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灿若锦霞:第一代跨洋影人与近代中国》魏时煜

影视文学 电子书 0个评论

《灿若锦霞:第一代跨洋影人与近代中国》魏时煜

基本信息

书名:《灿若锦霞:第一代跨洋影人与近代中国》
作者: 魏时煜
罗卡
出版社: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2月1日)
页数:26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69919752
ASIN:B07BLGHC6R
版权:时代华文书局

编辑推荐

荣获2017年“香港书奖”“香港出版双年奖”,李欧梵、许鞍华、关锦鹏联合推荐。
该书纪录片已参加三十多个国家影展和国际会议,在美、英、法、日等国家,香港、台湾、大陆地区均有放映,2016年哥伦比亚大学召开研讨会,探讨当时华裔跨洋影人课题。
好莱坞第一代华裔影人的跨洋传奇,详述伍锦霞如何把中国戏曲剧团首次带到美国,挖掘李小龙,拍摄以抗战募捐为背景的《金门女》一片,让李小龙首登屏幕。亦收入全球首位华人女导演黄女娣、首位亚裔国际影星黄柳霜、首位美籍上海影星杨爱立等敢于“越界”的女性先锋。
大量珍贵历史照片首次披露,聚焦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的中美关系、中日战争、美籍华人、旧时影坛,细诉太平洋两岸华人往事,二战前后历史烟云。

名人评书

这本书不仅讲了一位华语电影的女性先锋的故事,也是电影历史和美籍亚裔研究中一份重要的档案。魏时煜所选取的性别角度既敏锐又有力。我以前从没有听过伍锦霞的名字,但是现在我了解到她是一位具有独立精神和企业家本领的艺术工作者。作者引用了大量早期香港影坛资料,弥足珍贵。即便翻译成英文出版,也是对好莱坞影史的一大贡献。——李欧梵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教授
看完《灿若锦霞》,假如你问我:你宁愿做许鞍华还是做伍锦霞呢?我一定会回答;伍锦霞!你问我为什么,我会说:看看这本书你就知道了,真是一个释放了的人生呀!——许鞍华电影导演
《灿若锦霞》一书既有趣又深刻。感谢魏时煜和罗卡两位,从图片到文字,让我们认识了伍锦霞这位对电影有着无比执着和坚持饷电影人。在那各方面电影资源都相对匮乏,又面对国难的年代!真叫我们这代电影人深思,是否该努力地为电影更多地出心出力。——关锦鹏电影导演
《灿若锦霞》不仅是伍锦霞的传奇,也是失落于影史的更多女电影人的传奇。魏时煜坚定而不乏感性的创作,提醒我重新注目女性影人的杰出成就。她们之于电影史的“不在场”确凿无误地缘于历史及其叙述对性别不公正的待遇。我们险些错失霞哥的传奇,不应该继续制造同样的遗憾。——沙丹中国电影资料馆节目策划

作者简介

魏时煜
2002年获得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电影学博士,在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任教,业余拍摄纪录片。在女导演和女性电影研究方面成绩卓著,其纪录片作品《金门银光梦》被欧美学界视为女性影人历史研究的范例,相关著作有《东西方电影》《女性的电影:对话中日女导演》。2017年获得“香港书奖”和香港出版双年奖文学和小说类“最佳出版奖”。

罗卡
1974-1984年在香港无线电视台任创作和行政工作,1900-2000年任职香港国际电影节节目策划/编辑,开始专心研究香港电影。2001-2005年转任香港电影资料馆,现已退休,仍继续香港和中国电影史的研究。有关论文发表于香港国际电影节、香港电影资料馆历年出版的专著,和海内外出版的期刊、专著中。参与监制/编写了长纪录片《香港电影之父黎民伟》(2001)、《四人行》(2014),共同监制Crossings: John Woo(2004)、《金门银光梦》(2013)。

目录

前言:金门银光梦未了 1
伍锦霞年表 6

第一章 金山女儿电影梦
一 首位华人女导演黄女娣 5
二 早期好莱坞的三位华裔 9
三 多萝西•阿兹纳的故事 17
四 金山少年伍锦霞 24

第二章 跨洋华语电影人
一 独闯上海杨爱立 36
二 漫长的战争开始了 42
三 旧金山拍出华语片 49
四 首部彩色华语有声片 54
五 命途多舛的《大地》 65

第三章 多事之秋到香江
一 好莱坞来的天才 80
二 南国首位女导演 89
三 作为“……女导演” 100
四 战火中依依惜别 109
五 香江又出尹海灵 114

第四章 金山与香江之间
一 《金门女》和“一碗饭” 124
二 太平洋战争爆发 135
四 蓝湖迟来沐春风 156
五 大观香江缘再续 166

第五章 海岛海岸间穿行
一 檀岛艳情南洋闻 179
二 风生水起纽约城 191
三 告别影坛“碎尸案” 203
四 回望霞哥的传奇 212
五 重写历史的意义 221

附录一:伍锦霞电影作品 225
附录二:媒体和学者对《金门银光梦》的评价 230
作者致谢 233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金门银光梦未了
华人在美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中叶。当时照相技术已经发明,所以华人最早的照片,很多是在海外拍摄的。号称“亚洲以外最大的中国”的唐人街,坐落在老一代华侨称为“金山”的San Francisco,纵横几个街区。我在2009年赴美国研究时,在华盛顿的国会图书馆,找到了1897至1915年间,记录旧金山的一组短片,全长大约七十分钟。这些短片,不但从移动的车辆上拍摄到旧金山主干道市场大街(Market Street)的全貌,还有固定机位拍摄的唐人街的影像:除了一段拖着辫子的华人身影,与十九世纪末的美国人交错行走,还有一段警察到唐人街逮捕华人之后,在离去的警车上向摄影机挥手致意的情景。电影之外,我还看到无数显示早期华人在美国生活的照片。早在1906年,就已经有彩色照片记录了地震后旧金山废墟遍地的景象。从稍迟的电影中可以看到,1915年世界博览会(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在旧金山举行时,那里已是美国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在只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美国,旧金山可谓是华人历史最为久远和丰富的城市,即便今天去造访,仍旧可以感受到它比美国其他城市更为厚重和多彩的过去。
本书的缘起,有些偶然的因素。2006年,美国店主杰克·杜里在旧金山机场附近的一个大垃圾箱中发现了一个装有四本相簿、上百张剧照的盒子,这些照片拍摄于1928至1949年间。翻开第一本相簿,扉页上用美术字体写着“Esther Eng”,赫然告诉我们相簿主人的姓名。这位在旧金山生长的第三代华裔女性,中文名叫伍锦霞,1914年生于旧金山,1970年在纽约逝世。在记录锦霞早年生活的第一本相簿中,不仅可以从她的家人、同学的照片中看到当时的时尚标准,还看得到这个热爱粤剧的家庭,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起,就和多位旅美的粤剧伶人建立了友谊。像上海妹、苏州丽这样的伶星,都在锦霞少女时代就赠送给她照片,而她后来的相册中更是常见邓碧云、黄鹤声、麦炳荣、小非非等伶人的身影。
2004年,罗卡先生已经和澳洲电影史学家法兰宾(Frank Bren)出版了《香港电影跨文化观》一书,其中用一个章节的篇幅介绍了伍锦霞的生平故事,是两人共同研究的结果。2006年我第一次和罗卡先生在南京一个会议上说起,如果有这些照片的扫描件,就可以考虑拍摄一部关于伍锦霞的纪录片。经过漫长的谈判,2009年初,住在旧金山近郊的药剂师、影迷、粤剧迷黄文约,买下了全部照片,并亲自带到香港。经罗卡先生介绍,黄文约同意我先扫描全部照片,之后才捐献给香港电影资料馆作永久收藏。我记得那个春节后的周末,我同时开动学校的五部扫描仪,把一帧帧年代久远却仍旧清晰的影像,用现代的技术复制下来。当锦霞的第一幅影像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时,我已经被她迷住了。尽管在剧组中她是身形最小巧的一个,但她总是精力充沛、态度沉静、气质独特。不仅如此,在男性和女性很少在公共场合有肢体接触的年代,而她却可以像和好兄弟一样,搂着两位香港男演员的肩膀!我有幸率先近距离地看到这样一个个精彩生命的瞬间之后,急于了解有关这个人物的一切!
我在2009年夏天首次访问锦霞的妹妹锦屏时,得以看到并扫描了锦霞的最后两本相簿,其中记录了锦霞1949年迁居纽约后,在纽约开餐厅招待伶人、明星,并且往返中、南美洲的情形。她先后开设了“宝宝”“汉宫”等餐厅,招待过无数好莱坞明星,以及从香港来探访的伶星。相册中既有好莱坞摄影大师黄宗霜,也不乏香港电影明星小燕飞(1920–2013)、林黛、李湄、夏娃(马金铃),粤剧名伶黄鹤声、麦炳荣、小兰卿、小非非等人的身影。1960年,她和电影明星小燕飞合作完成了两人同时告别影坛的《纽约碎尸案》,这部电影的内、外景分别在香港和美国拍摄,这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在香港放映时相当轰动。此片香港内景导演是香港著名导演胡鹏(1910–2000),他导演过近百部黄飞鸿电影中的五十九部,从三十年代起就是南洋公司(邵氏前身)的重要导演。1970年伍锦霞去世时,讣告出现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纽约时报》,以及电影界最重要的业内杂志《综艺》上,在华人历史上实不多见。《纽约时报》称伍锦霞是“唐人街中餐馆的产权拥有人,曾经在香港监制和导演电影,并把中国戏曲剧团带到美国”。
锦霞是华语影坛的女性先锋,也曾扬名纽约餐饮界,一生数次跨越太平洋,也跨越了种族、文化、语言与性别的界限,是一位一生男装、特立独行、成就昭彰的奇女子。作为电影人,伍锦霞从未受过专业训练,她的“电影教育”,是学生时代在大舞台票房兼职期间看过的上千部电影。1935年,她在好莱坞的日落大道租借片场,作为监制,与导演唐棣忠等人制作了首部包含两卷彩色胶片的粤语有声片《心恨》。1936年夏天,她偕同《心恨》女主角韦剑芳回港后,在香港执导了五部电影,直至1939年9月返美。在港期间,她的电影创作与私人生活都受到媒体的关注与追踪,从抗战全面爆发之前上映的《心恨》(公映时易名《铁血芳魂》)、《民族女英雄》起,她的爱国形象就深入人心。首部执导影片完成后,即被《艺林》杂志称为“中国第一位女导演”,③并立刻接到四家公司的邀请,继续执导了四部影片。在五部影片的拍摄过程中,她与当时华南最红的明星,如邝山笑、黄曼梨、林妹妹、吴楚帆、张瑛、卢敦、伊秋水、胡蝶丽、梁雪霏、刘桂康、杨君侠等人合作,并与他们成为好友。这些人的照片均在她的第二本相簿中完好保留,是香港电影杂志、史料中都难得一见的影像。
四十年代,伍锦霞在美国又完成了一部黑白、三部彩色粤语有声片,能制、能编、能导。1941年,她与首位在好莱坞留名的银坛老将关文清联合导演了《金门女》一片,让出世不久的李小龙首次登上银幕。此片以华人社区为抗战募捐发起的“一碗饭运动”为故事背景,描述移民父亲、女儿、外孙女三代人的矛盾,在抗战的氛围中化解;影片把一些大观公司拍摄的纪录片片段,也插入电影当中。1947年,伍锦霞首次和旅美粤剧明星小非非、美籍华裔演员廖奇伟合作,为大观公司拍摄了《蓝湖碧玉》。此后,她干脆自己监制,继续与小非非、廖奇伟合作,拍摄了《虚度春宵》和《怒火情焰》两部“七彩”有声片,两片都在邵氏的《电影圈》杂志上登出广告和报道。《怒火情焰》是首部在夏威夷拍摄的华语片,让伍锦霞在她的“第一”的清单中,再添一个“第一”。以上在美洲拍摄粤语片的经历,都从锦霞第三、第四本相簿中反映出来。另外还有三十张专业印制、手工上色的大幅剧照,展现出锦霞在彩色影片技术上所作的尝试。
由于锦霞拍的都是粤语片,在美国因不入主流而全无史籍记载,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也因其大部分影片在战争中遗失,使其生平和作品皆陷落于历史的缝隙之中。也正因如此,当她的故事从尘埃中被挖掘出来时,每个人都为她惊奇,为她赞叹。由罗卡先生和我共同监制、我本人编导的纪录长片《金门银光梦》2013年在香港国际电影节首映。影片能够完成,主要有赖于伍锦霞遗留的六本私人相册和数十张电影剧照。六本相册由伍锦霞按照时间编排,包含了1928年至1965年期间,她在旧金山、香港、夏威夷、纽约等地拍片和旅行时,用随身相机拍摄的城市街景,以及友人赠送她的数百张珍贵照片,其中不乏旅美粤剧伶星和华南电影明星们亲笔签名、奉送“霞哥”的肖像。回想2009年夏天,我带着这些照片的扫描件,以及法兰宾和罗卡给我的全部线索,首次飞往加州,准备拍摄和搜集与伍锦霞相关的影像。黄文约先生亲自驱车,带我到旧金山近郊的墓地城柯玛,伍锦霞已经在这里安息了近四十年。在一块简朴的墓石上,只刻着她的名字和生卒年,就算有人经过,也不会想到这里安眠的是一位十分特殊的人物。我在她的墓前静坐良久,感觉有些焦虑。我能够找到认识和了解她的人吗?我甚至想象,如果冥冥之中伍锦霞有知,她或许能够保佑我完成这部电影。根据这些照片给我们的线索,我又进一步搜寻夏威夷、香港等地的中英文报刊。在本书之中,我们会把这些报刊中的精彩记录部分或全文引用,以给广大读者、后续研究者提供方便。
从2013年至今,《金门银光梦》已经参加过三十多个国际影展和国际会议,在美国、英国、法国、芬兰、新加坡,以及中国内地和港、澳、台地区都有放映,这期间,我始终心存感激,随片巡游多所大学,也是希望让伍锦霞的故事渐为人知。2016年2月,哥伦比亚大学为表彰这部纪录片的成绩,召开主题为“伍锦霞与世界女性主义新挑战”的国际会议,敦促所有与会者从伍锦霞跨越文化、性别、历史的创作谈起。近年来,女导演研究已经成为海外电影学界的前沿,因此这部纪录片也被作为范例,由在纽约成立四十多年的Women Make Movies做北美发行,在香港和澳门则由安乐影片有限公司旗下的MOVIEMOVIE做电视发行。
一部电影的容量有限,而我们手中珍贵的图文材料很多,在编辑这些文字时,我们感觉似乎终于有机会,一并回答数次放映中观众提出的所有问题了!通过珍贵照片细述太平洋两岸华人的历史的同时,我们会以介绍性的文字串联小燕飞、马金铃、李奇峰、吴千里、伍锦屏、黄文约等人的口述,围绕着伍锦霞的生命足迹,解说伍锦霞相册中的三百幅图片和我们找到的相关图片、剪报、电影海报。虽然我们的讲述,聚焦于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相互交错的中美关系、中日战争、美籍华人、香港电影、粤剧巡美,以及女性导演的历史,但是我们同时意欲以一位敢于“越界”的人物的故事,鼓励今天的人们,不要怕将自己的理想付诸实践。2017年,本书从参加评选的四百多本书中脱颖而出,获得第十届“香港书奖”,成为第一本获得此奖的电影书,让我尤其感到高兴。
下面就请读者跟着我们,在历史的时空中寻访伍锦霞的足迹。

文摘
华人在美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中叶。当时照相技术已经发明,所以华人最早的照片,很多是在海外拍摄的。号称“亚洲以外最大的中国”的唐人街,坐落在老一代华侨称为“金山”的San Francisco,纵横几个街区。我在2009年赴美国研究时,在华盛顿的国会图书馆,找到了1897至1915年间,记录旧金山的一组短片,全长大约七十分钟。这些短片,不但从移动的车辆上拍摄到旧金山主干道市场大街(Market Street)的全貌,还有固定机位拍摄的唐人街的影像:除了一段拖着辫子的华人身影,与十九世纪末的美国人交错行走,还有一段警察到唐人街逮捕华人之后,在离去的警车上向摄影机挥手致意的情景。电影之外,我还看到无数显示早期华人在美国生活的照片。早在1906年,就已经有彩色照片记录了地震后旧金山废墟遍地的景象。从稍迟的电影中可以看到,1915年世界博览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在旧金山举行时,那里已是美国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在只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美国,旧金山可谓是华人历史最为久远和丰富的城市,即便今天去造访,仍旧可以感受到它比美国其他城市更为厚重和多彩的过去。
本书的缘起,有些偶然的因素。2006年,美国店主杰克•杜里在旧金山机场附近的一个大垃圾箱中发现了一个装有四本相簿、上百张剧照的盒子,这些照片拍摄于1928至1949年间。翻开第一本相簿,扉页上用美术字体写着“Esther Eng”,赫然告诉我们相簿主人的姓名。这位在旧金山生长的第三代华裔女性,中文名叫伍锦霞,1914年生于旧金山,1970年在纽约逝世。在记录锦霞早年生活的第一本相簿中,不仅可以从她的家人、同学的照片中看到当时的时尚标准,还看得到这个热爱粤剧的家庭,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起,就和多位旅美的粤剧伶人建立了友谊。像上海妹、苏州丽这样的伶星,都在锦霞少女时代就赠送给她照片,而她后来的相册中更是常见邓碧云、黄鹤声、麦炳荣、小非非等伶人的身影。
2004年,罗卡先生已经和澳洲电影史学家法兰宾(Frank Bren)出版了《香港电影跨文化观》一书,其中用一个章节的篇幅介绍了伍锦霞的生平故事,是两人共同研究的结果。2006年我第一次和罗卡先生在南京一个会议上说起,如果有这些照片的扫描件,就可以考虑拍摄一部关于伍锦霞的纪录片。经过漫长的谈判,2009年初,住在旧金山近郊的药剂师、影迷、粤剧迷黄文约,买下了全部照片,并亲自带到香港。经罗卡先生介绍,黄文约同意我先扫描全部照片,之后才捐献给香港电影资料馆作永久收藏。我记得那个春节后的周末,我同时开动学校的五部扫描仪,把一帧帧年代久远却仍旧清晰的影像,用现代的技术复制下来。当锦霞的第一幅影像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时,我已经被她迷住了。尽管在剧组中她是身形最小巧的一个,但她总是精力充沛、态度沉静、气质独特。不仅如此,在男性和女性很少在公共场合有肢体接触的年代,而她却可以像和好兄弟一样,搂着两位香港男演员的肩膀!我有幸率先近距离地看到这样一个个精彩生命的瞬间之后,急于了解有关这个人物的一切!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灿若锦霞:第一代跨洋影人与近代中国》魏时煜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