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明暗:源于影像的微琐絮语》马家辉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明暗:源于影像的微琐絮语》马家辉

基本信息

书名:《明暗:源于影像的微琐絮语》
作者: 马家辉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09年7月1日)
页数:257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300107165
ASIN:B002IA04BU
版权: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编辑推荐

《明·暗:源于影像的微琐絮语》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名人评书

发乎情,不止乎理
止庵
家辉兄的文章,我最早是在《深圳商报》的“文化广场”读到,还记得专栏的名字叫“深港情书”。从前废名说梁遇春,“他的文思如星珠串天,处处闪眼,然而没有一个线索,稍纵即逝,他不能同一面镜子一样,把什么都收藏起来。”(《〈泪与笑〉序》)我对家辉兄亦有此等感慨,我佩服他文思敏捷,而且无所不谈。
我一向羡慕能写专栏的朋友,自己就不成。偶有编辑约写,我总把交稿期尽量推迟,生怕到时交不了卷。这除了才情高下有别,亦与文章写法不同有关。我们看一部电影,读一本书,思考是个延续的过程,专栏文章写的是“上半句”,另一路写的是“下半句”。废名所讲也是这种区别。相比之下,后者或许稍稍安稳,但也少了许多鲜活,而且没有“上半句”,经常也就没有“下半句”。胡适在日记中说:“今天在《晨报》上看徐彦之君的《去国日记》的末段引GrahamWallas的话:‘人的思想是流动的,你如果不当时把他用文字记下,过时不见,再寻他不得。所以一枝笔和一片纸,要常常带在身边。’这话很使我感觉。我这三四年来,也不知被我的懒笔断送了多少很可有结果的思想,也不知被他损失了多少可以供将来的人做参考资料的事实。”我看《明暗》,觉得正可移来用上,盖这里多有“很可有结果的思想”,多有“可以供将来的人做参考资料的事实”;而我对此只能发发“我的懒笔”之类感慨了。
我们写文章,常常是“发乎情,止乎理”;家辉兄则是“发乎情,不止乎理”。他好像有意要把《明暗》这类文字,与他那些看来分量更重的评论作品区分开来。周作人在《美文》中说:“外国文学里有一种所谓论文,其中大约可以分作两类。一批评的,是学术性的。二记述的,是艺术性的,又称作美文,这里边又可以分出叙事与抒情,但也很多两者夹杂的。”所云“论文”,即essay,通译随笔。他接下来说:“读好的论文,如读散文诗,因为他实在是诗与散文中间的桥。”应该是专就抒情一路而言。后来周作人为俞平伯《燕知草》写跋,又提到“论文——不,或者不如说小品文,不专说理叙事而以抒情分子为主的,有人称他为‘絮语’过的那种散文”,《明暗》正是这种“絮语”。中国新文学史上,写“絮语”大概要推梁遇春为最上乘,特别是《泪与笑》,比他的《春醪集》更好。开头所引废名的话,是站在批评和叙事的立场去看抒情,他接了苦雨斋的衣钵,早已“止乎理”了,我所发类似感慨亦如是,说穿了都是“门户之见”。相比之下还是知堂翁胸襟宽广,因为其实他也不写抒情之作的。
“絮语”虽“以抒情分子为主”,抒情却要有个根由,这样才不流于空泛与虚夸。也就是要“借题发挥”。《明暗》中,所“借”的“题”就是作者看的那些电影。我看这与我写读书笔记是一码事,只不过他是“发乎情”,而我是“发乎理”罢了,假若真拿这些东西当“影评”或“书评”看,我们自己是不认账的。虽然《明暗》里多有诗似的句子,但归根到底,家辉兄写的是“感受”不是“感慨”,“感慨”容易落空,而“感受”是有对象的,所以更实在,更具体,“情”并非无端而“发”。

作者简介

马家辉,传媒人、专栏作家、文化评论学者、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嘉宾。1963年出生于香港。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毕业,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硕士,威斯康星大学社会学博士。现为香港《明报》世纪副刊创意策划,为两岸三地多份报章杂志撰写评论及随笔。2008年以“博雅之魅”获选《南方人物周刊》“年度中国魅力五十人物”之一。马家辉博客“稿纸以外”:http://makafai.blogspot.com

目录

序发乎情,不止乎理
自序送一本书给电影院
[辑一]恋繁花
继续微笑
在婚姻里遗忘爱情
终于看懂了王家卫
媚艳的观音
男人的眼泪
谁欺负了梅兰芳
花样容颜
又见天水围
有这样的一位小观众
张爱玲回来了

[辑二]忆残梦
始终是吴宇森
陈可辛的好兄弟
如果·南京
最暧昧的所在
奔跑在城市
黑暗回廊
执起一把武士刀
这群叔叔伯伯以及婶婶
死亡的滋味
某年某月某些人

经典语录及文摘

家辉兄的文章,我最早是在《深圳商报》的“文化广场”读到,还记得专栏的名字叫“深港情书”。从前废名说梁遇春,“他的文思如星珠串天,处处闪眼,然而没有一个线索,稍纵即逝,他不能同一面镜子一样,把什么都收藏起来。”(《<泪与笑>序》)我对家辉兄亦有此等感慨,我佩服他文思敏捷,而且无所不谈。
我一向羡慕能写专栏的朋友,自己就不成。偶有编辑约写,我总把交稿期尽量推迟,生怕到时交不了卷。这除了才情高下有别,亦与文章写法不同有关。我们看一部电影,读一本书,思考是个延续的过程,专栏文章写的是“上半句”,另一路写的是“下半句”。废名所讲也是这种区别。相比之下,后者或许稍稍安稳,但也少了许多鲜活,而且没有“上半句”,经常也就没有“下半句”。

插图:

《明暗:源于影像的微琐絮语》马家辉
再瞄一眼吧,潮汐重卷千尺浪,事隔多年,依旧忍不住脸红。
因此啊,当女的把照片送给男的,等于把美好的片刻交给了他,让他记住,请他永远记住,某年某月某日我们曾经相拥如树藤相连,宛若指天为誓,除非我们愿意,没人能把我们分开;今年今月今日我们尽管已经不复相见,但因有了一张照片,依然是,没人能把我们分开。
所以啊,照片绝对不止显影了肉体而更是承载着感情,当女的愿意让你按下快门,等于愿意把生命像蛋糕般轻轻切下一片,把生命的某部分甜美,配上奶油和巧克力,盛在碟上,送到你嘴边。吃吧,别犹豫了,在这刹那让我们生命重叠,日后任何时刻把照片按出重看,喉间涌起一阵蠢动,你将忆起曾在舌尖回荡的那股酥甜。
然而拥有了照片之后又有哪个少年忍得住不将之与友分享呢?青春惨绿最需要通过攻城掠地以肯定自我,一张照片便是一杆插旗的标记、一趟征服的旅程、一场战争的掠夺,甚至更残忍,一张照片是一个高高悬挂在城楼上的骷髅头。少年大王站在楼顶,为了所收集的骷髅数量而心满意足,终而双手叉腰,仰天狞笑,自傲自豪于友侪之间。
古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今是一将功成众女脱。后现代少年不再喜欢集邮了,他们的嗜好改为集照,把骗来的诱来的拍来的相片珍藏于虚拟世界,进而在虚拟世界里把藏品交换流散。
身处两地,面对同一张照片,女的可能仍在幽幽怀念那短暂欢愉,男的则大多在思量如何用更短的时间取得更多的战利品。阴不符阳,男女终究是两个相异的物种啊。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明暗:源于影像的微琐絮语》马家辉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