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天机(1-4)》蔡骏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天机(1-4)》蔡骏

基本信息

书名:《天机(1-4)》
外文书名:Mysterious Messages
丛书名: 悬疑世界
作者: 蔡骏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4月1日)
页数:96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9900181194
ASIN:B00WU0WWK4
版权:作家出版社

编辑推荐

悬疑教父蔡骏超长篇经典巨制!中国悬疑的里程碑之作!
买纸书,赠《天机》听书全本,扫码即听,喜马拉雅专业声优全本朗读!
七天七夜夺命惊魂,谁能逃出死亡之城?
一次寻常的旅行,命运却在冥冥之中被改写。天机世界里,人性被拷问,“神”权被颠覆。
罪恶之城险象环生,19人旅行团何去何从?
《天机》8年累计销量突破350万本。
《天机》形式上是悬疑,而内容上是寓言,更是人类未来的预言。

作者简介

蔡骏
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中国最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

连续12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实体书总销量突破1200万册,作品在全球拥有亿万华语读者,图书版权输出美国、欧洲、亚洲等国家和地区,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与电视剧。代表作《天机》出版至今销量逾350万册,同名超级大电影即将开拍!

2011年《谋杀似水年华》出版,开启中国社会派悬疑小说先河。《地狱变》《生死河》之后,推出刷新社会派悬疑标尺力作《偷窥一百二十天》,将引人入胜的悬念设计与对当下社会热点问题的深深拷问融于一炉,再次树立中国悬疑小说新高峰。被誉为中国悬疑教父。

目录

《天机第一季》目录:
第一章黄金肉/001
第二章隧道尽头/022
第三章断手/042
第四章绝境/065
第五章美女与狼狗/088
第六章万物生/107
第七章木乃伊/128
第八章山问公墓/l50
第九章AK47/175
第十章南明武士/l96
第十一章食人鱼/214
人物故事/228
蔡骏创作大事年表/23
……
《天机第二季》
《天机第三季》
《天机第四季》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蔡骏/文)

许多年来许多人都问我,《天机》究竟是什么样的故事?
我也一直在想,这个故事以及答案都太过繁杂,就像一面打碎了的镜子,可以照出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又似乎像个迷宫。
而在某个转角,我看到了那个良夜。
我想,是关于希望。
很抱歉,我在小说中写到了斯蒂芬·金,并借虚构说出我对他的敬意与膜拜,也算是夹带一点小小的私货。当中国读者崇拜日本推理小说比如东野圭吾的时代,我却如此执拗地喜欢这个写小说的美国男人。因为,他的所有文字,都在讲述同一个故事—希望。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说的就是希望。
良夜是死亡,是绝望,是我们可能面临的一切的黑夜。
但在最漫长的那一夜里,还有光和希望。
于是,多年以后,这本全新版本的《天机》四季,带着声音,来到你们的眼前和耳边。
经过了《人间》《谋杀似水年华》《地狱变》《生死河》《偷窥一百二十天》……直到现在的“悬疑世界文库”,你们长大了,我也是。
至于你们都在期待着的,《天机》的电影、舞台剧、网络剧、动漫,都将在这一年或两年内面世。也许,他们会跟你想象中的《天机》有所不同,但又是同样的一群男人和女人。说实话,我也很好奇,他们究竟会长什么样子。
总之,叶萧和小枝们的迷惘与行走,仍在继续。比如,我那从未写完过的《沉默兽》,又比如从《天机》衍生而来的新的故事。
还有最漫长的那一夜。
感谢你们用心爱着我,以这简短的总序言之名。

蔡骏
2014年12月11日星期四于上海苏州河畔

第一章黄金肉
2006年9月24日,上午11点19分。

叶萧做了一个梦。

当梦醒来的时候,睁眼只见满山遍野的绿色,竹子如箭矢刺入瞳孔,某种巨大的花放肆地绽开,红得那样耀眼。头顶巍峨的高山颠簸起伏,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乌云,随时可能有大雨倾泻。
这是哪儿?噩梦带来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他发现身下是摇晃的车座,右边是明亮的窗玻璃,左边是一张熟悉的脸。
大脑仿佛正被撕裂。
孙子楚冲他咧嘴笑了笑:“喂,你总算醒啦!”
“你—”叶萧把眼睛睁大了,费力地支起身子,茫然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没睡醒?可我记得昨晚你没怎么喝酒。”
酒?
叶萧捂着嘴呼了口气,却没有闻到任何酒精味。
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是辆小型旅游巴士,车上坐着十几个游客。
车外是热带或亚热带山区,茂密的绿树间点缀着鲜艳的花。一条公路在大山中蜿蜒,通向不可捉摸的命运深处。
但车上的那么多人中,叶萧只认识身边的孙子楚—这两年他们成了好朋友,身为S大历史老师的孙子楚,曾经帮过他不少忙。
“现在我们是去哪里?”
“兰那王陵—我们刚从清迈开出来。”
“清迈?”这地名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叶萧绞尽脑汁地想了片刻,“我们在哪个省?云南,还是贵州?”
孙子楚苦笑了一声:“拜托,不是开玩笑吧?我们现在在泰国!”
“我们不在中国吗?”
“当然不在!清迈是泰国北方最著名的城市—你忘了,几个钟头前,我们在清迈的酒店吃过早餐?”
心又浸到了冰凉的水底,叶萧用力揉着太阳穴,后背已满是冷汗。记忆像被打碎的镜子,就连自己的脸也随之破裂,没人能重新拼合起来。
不过,起码找到了坐标横轴:泰国北方—清迈—兰那王陵。
那么纵轴呢?
“今天是几号?”
“9月24日!我真搞不懂,你怎么突然间好像是从外星球回来的。”
而叶萧问出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哪一年?”
“公元前841年!”孙子楚已被他气着了,“你故意耍我吧?连2006年都不知道?”
“2006年9月24日,泰国北方清迈,前往兰那王陵?”
时间纵轴与空间横轴终于在平面相交,这个特殊的坐标点—
或许是致命的。

在确定时空坐标点的瞬间,叶萧模糊的视野里,浮现出一片山间盆地—酷似一幅古老的水墨画,刚被从尘封的箱子里翻出来,画纸上还扭动着几只虫子。
不,那不是虫子,而是袅袅的炊烟,如白雾般弥漫在墨绿的山野中。在绿与白的颜色调配下,宛如特殊处理的电影镜头,渐渐幻化出数十间高脚茅屋,这可是“荒村”的南国版本?
11点30分。旅游巴士在路边停下,导游小方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招呼着大家下车。
叶萧随着孙子楚踏上地面。这就是泰国北方的土地吗?脚底板有过电般的麻感。野草间蟾蜍在呱呱乱叫,也许其中还潜伏着几条竹叶青蛇。
导游机械地介绍说:这个少数民族村落,两百年前自中国云南迁来,他们有着与泰国本地人迥然不同的风俗习惯。而这贫瘠的内陆山地,也比不得肥沃的湄南河平原,只能生长玉米红薯之类,此外就是美丽而可怕的—罂粟。
旅行团被安排在此午餐,享受纯正的山间野味。有人兴奋起来,这些天泰国菜都吃腻了,这下定要大快朵颐。也有几个女人皱起眉头,想起几年前引发“非典”的果子狸。
众人还未到村口,便听到一阵鼓声,那鼓声与众不同,发出金属独特的共鸣。孙子楚紧皱眉头道:“铜鼓?”
果然,一进村便看到两面大铜鼓,几个穿着民族服装的老人,举着鼓槌用力敲打。鼓声时而清脆时而沉闷,似乎可以穿透人的心。
而在铜鼓后有数十个“怪物”,他们个个面目丑陋,如被硫酸毁过容一般,气势汹汹地手持刀剑。这场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其中有个牛头怪物舞着刀,狂乱地向大家扑过来,活像古代剪径的山贼,几个女游客吓得拔腿要逃回车上。
导游小方立即喊道:“别怕!是傩神舞。”
没错,他们戴着中国西南常见的傩神面具,在木头上画出狰狞的鬼怪或野兽相貌,据说有驱鬼破妖的神效。鼓点节奏越来越快,几十位“傩神”载歌载舞,手中挥舞刀光剑影,像远征血战得胜归来的勇士。
叶萧眼前一片恍惚,只剩下那些鬼怪面具,以及锋利的刀刃和剑锋,耳朵则被铜鼓声震得几乎要聋了。突然间,有个“傩神”冲到他跟前,是一位盔明甲亮的“冥府将军”,宝剑竟然直指他的心口—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叶萧却像被绑住了手脚一样,居然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眼看宝剑就要洞穿胸口,“傩神”却骤然剑走偏锋,利刃从叶萧的脑袋边上“擦头而过”。
鬓边一阵凌厉的寒风呼啸,杀气逼人地侵入叶萧大脑。他确认这宝剑并非装饰物,而是真正开过锋的杀人利器。
他同时闻到某种血腥的气味。或许这把剑前几天还杀过动物或人?而“傩神”是被他大无畏的气势吓住了,还是纯粹只是为了考验他的勇气?
孙子楚赶紧将叶萧往后拖了几大步,胆战心惊地喊道:“喂,你傻啦?差一点小命就要葬送在这荒村野店了!”
而叶萧不知如何作答,刚才就像被绳索绑住了,脑子里想着要躲闪,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后怕的冷汗已布满了背脊。
再看那位舞剑的“冥府将军”,早已回到傩神舞的队伍里,头上的面具对他发出古怪的微笑,并不断用宝剑向他挑衅。
面具傩神刀剑鲜血
所有这些都在他脑中飞速旋转,难以分辨是眼睛看到的景象,还是昨晚或更久以前的记忆。他只感到身体在被撕裂,那铜鼓声变成一把锯子,从他的头皮上用力锯下。两个戴着傩神面具的武士,正大笑着卖力地拉动锯子。两个家伙拉得大汗淋漓,锋利的锯刃自上而下,缓缓切开叶萧的脑袋,鲜血如喷泉四溅而出。当锯子锯到他的脖子时,他的脑袋立时分成了两半,他的双眼越离越远—左眼看到了天堂,右眼看到了地狱。
最后,锯子从叶萧的腹股沟出来,将他的身体切成两半。
让人想起一部卡尔维诺的小说—《分成两半的子爵》。
当铜鼓声停下来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好好的,而那些“傩神”却突然消失,只剩下些平常面孔的村民。
叶萧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怀疑是否有伤口甚至流血。
“My God!”旅行团里还有个外国人,二十多岁的女孩,棕色长发围绕着白皙可人的脸庞,她说了一串美国味浓郁的英语,转眼又说了句流利的汉语:“请问这是一项旅游节目吗?”
年轻的导游犹豫了一下说:“是是的,一项特别的欢迎仪式。”
孙子楚上前仔细观察铜鼓,这是两千多年前铸造的古物,曾广泛分布于中国西南和中南半岛,如今已极为少见。鼓的边缘是奇异的花纹,像是某种巨大的动物。就在孙子楚掏出放大镜时,有两个干瘦的村民目露凶光走过来,他只得尴尬地放弃了观察。
跟着旅行团进入村子,叶萧发现这里穷得出奇,除了四处疯长的野草,完全死气沉沉,好像踏入了古代墓地。全村人的财富,都集中到了女人们的头上—她们戴着沉重的贵金属,仿佛头顶开着银色的花,身上却是全黑的衣裙,显得面黄肌瘦营养不良。
旅行团里有个年轻男子,一直端着DV拍摄,忽然喊道:“好香啊!”
大伙进入村子中心,看到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底下柴火烧得正旺,周围摆着一圈低矮桌椅。而那扑鼻而来的香气,正是从翻滚的汤锅里发出的。
“啊,是什么野味啊?”叶萧身边一个高大的男人馋馋地喊道。他戴着一副卡通墨镜,打扮得像个城市精英。
村民们漠然地注视着这些不速之客,导游小方正跟司机耳语。叶萧总觉得这两个人表情很怪。四十多岁的司机,长着典型的泰国人的脸,他和村民们说了几句,招呼大家坐下就餐。
导游小方说:“今天我们来得很巧,正好赶上这村子的一个重大节日—驱魔节!在这一天到来的人都是贵客,村民们会设宴招待我们,请大家就坐,享用大餐吧。”
驱魔节?让人联想起一部同名的经典恐怖片,大伙心想真倒霉,怎么正好赶上这鬼节日了!
叶萧忐忑不安地坐下。他们每人面前有一个大陶罐,像中国的砂锅,里面并无垂涎已久的野味,而是最普通的红薯。这道“砂锅红薯”让大家很失望,不过平时极少吃到这种东西,在这穷山僻壤也别有风味。此后几个菜无不是糟腌之类,大家都感到上当受骗了,有个火气大的女生站起来问:“会不会吃完又要收钱呢?”
导游脸色铁青,不知如何作答,这时,最后一道菜上来了,有个浑身鸡皮疙瘩的老太婆对司机耳语了几句,司机用很烂的汉语报出了菜名:“黄金肉!”
黄金肉?
在叶萧琢磨这三个字的同时,一个小碗已端到他面前。诱人的香气从碗里飘出,脑中还没反应过来,唾液已然开始分泌,果然是闻所未闻的美味!碗里盛着一小块豆腐,周围是金黄色的汤—金豆腐?
叶萧用木勺挖了一小块“豆腐”放到嘴里,“豆腐”并未化掉,滑而不腻的口感,稍微带点咸味,舌尖竟幸福地颤抖了几下。
美味,天下难得的美味!
绝对不是豆腐,而是某种动物的肉。
赶紧把剩余的肉送进嘴里—这是他二十九年来吃过的最美味的一碗肉。
可惜只有这么一丁点!叶萧一点点慢慢咀嚼,更像在品尝一杯上等新茶。几十秒后,最后一点“黄金肉”咽下了喉咙。碗里金色的肉汤他也没放过,不知世上还有什么野味会比这更鲜?碗底朝天后他仍意犹未尽,用舌头舔着嘴唇回味。
再看其他人也都差不多,个个夸赞这碗肉的美味,就差把碗也给一起吃了。大家纷纷要求再来一碗,司机无奈地摇头:“每人只能吃一碗,这是规矩。”
这倒也是,这样的美味是稀缺资源,必须限量供应才显得弥足珍贵。
“墨镜精英”站起来问:“‘黄金肉’到底是什么肉呢?”
几经翻译传递之后,导游小方转述了村民们的回答:
“天机—不可泄露!”
“切!至少不是黄金做的肉!”
在大家以为导游又要额外收午餐费时,小方却说:“这顿午餐是村民们免费赠送给我们的,因为我们是‘驱魔节’光临的贵宾,能帮他们驱走魔鬼。”
“有没有搞错啊?”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用台湾腔的国语嘟囔着。
旅行团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跟着导游离开村子。“墨镜精英”无限留恋地回望那口大锅,却发现锅边有一堆白骨。
那是什么骨头?

走出了无生气的村口,孙子楚发现铜鼓不见了。这种铜鼓通常是全族至宝,或许每年只能拿出来一天—驱魔节?
穿过贫瘠的田野,大家回到旅游巴士上。仍有人在问什么是“黄金肉”。司机却说自己也是第一次吃到,以往几次带团路过这村子,吃的只是一般的野兔山鸡,从未听说有什么“黄金肉”。
车子向大山更深处驶去,森林越来越茂密,已完全看不到人烟迹象。预计下午两点能抵达泰北著名的旅游景点—兰那王陵,晚上住宿在附近的清莱市。
叶萧仍坐在原先的位置。他摸了摸自己的衣服。上身是休闲衬衫,下身是条旧牛仔裤。左边裤袋里有部西门子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2006年9月24日中午12点20分,大概是泰国当地时间吧。
右边裤袋里有个皮夹子,里面有他的身份证,以及警官证—叶萧想起了自己的职业,他是一个警官,一个遇到过无数可怕事件的警官。
可他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在泰国?
此外皮夹子里还有中国银行的信用卡,几百块人民币、几十美元和几千泰铢的现金。
肩膀上的背包里,有一台索尼数码相机,还有零食、掌上电脑、充电器和电池,还有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在护照出入境记录的最近一页上,盖着在泰国入境的图章,时间是2006年9月19日。
他使劲抓了抓头发,车窗玻璃隐隐映出他的脸。
二十九岁的脸庞—坚毅、冷峻而憔悴,幸好双目仍然如山鹰一般锐利逼人。这双眼睛他一直引以为豪,当然偶尔也会让女孩浮想联翩。
车窗外,是泰北的崇山峻岭—难于上青天的盘山公路,一边是高耸入云的山峰,另一边则是万丈悬崖。
他的心,又本能地紧缩了起来。
司机在山路上不停打弯,若车轮再多滚几圈,全车人便要捆绑下地狱了。还是司机艺高人胆大,竟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扶着档杆,悠闲自得地哼起了小曲。
这一路根本看不到其他车辆,无论是相同或相反方向,似乎这条漫长艰险的山路上,他们这一车人是仅有的生命。
车子突然急刹车,孙子楚的头撞在了前排靠背上。
原来,公路边出现了一个女孩,穿着泰国常见的长筒裙,身后就是险要无比的悬崖。
巴士差点把她撞了下去,司机刹住车,怒气冲冲,刚想大骂她不要命了,那女孩却径直走到车门边。她看起来二十岁上下,有张白白净净的小脸蛋,身材也是亭亭玉立。
小方不由自主地打开车门,女孩大方地上了车,双手合十鞠了个躬,用泰国味的汉语问:“请问你是小方吗?”
年轻的导游不知所措:“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玉灵啊!昨晚我们通过电话的。”
这女孩的声音相当甜美,彬彬有礼可爱动人,孙子楚不禁轻声赞叹:“上品啊,上品!”
“哦,你就是玉灵啊!”小方这才回过神来,但语气还是很不自然,“欢迎欢迎。”
少女玉灵又面朝大家,双手合十用泰语祝福了一句,接着用汉语说:“中国朋友们,欢迎来到美丽的清迈。我是清迈玫瑰旅行社的导游,将和小方一起陪伴大家前往兰那王陵和清莱城。大家可以叫我玉灵,有什么需要可随时吩咐,我会尽全力满足,愿各位旅途平安愉快,谢谢!”
导游小方又补充道:“是的,玉灵是清迈玫瑰旅行社为我们安排的地陪,她是清迈本地人,对这里最熟悉了。”
玉灵的长相、身材和服饰,都让人想起西双版纳的傣族姑娘,因此很受旅行团欢迎,尤其是年轻的男性团员们。清迈是个出美女的地方,眼前的玉灵皮肤白净,眉清目秀,身材修长,明显不同于黑瘦矮小的泰国中南部人。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天机(1-4)》蔡骏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