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怒江之战》南派三叔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怒江之战》南派三叔

基本信息

书名:《怒江之战》
作者: 南派三叔
乾坤(作者)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12月26日)
页数:47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50224452,7550224455
ASIN:B00HJF5TQY
版权:北京磨铁

编辑推荐

南派三叔首部完结作品全新集结版携手鬼才乾坤谱写大型史实悬疑,揭示“二战”谜团!远征军小人物的峥嵘岁月,尘封于史料的丛林传奇

媒体书评

读者希望体验新的阅读快感,而南派三叔的作品又源源不断地满足了这种心理,他自成一家的叙述体系,赢得了大众长期的青睐。
——北京青年报

南派三书的作品与悬疑、惊悚素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是《盗墓笔记》还是《大漠苍狼》,又或者是《怒江之战》,这类小说有一个特点,内在都有非常强的逻辑性,同时又带有悬疑惊悚的色彩。更有意思的一点是,南派三叔的作品越来越多地向真实的故事背景靠拢,而《怒江之战》,就是一本依托了中国赴缅远征军历史大背景的悬疑巨作。
——齐鲁晚报

南派三叔在当下的备受追捧,深究原因,在于他的作品有着很深的时代背景。在读者的阅读需求越来越呈现多元化状态,南派三叔作品的悬念迭出、深入细致的奇闻怪事,激起了公众极大的好奇心。有了好奇心,存在这方面的阅读需要,使得南派小说成为当下受欢迎的文学品种。
——成都商报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本名徐磊,浙江人,现居杭州。著有“盗墓笔记”系列、“大漠苍狼”系列、“怒江之战”系列、“藏海花”系列。乾坤缅甸远征军后裔,八字奇特,经历诡异。做过记者、车行老板、画家、教师、木匠,同时也是某电视台视频剪辑部门的头儿。擅长一边悠闲地讲好玩的故事一边高速超车,常常把听故事的人吓到寒毛倒立。

目录

引子
第一章小分队
第二章追兵
第三章反扑
第四章歼灭战
第五章战利品
第六章乱麻
第七章宽河
第八章过河
第九章怪林
第十章蹊跷
第十一章符号
第十二章界限
第十三章红圈
第十四章悬崖
第十五章毛子
第十六章野猪
第十七章分食
第十八章死地
第十九章要命
第二十章中招
第二十一章解药
第二十二章试药
第二十三章等待
第二十四章转机
第二十五章谈话
第二十六章涉密
第二十七章解疑
第二十八章起源
第二十九章蒲公英
第三十章飞机
第三十一章村子
第三十二章搜索
第三十三章爆炸
第三十四章地雷
第三十五章长毛
第三十六章信号
第三十七章怪墙
第三十八章炸弹
第三十九章救助
第四十章设伏
第四十一章绝壁
第四十二章追击
第四十三章陷阱
第四十四章大部队
第四十五章找路
第四十六章本子
第四十七章佛像
第四十八章遇袭
第四十九章放弃
第五十章决定
第五十一章夜袭
第五十二章俘虏
第五十三章审讯
第五十四章内奸
第五十五章托付
第五十六章回去
第五十七章推论
第五十八章单词
第五十九章混乱
第六十章密码
第六十一章失败
第六十二章错解
第六十三章异声
第六十四章搜寻
第六十五章推断
第六十六章缘尽
第六十七章离愁
第六十八章逃亡
第六十九章异状
第七十章次爆
第七十一章对峙
第七十二章困洞
第七十三章山洞
第七十四章求援
第七十五章合作
第七十六章原形
第七十七章铁车
第七十八章险攻
第七十九章炮弹
第八十章沼泽
第八十一章回家
第八十二章崩乱
第八十三章审问
第八十四章重逢
第八十五章兰姆伽
第八十六章对话
第八十七章转变
第八十八章队员
第八十九章新人
第九十章老J
第九十一章阮灵
第九十二章出发
第九十三章友军
第九十四章围歼
第九十五章失踪
第九十六章顾虑
第九十七章不祥
第九十八章寻找
第九十九章水潭
第一百章意外
第一百零一章空营
第一百零二章雪山
第一百零三章冰坑
第一百零四章基地
第一百零五章终点
第一百零六章失控
第一百零七章质问
第一百零八章释惑
第一百零九章坚守
第一百一十章死战
第一百一十一章刀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狙击
第一百一十三章援兵
尾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引子

巨大的轰炸机穿过云层,庞大的机身在云带里若隐若现。
这是一架被叫作哈利法克斯的战略轰炸机,归属印度空军第六中队,在它身下,是二次大战的印缅战区。这是一次秘密轰炸任务,相同的四架飞机飞在哈利法克斯的四周,它们暂时还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但是,马上就会有消息了。
阿查是哈利法克斯上的投弹员,负责瞄准和投弹,此时他已经在自己的岗位上待命。透过瞄准镜,他能看到飞机下方一望无际的原始丛林。
此时飞机下方的位置应该是胡康河谷,缅甸最神秘的地方。据说,这片亘古不变的雨林,是缅甸神明惩罚罪人的地方,那里潮湿闷热,充满了毒蛇和巨大的虫豸。
阿查其实觉得有点奇怪,从他们起飞算起,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为什么他们还飞在雨林上空?按照他的经验,以下面那种树林的茂密程度,离中国人的战线起码还有半小时的距离,他们这一次,难道不是去轰炸战区,而是这片雨林吗?
这是为什么?难道,这是又一次哈佛韦轰炸?
哈佛韦轰炸是由他的英国机长给起的名字。在他们历来执行的轰炸任务中,有一些非常奇怪的轰炸目标,比如说,没有任何人烟的戈壁、远洋的平静海面,等等,没有任何战略价值的地方,最奇怪的一次,他记得他们轰炸了缅甸和印度交界处的一个坟场。
这种漫无目的的轰炸任务,很像小孩子原本决定要去山里野炊,但是走到一半失去兴致,就随便找个地方做了顿饭一样。
其实阿查知道,战争中没有那么儿戏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他们以前毁灭了什么,但是那上百吨的炸弹,投在那个地方,肯定有一些东西被抹去了。
一阵蜂鸣声刺耳地响了起来,阿查从回忆里惊醒,把注意力集中到瞄准镜上。不管是不是哈佛韦轰炸,不管下面有没有东西,红灯一亮,轰炸不可避免。
两分钟后,他准时拉下操作手柄,一颗颗巨大的梭形炸弹鱼贯落下,尾翼打开,不到半分钟,下面那些生长了几千年的雨林巨树被大片的火海吞没。
阿查通过瞄准镜看着,他忍不住又一次屏住了呼吸,无数次,他目睹活生生的人被火海撕裂,而这一次,只是树而已,为什么他突然有些抗拒?更诡异的是,他忽然觉得,随着那些树木的毁灭,又有一些秘密被掩埋了。
就在这时,简直就是一闪之间,他感觉自己好像在火海里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股异样的感觉升了上来。阿查突然有些窒息,他立即调整瞄准镜,把刚才轰炸的地方放大。
他惊呆了。
他看到了一个东西出现在炸开了的树冠下。可是,怎么可能?那东西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第一章
小分队

1943年8月10日,缅甸北,胡康河谷。
大雨。
阴晦的原始森林被瓢泼的雨水一冲,更显得潮湿泥泞,稍不注意,水坑里数不清的硕大蚂蟥就钻进了衣服里,本来一点儿感觉没有,脱掉衣服却会看到满腿的血包子。
赵半括看着脚下水坑里蠕动着的那些紫黑色的蚂蟥,心里一阵恶心。不过他脚上蹬着半高腰的美式皮靴,小腿上绑了厚缠腿,内里的军服也做过专门的紧线处理,再加上外边的贴身雨衣,倒不必太担心这些小吸血鬼能占到他什么便宜。但即便这样,他仍然不敢站住脚,只能冒雨在这一眼望不到边的阴暗丛林里摸索前进。
这时,赵半括有点郁闷。
一个星期前,他从兰姆伽训练营开拔,随着这支队伍到达这里,风餐露宿,赶命一样在这片雨林里实打实奔了两天两夜,没有一刻停歇,连和身边人对话的机会都没有。其实吃这点苦并不算什么,可黑着脸顶风冒雨折腾了这些天,一场仗也没打,并且从接到任务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人对他说过要去哪儿,换谁能不撮火?干什么?去哪里?这让赵半括心里一直觉得有些不安。
茂密繁郁的树林,除了落雨和蚂蟥外,什么都没有,灰蒙蒙的没有尽头。赵半括抹了把脸,吐掉嘴里的雨水,扶了一把胸前的汤普森冲锋枪,低着头跟紧身前的队友,分开遮眼的树枝朝前走。
执行这次任务的队员一共有十个,除了队长廖国仁外,赵半括一个都不认识,这是他不安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从印度阿萨姆邦移防到兰姆伽之前,他身边全是拎着命拼了一年多的三团老兵,那帮人大都是河南老乡,互相之间熟悉得很,战斗中只要枪一响,谁先打谁后打,朝哪儿,怎么打,根本不用说话,默契得就像从一个娘胎里生出来一样。现在倒好,身边这批鸟人全都是生面孔,回头真碰到鬼子,恐怕连逃都整不出个完整队形。
作为一名老兵,赵半括太明白队友间的习惯和默契有多重要,尤其在战场上,这方面的经验多那么一点儿,就可能救下你的命。
而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遭遇过任何战斗,也就是说这方面的配合经验是零。
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鸟鸣声,身边的队友立即停了下来,抬手示意后边的人戒备。赵半括知道那阵鸟叫是探路尖兵发出来的,模仿的是一种原始森林特有的斑皮鹦鹉,叫声持续了一分钟不到,三短两长只有几个简单的音节,这种叫法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他把身体埋在一丛树叶后,拉开枪栓,眼睛紧盯着鸟叫声传来的方向,全神戒备着。身边的树丛里,队友们也七七八八趴了一地,谁也没空想那些蚂蟥。进到野人山里这些天,这是第一次收到探路尖兵的警告,没人不紧张。
赵半括明白,能和自己一样被军部紧急抽调,参与到这次行动里来的人,不敢说都是猛人,但肯定都有两把刷子。即使这样,和一群陌生的战友深入野人山,执行这个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神秘任务,一旦和日军短兵相接,相互间的配合能到什么程度,赵半括心里实在是没底,所以他有些焦虑。
半蹲在地上,赵半括根本就看不到前边的情况,从声音的来向看,那个探路尖兵应该在树上。下这么大的雨,树干光滑得要命,也不知道这位是怎么上去的。
鸟叫过后,却是有一阵没动静。赵半括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才看到高处的树枝一阵晃动,一张脸从一丛树叶里探了出来,抬手朝他们摇了摇,嘴里发出一阵嘟噜声,这时听到前方的队员低叫了声:“没事了。”赵半括才定下了心站起身,暗骂这活猴诈唬人。
胡康河谷,有了远征军一年多前四万多非战斗减员的前车之鉴,日本人、美国人和英国人,没谁愿意在这种地方浪费军力。英美军队的飞机也早在这里进行过多次空中侦察,从军事布防的角度,能大致排除掉在野人山里有一大队日军的可能。想有小规模的遭遇战也不太可能,在这种高密度的雨林里,两支小分队相遇的概率跟押宝中头奖一样,所以赵半括倒没想过在这儿能打上什么硬仗。
探路兵从树上跳下来,赵半括等人围了上去,队长廖国仁还没开口询问,探路兵就冷着脸说了句:“队长,前边,有好多死人。”
常年打仗的士兵,哪个没见过死人?但探路兵的表情和语气让大家都意识到这些死人一定有些不寻常。廖国仁面色不变,环视了一下四周,说了句:“小心戒备,咱们过去看看。”
这时树林里还是大雨滂沱,地面上泥泞不堪,大家只能顺着林木的边沿行进,那里树木根系发达,泥土和树叶掺在一起,道路相比起其他地方要顺脚一些,也刚好能躲过那些盘踞在林间泥水坑里的蚂蟥。绕过了几棵高大的垂叶树,大家眼前出现了一块林间空地,繁茂的林草被雨水打得倒了一地,就像一层顺毛地毯。一堆姿势怪异的人骨很突兀地出现在那里,第一眼看到的赵半括心里猛地打了个寒战。
那是一排呈现出卧倒状态的人骨。从骨头身前斜立着的枪刺来看,这应该是一队大溃败时没走出去的远征军士兵。破破烂烂的远征军军服和长刺的中正步枪,在人骨的位置散了一地。
大家都是新三十八师的,因为孙立人将军的抗命西撤,没经历过野人山溃败的艰苦,所以第一次看到这种活生生的远征军遗骨,血浓于水的感情顿时让他们的心堵得难受。远征军出国抗日,死在战场倒还好,不明不白被这片林子困掉了性命,真他妈不值。
那个探路的家伙面色发白,指着这些遗骨,低声说道:“刚才看到这里的枪刺反光,我还以为有埋伏。”
赵半括虽然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具体位置,但也明白这里离胡康河谷的边缘很近。从他们来时的路往东走,翻过两座山,再走个十几公里就能进入大理以北的远征军控制区。那里以怒江一线为界,日中两军分据两侧,虽然地势险峻,但也总算快到家了,眼前的这些远征军尸骨,明显是没坚持到最后。
廖国仁叹了口气,说道:“为国抗日,死得其所,埋了吧。”
说完话,他率先摘下头盔朝这些人骨鞠了一躬,赵半括等人自然也跟着拜了几拜。当大家正要上前,准备挖点土掩埋这些人骨时,却被探路的小个子出声阻止了。旁边有人诧异道:“小刀子,怎么回事?”
这时赵半括才知道这个尖兵叫小刀子,这人个子不高,脸皮冷瘦枯干,看着就像是被刀子刮出来的,还真人如其名。
小刀子皱眉道:“亏你们这帮人还都是老兵,没看到这些人死得有多奇怪?”
那些人骨半遮半掩在杂草里,姿势诡异,似乎还保持着生前的戒备状态,单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古怪,一个直眉愣眼的大个子粗着嗓子一嘴东北腔,一副很不爽的样子,嚷嚷道:“矬子,整明白点说话。”
小刀子看了大个子一眼,走前两步,用卡宾枪挑开了包住那些人骨的厚草,说了句:“自己看。”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怒江之战》南派三叔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