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张爱玲的闺房》陶方宣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张爱玲的闺房》陶方宣

基本信息

书名:《张爱玲的闺房》
作者: 陶方宣
出版社: 中国社会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4年9月1日)
页数:24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08748115
ASIN:B00NU3ITXE
版权:中国社会出版社

编辑推荐

《张爱玲的闺房(经典插图版)》编辑推荐:文字像一把华丽又寒冷的剑,她优雅地挥舞着。爱情像一场绚烂而冒险的旅程,她坚定地飞蛾扑火。她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奇葩,她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在她极富传奇的一生中,有绚丽惊世的成名过往,有痴心不悔的爱情经历,有十里洋场的上海故事,有华美悲凉的香港情缘,还有离群索居的人生迟暮。她,就是张爱玲。《张爱玲的闺房(经典插图版)》用最清澈的文字、诗意的笔法、全面详实的资料,生动地展现了张爱玲的传奇一生。

作者简介

陶方宣,男,安徽省芜湖市三山区人,现居上海,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政府机关公务员多年,现为专业编剧、作家。公开出版《今生今世张爱玲》、《霓裳*张爱玲》、《沈从文:湘西之蛊》等各类作品近二十部,部分作品在香港出版,发行海外。创作有长篇电视连续剧《江郎山下》。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目录

第一章贵族
张爱玲出错,齐家坨不是七家坨
词锋可畏,是后起的文雄
养老女嫁幼樵,李鸿章不分老幼
满目荒凉,只有我祖父母的姻缘色彩鲜明
皖中小村庄,张爱玲的根
麻大田里,李鸿章的大脚老娘
芜湖的稻和米,李家的金与银
摩登上海,洋务运动的果实
鞭炮作坊,那个掼花炮的孩子
从岳州到苏州,马不停蹄征战一生
“刺马”案,清代四大奇案之一
我外婆是农家女,嫁给将门之子作妾
“官声不好”,却是帝师
太后西逃,一天只吃一个鸡蛋
豪门贵族,孙家的女儿大家抢
陆小曼的好友,床头挂着她画的瓶花
第二章色戒
一个高调的女人:成名要趁早
张爱玲爱上胡兰成: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文学爱好者:所有的写字人都是同行
幽谷芳草:沾到人就是沾到脏
女人局限:常把爱情当成天
民国风气:做人都有一条底线
岁月的荡子:人杰何以成人渣
世上人家:民国世界山河浩荡
绝处逢生:在悬崖峭壁上站住脚
命运之手:牵一发而动一生
气场打通:张爱玲再红上海滩
第三章海派
自由写作:史无前例的谋生手段
全新职业:第一代畅销书作家
在时代的夹缝中:像一片飘零的叶子
爱情至上:易卜生的娜拉要出走
身体跟着心灵走:良好的感觉让她生如夏花
谋生之外也谋爱:爱情就是含笑饮毒酒
物质第一:有花有狗的花园洋房
妖娆而又风骚的世界:上海是女的
摩登的海派文化:老上海有条霞飞路
嘴唇那样富有生命力:她的照片像一部小说
第四章旗袍
上海小姐的普通装束:丝质碎花旗袍
当色迷遭遇色魔:宝蓝色暗花旗袍
闻得见香气的颜色:桃红单旗袍
“赤刮刺新”的刺激:宝蓝色烫金旗袍
一道炫目的风景:桃红色软缎旗袍
临水照花人:织锦缎旗袍
零乱不堪的爱情错觉:藤蔓缠绕的青色旗袍
有生命的衣裳:矮领子布旗袍
高处不胜寒:白绒线衫下的碎花旗袍
臆想中的美色:瓷青色薄绸旗袍
荒腔走板的苍凉与寂寥:立领中袖青布旗袍
花纹里透着阴霾:大红缎子滚边花旗袍
美得有点惊心动魄:樱桃红鸭皮旗袍
难以言说的阴柔之美:月白蝉翼纱旗袍
人面桃花相映红的风景:紫色丝绒旗袍
第五章闺蜜
肉体欢乐的巅峰:八盎司重的香水
最痴迷最癫狂的想象:爱司头与高跟鞋
从来都是风情之物:桑子红胭脂
经典的怀旧道具:带喇叭的手摇唱机
形而上的张爱玲:牛酪红茶
中菜西吃就是海派风味:涂满花生酱的甜面包
起士林:咖啡里的西式生活
以张爱玲名义设宴:海上花开
女作家请客:蛋炒饭
老上海的女主角:生活像电影一样
张爱玲是一口古井:古井无波、越淘越有
她特有的一种甜味:像樱桃或草莓
最凉薄的记忆:风尘中一朵朵海上花
惊鸿一瞥:作为姊妹的上海与香港
翩翩降下万丈红尘: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天生丽质难自弃:野火花红得不可收拾
半生缘:华美的旗袍穿了又穿
电影像生活一样:只因为多看了你一眼
张爱玲年表
张爱玲经典语录

经典语录及文摘

残阳狐照张爱玲
陶方宣
写下“张爱玲”三个字,仿佛一缕残阳斜斜照过来,落在暗黄的朵云轩纸页上,上面印着张爱玲陈年旧照,民国的老照片满目荒凉,用张爱玲自己的话说:“是朵云轩信上的一滴泪,陈旧而迷糊。”
回想起多年前在老家芜湖,星期天常常在镜湖边闲逛,小城小巧而精致,金马门的泥鳅面,双桐巷的炒面皮,还有翠明园的落叶以及中江塔的涛声都让人怀念。那时候步行街还没建,文化宫也没有拆。某一天,在文化宫对面与“张爱玲”偶然相逢:那是一个小小的书摊,在一棵梧桐树下,一套印刷粗糙的四卷本《张爱玲全集》被我发现。此后15年来,它再没有离开过我,从南京到芜湖,从西安到上海,它是我枕旁必备,和我一起度过细雨如麻的黄昏和月光如水的长夜——作家的神奇也就在这儿,我从没有见过张爱玲,她去世已快20年,她不可能想象多年以后在中国南方一座小城,一个普通读者为她痴狂,这个人后来又来到她生活过的城市上海。我与她隔着一片巨大辽阔的时空,但我在不经意间打开《金锁记》或《沉香屑》,一下子就走入张爱玲的精神世界。她其实并没有死,她在书中复活,她潜移默化影响了我,肯定还要影响后代许许多多的人,只要你具有一些基本的素质,只要你在不经意间打开她的书。
写张爱玲都在午夜时分,午夜的上海也是醒着的,我感到张爱玲就在头顶上方注视着我——这一刻我是如此喜欢她,理解她,甚至她说过的一些话从前我也说过,比如“人生在世,没有哪个人心灵不是千疮百孔”。比如“在没有人与人交往的场合,我充满生命的欢欣”。当然,我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作品,我更喜爱她背后新文化运动风起云涌、风云际会的新气象,喜欢她身后当年那个与伦敦、巴黎、纽约同样开放、包容、平起平坐的东方大都会——上海。用我的兄长、《雨花》杂志副主编唐炳良先生的话说,张爱玲背后有一种莽莽苍苍的东西。这句话说到我心里,传世的大作家从来都是这样,他背后一定有一种莽莽苍苍,那就是丰富,那就是博大,从苏东坡到曹雪芹,从徐志摩到白先勇,从法国文学到俄罗斯文学无不如此。真正的大作家不是个人偶然的职业选择,应该是整个文化、时代和家族、命运机缘巧合而又必然地选择了他,选择了他手中这支笔,要他用笔来代言。当然你凭着一些才情和努力也可能会成为一个作家,但那是单薄的,很难储存进入民族的文化记忆。记得为此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叫《浮出海面的岛屿》,文章发表后,很多报刊曾发表文章反驳或赞同我的观点,到现在我还不改初衷,真正的文化大家,是一个民族一片地域的代表,一定要有文明遗脉和文化承传。
张爱玲无疑就是这样的大家,在遍访了张家遍布上海的所有老宅后,我更加确信这一点。张爱玲是学不来的,张爱玲是模仿不了的,她的横空出世是命,命中注定上海滩要出现这样的文学异类,那样包容大气的氛围,那样华洋杂交的文化,肯定要有一个代表人物来呈现那一个庞杂的时代,那一段交融的文明。张爱玲的世界就是民国世界,山河浩荡气象万千,像张爱玲这个人,太丰富太强大,从来没有哪个作家像她这样有说不完的话题、写不尽的角度,李鸿章、张佩纶、黄翼升、孙宝琦四大家族撑在她的身后,给她一派莽莽苍苍的大家景象。民国世界又是一个繁花万千的大舞台,她的一生都在表演,她知道她是天才,她知道她死后会有无数人研究她,写她的传记,所以她的衣着、她的做派,包括她的爱情,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如同她在上海或香港编写的那些电影。后来,她不演了,她的戏演完了,她卸了妆,她着手安排了自己的死亡。她活着是那么独特,她的死一定要独特,她最终完成了她的人生传奇。
这是一个传奇的女人,在人世,她满目荒凉,残阳下山坠入千古暗夜。在文坛,她喷薄而出旭日东升。

版权页:

《张爱玲的闺房》陶方宣

插图:

《张爱玲的闺房》陶方宣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次又一次吐出一个“杀”字,真是把他逼狠了逼急了。一双苍白、单薄、拿笔的手,让他杀只鸡还差不多,他能杀人吗?他敢杀人吗?他不敢。但是他绝望了,他崩溃了,他情不自禁地吐出一个字:杀——是杀伐,也是杀戮!是杀心,更是杀气!他没有办法,他失控了,他只能动手抢了。他返身回到俞傅村,“一到俞家,在檐头看见义母,我就说现在我要六十元去治丧。她不问也知玉凤已死,也自感慨,但是脸上一点不表示出来,却道:‘你也说话好新鲜,家里哪里有钱呀?’我说你拿钥匙来,她就把带在身上的钥匙掷给我,我开了钱柜,见有现洋七百,包做七封齐齐整整排列着,我打开一封,取出六十元,关好钱柜,交还钥匙,拔步就走。义母笑道:‘到底还是我被打败了!’说时眼圈一红,喉咙都变了,我也不答,管自出大门而去。’”
虽说他只敢杀鸡,这一刻却想杀人,被命运逼到死角,这死角让他比死还难受。后来为人处世性情大变,再后来他在那帮写千字文的丫头片子嘴里,他就成了“人渣”。一向以为,以胡兰成的才情,如果生在无锡钱家,必定就是钱钟书;如果生在徽州胡家,肯定就是胡适之。但是命运就是阴差阳错,就是七字碰到了八字,让他生在吃了上顿愁下顿的穷人之家,本来可以成为人杰的他结果却成了“人渣”。
这是无法抵赖的事实,毕竟在国难当头他行为不端,带着私欲与贪心在各种政治势力之间钻营,如同他在8个女人之间周旋一样。他没有自己的坐标与做人的底线,他唯一拥有的就是出人头地的渴望与功成名就的企图。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张爱玲的闺房》陶方宣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