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从前有一只粉蝶》亦舒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从前有一只粉蝶》亦舒

基本信息

书名:《从前有一只粉蝶》
丛书名: 亦舒系列
作者: 亦舒
出版社: 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8月1日)
页数:18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06065870
ASIN:B00EU8EUNQ
版权: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这是一种压抑心底的情愫,是一个三代人同一轮回的爱情演绎,缠绵的爱,愤怒的伤;爱情的甜蜜,爱情的纠结……

媒体书评

她的小说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教我女孩子要自立。永远不要想去靠谁,因为,没有人是真的靠得住的,靠山山倒,靠人人老,靠自己最好。——舒淇
亦舒用字成精,干净利落,读来麻利恣畅之外,就属“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八个字了。亦舒世故,却绝不令人生厌,一如市井之俗,往往亦有俗得美者,其关键在于绝不扭捏作态,完全真实呈现,坦然拥抱。因这一坦然,遂自成一雍容风度,让人看得舒坦。——傅月庵
相较于其他港台作家而言,亦舒是最懂得如何叙述爱情故事的人。她笔下关于爱情、关于家庭、关于职场、关于人生的哲理一直为大众所喜欢。简简单单的文字,道尽很多人的一生。这位世界著名作家的作品以观察入微、想象独特、气概雄浑、叙述卓越而见长。
亦舒具有敏锐的观察力与触觉,有擅于将平凡的字眼变成奇句的才华,她的写作正如她的人,麻利、泼辣,而又快又多,但即使换上十个笔名,读者也不难一下子从作品中把她辨认出来。
不知为什么,她的脑子竟会装满那么多刻薄古怪的名堂。好好一句唐诗宋词元曲,竟被她倾手拈来,嵌进她那令人啼笑皆非的挖苦话中,配合得那样天衣无缝,令人不能不佩服她才思敏捷。
即使衷心相爱结局不要问/即使他一走了再无人想吻/就当早生百年他哪曾识你/你会很甘心/即使将他封最爱亦不要恨/一般都得不到正如亦舒说/做到生子结婚/终须都与较平凡那位至会衬/现实还是公平太耀眼激情亦如即兴/下个季节转心境得到了原是虚荣/求他采星星都答应但谁保证/难受为了太好胜/失恋可将工作放大得决绝/光阴怎花可看见林夕都说/别怨心底滴血/专心工作过劳才有资格吐血/他走了解封了得到了某些损失某些总要/试验难得的寂寥未必天天要燃烧/残酷现实还是公平太耀眼激情亦如即兴/下个季节转心境失恋了无谓痴情/人开心伤心讲惯性若凭悟性/定能够有更高的恋爱本领/现实还是公平有他约定见证/便会害怕失约的震惊他不爱没法讲情/和他讲分手不扫兴换来尊敬/未圆满爱情也隽永——《亦舒说》林夕作词,杨千嬅演唱

作者简介

亦舒,原名倪亦舒,1946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镇海,五岁时定居香港。她曾做过记者和编辑,后进入政府新闻处担任新闻官,也当过电视台编剧。现为专业作家,移居加拿大。亦舒兄长是香港作家倪匡。亦舒、倪匡、金庸并称“香港文坛三大奇迹”。
亦舒具有敏锐的观察力与触觉,有擅于将平凡的字眼变成奇句的才华,她的写作正如她的人,麻利、泼辣,写作速度快,作品数量多,但即使换上十个笔名,读者也不难一下子从作品中把她辨认出来。

经典语录及文摘

陈俊人的粉蝶
那可能是世界最动荡的一年,大战结束,可是内战继续,陈家住在沪市,一到晚上,警报响起,长而凄厉的呜呜声传出,市民便自动拉密窗帘,着孩子们立刻关灯上床睡觉。
俊人那年十三岁,正迷上读武侠小说,一听熄灯,大觉没趣,并不了解事情严重性,他不是一个出色的少年,疏懒但活泼,功课中下,不过讨人欢喜。
他父亲去年初已到雍岛去了,与母亲约定,一找到工作以及住所,便接他们母子南下,但是母亲踌躇:外婆舅舅阿姨全在沪市,听说雍岛讲一种似鸟叫的方言,十分难学,她一直拖延。
终于不得不收拾行装,母亲同外婆说:“我去去就回。”
外婆不出声,只是微笑。
后人的大哥树人在燕京大学读化工系,这个梳飞机头穿皮夹克的高大年轻人反对父母离开沪市:“国家需要用人,我不会走。”
后人还有一个七岁小妹,爱哭,脸上老带着大颗眼泪,头发稀疏,被老佣人扎成细细两条辫子,翘在耳畔,相当丑陋,亲友都深信她不容易出嫁。
后人对雍岛一无认识,但是父亲曾寄来塑胶卷笔刀及小盒子装模型车,都是新奇玩意。
树人说:“雍岛是英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他向弟弟结实帝国主义,以及印度决意独立的故事:“英帝有系统地剥削印度两百年,把人家的天然资源刮得一干二净,印度连生产一枚针的本事也无,只得向英国高价回购……”
后人喜欢与大哥谈天,但他对武侠小说更有兴趣,她对大哥说:“立虹约我上山拜师学武。”
树人笑:“沪市没有山。“
“我们上武当山找绿袍老祖。”
“你肯定老祖住武当山?”
“如不,直往昆仑山。”
树人大笑。

罗宋瘪三

这时,母亲自外边回来,“树人,你要的计算尺子雍岛带到了。”
树人十分高兴,一时忘记可恶的帝国主义,拆开一看,欢呼:“正是我要的大小。”
后人走近,只见一把尺裹套着另一把尺,可以左右移动,尺上密密麻麻写着数字,他看不懂。
大哥把尺放回剑套般的长条盒内,对后人说:“将来给你用。”
母亲说:“你爸催我们动身。”
“你带弟妹去吧,我尚未毕业。”
“你爸说你可往英国升学,燕京同哈佛大学有联系。”
“嘿。”大哥不再说话。
那边,望妈正在替小没梳头,忽然邻家太太探头警告:“快关上门,罗宋瘪三来了。”
王妈忙去掩门,可是已经来不及,有一只脚夹住门,王妈一点同情心也无,紧紧推着门。
大学生陈树人看不过眼,“王妈你这是做什么,好不野蛮,快打开门。”
王妈没好气,“那大少爷你来应付。”
门一开,一个穿缎裙的女子靠在门框上雪雪呼痛,陪着笑,伸出手来。
后人早已看惯,她们是白俄,国家内战,子极北之地一直流浪到沪市,渐渐财物都用尽,沦为乞丐。
沪市在太平时节讨饭的人都特别多,不用说是此刻。
亲友在傍晚上来陈家坐着,不说为什么,也没有要求,一直笑嘻嘻,坐到人家吃晚饭,不好意思不添上筷子,做多一碗菜,招呼他们:“菜不好,请多添饭”,吃完才走。
满街是伸手讨钱的老人与孩子,有些还有残疾,后人见过一个像小妹般年纪女孩,脖子上脓疮同头一样大,自此母亲骂他脓包,他有特别反感。
母亲给些碎钱那女子,她还不愿走,“太太,”她会说沪语,“太太,给些吃的。”
王妈于是给她冷饭。
她咕咕地笑,“有米合伙面包吗?“
后人进去厨房装了一小罐白米,走到门口,递给她。
她说:“谢谢。”声音稚嫩。
后人抬头,看到一个少女,年纪同他差不多,可是比他高一点,身上缎裙破烂污秽,不知多久没有替换,漆皮鞋子已开老虎口。
她像是北一个豪华舞会赶出来,一直由家乡走到沪市,没有停过。

关心不一
她疲倦饥渴憔悴,仍撑着走,一头金发似稻草般干枯。
王妈在身后说:“还不关门?”
俊人把门关上。
王妈嘀咕:“下次,会要求给五花肉及蹄膀。”
小妹写了“乞丏”两字,俊人说:“是乞丐”,他写给她看,又问大哥,“为什麽叫白俄?”
树人答:“十三世纪之际,该地区叫立陶宛,十六世纪始,叫白拉鲁斯,俗称白俄罗斯,叫他们白俄,等于叫我们支那人。”
“啊。”俊人明白了。
“叫白俄的原因不详,也许,与沙皇自称“白沙”有关,他穿上白袍以兹识别,因罗马皇朝穿紫袍,拜占庭皇穿红袍。”
母亲笑,“树人学了不少常识。”
“俄国内战,罗曼洛夫王朝倒塌,列宁抬头,贵族流放逃难。”
王妈听得入神,“前些日子,有罗宋人自称是大公。”
树人说:“大公,即王子,公主,叫女大公。”
王妈摇摇头,“太太,我去做饭,吃饭最重要。”
小妹忽然问:“之后呢?”
俊人没好气,“还有什么之后?”
“之后,”小妹说:“公主与王子怎样?”
树人拉拉她小辫子,“你们去雍岛,大哥留下为国家做事。”
陈太太生气,“胡说,一家人一定要在一起。”
俊人说:“立虹讲,峨眉山有剑仙。”
各人关心的事不一样。
树人趁空闲在皮夹克领子上打小小铜钉,一整排,闪闪亮,后来,他穿上它,在燕京大学门口铜狮子像前拍过一帧黑白照,俊人一直觉得,没有人比那时的大哥更加英俊。、
当日有铜钉剩下,树人帮妹妹裙边上钉,日后,这条丝绒裙成为小颖人对大哥唯一的回忆。
陈太太对王妈说:“我带你一齐去。”
“我在浦东有亲眷,怎么舍得。”
“那谁帮我忙,我一个人哪里做得过来。”
“太太你怎么去雍岛?”
“要乘三日三夜火车。”
那天晚上,又拉警报,飞机胡胡声在空中飞过,黑暗中妹妹又再哭泣,俊人想,呵真讨厌。
第二天他去上学,背着书包一转角便看到昨天来讨饭的俄罗斯女孩。
他凝视她,雪白皮肤,不显脏,可是指甲捆黑边。
她向他伸出手。
是,昨日给过,今日肚子又饿,真无奈。
锻裙上还缀着蝴蝶结,舞会似尚未完结,裙裾已经磨烂。
俊人轻轻把便当盒子送给她。
“谢谢你。”她说:“我叫安娜。”
俊人并没有同她做朋友的意思,他匆匆上路。
那天,俊人挨饿,放学回到家中,打开纱橱找到大饼油条,狼吞虎咽。
母亲与王妈对着着剥毛豆,主仆已有十多年感情,无所不谈,“今朝路过废墟,又看到有人吧婴儿丢在垃圾堆上”,“尚有气息否”,“想是没有了,但也不吓人,像睡着一样”,“唉”。
抬头看到俊人,“你肚子饿?”
“我写功课去。”俊人借故躲开。
那边,陈太太轻轻问:“你可觉得异样?”
“……笑嘻嘻,好言好语,说:“大婶,不要搓麻将了,新社会不允许赌博,会罚你们的呢。””
陈太太静一静,“那么,把牌收起来吧。”
“别家没那么听话,派人守在弄堂口,一有动静,好通风报训,可是他们不知有什么办法,一下子就站在牌桌前,仍然满面笑容:“大婶,不要再打牌了。””
“多大年纪?”
“同树人差不多岁数。”
这时俊人探头出来,“妈,大哥可回来吃饭?”
“他回学校去了。”
俊人好不失望,“他说教我溜冰。”
陈太太想起,“对,他问要两双溜冰鞋,一男一女,大概是有女朋友了。”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从前有一只粉蝶》亦舒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