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传家之物》 艾丽丝·门罗自选集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传家之物》 艾丽丝·门罗自选集

基本信息

书名:《传家之物》
外文书名:Family furnishings
作者: 艾丽丝·门罗
李玉瑶(译者)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1月1日)
页数:84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9802644
ASIN:B0776K6QGS
版权:北京贝贝特

编辑推荐

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当代短篇小说大师艾丽丝·门罗代表作合集。
作者亲自选定篇目,收录《逃离》《亲爱的生活》《好女人的爱情》等经典名篇,写作生涯至高成就集于一册。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约翰·厄普代克、石黑一雄、萨曼·鲁西迪、迈克尔·翁达杰、乔纳森·弗兰岑、乔伊斯·卡罗尔·奥茨、裘帕·拉希莉、朱利安·巴恩斯……一众名家盛赞,当代英语文坛备受尊崇的作家。
值得反复阅读的经典之作,日常生活中转瞬即逝的情绪与不可逆转的选择;你迟早会在其中一个故事里,与自己面对面相遇。

媒体书评

最宏大的事件藏于人心,最沉重的痛苦隐而不言。一个简短的故事常常跨越数十年,勾勒出人的一生。艾丽丝·门罗在三十页之内呈现的东西,普通作家要用三百页才能说清。她是行文简洁的行家、当代短篇小说大师。——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秘书彼得·恩隆德,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辞
在当代英语文坛,艾丽丝·门罗是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即使在这些作家之间,她的名字也备受尊崇。——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一代又一代人都将持续研究和享受这本《传家之物》。对从未读过她作品的人而言,这是绝佳的入门途径。——美国公共广播电台
艾丽丝·门罗的写作生涯或许已经接近尾声,但她的故事如艺术品般,始终充满变化。即使你已经读过《传家之物》中的一些篇目,它们仍然会带来或大或小的惊喜。——《纽约时报》
《传家之物》是一部深刻的、不断给人惊喜的作品集。故事里的人和事常见于家庭生活,仅在为数不多的时刻充满戏剧性,却有生死之重。——《洛杉矶时报》

作者简介

作者|艾丽丝·门罗(AliceMunro,1931—),加拿大女作家,毕生专注于中短篇小说创作,被誉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出版有14部短篇小说集,曾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加拿大吉勒文学奖、加拿大书商奖、英联邦作家奖、全美书评人协会奖、布克国际奖等等,2013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译者|李玉瑶,编辑,译者。《外国文艺》执行副主编,上海翻译家协会理事。翻译作品有《岛上书店》《房间》《激情》《与狼共舞》等二十余部。

目录

好女人的爱情…………………………………………………001
雅加达………………………………………………………….065
孩子们留下……………………………………………………099
我母亲的梦……………………………………………………129
憎恨、友情、追求、爱情、婚姻………………………..169
传家之物……………………………………………………….217
荨麻……………………………………………………………..249
熊从山那边来…………………………………………………279
逃离……………………………………………………………..327
马上……………………………………………………………..367
激情……………………………………………………………..403
石城远望……………………………………………………….437
挣光景………………………………………………………….485
雇佣女工………………………………………………………..520
回家………………………………………………………………544
多重空间………………………………………………………..571
木头………………………………………………………………599
孩子的游戏…………………………………………………….619
幸福过了头…………………………………………………….651
抵达日本………………………………………………………..704
阿蒙森…………………………………………………………..726
火车………………………………………………………………757
眼睛………………………………………………………………789
亲爱的生活…………………………………………………….800
梁柱结构………………………………………………………..815

经典语录及文摘

多重空间
一路上,多琳要倒三趟车:先坐车到金卡丁,从那儿转乘去伦敦的车,再换乘由城区到市郊的巴士。她周日早上九点就动身了,但由于来回倒车候车,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要耗到下午两点才到。坐车也好,等车也罢,她都不介意。她平日里从事的并不是那种一直坐着的工作。
她是蓝叶云杉宾馆的一名客房服务员,工作内容包括清洁卫浴、拆洗和整理床褥、地毯吸尘、擦洗镜子等等。她喜欢这份工作——忙得没空想东想西,累得晚上倒头就睡。尽管几个和她一起共事的女人会讲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但多琳自己很少会碰到糟乱不堪的情况。这些比多琳年长的女人都觉得她应该往上爬,趁着年轻漂亮学点本事,谋份坐办公室的工作。但多琳自己很知足,她并不想和人打交道。
和她共事的人都不知道她的过去。或者,即便知道,也避而不谈。她的照片曾经登过报——报上登的是他给她和三个孩子一起拍的那张。照片里,她怀抱着刚出世的迪米特里,两边分别站着芭芭拉·安和萨沙,他们都一起望着镜头。那时她留着褐色的大波浪长卷发,头发是自然卷,发色也是天然的,正是他喜欢的样子。她的表情透着娇羞和温柔——与其说是她本性使然,倒不如说是为了摆出讨他喜欢的样子。
自那以后,她剪短了头发,做了漂发,又拉直了,整个人瘦了许多。她还改了名字,用起了自己的中间名“弗勒尔”。他们给她找了这份在小镇上的工作,地点离她原来生活的地方很远。
这是她第三次去那里了。前两次去,他都不肯见她。如果这次他还拒绝,她就打算放弃,再也不来见他了。即便他见了她,短期内她可能也不会再来了。她不想太意气用事。她自己心里也确实不知道未来该作何打算。
坐在第一趟车上时,她心里还不是很乱,一路上只是看风景。她自小在海边长大,那里还有春天这一说。而在这儿,冬天一过就一跃到了夏天。一个月前还在下雪,可现在天气热得都可以穿短袖了。阳光从光秃秃的树枝间倾泻而下,田地里一块块的水洼被照得明亮晃眼。
换乘第二趟车后,她开始紧张起来,心里不禁开始猜测,同车的一些女人说不定是和自己去同一个地方的。这些独自出行的女人,通常会费点心思打扮一下,或许是想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去教堂做礼拜。上了年纪的女人看起来像是要去那种严格又老派的教堂,裙子、长筒袜和帽子是必需的装扮,而年轻点的女人则有可能来自更开明的教派,裤装、亮色围巾、耳环和蓬蓬头都能接受。
多琳的打扮两头不沾。在她工作的这一年半时间里,从没给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上班时穿工装,下了班就穿牛仔衣。她早就不费心化妆了,过去是因为他不许,现在可以化了,她也不化。金色的直发和她瘦削的素颜并不相衬,但这并不重要。
到第三趟车时,她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着,开始辨认那些标志牌——广告牌也好,路标也罢,并试图借此来平复心情。她开始玩起了某个把戏,就是不让脑子闲下来。她放眼望去,把自己所见的词都拆成字母,再试着去想从中又能组成多少个新词。比方说,“coffee(咖啡)”可以拆解重组成“fee(小费)”、“foe(敌手)”、“off(关)”和“of(的)”四个单词,“shop(商店)”可以组成“hop(跳)”、“sop(浸)”、“so(如此)”,对了,还有“posh(时髦)”。因为一路会经过很多广告板、大商场和停车场,就连房顶上悬着的广告促销气球上也有词,所以出城路上,多琳看到的词数不胜数。

***

前两次去见他的事,多琳都瞒着桑兹夫人,这次估计也不会告诉她。她每周一下午都会和桑兹夫人见面。虽然桑兹夫人总是说人要往前看,但也会说慢慢来、事情急也急不来。她宽慰多琳说她做得不错,正一点点地挖掘出自身的力量。
“我知道这些都是陈旧到死的老话,”她说,“但它们说得在理。”桑兹夫人意识到自己说出“死”这个字,她尴尬得红了脸,但并没有为此道歉,以免让气氛变得更糟。
七年前,多琳十六岁的时候,她每天放学后都去医院探望妈妈。妈妈的背上刚开了刀,还在调养阶段。医生当时说病情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劳埃德是那里的一名护工。他虽然比多琳的妈妈要小上几岁,却跟她有着共同语言——他们都是老嬉皮士。他一有空就会过来和她闲聊,聊起他们都去过的音乐会和参加过的示威游行,聊起过去认识的那些愤青,以及让他们精神恍惚的嗑药体验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
劳埃德颇受病人欢迎,因为他喜欢开玩笑,为人又沉稳可靠。他长得健壮结实,肩膀宽厚,令人信赖,有时会被误认为是医生。(他不喜欢被认作医生——他认为很多药都是唬人的,而且很多医生都是混蛋。)他的皮肤敏感发红,发色偏浅,神色无畏。
他在电梯里亲吻了多琳,说她是沙漠里的一朵花。然后他又自嘲说:“我这人没什么创意吧?”
“你是个诗人,不过自己还没意识到。”她说这话是出于礼貌。
某天晚上,多琳的妈妈突然过世,死于血管栓塞。妈妈的很多女性朋友都表示要接多琳过去住——她也的确在其中一家住过一段时间——但多琳更想与她的新朋友劳埃德在一起。一年后,在多琳生日的时候,她怀孕了,之后他们就结了婚。尽管劳埃德至少有过两个孩子,却都下落不明,他以前从没结过婚。反正他的孩子那时候应该都已经长大成人了。年纪大了,他的人生哲学也发生了变化——他现在笃信婚姻、坚贞,并且反对节育。他觉得赛谢尔特半岛,这个他和多琳一起生活的地方,近来人满为患——都是老朋友、老的生活方式和老情人,这让他不堪其扰。不久,他们横穿整个国家,搬到了一个在地图上选的名为“米尔德梅”的小镇。他们没有住在镇上,而是在乡下租了个地方。劳埃德在一家冰淇淋厂找了份工作。他们还种了一片花园。劳埃德精通园艺,正如他擅长做木工活、拾掇柴火炉和修理旧车这类事情一样。
萨沙出生了。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传家之物》 艾丽丝·门罗自选集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