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魔戒 托尔金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魔戒 托尔金

基本信息

书名:《魔戒》
作者: J.R.R.托尔金
邓嘉宛(译者),石中歌(译者),杜蕴慈(译者)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9月1日)
页数:152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208113039
ASIN:B0794SPYND
版权:上海人民出版社

编辑推荐

平凡的霍比特人战栗在末日烈焰面前,他能战胜这噬灭灵魂的魔戒吗?
我们时代伟大的奇幻史诗。20世纪严肃想象力之源,蕴含对世间万物本真的好奇心与深刻的洞察力。
J.K.罗琳、乔治·马丁、彼得·杰克逊、阿西莫夫、阿瑟·克拉克……众天才敬仰的大师高峰。
50种语言世间传诵,60载光阴历久弥新。
托尔金基金会指定,全新纯正译本。托尔金专家邓嘉宛据《魔戒》50周年纪念版重译。
面向未来的装帧设计。华语世界首次完整还原托尔金亲绘《魔戒》封面插画。赭红书盒覆磨砂书套。

名人评书

这是一个攸关生存与勇气,为了人类的光明未来,誓死抵抗黑暗的动人故事。
——彼得·杰克逊

英语世界由两部分人组成:阅读过《魔戒》和《霍比特人》的人,即将要去读它们的人。
——《星期日泰晤士报》

我14岁时就开始阅读《魔戒》。到《哈利·波特》写到终卷时,我仍然坚持认为自己不会超过托尔金,他的作品里有全新的语言和神话,而我的魔幻世界里没有这些东西。
——J.K.罗琳

拿到托尔金的书时,天啊,我绝望了,我怎么努力也达不到他的成就,甚至连接近也做不到!他是真正的大师。
——乔治·马丁

当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我正一头扎进《魔戒》和《霍比特人》之中。它们不只是冒险故事,更教会我人们如何互动,以及人有善恶。
——奥巴马

从来没有任何一位作者,曾创造出如此精细的虚幻世界与虚构历史。读毕全书六卷与附录,你会对托尔金的中洲大陆,对其中的景观、动植物、诸种族和他们的语言、历史、文化气质了如指掌,就像是对自己花园外的真实世界那般熟稔。
——W.H.奥登

文学史上值得标榜的伟大作品,它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或者说,属于所有时代。
——伯纳德·莱文

它将代代流传,终至不朽。
——内奥米·米奇森

媒体书评

他的想像,创造出样貌不同的地域,从至为可怖,到真正的天堂。他的造物,充满无可比拟的真实可信。他的世界,当你置身其间,就会明白这是一片如此真实而又前所未见的大陆。——《波士顿环球报》

托尔金具有对世界万物为深刻的洞察力,关于世界万物的现在,它们可能的将来,可能的过去。
——《哈特福德时报》

作者简介

J.R.R.托尔金(J.R.R.Tolkien),英国文豪,天才的语言学家,生于1892年1月3日,1925年开始担任牛津大学教授。他创作了一系列脍炙人口的中洲世界史诗,影响为深远的是《霍比特人》和《魔戒》。这两部巨作被誉为当代奇幻作品的鼻祖。1972年3月28日,托尔金获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颁发的大英帝国指挥官勋章。
托尔金于1973年9月2日在牛津逝世。托尔金死后,其作品声名未减,至今全球已畅销2.5亿余册,《魔戒》在英国Waterstones书店和第四频道合办的票选活动中被选为20世纪之书,被某大型知名网络书店票选为两千年以来极重要的书。

译者:
邓嘉宛,专职译者,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社会语言学硕士。从事文学与基督教神学翻译工作二十年,译有《魔戒》《精灵宝钻》《胡林的子女》等四十余种作品。喜欢一个人有书有猫做伴的生活。
石中歌,资深托迷,又名Ecthelion、喷泉。热爱托尔金教授笔下那个名为阿尔达的世界,长年累月迷路其中,且乐不思返。
杜蕴慈,台湾政治大学资讯管理学系毕业。著有欧亚丝路纪行《地图上的蓝眼睛》《迭里温·孤山》。喜爱阅读民族史诗、传说,欧亚草原历史地理。

译者分工
邓嘉宛卷一至卷六故事内文
石中歌前言、楔子、附录,及全文校订
杜蕴慈诗歌

目录

英国第二版前言
楔子

第一部魔戒同盟
卷一
第一章盼望已久的宴会
第二章往昔阴影
第三章三人为伴
第四章蘑菇捷径
第五章共谋揭穿
第六章老林子
第七章汤姆·邦巴迪尔之家
第八章古冢迷雾
第九章跃马客栈
第十章大步佬
第十一章暗夜白刃
第十二章逃亡渡口

卷二
第一章际会众人
第二章埃尔隆德的会议
第三章魔戒南去
第四章黑暗中的旅程
第五章卡扎督姆桥
第六章洛丝罗瑞恩
第七章加拉德瑞尔的水镜
第八章告别罗瑞恩
第九章大河
第十章分道扬镳

第二部双塔殊途

卷三
第一章波洛米尔离去
第二章洛汗骠骑
第三章乌鲁克族
第四章树须
第五章白骑士
第六章金殿之王
第七章海尔姆深谷
第八章通往艾森加德之路
第九章一地狼藉
第十章萨茹曼之声
第十一章帕蓝提尔

卷四
第一章驯服斯密戈
第二章沼泽秘径
第三章黑门关闭
第四章香草炖野兔
第五章西方之窗
第六章禁忌之潭
第七章十字路口之旅
第八章奇立斯乌苟的阶梯
第九章希洛布的巢穴
第十章山姆怀斯大人的选择

第三部王者归来

卷五
第一章米那斯提力斯
第二章灰衣劲旅的征程
第三章洛汗大军集结
第四章刚铎围城
第五章洛希尔人的驰援
第六章佩兰诺平野之战
第七章德内梭尔的火葬堆
第八章诊疗院
第九章最后辩论
第十章黑门开启

卷六
第一章奇立斯乌苟之塔
第二章魔影之地
第三章末日山
第四章科瑁兰原野
第五章宰相与国王
第六章离别众人
第七章归家
第八章夏尔平乱
第九章灰港

附录
附录一列王纪事
第一篇努门诺尔诸王
第二篇埃奥尔家族
第三篇都林一族
附录二编年史略(西部地区的编年史)
附录三家族谱系(霍比特人)
附录四历法
附录五文字与拼写
第一篇词汇与名称的发音
第二篇文字
附录六
第一篇第三纪元的语言与民族
第二篇翻译原则

经典语录及文摘

英国第二版前言

这个故事随着讲述而逐渐拓展,最终演变成一部“魔戒大战”的历史,从中还可窥见此前另一段更为古老的历史的点点滴滴。我动笔时还是1937年,那时《霍比特人》刚完成不久,尚未出版。但我没有把这部续作写下去,因为我希冀可以先将远古时代的神话与传奇写完并梳理清楚,当时这些已构思成型多年了。我做这项工作,纯粹是出于自己的兴趣,至于别人对这作品的兴趣,我并不抱多少希望,尤其是因为它的灵感主要源于语言学,我之所以动笔,乃是为了给各种精灵语提供必要的“历史”背景。
我向一些人征求了意见和建议,结果“不抱多少希望”被修正成了“不抱任何希望”。如此一来,我受读者的要求鼓励,回头继续去写续作——他们想看到更多有关霍比特人及其历险的内容。但是,故事被无法抗拒地拉向了更古老的世界,可以说,还没有讲述它的开端和中段,就已先行记叙了它的尾声与终局。在写作《霍比特人》时,这个过程业已开始,书里已经提及了一些旧事,比如埃尔隆德、刚多林、高等精灵和奥克;此外还浮光掠影地提及了另一些内容,它们不期然出现,本质更加严肃、深奥与黑暗,比如都林、墨瑞亚、甘道夫、死灵法师,还有……戒。这些点滴十分重要,与古老历史亦有联系,对它们的探索,展现了第三纪元及其高潮——魔戒大战。
要求得到更多霍比特人相关信息的人们,终于得偿所愿,但他们不得不苦等良久,因为《魔戒》的写作从1936年开始,断断续续一直到1949年才告结束。那段时期我有许多责任,我没有疏忽它们,而身兼学生与教师,我还常常沉浸于许多别的兴趣爱好中。而且,1939年爆发的大战愈发耽搁了我的写作进程,直到年底,故事还没写到卷一的末尾。接下来的五年风雨如晦,但我那时已觉得这个故事不该囫囵放弃,便继续艰难笔耕,主要是熬夜工作,一直写到墨瑞亚,停在巴林的墓前。在此我停笔许久,差不多一年之后才继续,并于1941年末写到了洛丝罗瑞恩和大河。隔年我写下了如今成为卷三内容的第一批草稿,以及卷五第一、三章的开头,阿诺瑞恩烽火四起,希奥顿来到祠边谷。写到这里,我又停笔了——前瞻构思已经枯竭,却又没有时间斟酌思考。
1944年,我搁置了书中那场战争的千般头绪、万种繁难(这些本该由我组织脉络,至少也要加以描写),迫使自己去处理弗罗多前往魔多的旅途这一难题。我将写出的章节陆续寄给我的儿子克里斯托弗,他那时身在南非,在皇家空军服役。这些章节最后结为卷四。即便如此,又过了五年,这个故事才写到了目前的结局处。这五年中,我搬了家,换了职位,变更了任教的大学,时局虽说不那么晦暗了,但艰难依旧。等终于写完“结局”,整个故事又必须加以修改,实际上是从后往前进行大规模改写。书稿要打字录入,还要录第二遍,我不得不亲自动手,因为我负担不起十指如飞的专业打字员的开销。
《魔戒》最终出版之后,已有许多人读过;我收到或读过不少有关故事写作动机与涵义的意见和猜测,这里我想就此说上几句。本书的根本写作动机,乃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想尝试讲一个极长的故事,想让它吸引读者注意,予他们以消遣,给他们以欢笑,或许偶尔还能令他们兴奋,或感动。怎样才引人入胜、触动人心,我惟有以自己的感觉为准,而这标准对许多人来说,必定常常是错的。一些读过本书或多少对本书有过评论的人觉得它乏味、荒诞,甚至低劣,对此我倒没有抱怨的理由,因为我对他们的作品,或他们明显偏爱的那类作品也有同感。许多人喜欢我的故事,但即便是依照他们的看法,它也有不少不尽如人意之处。也许,一个长篇故事不可能处处都取悦所有读者,但同样也没有哪处会令人人都不满;因为我从来信中发现,同样的段落或章节,有些人认为是瑕疵败笔,其他人却大加赞赏。最挑剔的读者,也就是我自己,现在发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缺陷;好在我既没有责任评论本书,也没有义务推翻重写,于是就对这些问题置之不理并且保持沉默了,想说的只有旁人亦已指出的一点:这书太短了。
至于任何内在涵义或“讯息”之类,笔者无意于此。本书既非寓言,亦无关时事。随着故事的拓展,它向下扎根(深入到过去),并萌发了出人意料的旁枝,但它的主题一开始就确定了:必然要选择魔戒来衔接本书与《霍比特人》。“往昔阴影”作为关键性的一章,是故事最早写成的部分之一。1939年,战争的阴云已变成了明确的威胁,一场大劫在所难免;但这一章在此前很久就已写成,即便那场大劫得以避免,故事仍会自此发展出基本相同的进程。它的种种根源,或是在我心中成型已久,或是已经部分写成,那场始于1939年的大战及其后续,几乎没有改变这个故事的任何一处。
现实的战争与书中的传奇战争,无论过程还是结局都毫无相似之处。假若传奇故事受了现实的启发,或是受其引导而发展,那么魔戒必然会被夺取,用来反抗索隆;索隆不会被消灭,而会被奴役,巴拉督尔不会被摧毁,而会被占领。而未能占有魔戒的萨茹曼本可以在局势混乱和背信弃义之际发现,自己研究魔戒学识时追寻的那些缺失链环就在魔多;而此后不久,他也本可以制造一枚属于他自己的主魔戒,用来挑战那位自封的中洲统治者。在那场冲突中,双方都会以憎恨与轻蔑的态度对待霍比特人,霍比特人即使作为奴隶也幸存不了多久。
我本来可以迎合那些喜爱寓言故事或时事暗喻的人的口味和观点,设计出别的情节。但我打心底不喜欢任何形式的寓言故事,自从我足够成熟与敏感能察觉它的存在时便是如此。我更偏爱历史,不管历史是真实还是虚构,它对不同读者的想法和经验有不同的适用性。我认为,许多人混淆了“适用性”和“寓言”二者,前者让读者自由领会,而后者由作者刻意掌控。
当然,作者不能全然不受自己的经历影响,但故事的萌芽如何利用经验土壤,却是极其复杂的,人们若企图定义这个过程,至多只能是猜测,其证据既不充分也不明确。而且,如果仅凭作者和评论家生活的时代重叠,就断定二者共同经历的思潮变化或时代大事必定是对作者最强有力的影响因素,这个想法自然很有吸引力,但却是错误的。事实上,一个人必须亲自身处战争阴影之下,才能完全体会它的沉重压迫。随着岁月逝去,人们似乎常常忘记:1914年,我在青年时代就遭受了战争之苦,这段经历之丑恶可怕,不亚于1939年以及后续几年卷入战事的经历。到1918年,我的亲密朋友除了一人外,均已过世。再举个不那么沉痛的例子:有人认为,“夏尔平乱”反映了接近我完稿时英格兰的状况。不是这么回事。它是剧情的关键部分,尽管依照故事发展,我因萨茹曼这个角色调整了剧情,但故事从一开始就已经构思好了,我得说,这个故事没有任何形式的寓言意义和当代政治喻指。它确实有一定的现实经历作为基础,不过这不仅微乎其微(因为经济状况完全不同了),而且来自很久以前。在我十岁前,我童年时居住的国家一直被卑劣地破坏,那时汽车还是稀罕东西(我一辆也没见过),城郊的铁路尚未建成。最近,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座小麦磨坊最后老朽残迹的照片,建在水塘边的它,曾经兴旺过,过去我觉得它是那么重要。我从来都不喜欢那个年轻磨坊主的样子,而他的父亲,也就是老磨坊主,长着一副黑胡子,可他不叫山迪曼。
《魔戒》现在出了新版,我抓住机会进行了修订。正文中遗留的若干错误和不一致得到了改正,我还试着在细心的读者提出疑问的几处地方给出解释。我考虑了所有的评论和问询,倘若仍有遗漏,可能是因为我没能整理好笔记。但是,许多问询都只能在附录中回答——其实最好是出版附加的一卷,其中要囊括许多我没有收录在最初版本里的材料,特别是更详细的语言学方面的内容。同时,这一版里刊印了这份前言,作为对楔子的补充,还有一些注释,以及人名和地名的索引。这份索引意在给出完整条目,但不给出完整参考页数,因为目前有必要减少篇幅。我利用N.史密斯夫人准备的材料所编写的完整索引,更应属于那附加的一卷。

第一部 魔戒同盟

第一章 盼望已久的宴会
当袋底洞的比尔博·巴金斯先生宣布,不久将为庆祝“百十一岁”生日办个特别堂皇隆盛的寿宴,整个霍比屯登时大为兴奋,议论纷纷。
比尔博非常富有,非常古怪,打从他那场引人注目的失踪与出人意表的归来后,就成了夏尔的奇人,算来至今已有六十年。他旅行带回的财富,已成了当地一则传奇,并且无论老一辈人怎么说,大家都相信袋底洞所在的小丘底下,全都是塞满金银财宝的地道。如果这还不够出名,那还有他那长久不衰的旺盛精力可供人惊叹。岁月催人老,但这岁月似乎在巴金斯先生身上没收到多大成效。他九十岁时,看上去跟五十岁时差不多;到他九十九岁时,大家开始称他“保养有道”,不过“青春不老”这词会更贴切。有些人不免摇头,认为这种事好得不对劲;无论何人,既能永葆青春(显然如此),又有无尽财富(据说如此),这似乎太不公平了。
“这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们说,“不合天理,要招来麻烦!”

不过,至今不见有何麻烦;且因巴金斯先生出手慷慨大方,绝大多数人都愿意包容他的古怪和好运。他依旧走亲访友(当然,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例外),许多出身贫寒的霍比特人都对他衷心爱戴。但他没有亲近的朋友,这状况一直到他子侄辈逐渐长大,才有所改变。
这些子侄中年纪最长、最得比尔博欢心的,是年轻的弗罗多·巴金斯。比尔博九十九岁时,收养了弗罗多做继承人,带他回袋底洞一起生活;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的期盼到头来算是落空了。比尔博和弗罗多碰巧同月同日生,都是九月二十二日。“弗罗多,你这小伙子最好来我这儿住吧。”比尔博有一天说,“这样我们就能一起舒舒服服地庆祝生日了。”彼时弗罗多还是二十郎当岁,霍比特人就是这么称呼二十来岁的人:童年已过,成年未到(那要三十三岁呢),所谓吊儿郎当。

一晃十二年过去了。每年这两位巴金斯先生都会在袋底洞共同举办热热闹闹的生日宴会;但这回大家都明白,他们今年秋天的计划,相当不一般。比尔博将过百十一岁生日——“111”——对霍比特人来讲,这可是异常稀奇又分外可敬的岁数(老图克本人也才活了一百三十岁而已);而弗罗多将过三十三岁生日,“33”也是个重要的数字:到时他就“成年”了。
霍比屯和傍水镇开始蜚短流长,关于这场将至宴会的小道消息传遍了整个夏尔。比尔博·巴金斯先生的往事和个性,再次成为群众的主要话题;老一辈人突然发现他们缅怀往昔的忆旧言论大受欢迎。
要论吸引听众的注意,没有谁比得上通常被叫做“老头儿”的老汉姆·甘姆吉。他总在傍水路那间叫“长春藤”的小客栈里摆龙门阵,颇有权威,因为他在袋底洞当了四十年园丁,那以前也是给掌理这职务的老霍尔曼打下手。如今他自己年纪也大了,身上各处关节不利索了,园丁的工作就主要由他最小的儿子山姆·甘姆吉扛起来,这父子俩都跟比尔博和弗罗多处得很好。他们就住在小丘上,袋底洞正下方的袋下路三号。
“我历来都说,比尔博先生是一位为人厚道、谈吐文雅的霍比特绅士。”老头儿如此宣称。这话百分之百属实,比尔博对他非常有礼貌,叫他“汉姆法斯特师傅”,并且时常向他请教有关蔬菜种植的学问——要是提到“根茎类”问题,尤其是土豆,老头儿可是这附近众所周知的头号权威(他自己也这么认为)。
“那跟他住在一起的那个弗罗多呢,他又怎么样?”傍水镇的老诺克斯问,“他虽然姓巴金斯,可是大伙儿说,他更像个白兰地鹿家的人。我真搞不懂,霍比屯的巴金斯家怎么会有人大老远跑到雄鹿地去讨老婆,要知道那地方的人都是怪胎。”
“也难怪他们古怪,”双足家的老爹(老头儿的隔壁邻居)插嘴说,“谁让他们住在白兰地河不对劲的那一边,正正对着老林子。哪怕传言只有一半是真的,那里都得算个黑暗又糟糕的地方啦。”
“可不是嘛,老爹!”老头儿说,“倒不是说雄鹿地的白兰地鹿家住在老林子里头,而是说,他们的血统似乎本来就怪。他们在那条大河上划船戏水——这是不合天理的!依我说,难怪招来了麻烦。不过,不管怎么说,弗罗多先生是个挺好的霍比特小伙子,你指望遇见的最好也不过如此啦。他跟比尔博先生像得很,而且不光是长相。毕竟他爸爸是巴金斯家的人。卓果·巴金斯先生体面正派,是个可敬的霍比特人,从来不惹人非议,直到他淹死为止。”
“淹死?”好几个人异口同声说。他们从前当然听过这事,还听过更惊悚的谣传,不过霍比特人向来热衷家长里短,他们已经准备好要再听一遍。
“咳,据说是这么回事。”老头儿说,“你瞧:卓果先生娶了可怜的普莉缪拉·白兰地鹿小姐,她是我们比尔博先生的表妹(她妈妈是老图克最小的女儿),而卓果先生是他的远房堂弟。所以,拿俗话说,弗罗多先生不管从哪边算,都是他的隔代亲:既是他外甥,又是他远房侄儿,你听懂了吧。卓果先生那会儿跟他岳父老戈巴道克大人一起待在白兰地厅,他自从结婚后常常这么干(因为他嘴馋好吃,老戈巴道克大人又常大摆宴席,来者不拒);然后他到白兰地河泛舟,夫妻俩就这么淹死了,可怜的弗罗多先生那时还只是个小孩儿呢。”
“我听说,他们吃过晚饭后去月下泛舟,”老诺克斯说,“是卓果的体重把船给沉了。”
“我可听说是她把他推下去,而他又把她拉下了水。”霍比屯的磨坊老板山迪曼说。
“你别听到什么都信,山迪曼。”老头儿说,他不怎么待见这磨坊老板,“哪来什么推啊拉啊的事儿。船这玩意儿本来就靠不住,你安分坐在上头不动都保不定要招来麻烦。总之,就留下弗罗多先生这么个孤儿,可以说,他是身陷那群古怪的雄鹿地人当中,稀里糊涂地在白兰地厅给养大了。人人都说,那地方当真是个兔子窝,老戈巴道克大人起码有一两百个亲戚住在那里头。比尔博先生把那孩子带回来跟正派人住在一起,可真是做了件大好事。
“不过我猜这对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活生生是当头一棒。那回比尔博先生出门不归,人人以为他死了,那家人就以为自己会得到袋底洞,结果他回来了,叫他们搬了出去;接着他就活了一年又一年,一天也不见老,老天保佑!然后,突然间他搞出个继承人,所有的文件都办得妥妥当当。这下,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再也见不到袋底洞里边啦,或者说,人家就希望他们见不到。”
“我听人说,那里头藏了数目可观的一大笔钱财。”一个从西区大洞镇来做生意的陌生人说,“我听到的说法是,你家上头那座小丘里挖满了地道,里头塞的尽是一箱箱的金银,还有,猪宝。”
“那你听到的比我能侃的还多。”老头儿回答,“我可不知道有什么‘猪宝’。比尔博先生出手阔绰,似乎从来都不缺钱;但是挖地道的事压根儿就没影嘛。比尔博先生回来的时候我见过他,那都是六十年前的事喽,我还是个孩子哪。那时我才去给老霍尔曼(他是我老爹的堂亲)当徒弟没多久,他就带我去袋底洞帮一把手,以防大伙儿在拍卖会上把花园踩得乱七八糟的。就在拍卖中途,比尔博先生上了小丘,牵着的小马身上驮了几个巨大的袋子,还有两个箱子。我不怀疑,那里头多半装满了他从外地淘来的财宝,他们说那些地方有金山呢;但他带回来的那些可不够填满地道的。不过我儿子山姆应该更清楚,他成天在袋底洞进进出出的。他对那些过去的事儿可痴迷极了,比尔博先生讲的传说故事,他全都听。比尔博先生还教他写字——注意,这可不是坏心,我也希望不会招来什么坏事。
“‘什么精灵和恶龙啊,’我跟他说,‘卷心菜和土豆对你我来说才是正理儿。大人物的事儿,你别去插一腿,要不你会栽进自己收拾不了的大麻烦。’我就是这么跟他说的——我也会这么跟别人说。”他补充道,还瞪了那陌生人和磨坊老板一眼。
不过老头儿这话没说服听众。关于比尔博的财富的传奇,如今在年轻一代霍比特人当中早已是深入人心了。
“啊,可是他后来肯定又往头一笔上添了不少吧。”磨坊老板争辩着,说出了大伙儿的普遍心声,“他常常离家外出。还有,看看那些来找他的外地人吧:夜里上门的矮人,还有那个老流浪变戏法的,就是甘道夫—— 尽是这样的。老头儿,你可以爱说啥说啥,但袋底洞就是个古怪的地方,里头住的都是怪胎。”
“你也可以爱说啥说啥,山迪曼先生,而这些事儿,你知道得只怕不比泛舟多多少。”老头儿顶回去,比往常更不待见磨坊老板了,“要是那叫古怪,那咱这儿还真需要多点儿这种古怪。话说有些就在左近的人,自己就算住在金窝银窝里,却连杯啤酒都舍不得请朋友喝。但是袋底洞的人可事事按规矩来。咱家山姆说,每个人都会受到邀请去参加宴会,而且还有礼物,注意,每个人都有礼物——就这个月的事儿。”

这个月,就是九月,天气好得梦寐以求。没过两天,一则流言又传得里巷皆知(始作俑者很可能是消息灵通的山姆),说是会有焰火——焰火!这太轰动了,自从老图克去世,夏尔可有近百年不见放焰火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那一天越来越近。一天傍晚,一辆模样古怪的四轮运货马车满载着样式古怪的包裹进了霍比屯,摇摇晃晃爬上了小丘,目标是袋底洞。惊诧的霍比特人纷纷从已经掌灯的家门口往外窥伺,看得张口结舌。驾车的是外地人,唱着陌生的歌谣:那是些留着长胡子的矮人,还戴着深兜帽,有几个干脆就在袋底洞住下了。九月的第二个周末,一名老者独自驾着一辆马车,大白天从白兰地桥的方向,沿着傍水路而来。他戴着一顶又高又尖的蓝帽子,披着长长的灰斗篷,还围着条银色领巾。他留着白长须,浓密的长眉突出了帽檐之外。一群霍比特小孩尾随马车奔过了整个霍比屯,直跟着跑上了小丘。他们猜得一点不错,马车载着整整一车的焰火。老人在比尔博家的大门口开始卸货:数量众多的一捆捆焰火,什么形状种类都有,每一种上面都贴着一个大大的红色字母G,以及精灵如尼文。
当然,那就是甘道夫的标志,而这老人就是巫师甘道夫,他在夏尔声名显赫,主要是因为他擅长摆弄火、烟,还有光。他真正从事的行当可比这些艰难危险得多,但夏尔人对此一无所知,在他们看来,他只是这场宴会的“卖点”之一。因此,那群霍比特小孩兴奋大喊着:“G代表‘够棒’!”而老人报以微笑。他们认得他的模样,尽管他只是偶尔出现在霍比屯,并且从不久留;不过,除了他们长辈中年纪最大的老人,不论这些孩子还是旁人,都不曾见过他的焰火表演——那如今已成为过往传奇了。
比尔博和几个矮人帮着老人终于把货卸完,比尔博给了围观的孩子们一些零钱,但是连一个爆竹或烟花都没点给大家看,害他们非常失望。
“现在快回家去!”甘道夫说,“等时间到了,有你们看的。”然后他就跟比尔博进屋去,关上了门。那群霍比特小孩对着门干瞪眼了好一阵子,这才走了,觉得宴会永远没有到来的一天。

在袋底洞里,比尔博和甘道夫坐在小房间内敞开的窗边,朝西望着外头的花园。临近黄昏的天光清亮又安馨,园里的金鱼草鲜红似火,向日葵灿烂如金,草墙上爬满了旱金莲,甚至探头窥进了圆窗。
“你这花园真是美不胜收!”甘道夫说。
“是啊,”比尔博说,“我其实非常喜欢这个花园,我也非常喜欢这整个亲爱的老夏尔;但我想我需要度个假。”
“那你是打算把计划进行下去了?”
“对。我几个月前就拿定了主意,至今没变。”
“很好,那就不用多说了。坚持计划别变卦——我提醒一句,是整个计划。我希望结果对你,对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最好的。”
“我也这么希望。无论如何,星期四那天我一定要好好乐乐,享受一下我的小玩笑。”
“我好奇有谁会笑?”甘道夫摇着头说。
“我们走着瞧吧。”比尔博说。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魔戒 托尔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