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一个人的倾城》墨倾城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一个人的倾城》墨倾城

基本信息

书名:《一个人的倾城》
作者: 墨倾城
出版社: 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10月1日)
页数:28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10459346,9787510459344
ASIN:B01MRHQ69A
版权:新世界

编辑推荐

她的一生曾无限绮艳繁华,但最终却独自在绝尘的孤寂与苍凉中辗转成调!她用惊世骇俗的直白与深刻,直面世事炎凉,人间冷暖!
她,就是张爱玲。
一个敢于直击世俗与现实的白描者。
一个在文学史上永垂不朽的苍凉传奇。

媒体书评

她的一生,就是一个苍凉的手势,一声重重的叹息。
——著名作家叶兆言
她死得很寂寞,就像她活得很寂寞。但文学并不拒绝寂寞,是她告诉历史,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还还存在着不带多少火焦气的一角。
——中国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
文坛寂寞得恐怖,只出一位这样的女子。
——中国香港著名作家、编剧李碧华
张爱玲的小说艺术,像神话一般,经过一代代的海峡两岸作者和读者的爱戴、诠释、模仿、批评和再发现而永垂不朽。
——国际知名文化研究学者李欧梵

作者简介

墨倾城
70后,生于北方,却有南方才子的细腻与洒脱。他亦诗亦文,亦痴亦狂,读诗读史,每每为其中那些诗性满身的灵魂落泪。著有畅销书《一个人的撒哈拉:三毛传》《念人间刹那芳华:林徽因传》,深受读者喜爱。

目录

序一世间曾有张爱玲
序二致张爱玲
——我也曾,从你的世界经过
第一卷风华,只是一指流沙
她,穿越海上的烟雨
旧事:远去的贵族
百孔千疮,是谁错?
亦曾渴望,一种怀抱的温暖
难得的平静
一个人的落寞
难解的噩梦
结束,这阴冷的噩梦
香港,人生第一站
逃离,这异乡的劫难
第二卷流年如夏:出名,要趁早
再回上海,又是一剂忧伤
子静,那昙花一现的温暖
才华,汩汩流淌
“两炉香”,叩开文学的殿堂
炎樱:只能共青春,不能伴到老
衣着,是她光怪陆离的语言
第三卷有你,是最美的时光
绝代才女,顾盼倾城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宏愿
第四卷倾城之恋,终逃不出宿命
白玫瑰与红玫瑰
情到深处人孤独
“我将只是萎谢了”
转身,就是天涯
爱,直至成伤
第五卷半生情缘:错过,就是永远的失去
是谁,路过你的倾城时光
桑弧:相爱却不能执手的温暖
胡兰成,无法愈合的硬伤
离开上海,将伤痛隐藏
香港,再一次凄美地路过
一叶孤舟,漂向美国
他乡遇故知——温厚长者胡适
第六卷爱,如果有来生
彼得堡:意外的写作圣地
遇见忘年恋,在红尘之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山穷,水也尽
台港之行,疲惫了谁的心
爱,如果有来生
第七卷愿,今生只作最后一世
在他乡,孤傲地绽放
流光,催人老
红楼梦魇,海上花开
这,浮世的悲凉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
梦里不知身是客
急景凋年,离群索居
孤灯燃尽,怅然离世
附录张爱玲年谱
参考书目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世间曾有张爱玲
她,特立独行!在没落贵族的最后一丝繁华里,以卓尔不群的奇特步调开拓了一片专属于她的浓墨倾染的天空。
她,文采天成,凭着上苍赐予的天赋和对文字无与伦比的敏感,年纪轻轻便红遍上海滩,创造了现代文学史上又一个洛阳纸贵的奇迹。
她,用尖锐的笔触划过旧上海社会中最后的奢靡,像一把利刃,直击人性和世间的本相,令无数张迷对她与她的文字痴迷不已。
她,在纷乱复杂的动荡里独树一帜,公然与“汉奸才子”胡兰成上演了一场倾城之恋,即便遭到了对方痛彻心扉的背离,也无怨无悔。
她,一生都站在政治之外,却因为胡兰成的身份,一度被推上新中国舆论的风口浪尖,只有带着伤痛挥别故土,在异国的土地上寻觅适合自己生存的一隅。
她,就是张爱玲,是胡兰成笔下的“临水照花人”;是余秋雨眼中寂寞的独行者。正如一个旷世苍凉的梦一样,她的一生是一个苍凉的传奇。
纵观张爱玲的一生,父亲的冷漠、母亲一次次的离弃、继母的苛待与教唆、弟弟的麻木与隐忍……亲情让她失望到了极点。她看到的只有人性的冷漠,只有世俗的肮脏和无情。于是,她变得敏感、变得冷漠、变得孤傲。张爱玲也只有在文学的世界里才能真正找到安慰和寄托,文学也成了她人生最大的主题。
世间,只得一个你
从阴暗冰冷的亲情中逃离出来,张爱玲便将自己埋入文字的深处。她最终之所以能够傲然屹立于中国近现代文学史上,成为一代又一代人痴迷的文学偶像,不仅是由于她出身贵族,从小便在父亲的影响下熟读《红楼梦》《海上花列传》等中国古典文学名著,更是因为她自小便显现出对文字的敏感力,再加上早熟和早慧,人情冷暖和世事浮华已然成了她掌控文字的最好元素。
事实上,张爱玲在20世纪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是十分“尴尬”的。她以自己特异的现代性体验来观照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呈现出的人生世态。她把男女之情的本相,婚姻家庭的本质还原于凡俗的人间万象,让一切的风花雪月都归于生活的尘俗。于是,她的文风有一个只属于她的命名:张爱玲体,她的文字也成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个异数。
当时,傅雷称她的《金锁记》是“我们文坛最美的收获之一”;胡兰成赞道:“鲁迅之后有她,她是个伟大的寻求者。”她的出现成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次转型,她既是历史的“叛逆者”,又是历史的“先行者”和“预言者”。
也正因如此,张爱玲的名字响彻了半个世纪之久,张迷更是遍布全球。
张爱玲超越了那个时代,她在女性作家中是一个奇迹,她的思想和艺术影响力是深刻而久远的。时至今日,她的作品仍然屹立于各大图书网站的畅销书榜前列,她那不流于俗的写作手法仍然是无人能及的,她的名字仍铭刻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

第一卷
风华,只是一指流沙

她,穿越海上的烟雨 >>>
晨风浸满了苦楚,吹旧了弄堂里那飘摇的叫喊。外滩上又一只满载的商船停靠了,长长的汽笛声荡起薄薄的雾气。十里洋场,处处笙歌,一身身华美的舞裙在笑声中飞扬,遮掩了远方那战争的硝烟和一些支离破碎的命运。旧事如烟,故国似梦。
1920年,硕大的中国旧历上,漾起那个时代独有的迷茫和不知所措。或许是上天眷恋,古老的上海才得以在这种迷茫和不知所措中“独享”着一份舶来的平和。落日的余晖轻轻地洒在外滩上,唯恐打碎了这种平静。
古巷深处,那已没落的贵族府邸,声名显赫的张公馆里的人们,有的正要争先恐后地投身到外来的“洋气氛”中去,有的仍然在那墨香氤氲的书卷中纠结。不同的“追求”,同样的迷茫。
金秋,空气中夹杂着些许微凉的雾气。街上电车的铃声携着大减价的布店里一遍又一遍吹打着“苏三不要哭”,似乎在催促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这也是张爱玲来到这世上的第一天。张煐,这是她的第一个名字。麦根路(今泰兴路)上那丰足富庶的一家就是她的出生背景。一幢祖上遗留下来的老洋房里,住着她的父母和一些佣人们。这天,为着张爱玲的到来,他们或高兴,或得意,或一如既往地迷茫。
兴许,她的父母都不曾注意,那个刚刚消逝的月圆如盘的夜晚,那一声被重重叠叠的房檐折回来的啼哭。9月30日,或者是很平常的一天。
幸运和不幸,相伴而生。如果说那个时代出生的大部分孩子是不幸的,那么,张煐,也就是后来闻名于世的张爱玲是何等的幸运,她能称得上是名门之后,祖父是清末名臣张佩纶,祖母李菊耦是朝廷重臣李鸿章的长女。然而,谁又能预见将来的坎坷和不幸呢?
床榻上,不!应该是烟榻上,有一个穿着长袍马褂儿的男人,手持一支烟枪,正吞吐着属于他的云雾,那雾迷迷茫茫地荡漾了一片,又渐渐地缭绕开去,像极了扭动身体的女妖,欲将他带入那罪恶的“仙境”。可能大多数有着像他那样“体面”的家世的人都是这样,于他来说,这是正确的,他就是张爱玲的父亲张志沂(字廷众)。
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或许她刚刚做好了一套时髦的新衣服,或许她得了一对正流行的耳环,总之,她的声音里飘荡着些许兴奋,这就是张爱玲的母亲黄素琼(字逸梵)。佣人们渐渐停止了窃窃私语,奶妈正在那小小的摇篮旁静静地看着刚刚出生的小姐酣睡着,这小小的人儿,还不懂得什么,她那没有意识的梦里一片空白。
时光静静地流过,像极了外滩上那一望无际的江水。
这一天,张公馆门庭若市,汗流浃背的黄包车师傅们时而送来了一些穿着鲜亮的旗袍的女人们,她们一个个都烫了头发,盘着时髦的发髻,扭动的腰肢却显得可笑了一些;时而又送来了一些架着金丝边框眼镜的先生们,他们向男女主人脱帽致礼,拱手相贺,那一身身长袍大褂似乎要将那些沧桑的历史全部包裹起来,甚至还有一些小孩子们都跟着父母来到了这热闹非凡的大门前,他们的乳娘弓着腰,使劲拽着他们,生怕走散了。
“恭喜!恭喜啊!”
“请!请!”男女主人今天都刻意打扮起来了,为了迎接客人,他们起了个大早,虽不逢年过节,却比逢年过节更加令人高兴,因为这一天正是小姐一周岁的生日。
许是平日里的生活太过平静了,于是这偶有的、值得庆祝的事情便显得更加张扬起来,佣人们也有了些喜气洋洋的意思,在那平日里如一潭死水的厅堂里头忙着泡茶、摆点心。一位年老的佣人在小姐的小床旁边静静地站着,偶尔会有客人来将小姐逗弄一番。
这是第一次成为自己生命中现实意义上的主角,她太小了,她乖乖地,或是傻傻地看着那些逗弄她的人意兴阑珊地离去,外屋的几位太太窃窃私语,父亲的高声谈论,这一切的一切,都与她无关。然而,她这个无关的人还是要上场了,她究竟还是要当这个无关的主角的。
“抓周”,这个古老的定俗,可是今天的重头戏。不知道是谁在桌子上摆了一只大大的漆盘,盘子里放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不外乎是笔、纸、钱币,或者还有针线、点心之类容易寻到的东西。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细嫩的手指上,他们要看看上天会给出怎样的预示。
“是一枚钱币!”不知道是谁打破了这漫长的瞬间里的安静。人们松了一口气,抓住钱币,这预示是何其世俗啊,但是也足以满足人们一生富足的美好愿望。后来,有一位佣人说张爱玲抓住的是一支笔,但是她的姑姑张茂渊却坚称,她抓住的是钱币。几年之后,她父母离婚。张爱玲才越发明白,虽然生在这样一个不缺钱的没落贵族家庭,但是金钱,于她来说,是何等重要。
1922年,张爱玲的父亲张廷众由在北洋政府做交通部长的堂房兄长张志潭引荐,在津浦铁路局谋了一个英文秘书的职位。他借此和哥哥分了家,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那时,张爱玲两岁了,她刚出生的弟弟正如她那时一样。
他们举家搬到了天津。彼时的张爱玲还不叫张爱玲,她恍惚地看见佣人们穿梭,眼前一片烟雨蒙蒙。这一次的离别,于她来说,毫无长亭道别的哀伤,也无河边金柳飘扬的愁绪。
两岁以前的生活似是一片空白,在张爱玲的记忆里,满满的都是一些切实的物质的存在。有些抽象的记忆也和在这物质里了,或许就是那件粉红色的纱衫,或许就是那张藤质的小靠椅,还可能是那辆儿童脚踏车。但是就算儿时有更多的物质充斥,也是很纯净的。
多年以后,这些很纯净的记忆变成了一本尘封的老相册。翻开,尽是些令人难以喘息的旧色,这旧色犹如那不小心泼洒的淡墨,满满地浸染了她孤寂而高傲,执拗又敏感的一生。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一个人的倾城》墨倾城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