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面纱》W.萨默塞特·毛姆

畅销小说 电子书 0个评论

《面纱》W.萨默塞特·毛姆

基本信息

书名:《面纱》
外文书名:The Painted Veil
丛书名: 重现经典
作者: W.萨默塞特·毛姆
‎阮景林(译者)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2年5月1日)
页数:24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229050238
ASIN:B007WNW268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面纱》――“我希望她是个无畏、坦率的人,是个自制的人,不会依赖别人。我希望她像一个自由的人那样生活。”2011年至今,精装版《面纱》出版已有三年,如今重读,最打动我的仍旧是结尾处凯蒂的这段话。这是她对女儿的期许,是她回首自己短暂人生后的感悟,也是她从此告别旧我,走上精神自由之路的发端。和所有女孩一样,凯蒂曾将自己的梦想寄托在爱情这东西身上,只是她的爱情附加了很多的功利性。她是个美人儿,她要找的不是一个好丈夫,而是一个杰出的丈夫。然而命远多舛,挑挑拣拣以致变成大龄剩女的美女凯蒂,最终只能被迫嫁给了随便哪个愿意娶她的男人。瓦尔特挚诚爱她,她却不爱瓦尔特,她弃他如敝履,待他以冷漠。她以为自己爱查理,查理也爱自己,然而这爱终究只如梦幻泡影。在浮华的香港,她经历了爱之幻灭。在瘟疫蔓生的湄潭府,她承受了生死别离。在挣脱了被爱的束缚与所爱非人的苦痛之后,本如人偶一般麻木空虚的凯蒂终于渐渐体会到了真正的情感。“我没有灰心。我还有希望和勇气。” 漩涡中余生的凯蒂并没有放弃。她开始尝试真正与他人发生联系,以真正的情感去面对一切。她对女儿的期许其实也是对自己未来的期许。而这也正是每位女性能够以自由之姿独立于世的前提。所以,我也要把这段话,送给我那如花蕾一样柔弱稚嫩懵懂的小女孩,希望长大之后的她,能成为一个独立而自由的人。

 

名人评书

一对英国夫妇经历情感危机之后,来到中国内地的霍乱疫区救治病人与孤儿。上世纪二十年代的贵州湄潭政府缺席,社会松散,人情冷漠。小说中“一盘散沙”的惨景至今仍然具有振聋发瞶的力量。——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 陆建德

 

媒体书评

《面纱》以其悲天悯人的情感关照,以其对道德冲突的敏感解析,以其对人性的尖锐反讽,以其对人类欲望、恐惧和悔恨等内在世界的准确建构,而成为一部艺术的杰作。——《观察家》
回首现代作家,毛姆给了我最为深刻的影响。——乔治•奥威尔,《1984》作者

 

作者简介

W.S.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1874—1965,英国著名小说家,剧作家,散文家。曾先后就读于坎特伯雷的国王学校和德国海德堡大学,后到伦敦圣托马斯医院学医,并取得外科医师资格。
他的首部长篇小说《兰贝斯的丽莎》于1897年发表。1915年,他的杰作《人性的枷锁》问世,1919年《月亮与六便士》的出版确立了他作为长篇小说家的地位。他的其他著作有长篇小说《刀锋》、《面纱》,旅行札记《在中国屏风上》,及各种散文、短篇小说集等。1903—1933年期间,他创作了近30部剧本,深受观众欢迎。
毛姆被公认为20世纪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最广、最受欢迎的英国作家之一,被誉为“最会讲故事的作家”。他的小说机智、幽默,常在讥讽中潜藏对人性的怜悯与同情。1952年,牛津大学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1954年,英王授予他“荣誉侍从”的称号。

经典语录及文摘

她惊叫了一声。
“怎么啦?”他问道。
房间里的百叶窗关着,光线很暗,但还是能看清她脸上恐惧的表情。
“刚才有人动了一下门。”
“呃,八成是女佣人,要不就是哪个童仆。”
“这个时候他们决不会来。他们都知道吃完午饭我要睡觉。”
“那还会是谁?”
“是瓦尔特。”她嘴唇颤抖着小声说道。
她用手指了指他的鞋。他便去穿鞋,但他的神经多少也有点紧张,因而显得笨手笨脚,而鞋带偏偏又是系着的。她不耐烦地叹了口气,上来把鞋给他生套上去。她一声不响地披上袍子,光着脚走到梳妆台前。她的头发已经结成一团了,她拿起梳子梳起头来。等她梳好了,他的第二只鞋才刚刚穿好。她把大衣递给他。
“我怎么走啊?”
“最好先等等。我到外面看看。没事你再出去。”
“不可能是瓦尔特。不到五点钟他不会离开实验室。”
“那还会是谁?”
现在他们几乎是在窃窃私语。她不停颤抖着。他忽然觉得如果再有点事儿她就会疯了。他又怪起她来,按现在的情形,哪儿像她说得那么安全?她屏住呼吸,拉住了他的胳膊。他按她施的眼色望去。面前是通往走廊的窗户,都安着百叶窗,百叶窗是关好的。然而,窗子把手上的白色陶瓷旋钮却在慢慢地转动。他们没听见有人走过走廊。现在旋钮竟然不声不响地转了,简直把他们吓了一大跳。一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接着,另一扇窗户的白色陶瓷旋钮也好像鬼使神差似的悄悄转了起来。凯蒂终于经受不住惊吓,张嘴就要尖叫。他赶紧捂住她的嘴,把叫声压了下去。
屋里寂静下来。她斜倚在他身上,膝盖不停地颤抖。他担心她马上就会昏过去。他皱了一下眉头,咬了咬牙,把她抱到床上。她的脸像床单一样白。他的脸虽然是晒黑了,但这时也是白惨惨的。他站在她的身边,眼睛着魔似的盯着那个陶瓷旋钮。谁也没有说话。接着她还是哭了出来。
“看在老天的分上,别这样。”他着急地小声说道,“这事来了就来了吧。咱们得撑下去。”
她找寻她的手帕。他看出她的心思,把包递给了她。
“你的遮阳帽呢?”
“我忘在楼下了。”
“呃,天哪!”
“听我说,你振作一点。我敢保证这人不是瓦尔特。他凭什么这个点儿回来?中午他从没回过家,对不对?”
“对。”
“我敢打赌,赌什么都行,肯定是佣人。”
她露出了微笑。他的声音坚定亲切,让她感到宽慰。她拉过他的手,温柔地握着。他等着她恢复平静。
“看着我,我们不能老待在这儿不动。”接着他说道,“现在你觉得能到走廊上看看了吗?”
“我想我还站不起来。”
“你这儿有白兰地吗?”
她摇了摇头。他皱了一下眉,心里渐渐烦躁起来,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她突然把他的手抓紧了。
“要是他还在那儿没走怎么办?”
他叫自己又微笑起来,恢复了轻柔体贴、循循善诱的声调,这种声调的效果自然毋庸置疑。
“不会的。提起精神来,凯蒂。好好想一想,不会是你丈夫的。要是他进来了,看见大厅有顶没见过的帽子,上楼来又发现你的房间上了锁,肯定要大喊大叫的。这一定是佣人搞的。除了中国人,没人上来就那样拧把手。”
她果然平静多了。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面纱》W.萨默塞特·毛姆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