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苹果酒屋的规则》 约翰·欧文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苹果酒屋的规则》 约翰·欧文

基本信息

书名:《苹果酒屋的规则》
外文书名:The cider house rules
作者: 约翰·欧文
刘国枝(译者)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5月31日)
页数:73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9416568,755941656X
ASIN:B07DKWJWPB
版权:上海读客

编辑推荐

约翰·欧文怪不得是村上春树的偶像!欧文被誉为当代文坛小说宗师、“狄更斯再世”。他荣获过美国国家图书奖,还凭借本书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改编剧本奖。村上春树曾表示,欧文是自己的文学偶像之一:“读欧文的书会上瘾,他的读者都变成了瘾君子。”
《纽约时报》《时代周刊》《波士顿环球报》《泰晤士报》等媒体纷纷重磅推荐本书!本书在美国权威网站Goodreads上评论多达14万条,被译成35种语言风靡40多国。《泰晤士报》曾高度评价本书称:“本书戏谑、凝练,从中可见大师级的纯熟技巧。这本独特至极的书,一旦读了就永远不会忘记。”《每日电讯报》也曾感叹:“本书无法描述,无法不爱!”就连《第二十二条军规》的作者约瑟夫·海勒,也是这本书的铁粉,曾公开称赞:“本书无论题材还是创意,都属一流。引人入胜,动人心弦,给人彻头彻尾的满足感。”
这本温情的书,如加州的阳光一样“治愈”。让我们知道:我们也许一无所有,可在重要的人眼里,我们就是“缅因州王子”和“新英格兰国王”。也让我们明白:我们一生中,总会因为一个重要的人突然离开,而忽然成长。

名人评书

读欧文的书会上瘾,他的读者都变成了瘾君子。
——村上春树

本书无论题材还是创意,都属一流。引人入胜,动人心弦,给人彻头彻尾的满足感。
——《第二十二条军规》作者约瑟夫·海勒

一旦和纯粹而沉重的康拉德、浓烈而幽微的福克纳、锐利而絮叨的贝娄或佻达而炫奇的罗斯相较起来,欧文的小说总能在更多浪漫传奇式的悬疑和惊奇的交织之下让读者往复穿梭于倍胜于这些大师们所点染或镂刻的现实。
——张大春(台湾作家)

我不是一个20世纪的小说家,我不现代,当然也不后现代。我沿袭了19世纪小说写作的形式。我是老派的,是个讲故事的人。我不是分析家,也不是知识分子。……在写作中,真正永恒的是故事、角色、欢笑和眼泪。
——约翰·欧文

欧文本质上是位非常单纯的作家。但由于太过单纯,以致和这个不单纯的世界产生了冲突,反倒令人觉得他的现代性更加明显。这种独特感,真是不得了!如此的独特与激进,希望有更多人能够理解。
——村上春树(村上曾两度翻译欧文作品,采访过欧文,还与欧文一同慢跑)

媒体书评

本书戏谑、凝练,从中可见大师级的纯熟技巧。这本独特至极的书,一旦读了就永远不会忘记。
——《泰晤士报》

这本书,无法描述,无法不爱!
——《每日电讯报》

欧文被广大读者钟爱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欧文笔下的世界,就是每个人眼中的世界。
——《时代周刊》

至今尚在人世的作家中,几乎没有一个比得上欧文。
——《华盛顿邮报》

欧文的想象力,一人顶得上十位作家!
——《丹佛邮报》

作者简介

约翰·欧文JohnIrving
当代文坛无可争议的小说宗师,被公认为在世作家中数一数二的角色。他的作品在赢得文坛推崇的同时深受大众喜爱,被翻译成35种文字,世界各地的书店里几乎都能买到欧文的小说。评论界认为欧文是罕见的承袭了现实主义文学精髓的作家,将他誉为“狄更斯再世”。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表示,欧文是自己的文学偶像之一,他曾将欧文作品译介到日本,采访过欧文,还与欧文在公园一同慢跑。
欧文作品曾三次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1980年凭借《盖普眼中的世界》摘得桂冠。
欧文作品在好莱坞也炙手可热,曾有5部小说被改编成电影,他本人也是一名杰出编剧。1999年,欧文以本书拿下奥斯卡金像奖改编剧本奖。
欧文1942年生于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埃克塞特,全职写作之前,曾当过二十年摔跤手。他先后养过两只棕色拉布拉多犬,分别取名为“狄更斯”和“勃朗特”。

目录

第1章孤儿院的孩子001
第2章上帝的工作043
第3章缅因州王子,新英格兰国王085
第4章年轻的威尔士医生137
第5章荷马食言194
第6章观海果园261
第7章大战前夕328
第8章机会出击401
第9章缅甸上空474
第10章十五年后550
第11章违反规则641

经典语录及文摘

苹果酒屋的规则:
第1章
孤儿院的孩子

在缅因州的圣克劳兹孤儿院里,有一所附设医院,里面有两位护士专门负责为男孩部的新生儿取名,并查看他们的小鸡鸡割包皮后的愈合情况。当时(一九二几年),在圣克劳兹出生的所有男孩都得割包皮,因为孤儿院的医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治疗过许多没割包皮的军人,并因此碰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位医生还兼任男孩部的负责人。他不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对他而言,割包皮不是什么宗教仪式,而纯粹是出于卫生考虑采取的一项医疗措施。他名叫韦尔伯·拉奇。拉奇(Larch)还是一种落叶松的名称,尽管他身上一年到头都散发着乙醚味,他手下有位护士还是会因为他而联想到那坚韧、常青的大树。不过,她不喜欢韦尔伯这个怪里怪气的名字,觉得将这么个怪名字与挺拔的大树联系在一起,简直是可笑之极。
另一位护士自以为爱上了拉奇医生,所以每轮到她为孩子取名时,她总是选择约翰·拉奇或约翰·韦尔伯之类的名字(约翰是她父亲的名字),要不就是韦尔伯·瓦尔希(瓦尔希是她母亲的名字)。尽管暗恋着拉奇医生,她却只是把拉奇当成一个单纯的姓氏,每次想起他,也绝对不会联想到什么大树。不过,她倒挺喜欢韦尔伯这个词,既可以当名,也可以当姓,所以,只要她用腻了约翰这个名字,或者遇到同事批评她老是把这个名字用来用去时,她就会勉为其难地换个花样,来个罗伯特·拉奇或杰克·韦尔伯什么的(她似乎不知道杰克通常是约翰的昵称)。
这个故事的小主人公,如果是由这位头脑简单、患了单相思的护士来取名,很可能又是什么拉奇呀,韦尔伯呀,要不就是约翰、杰克、罗伯特之类的,那可真是要命!好在这一次轮到了另一位护士,于是他便成了荷马·威尔士。
另一位护士的父亲以帮人挖井为生。干这一行十分辛苦,工作必须高度认真,精确细致。在这位护士看来,她父亲正好具备这些品质,从而使“威尔士”这个名字带上了踏实而深沉的色彩。至于“荷马”,则是她家以前养过的一只猫的名字。
这位安琪拉护士——几乎所有人都这么称呼她——在为孩子取名时,很少重复,而可怜的爱德娜护士却把“约翰·韦尔伯二世”用了三次,把“约翰·拉奇三世”用了两次。在安琪拉护士的脑海里,装满了各种新奇有趣的名词,她别出心裁地将它们用作姓氏,如梅波、菲尔兹、史东、希尔、诺特、戴伊、华特斯等;至于名,则借用她家里那些已经过世的宠物的名字,尽管也不算富有创意,如菲力克斯、富兹、史莫奇、山姆、斯诺伊、乔、卷毛头、艾德等等。
对大多数孤儿而言,护士们取的这些名字都是临时的,因为许多人在出生不久就被领养(男婴被领养的成功率高于女婴)。在他们出生之后,最早给予他们照料和爱抚的女性是安琪拉护士和爱德娜护士,可这些孤儿,由于被领养时年龄太小,往往淡忘了对两位护士的记忆,更不会对她们取的名字有印象了。更何况,拉奇医生坚定不移地遵守一条原则——决不将这些名字告诉孩子们的养父母。圣克劳兹孤儿院的院方认为,孩子们离开时,应该感受到一种崭新的开始。不过,在安琪拉护士、爱德娜护士甚至拉奇医生的心中,他们的约翰·韦尔伯、约翰·拉奇,以及菲力克斯·希尔、卷毛头、梅波、乔·诺特和史莫奇·华特斯们,会永远保留这些名字,而对那些没有被人领养而长期留在孤儿院的男孩们来说,则尤为如此。
但荷马·威尔士却始终都叫荷马·威尔士,因为他虽然多次被人领养,却没有一次成功过,到头来总是会回到圣克劳兹。大家不由得认为荷马是有意要以孤儿院为家。要接受这一点并不容易,可安琪拉护士和爱德娜护士不得不承认,荷马·威尔士是属于圣克劳兹孤儿院的孩子。最后,拉奇医生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鉴于这个孩子顽强的决心,他们也就不再让人领养荷马。
安琪拉护士对小猫和孤儿一向宠爱有加。有一次她说,荷马·威尔士一定是特别中意她取的这个名字,因为他为了保住这个名字,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在十九世纪的大半个世纪里,缅因州的圣克劳兹镇曾经是一个木材集散地。人们利用这里平坦的河谷之便,修筑了道路以利运输,后来这里渐渐发展成为一个小镇,并建起了商店。……接着出现了车夫和船夫,再后来又有了妓女、无赖和罪犯,最后便有了一座教堂。第一个木材站就叫克劳兹,因为这里的河谷地势低缓,云遮雾绕,湍急的河面上弥漫着难以消散的水汽,而上游三英里处有座瀑布,轰鸣的水流激起漫天水花,使得这一带总是氤氲朦胧。……这里地处缅因州内陆,讨厌的蚊蝇恰恰喜欢这湿气笼罩的谷地,而不喜高山上的凛冽空气或海边的清新阳光。
韦尔伯·拉奇,不仅是孤儿院的创办者兼住院医生以及男孩部的负责人,而且还自封为小镇上的历史学家。根据他的说法,原本名为“克劳兹”的木材站,后来却加上了一个“圣”字,完全是因为“当时来这里的人笃信天主教,喜欢在所有东西前面都加上一个‘圣’字,似乎这样就能赋予它们某种高贵的色彩,而这种高贵的色彩是它们天生难以拥有的”。等到“克劳兹”改名为“圣克劳兹”,昔日那个以伐木为主的小镇已经变成了以锯木为主,原本郁郁葱葱的广袤森林也早被砍伐殆尽。往日的河面上一度浮满木材,伐木站里曾经可见成群的瘸子,这些人的腿不是从树上掉下来摔断的,就是被倒下来的树干压断的。如今这一切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锯好的木材堆成小山似的在烈日下曝晒,漫天飞扬的锯木屑有时细得用肉眼都难以发现,却无所不在地钻进人们的鼻孔和肺里。抑制不住的喷嚏声和哼哧哼哧的呼吸声随处可闻。小镇已经是满目疮痍,被锯木厂的利锯弄得遍体鳞伤,并毫不掩饰地袒露着自己的残缺。在圣克劳兹,不管是阴冷潮湿、漫长多雪的冬天,还是阴雨绵绵、闷热难耐的夏日,天空中总是雾气迷蒙。如今,那刺耳的锯声已经与这迷蒙的雾气一样,似乎永远挥之不去,只有极为少见的大暴雨才能偶尔带来一点改变。
在缅因州的这个地区,只有在三四月份积雪融化时,人们才能稍稍感受到一丝春天的气息。在这期间,路面往往泥泞不堪,笨重的锯木设备无法挪动,整个小镇的生产陷于停滞,人人足不出户。春天一到,融化的积雪使河水猛涨,水流湍急,根本无法行船。圣克劳兹的春天是问题百出的季节,人们酗酒、吵架、嫖娼、强奸,到处闹事。这儿的春天还是自杀的季节。孤儿院的孩子正是在春天被广泛播下种子的。
那么秋天呢?韦尔伯·拉奇医生在他的孤儿院日志里,对这里的秋天作了描述。他的日志开头要么是“在圣克劳兹……”,要么就是“在别的地方……”。关于秋天,他写道:“在别的地方,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人们经过春夏两季的辛勤劳作,采撷丰收的果实,储存起来,准备迎接漫长的冬天。可圣克劳兹的秋天却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对于孤儿院的气候,人们又能有怎样的指望呢?难道还会指望度假胜地的天气?如果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小镇,又怎么会冒出一座孤儿院呢?
从拉奇医生的日志中,可以看出他用纸非常节约,正反两面都写得密密麻麻,不留一点儿空白。他在日志中写道:“在圣克劳兹,你猜谁是缅因森林的敌人?谁是那些不受欢迎的私生子的无赖父亲?是谁使得河面浮满断木、河岸光秃一片、泥土被河水冲走?谁是那贪得无厌的毁灭者,先是让伐木工双手变黑,手指受伤,继而让锯木工手掌皲裂,甚至失去手指?是谁拥有了堆积如山的木材却仍然贪心不足?是谁……?”
在拉奇医生看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纸张,或者说得更具体一些,是兰姆斯造纸公司。拉奇医生认为,森林本可以满足人们对木材的需求,但似乎永远也不可能满足兰姆斯造纸公司对纸张的需求——尤其是如果他们根本就不去植树造林的话。环绕圣克劳兹河谷的森林在被砍伐一空之后,只是稀疏地长出了一些参差不齐的灌木,乍看起来,就像一块长了杂草的沼泽地。从三里瀑到圣克劳兹,再也无树可伐,再也没有木材顺河而下。于是,兰姆斯造纸公司便关闭了河岸上的锯木厂和木材站,迁往下游,同时将缅因州带入二十世纪。
他们留下了什么呢?糟糕透顶的天气,漫天飞扬的锯木屑,满目疮痍的河岸——曾经依赖河水运输的巨大圆木早已将河岸冲撞得光秃秃的,形成了新的堤岸。此外就是原来的那些建筑物:门窗破损的厂房;楼下开舞厅、楼上是赌场的妓院,置身于赌场里,可以将湍急的河流尽收眼底;还有为数不多的几座木质结构的民舍,以及法裔加拿大人的天主教堂。教堂因少人光顾而干干净净,反而显得与圣克劳兹格格不入,它从来就不曾像妓院、舞厅或赌场那样受人青睐。(拉奇医生在日志中写道:“在别的地方,人们常常打网球或玩扑克牌,可圣克劳兹的人却以赌钱为乐。”)
又有些什么人留下来了呢?没有兰姆斯造纸公司的人,只有年老色衰的妓女和妓女们的私生子。就连圣克劳兹天主教堂里那些不大受欢迎的神职人员,也随着兰姆斯造纸公司迁到了下游,那里有更多的灵魂等待着他们去拯救。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苹果酒屋的规则》 约翰·欧文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