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三万英尺 马曳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三万英尺 马曳

基本信息

书名:《三万英尺》
作者: 马曳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3月1日)
页数:45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08683515,750868351X
ASIN:B07B5W7DD2
版权: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一句话简介
陈墨与程皎皎各自行走在成为合伙人的七年晋升道路上,经历过茫然、无措,品尽职场与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终得知:我们如履薄冰地走过一段悬崖,也不过是来到另一段悬崖的起点。

人物小传
陈墨: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后留美攻读法律博士,在纽约知名律所工作两年后,被该律所中国办公室的合伙人游说回国工作。她人如其名,沉默不张扬,不急躁,回国不久被恋爱长跑的男友提出分手后,大合伙人周天酬走进了她的世界。
程皎皎:陈墨的北大室友,历史系毕业。本拿到美国西岸名校的全额奖学金,却在签证时意外被拒。机缘巧合下去了著名咨询公司就职。对数学专业的人有情结。为人敢爱敢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赵允是一个例外。
王承之:北大物理系毕业,留学回国后在大学任教。为人内敛谨慎,与陈墨同属爱猫人士,后在京城胡同里开了一家咖啡馆。
赵允:王承之表弟,哈佛大学数学专业本科生。为人充满理科高材生的骄傲与自信,陷入爱情后也进行了直接、大胆的追求,但内心逐渐开始患得患失。

精彩亮点
1.律所+咨询公司的背景设定:女律师是否真的身穿巴宝莉套装、脚踩13cm高跟鞋?她们的生活是《欲望都市》还是《傲骨贤妻》?读完本书,你就会知道真正的答案。
2.坐拥百万+粉丝的公众号“奴隶社会”每周六火爆连载,阅读量迅速突破百万。作者身为资深律师,行文语言犀利,看问题直击要害,冷静理性。写职场鞭辟入里,写情感云淡风轻,令无数读者为之喟然,欲罢不能。有人说,每个周六,都是读着《三万英尺》醒来的。
3.故事题材具有商业色彩。本书是作者马曳继第一部畅销长篇小说《此岸》后创作的第二部职场小说,灵感同样来源于其自身特殊的职场背景和行业圈子。小说情节真实,感情真挚,会让同样拥有金融律所工作经历的读者感同身受,产生深深的共鸣。
4.现实主义者的成长之书,不端不装,有趣有梦。小说从两个女主人公的角度,双线并行,讲述了当代年轻女性在职场和感情生活中的迷茫,并最终给出答案,指明前进的方向。
5.2007年的《杜拉拉升职记》,让我们领略外企残酷的职场规则。2017年的《三万英尺》,告诉你咨询公司和律所步履维艰的七年晋升路。
每隔两三年,就必须上一个台阶,换一个头衔,担起一份全新的责任。如果上不了台阶,就需要离开公司另谋高就。
这种恩威并重的职业上升路径,也许是桩好事,它让人生有了清晰而踏实的目标。
然而如履薄冰地走过一段悬崖,也不过是来到另一个悬崖的起点而已。
凌晨在异乡的酒店里醒来,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时,七年之路的尽头,是否就是高山之巅,任谁都无法保证。

与十年前的“杜拉拉”们不同,这一代年轻人,既可倾心投入,又能全身而退。公司与社会,职业与生活,工作与感情,他们在矛盾中成长,又在割裂中重生。
愿每一位奋斗在西西弗斯式七年之路上的你我,在春风沉醉的务虚的夜晚,或者一地鸡毛尚未扬起的清晨,翻开这本《三万英尺》,躲过惊心的乱流,安稳落地。

名人评书

“生命来来往往,没有来日方长。别把好的留到后面,因为你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等到那个时候。
——一诺(前麦肯锡合伙人、“奴隶社会”创始人)
但愿多年以后的陈墨与程皎皎,生活中的每一个陈墨与程皎皎,都尚有一点闲暇与心情,过一个春风沉醉的务虚的夜晚,或是于清晨一地鸡毛尚未扬起时,翻一翻《三万英尺》这样的小说。
——Autumn(前麦肯锡资深咨询师、热门职场博主)

媒体书评

超级喜欢马曳的文,不过度用力,含情脉脉但有节制,回味无穷。
——读者戴玟祺

舒缓的笔调述说着繁忙。
——读者Yanyun

作者简介

作者:马曳
现居香港,纽约州执业律师。北京大学毕业后赴美深造,获得哈佛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JurisDoctor)学位。已出版作品有《此岸》。

目录

楔子
第一章欲买桂花同载酒
第二章相见不如怀念
第三章FiftyShadesofBlue
第四章原来你也在这里
第五章繁花
第六章浅草才能没马蹄
第七章理想国
第八章朝花夕拾
第九章二十四桥明月夜
第十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第十一章此恨不关风与月
第十二章暗涌
第十三章月亮和六便士
第十四章牡丹亭外
第十五章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第十六章犬儒主义
第十七章午夜前的十分钟
第十八章江湖夜雨十年灯
第十九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二十章三万英尺

经典语录及文摘

时而飞升三万英尺,时而落入一地鸡毛,这就是职场,这就是生活(标题)
01
十八周岁的时候,我们面临了人生第一次关于职业的选择——高考填志愿。听见父母在深夜里讨论,也并没说出个所以然。我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心情,在那本招生简章上,选定了看起来百搭的经济学。七年本科与硕士后,我又以“实在不想再读了,大家说什么公司好我也申一申吧”的心情找工作;拿到offer后对七大姑八大姨进行了一番“麦肯锡真不是麦当劳也不是肯德基”的解释,误打误撞地进了咨询这一行。
在本世纪初,互联网还算奢侈品,没有百度、没有知乎、没有那么多实习机会与职场咨讯。我们的父母与师长辈,来自知识青年返城后念“业余大学”自修、大学毕业国家包分配、错过高等教育、下海或者下岗后一番闯荡的时代,并没有“职业生涯”这么一说。
在这样无知无畏的背景下,一句“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忽悠了多少人去学生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鼓舞了多少人去念国际贸易,上世纪末的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又有多少人杀进了码农的轨道……
我们一旦选择了,大多会顺着轨道一直向前,即使脱轨而出,也多少带着一点惯性。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每一个职业意味着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它会如此深刻地影响我们当时与多年以后赚多少钱、住在哪儿、每天工作多久(and睡多久);我们抱着改变世界或者财富自由的理想,在每个珍贵的白天做什么,在实验室里解剖小白鼠、对着电脑打字、还是跟一堆无关的人磨破嘴皮子;我们如何说话、如何做事、如何思考、如何判断是非对错;我们遇到谁、爱上谁、有多少时光恋爱、在什么年纪结婚生育、还有没有心情在阳光午后闲看小说……
所以,《三万英尺》是一个职场的故事,双女主、N多男主的小说(听起来很带劲儿吧)。陈墨,律师;程皎皎,咨询师。她们相似,同毕业于海淀那所学校,如今同在国贸地区所谓金字塔尖的“professionalfirm”出没。职场数年,陈墨与程皎皎已经告别了菜鸟的一脸懵逼,前路却也并非一世无虞,人生似乎还有很多闪闪发光的可能性,但恐怕其他的可能性也太多。
十八岁填高考志愿时,憧憬与茫然,两种情绪不知孰轻孰重。
蓦然回首,已是半生。
阅读《三万英尺》,就当,是时候复盘来时路了吧。

02
让我试试,不剧透地说下,《三万英尺》多么好看。
我忘不了在大学宿舍里初读安妮宝贝的心情,室友下载打印在洁白稿纸上递给我,南方仲夏潮湿的夜晚,指尖和心里漫着微凉的气氛。所以,我一直喜欢安妮,每本都读。
但是,我特别烦安妮笔下那些穿蓝白衬衣的干净男子,号称都是木讷而成功的专业人士,以《二三事》里的律师沿见为典型。亲,真的律师根本不是酱紫的好么?在暗流汹涌的律所,没法又木讷又干净又成功好么?……
所以,谢天谢地,阿弥陀佛,马曳给我们写了一个真的职场,那些精致的烧脑与精致的苟且。还是律师与咨询的两种职场,很过瘾。
比起《此岸》,陈墨与程皎皎,已经升级打怪有年。有挫折,更有进退皆宜的控制;有吃亏,也有智慧转念明白其中利害;有渴望,也能克制地等待未来徐徐展开。所以,两边的故事演绎与内心辗转,更有玩味的余地,可供解析,亦可供解颐。
《三万英尺》另有一种结构之美。陈墨与程皎皎、律师与咨询、职场与情场。平行的职业生涯,公司政治、神经客户、专业挑战与日常chaotic;平行的感情选择,暗恋失恋热恋眷恋。两条主线都是职场与情场故事交融,彼此对称而相互推动,丰富而收敛。我觉得马曳对小说的掌控力,比《此岸》又进一步。
然而最不能言说的好处,是文字蕴藉幽默,有豆麦蕴藻之清新,与蓝山咖啡之余味。这个,还请大家自己领略吧。

03
一个月前,马曳来北京,我们在中关村南京大牌档坐下。小桌挨着小桌,桌上小碟挨着小碟,有一种满满当当的喜庆感。
“本来想在北京多呆几天,但是老公要出差,后天得赶回去看着小朋友……”马曳熟练地挑出一颗螺蛳肉,从齿缝里挤出一句。
但这并没有减少我们的吃兴。我俩点了,金陵烤鸭、古法糖芋苗、酒酿元宵、炒螺蛳、河蚌豆腐汤、桂花拉糕、萝卜端子、鸭血粉丝煲、鸭油烧麦、云斗煮干丝……并且,全吃完了。
那个晚上,我是极其愉快的。聊完,马曳披着在北京早春夜晚里嫌凉的薄薄大衣,摇曳生姿地上了滴滴专车;我打着饱嗝,顶着寒风,骑一辆共享单车回家去了。
十多年前初入职场的我们,大约想象不到现在的生活依然如此一地鸡毛——房价、雾霾、家里的熊孩子、眼前依然曲折的职场之路,即使这样一个晚上,也要从牙缝里挤出来……但十多年后,还能和觉得有趣的女友坐下聊聊文字、聊聊这一地鸡毛,互相打点鸡血,我也是觉得心满意足,可以称之为春风沉醉的夜晚。
《三万英尺》要在奴隶社会开始连载了,马曳同学让我给写个预告。我一直在她自己的公号追文,喜欢,时常在迟更的时候留言催稿。同时,也冲着这是难得的好饭友(就是不嫌菜点得多,还能跟我一直吃到底),答应了。

04
这活儿不好干。
在豆瓣有个“恨腰封”小组,深得我心。
那些咋咋呼呼的腰封文字,约等于公号的标题,让我偶尔坐飞机没带书,在机场临时进书店就恨不能吐血。
“郭敬明倾情推荐!杨幂的枕边书!”
“震惊!村上春树拿不到诺贝尔奖的秘密!”
“古有三千弟子、今有北大才子,封闭的心灵豁然开朗!”
(就差“不买不是中国人”了)
但是想必是有用的吧……所以我给《三万英尺》也草拟了以下标题与摘要:
奴隶社会热文《此岸》作者又出新作!万众瞩目的职场女性小说!
……
深度揭秘麦肯锡职场生存法则!外资律所重重内幕大曝光!
大家都在看,北京百万年薪女神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
……
哈哈哈哈。
为了避免被马曳劈死,保存这个饭友,这条路我还是放弃了吧。
多年以后的陈墨与程皎皎,生活中的每一个陈墨与程皎皎,我都不敢指望,有一天她们的生活中鸡毛褪去,清新爽洁。
我只能说,但愿多年以后的陈墨与程皎皎,生活中的每一个陈墨与程皎皎,都尚有一点闲暇与心情,过一个春风沉醉的务虚的夜晚,或是清晨一地鸡毛尚未扬起时,翻一翻《三万英尺》这样的小说。
这样也许就好。
Autumn(前麦肯锡资深咨询师、热门职场博主)

转眼就到了年底。十二月中Grace给办公室所有人发了一封邮件,代表郭达民邀请大家周五晚上去崇文门的一家餐厅吃饭。陈墨拿着黑莓不解地去问陈硕,CBD有那么多餐厅,为什么专门选一家崇文门的。陈硕嘿嘿一笑,让陈墨把他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摊了摊手说,没办法,这家餐厅许芳入了股的,郭达民自然要照顾自家生意。

陈墨对老板自家的生意多多少少还是充满了好奇心,可惜那天她和许昊然的项目得把承销协议发去给投行,大部队离开的时候陈墨还存着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迟到一点,把承销协议发出去了再去参加晚餐。她再注意到时间的时候,已经八点半,陈墨无奈地承认自己估计有误,必须得先去点卯,再回办公室继续伏案。
她赶到Grace发给大家的那个地址时已经过了九点。这是一座看起来有点年头的大院,院子里几栋青砖小楼,每栋楼周围都种着竹子。夜里看着不真切,但陈墨想这地方白天应该还是颇有些怀古幽情的,也不知道是对从前派什么作用的老房子进行了改装。这地方靠近东交民巷,也许是晚清的什么遗迹?不过这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许芳的那间餐厅——这灯影幢幢之间,每栋楼前又没有什么标志,要想找出正确的那间还真不容易。
陈墨试着给Grace和陈硕打了电话,两个人都没有接,她只好走进一座小楼里碰碰运气。前台的人倒是挺热情地接待了她,听她说明德律师事务所订位,对方问她是不是私人活动,获得肯定答复后便跟她说整个二楼都被包下了,她上楼去就可以找到。
陈墨一边拾级而上一边庆幸自己的运气还挺好,问第一家就顺利找到了。靠近楼梯尽头,气氛却有些不对,陈墨没听到聚会该有的嘈杂气氛,却听到一阵大提琴声,她狐疑地上了最后几级台阶,愣住了。
二楼是一整个雅间,上得楼梯便到了房间里,窗下面对着楼梯的地方摆了一张沙发椅,里面坐着一个陈墨认识,却不认识她的人。
自从刚回北京那个周末加班的晚上在公司的茶水间遇上Daniel Chow,已经过去了好多个月。陈墨无意从陈硕处得知他那个项目上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代表公司大股东的律师,叫做周天酬。陈硕悄悄指给她看,陈墨才知道这个陈硕说起来简直语气谄媚的厉害角色,是那个半夜从冰箱里拿了四五瓶零度可乐的人。
周天酬穿着一件吸烟装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只红酒杯,注视着这位不速之客。
陈墨局促地看了一下周围,屋子里靠她最远的那面墙边摆了一张长桌,上面放了一排红酒和许多只酒杯。这大概是周天酬召集的品酒活动,楼下的前台听到“律师事务所”几个字就自动断定她是周天酬的客人。
陈墨张了张嘴:“抱歉,周律师,我走错地方了。”
周天酬神色未变地看着她,用英文问:“这位小姐,我认识你吗?”
陈墨这才觉得自己刚才叫周天酬周律师其实是很唐突的事,她赶忙用英文回答:“抱歉,我们在项目上碰到过一次,您可能不记得了。”没等周天酬回答,陈墨转身下了楼。
她一路疾冲到院子里,冷风扑面而来,陈墨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心跳得很快,脸也觉得很热。她有点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到这座院子里来,直到包里的手机开始震动,这迷梦才被打破,是陈硕回了她的电话。
陈硕告诉陈墨他们已经吃完了,刚才在出租车里没听到手机响,李征明建议饭后大家去唱KTV,所以现在大家转战到了朝阳门钱柜。
陈硕建议陈墨直接去朝阳门和大家汇合,被陈墨拒绝了。既然饭局已经结束,她决定还是回办公室把承销协议做完。挂上电话,陈墨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一些。有两个外国人从她身边经过,走进了刚才她出来的那栋房子。陈墨不由自主地想,也许他们是周天酬在等的客人?她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那栋小楼,竹影里透出昏黄的灯光,二楼的窗开着,却看不见里面的人。
陈墨直接回了办公室。承销协议做完发出去,她才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没有吃晚饭。电脑上的时间显示已经接近午夜,陈墨这才发现自己饿了。这个时候,唯有楼下24小时营业的金湖茶餐厅还开着,于是陈墨去了那里。
临近半夜,在金湖吃饭的人,如果不是呼朋唤友的一群,大约都有不足为外人道之的故事。然而陈墨今天注定会不断有奇遇,一踏进门,迎面桌子上坐着的正是独自一人的王承之。王承之看见陈墨,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这么巧?”
陈墨报之以微笑:“是啊,好巧。”她环顾四周,“你一个人?”
王承之点点头。
这时候想要再单独一桌似乎有点过于刻意,陈墨于是在王承之的对面坐下。她招来营业员,要了一碗烧鸭腿泡饭。
营业员面露难色:“最后一份刚刚被这位先生点了。”
王承之赶忙说:“不妨事,把我的那份给这位小姐,给我上一份烧鸭泡饭就行。”
陈墨没有推辞,她心不在焉地想着刚才像武陵人一般的偶遇,并没有注意到王承之看她的眼神。
转眼就到了年底。十二月中Grace给办公室所有人发了一封邮件,代表郭达民邀请大家周五晚上去崇文门的一家餐厅吃饭。陈墨拿着黑莓不解地去问陈硕,CBD有那么多餐厅,为什么专门选一家崇文门的。陈硕嘿嘿一笑,让陈墨把他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摊了摊手说,没办法,这家餐厅许芳入了股的,郭达民自然要照顾自家生意。
陈墨对老板自家的生意多多少少还是充满了好奇心,可惜那天她和许昊然的项目得把承销协议发去给投行,大部队离开的时候陈墨还存着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迟到一点,把承销协议发出去了再去参加晚餐。她再注意到时间的时候,已经八点半,陈墨无奈地承认自己估计有误,必须得先去点卯,再回办公室继续伏案。
她赶到Grace发给大家的那个地址时已经过了九点。这是一座看起来有点年头的大院,院子里几栋青砖小楼,每栋楼周围都种着竹子。夜里看着不真切,但陈墨想这地方白天应该还是颇有些怀古幽情的,也不知道是对从前派什么作用的老房子进行了改装。这地方靠近东交民巷,也许是晚清的什么遗迹?不过这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许芳的那间餐厅——这灯影幢幢之间,每栋楼前又没有什么标志,要想找出正确的那间还真不容易。
陈墨试着给Grace和陈硕打了电话,两个人都没有接,她只好走进一座小楼里碰碰运气。前台的人倒是挺热情地接待了她,听她说明德律师事务所订位,对方问她是不是私人活动,获得肯定答复后便跟她说整个二楼都被包下了,她上楼去就可以找到。
陈墨一边拾级而上一边庆幸自己的运气还挺好,问第一家就顺利找到了。靠近楼梯尽头,气氛却有些不对,陈墨没听到聚会该有的嘈杂气氛,却听到一阵大提琴声,她狐疑地上了最后几级台阶,愣住了。
二楼是一整个雅间,上得楼梯便到了房间里,窗下面对着楼梯的地方摆了一张沙发椅,里面坐着一个陈墨认识,却不认识她的人。
自从刚回北京那个周末加班的晚上在公司的茶水间遇上Daniel Chow,已经过去了好多个月。陈墨无意从陈硕处得知他那个项目上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代表公司大股东的律师,叫做周天酬。陈硕悄悄指给她看,陈墨才知道这个陈硕说起来简直语气谄媚的厉害角色,是那个半夜从冰箱里拿了四五瓶零度可乐的人。
周天酬穿着一件吸烟装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只红酒杯,注视着这位不速之客。
陈墨局促地看了一下周围,屋子里靠她最远的那面墙边摆了一张长桌,上面放了一排红酒和许多只酒杯。这大概是周天酬召集的品酒活动,楼下的前台听到“律师事务所”几个字就自动断定她是周天酬的客人。
陈墨张了张嘴:“抱歉,周律师,我走错地方了。”
周天酬神色未变地看着她,用英文问:“这位小姐,我认识你吗?”
陈墨这才觉得自己刚才叫周天酬周律师其实是很唐突的事,她赶忙用英文回答:“抱歉,我们在项目上碰到过一次,您可能不记得了。”没等周天酬回答,陈墨转身下了楼。
她一路疾冲到院子里,冷风扑面而来,陈墨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心跳得很快,脸也觉得很热。她有点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到这座院子里来,直到包里的手机开始震动,这迷梦才被打破,是陈硕回了她的电话。
陈硕告诉陈墨他们已经吃完了,刚才在出租车里没听到手机响,李征明建议饭后大家去唱KTV,所以现在大家转战到了朝阳门钱柜。
陈硕建议陈墨直接去朝阳门和大家汇合,被陈墨拒绝了。既然饭局已经结束,她决定还是回办公室把承销协议做完。挂上电话,陈墨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一些。有两个外国人从她身边经过,走进了刚才她出来的那栋房子。陈墨不由自主地想,也许他们是周天酬在等的客人?她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那栋小楼,竹影里透出昏黄的灯光,二楼的窗开着,却看不见里面的人。
陈墨直接回了办公室。承销协议做完发出去,她才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没有吃晚饭。电脑上的时间显示已经接近午夜,陈墨这才发现自己饿了。这个时候,唯有楼下24小时营业的金湖茶餐厅还开着,于是陈墨去了那里。
临近半夜,在金湖吃饭的人,如果不是呼朋唤友的一群,大约都有不足为外人道之的故事。然而陈墨今天注定会不断有奇遇,一踏进门,迎面桌子上坐着的正是独自一人的王承之。王承之看见陈墨,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这么巧?”
陈墨报之以微笑:“是啊,好巧。”她环顾四周,“你一个人?”
王承之点点头。
这时候想要再单独一桌似乎有点过于刻意,陈墨于是在王承之的对面坐下。她招来营业员,要了一碗烧鸭腿泡饭。
营业员面露难色:“最后一份刚刚被这位先生点了。”
王承之赶忙说:“不妨事,把我的那份给这位小姐,给我上一份烧鸭泡饭就行。”
陈墨没有推辞,她心不在焉地想着刚才像武陵人一般的偶遇,并没有注意到王承之看她的眼神。
转眼就到了年底。十二月中Grace给办公室所有人发了一封邮件,代表郭达民邀请大家周五晚上去崇文门的一家餐厅吃饭。陈墨拿着黑莓不解地去问陈硕,CBD有那么多餐厅,为什么专门选一家崇文门的。陈硕嘿嘿一笑,让陈墨把他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摊了摊手说,没办法,这家餐厅许芳入了股的,郭达民自然要照顾自家生意。
陈墨对老板自家的生意多多少少还是充满了好奇心,可惜那天她和许昊然的项目得把承销协议发去给投行,大部队离开的时候陈墨还存着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迟到一点,把承销协议发出去了再去参加晚餐。她再注意到时间的时候,已经八点半,陈墨无奈地承认自己估计有误,必须得先去点卯,再回办公室继续伏案。
她赶到Grace发给大家的那个地址时已经过了九点。这是一座看起来有点年头的大院,院子里几栋青砖小楼,每栋楼周围都种着竹子。夜里看着不真切,但陈墨想这地方白天应该还是颇有些怀古幽情的,也不知道是对从前派什么作用的老房子进行了改装。这地方靠近东交民巷,也许是晚清的什么遗迹?不过这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许芳的那间餐厅——这灯影幢幢之间,每栋楼前又没有什么标志,要想找出正确的那间还真不容易。
陈墨试着给Grace和陈硕打了电话,两个人都没有接,她只好走进一座小楼里碰碰运气。前台的人倒是挺热情地接待了她,听她说明德律师事务所订位,对方问她是不是私人活动,获得肯定答复后便跟她说整个二楼都被包下了,她上楼去就可以找到。
陈墨一边拾级而上一边庆幸自己的运气还挺好,问第一家就顺利找到了。靠近楼梯尽头,气氛却有些不对,陈墨没听到聚会该有的嘈杂气氛,却听到一阵大提琴声,她狐疑地上了最后几级台阶,愣住了。
二楼是一整个雅间,上得楼梯便到了房间里,窗下面对着楼梯的地方摆了一张沙发椅,里面坐着一个陈墨认识,却不认识她的人。
自从刚回北京那个周末加班的晚上在公司的茶水间遇上Daniel Chow,已经过去了好多个月。陈墨无意从陈硕处得知他那个项目上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代表公司大股东的律师,叫做周天酬。陈硕悄悄指给她看,陈墨才知道这个陈硕说起来简直语气谄媚的厉害角色,是那个半夜从冰箱里拿了四五瓶零度可乐的人。
周天酬穿着一件吸烟装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只红酒杯,注视着这位不速之客。
陈墨局促地看了一下周围,屋子里靠她最远的那面墙边摆了一张长桌,上面放了一排红酒和许多只酒杯。这大概是周天酬召集的品酒活动,楼下的前台听到“律师事务所”几个字就自动断定她是周天酬的客人。
陈墨张了张嘴:“抱歉,周律师,我走错地方了。”
周天酬神色未变地看着她,用英文问:“这位小姐,我认识你吗?”
陈墨这才觉得自己刚才叫周天酬周律师其实是很唐突的事,她赶忙用英文回答:“抱歉,我们在项目上碰到过一次,您可能不记得了。”没等周天酬回答,陈墨转身下了楼。
她一路疾冲到院子里,冷风扑面而来,陈墨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心跳得很快,脸也觉得很热。她有点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到这座院子里来,直到包里的手机开始震动,这迷梦才被打破,是陈硕回了她的电话。
陈硕告诉陈墨他们已经吃完了,刚才在出租车里没听到手机响,李征明建议饭后大家去唱KTV,所以现在大家转战到了朝阳门钱柜。
陈硕建议陈墨直接去朝阳门和大家汇合,被陈墨拒绝了。既然饭局已经结束,她决定还是回办公室把承销协议做完。挂上电话,陈墨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一些。有两个外国人从她身边经过,走进了刚才她出来的那栋房子。陈墨不由自主地想,也许他们是周天酬在等的客人?她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那栋小楼,竹影里透出昏黄的灯光,二楼的窗开着,却看不见里面的人。
陈墨直接回了办公室。承销协议做完发出去,她才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没有吃晚饭。电脑上的时间显示已经接近午夜,陈墨这才发现自己饿了。这个时候,唯有楼下24小时营业的金湖茶餐厅还开着,于是陈墨去了那里。
临近半夜,在金湖吃饭的人,如果不是呼朋唤友的一群,大约都有不足为外人道之的故事。然而陈墨今天注定会不断有奇遇,一踏进门,迎面桌子上坐着的正是独自一人的王承之。王承之看见陈墨,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这么巧?”
陈墨报之以微笑:“是啊,好巧。”她环顾四周,“你一个人?”
王承之点点头。
这时候想要再单独一桌似乎有点过于刻意,陈墨于是在王承之的对面坐下。她招来营业员,要了一碗烧鸭腿泡饭。
营业员面露难色:“最后一份刚刚被这位先生点了。”
王承之赶忙说:“不妨事,把我的那份给这位小姐,给我上一份烧鸭泡饭就行。”
陈墨没有推辞,她心不在焉地想着刚才像武陵人一般的偶遇,并没有注意到王承之看她的眼神。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三万英尺 马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