”
我终于恢复在芝加哥的本色,变得直白又恶毒。我松了一口气。
“也是,不过你十三岁的时候,性情也没有平和到哪里去。”我不知道我妈指的是哪件事。是我在身上刻字,还是我因为妹妹过世哭天喊地,还是我多姿多彩的性生活。我决定随便点个头。
“反正她没事就好。”我下了个结论,准备起身离开。
“再坐一会儿吧,卡蜜儿。”亚伦的声音有气无力。他抹了抹嘴角。“告诉我们你在风城芝加哥的情况,再多陪我们一两分钟。”
“芝加哥很不错。我的工作也很稳定,得到不少正面的反馈。”
“哪来的反馈呢?”亚伦双手交叠,上身前倾,好像觉得自己的问题很有魅力。
“呃,我写了几则轰动的报道。从年初到现在,总共采访了三起谋杀案。”
“这值得夸耀吗,卡蜜儿?”我妈啃梨子啃到一半停下来。“我实在不懂你怎么会有这种嗜好?老是爱挖这种丑闻。你自己的人生就够丑恶了,干吗还要揭露别人的?”她欢欣一笑,笑得很尖刻,像被狂风卷上天的气球。
盖拉端着我的咖啡回来,手里还多了一个碗,碗里别扭地塞了一根香蕉。她一出去,艾玛就走进来,两个人好像在排演家庭喜剧。艾玛亲了一下妈的脸颊,跟亚伦道声早安,然后在我对面坐下,在餐桌底下踢了我一脚,爆出一阵笑声。“哎呀,踢到你啦。不好意思,卡蜜儿姐姐,我们还不熟,就让你看笑话了。”艾玛
说,“我现在刚好在青春期。”她盈盈一笑,看起来有点假。“现
在我们一家团聚。你是可怜的灰姑娘,我是邪恶的妹妹,你同母
异父的妹妹。”
“你一点也不邪恶啊,小乖乖。”亚伦说。
“可是卡蜜儿姐姐是老大,老大通常比较优秀。现在姐姐回来了,你们会不会只疼她不疼我?”艾玛问。她问的时候还有点半开玩笑的意味,但看我妈没回答,脸颊就泛红了。
“不会的。”妈平静地说。盖拉端来一盘火腿放在艾玛面前,艾玛在上面挤上蜂蜜,挤出蕾丝花边的图样。
艾玛咬了一口火腿,“因为你爱我,”说完又咬了一口。火腿加蜂蜜,那股又腥又甜的味道飘了过来。“如果死的是我该有多好!”
“艾玛,不准说这种话。”妈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手指飞舞到眼睫毛边,然后又坚决地放回桌上。
“死了就没烦恼了,人死了就会变得完美无瑕。我就会像黛安娜王妃一样。你看大家多喜欢她。”
“在学校你受欢迎,在家你是掌上明珠。不要太贪心了。”艾玛又在餐桌底下踢了我一脚,刻意笑了一笑,好像什么大事拍板定案了一样。她把衣服的一角搭在肩上,我这才发现,她穿的不是连衣裙,而是围了一条蓝色床单在身上。妈也发现了。
“你穿的这是什么东西,艾玛?”
“这是我的战袍。我准备穿这个去森林里扮演圣女贞德,班上的女生要把我烧死。”
“不准去,丫头。”我妈怒道。她把蜂蜜从艾玛手上夺过来,不让她再吃。“两个跟你同龄的女孩子都死了,你还想要跑到森林里玩?”我想起克里斯蒂侦探小说里的一句话:我妈说我不能跟朋友到森林里玩。
“不要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艾玛笑得很甜,甜到发腻。
“你给我待在家里。”艾玛戳着盘子里的火腿,嘴里低声咒骂。
我妈别过头看一看我,手上的结婚钻戒璀璨夺目,好像在对我发出求救信号。
“我说,卡蜜儿,你住在家里的这段时间,要不要安排一些休闲活动呢?”她问,“比如在后院野餐,开敞篷车出去兜风,或是到伍德贝瑞打打高尔夫球也不错。盖拉,麻烦帮我倒杯甜茶来。”
“听起来都很不错,只是我可能要先计划一下我要在这里待多久。”
“好啊,计划好也跟我们说一声。没别的意思,你爱待多久都行。”她说,“但跟我们说一下也好,方便我们安排活动。”
“当然。”我咬了一口淡绿色的香蕉,没什么味道。
“亚伦和我今年可能会北上一趟,我们都还没机会好好瞧一瞧芝加哥呢。”我当时住的医院在芝加哥南边,距离这里车程大约九十分钟,我妈那时都会先飞到芝加哥的欧海尔国际机场,再搭出租车到医院探病,每趟一百二十八美元,加小费总共一百四。
“好啊。我们那边有很棒的博物馆,还有一些湖泊,你一定会喜欢。”
“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办法靠近水边。”
“什么意思?”我明知故问。
“那个女孩子——安·纳什,她被扔到溪流里淹死了。”她停了一会儿,啜了一口甜茶。
“我认识她,你知道的。”艾玛嘀嘀咕咕,在座位上坐立不安。
“但她不是淹死的。”我这样当面纠正她等于是在故意让她下不来台。“她是被勒死的,只是尸体后来在溪流里被找到。”
“还有肯尼家那个女孩子。这两个小女生我都很喜欢,非常非常喜欢。”她若有所思地凝望着远方,亚伦伸手握住她的双手。艾玛站起来,发出一声细细的尖叫,像惊慌失措的小狗汪了一声,一溜烟跑到楼上去。
“可怜的孩子。”我妈说,“她跟我一样,也觉得非常难过。”
“我想也是,她以前每天都会见到那两个女孩子。”我没好气地说,“你怎么会认识她们?”
“风谷镇啊,不用我来提醒你我们镇有多小吧?这两个孩子个性乖巧,模样又好。真的是好模样。”
“但你不算真的认识她们吧?”
“我真的认识她们,还挺熟的。”
“怎么会?”
“卡蜜儿,拜托你不要这样。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很不安、很难过,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居然还来刺激我。”
“这么说,你以后再也不去水边了,是吗?”
我妈吼了一声:“你给我闭嘴,卡蜜儿。”她用餐巾把剩下的梨子包起来,拎起来离开饭厅,亚伦吹着口哨跟上去,好像钢琴师现场演奏,为默片制造戏剧效果。世界各处的悲剧都是我妈的悲剧,这点令我作呕至极。她担心陌生人惨遭不测,为地球彼岸的事故落泪。她永远承受不了人性的残酷。
玛丽安过世后,她整整一年没有离开过房间。那是间富丽堂皇的房间,一张四柱床像艘船一样大,梳妆台上摆满雾面香水瓶,地板是象牙材质,正正方方一块一块,光线从地上反射盈满房间,宏伟壮观,吸引了好几家装潢杂志前来拍摄。整间房间和那片奢靡的地板都令我瞠目结舌,不仅是因为它瑰丽绚烂,更是因为我被拒之门外。每个星期,镇长温斯洛等名人都会带着鲜花和古典小说来访。只有房门敞开,达官显贵进去探病的刹那,我才有机会瞥见我妈的尊容。她永远待在床上,坐在雪堆似的抱枕中央,穿着各式各样的睡袍,有薄纱的、有印花的。我却连一次也没进去过。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利器》 吉莉安·弗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