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病毒》蔡骏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病毒》蔡骏

基本信息

书名:《病毒》
外文书名:Virus
丛书名: 悬疑世界文库
作者: 蔡骏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1月1日)
页数:225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06380409,7506380404
ASIN:B01ABQCJVA
版权:作家出版社

编辑推荐

悬疑教父蔡骏成名作!

登录迷宫游戏的一刻,你已跌入恶魔的深渊……

下一个疯狂自杀的人可能是你。

纸书内赠全本朗读音频,扫码即听!
蔡骏实体书12年总销量突破1200万册。

作者简介

蔡骏
中国极受欢迎的悬疑小说家。
连续12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畅销纪录,实体书总销量突破1200万册,作品在全球拥有亿万华语读者,图书版权输出美国、欧洲、亚洲等国家和地区,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与电视剧。代表作《天机》出版至今销量逾350万册,同名超级大电影即将开拍!
2011年,《谋杀似水年华》出版,开启中国社会派悬疑小说先河。《地狱变》《生死河》之后,2014年推出刷新社会派悬疑标尺力作《偷窥一百二十天》,将引人入胜的悬念设计与对当下社会热点问题的深深拷问融于一炉,再次树立中国悬疑小说新高峰。被誉为中国悬疑教父。

目录

正文

经典语录及文摘

后记
蔡骏创作大事年表

2000年
3月|登录“榕树下”网站,首次网络发表短篇小说《天宝大球场的陷落》;
4月|完成短篇小说《绑架》;
8月|《绑架》获“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感谢潘燕小姐、吉涵斌小姐;
12月|《绑架》发表于《当代》杂志12月号;
12月|网络爆发“女鬼病毒”,《病毒》的构思大致完成;
2001年
3月|完成首部长篇小说《病毒》,发布在“榕树下”,作为中文互联网首部“悬恐”小说引起强烈关注;
11月|完成第二部长篇小说《诅咒》,从此不再于网络首发作品,开始直接出版;
2002年
1月|中篇小说《飞翔》获“第三届榕树下原创文学大奖赛小说奖”;
4月|《病毒》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感谢张英先生与出版界前辈严平先生;
8月|韩日世界杯期间,完成第三部长篇小说《猫眼》;
9月|《诅咒》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11月|完成第四部长篇小说《神在看着你》;
11月|《猫眼》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感谢出版人花青老师;
2003年
1月|《神在看着你》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
4月|完成第五部长篇小说《夜半笛声》;《诅咒》电视改编权售出,感谢制片人张竹女士;
6月|首部中篇小说集《爱人的头颅》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感谢李异鸣先生;
6月|中文繁体版作品首次在台湾出版,《爱人的头颅》《天宝大球场的陷落》由台湾高谈文化出版公司出版;
8月|完成第六部长篇小说《幽灵客栈》,自认这是个人创作的最唯美的小说。《夜半笛声》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
12月|有幸结识《萌芽》杂志傅星老师。完成中篇小说《荒村》,人物欧阳小枝首度出场;
2004年
2月|应音乐人萨顶顶之邀,开始歌词创作;
3月|《幽灵客栈》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感谢李西闽先生、程永新先生。中篇小说《荒村》首发《萌芽》杂志4月号;
6月|完成第七部长篇小说《荒村公寓》;旧作《迷香》首发于《萌芽》杂志7月号;
9月|加入上海市作家协会;
10月|完成第八部长篇小说《地狱的第19层》,人物高玄首度出场。小说作品首次被搬上荧幕,根据《诅咒》改编的电视剧《魂断楼兰》播出,由宁静主演;
11月|《地狱的第19层》上半部发表于《萌芽》增刊;
11月|《荒村公寓》由接力出版社出版,感谢《萌芽》杂志社赵长天老师、接力出版社白冰老师、责编朱娟娟小姐;
12月|完成第九部长篇小说《玛格丽特的秘密》;
2005年
1月|《地狱的第19层》由接力出版社出版,创国内同类小说单本销售纪录,其电影改编权售出;
3月|《荒村公寓》电影改编权售出;《玛格丽特的秘密》在《萌芽》杂志开始连载;
4月|完成第十部长篇小说《荒村归来》;
7月|《荒村归来》由接力出版社出版;
9月|《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由台湾时报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申请注册“蔡骏心理悬疑小说”商标;
11月|《荒村》电影改编权售出,感谢张备先生的帮助;
12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天机》的最初构思形成;
2006年
1月|《玛格丽特的秘密》及“蔡骏午夜小说馆”(合计《病毒》《诅咒》《猫眼》《圣婴》四本)丛书由接力出版社出版;
1月|《肉香》由华文出版社出版;《地狱的第19层》获新浪网2005年度图书;
3月|完成第十一部长篇小说《旋转门》;俄文版《病毒》由俄罗斯36.6俱乐部出版社出版;
6月|《旋转门》由接力出版社出版,至此,由接力出版社出版的“蔡骏心理悬疑小说”系列销量突破100万册,创造中国原创悬疑小说畅销纪录。《荒村归来》繁体版由台湾时报出版公司出版;
7月|根据基础翻译稿,修改润色美籍华人女作家谭恩美长篇小说《沉默之鱼》;
8月|短篇小说《绑架》电影改编权售出;《幽灵客栈》繁体版由台湾时报出版公司出版;
9月|《沉默之鱼》由北京出版社出版;俄文版《诅咒》由俄罗斯36.6俱乐部出版社出版;
11月|完成第十二部长篇小说《蝴蝶公墓》;
12月|完成首张个人音乐专辑《蝴蝶美人》录制;
12月|历时一年,完成超长篇小说《天机》的初步构思及提纲;
2007年
1月|《蝴蝶公墓》由作家出版社、台湾麦田出版公司在海峡两岸同时推出,感谢贝塔斯曼直接集团、广州滚石移动娱乐公司,感谢阮小芳小姐、赵平小姐、刘方先生、季炜铭先生;
2月|首次访问台北,参加台北国际书展《蝴蝶公墓》宣传活动;
4月|完成《天机》第一季“沉睡之城”;受邀修改电影《荒村客栈》台词,感谢文隽老师指导;
5月|主笔悬疑杂志《悬疑志》出版上市;
8月|根据《地狱的第19层》改编的电影《第十九层空间》全国公映,钟欣桐、谭耀文主演,票房超过1800万,创同类电影内地票房纪录;
9月|《天机》第一季“沉睡之城”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感谢黄隽青老师;完成《天机》第二季“罗刹之国”;
11月|《天机》第二季“罗刹之国”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因对腰封文字不满,爆发“腰封门”事件,导致加印图书腰封更换;当选上海市作家协会第八届理事会理事;
2008年
1月|完成《天机》第三季“大空城之夜”;参加印度、尼泊尔七喜之旅,感谢贝榕文化、七喜公司;
4月|《天机》第三季“大空城之夜”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完成《天机》第四季“末日审判”;
6月|《天机》第四季“末日审判”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国作家协会召开“蔡骏作品研讨会”;
11月|越南文版《地狱的第19层》出版;
2009年
1月|《蔡骏文集》八卷本由万卷出版公司出版;完成《人间》上卷“谁是我”;
3月|《人间》上卷“谁是我”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感谢黄隽青老师;
4月|监制《谜小说》系列丛书出版;
5月|在北京召开《谜小说》发布会;
6月|完成《人间》中卷“复活夜”;
7月|泰文版《地狱的第19层》出版;
8月|《人间》中卷“复活夜”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12月|完成《人间》下卷“拯救者”;
2010年
1月|《人间》下卷“拯救者”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5月|《地狱的第19层》典藏版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7月|完成长篇小说《谋杀似水年华》初稿;《荒村公寓》典藏版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8月|电影版《荒村公寓》全国上映,主演张雨绮、余文乐;
9月|话剧版《荒村公寓》公演;
11月|《谋杀似水年华》在《萌芽》开始连载;《荒村归来》典藏版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2011年
1月|在北京与美国推理小说大师劳伦斯·布洛克对谈;
3月|“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全国高校巡回讲座开始;
8月|《谋杀似水年华》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感谢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感谢出版人陈明俊先生;感谢编辑金马洛先生;
9月|主编《悬疑世界》杂志与湖北知音动漫公司合作出版;
2012年
2月|完成长篇小说《地狱变》;
5月|“悬疑世界”网站正式上线;
6月|《地狱变》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感谢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感谢出版人陈明俊先生;感谢编辑黎遥先生;
6月|主编《悬疑世界》杂志与湖北今古传奇集团合作出版;
8月|《地狱的第十九层》英文版“NARAKA19”(JasonH.Wen译)由加拿大BMI传媒之出版社出版;
9月|话剧版《谋杀似水年华》在上海公演,蔡骏首次担任出品人;
10月|《天机》系列电影由中国电影集团筹备启动;
2013年
3月|完成第十七部长篇小说《生死河》;
5月|主编《悬疑世界》电子刊上线;
6月|《生死河》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感谢磨铁文化、感谢出版人沈浩波先生、感谢编辑柳易先生、布狄先生;
11月|《生死河》系列电影由天润传媒筹备启动;

2014年
1月|最新长篇作品《偷窥一百二十天》在《萌芽》、《悬疑世界》上共同连载;
4月|悬疑世界APP上线,这是国内首个专注悬疑文化的APP;
5月|开始连载“最漫长的那一夜”长微博系列;
7月|当选上海网络协会副会长;
由作品改编的话剧《杰克的星空》《幽灵客栈》公演;
8月|创立国内首个原创类型小说精品文库“悬疑世界文库”,第十八部长篇小说《偷窥一百二十天》作为文库首发作品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感谢出版人葛笑政先生、感谢编辑郭汉睿、朱燕;
9月|《谋杀似水年华》收入“悬疑世界文库”,由作家出版社再版。

2015年
1月|电影《谋杀似水年华》开机,导演陈果,主演Angelababy、阮经天;
1月│《地狱的第19层》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再版,感谢凤凰联动;
3月|《天机》收入“悬疑世界文库”,由作家出版社再版;“最漫长的那一夜”系列长微博小说中的《北京一夜》获得第六届“茅台杯”《小说选刊》短篇小说奖。

冬至前夜
在12月底的日子里,西方人开始欢度他们的圣诞节,而东方人的节日则是冬至。
当然,严格地说冬至算不得节日,即便是,也不是人间的,而是另一个世界的,也就是中国人所谓鬼魂的节日。相对于圣诞节,西方人也许更喜欢圣诞夜,并冠之以种种美丽的称谓,比如平安夜。冬至也是,不过冬至前夜是比较晦气的,尤其是对于偏好传统的老人们而言。
从科学的角度而言,在北半球冬至是夜晚最长、白昼最短的一天,如果把一年比作一天,冬至就等于是子夜。所以,冬至的前夜是名副其实的漫漫长夜,特别冷,天也黑得特别早,太阳总是若有若无地挣扎着要提前下班,仿佛患了黑暗恐惧症一般急急地想躲到地平线以下去。
傍晚六点,天空已是一片漆黑,连月亮都找不到,我站在窗前,望着远方乌黑的天空,忽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
我匆忙地拉上窗帘,打开电脑,开始上网。今天网上没什么特别的消息,我和一个朋友聊了一会儿就下了线,开始写一篇新的小说。刚写了个开头,灵感却突然枯竭了,原本想好的再也记不起来。我总觉得今天不对劲儿,于是打开了邮箱,总共只有一封新E-mail,发件人是林树,我的一个老同学兼好朋友。
内容很短—
我的朋友:
当你收到这封信以后,立刻来我家里,马上就来,一分钟也不要迟疑,好吗?我现在来不及了,快,你一定要来!
林树
他什么意思?让我晚上到他那里去,这么冷的天,这么远的路,他那儿离我家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呢,这不是要了我的命!我看了看他发出的时间,距现在只有半个小时。而现在已经快深夜十一点了,难道真有什么重要的事?会不会开我玩笑?不过林树不是这种人,他这种比较严肃的人是不太会跟别人开玩笑的,也许真的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
我在房间里徘徊了一圈,然后看了看漆黑的窗外,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
出了门,发现地上有好几圈黄色的灰烬,不知是谁家刚烧过锡箔,我特意绕道而行。走到马路上才发觉天气比我想象的还要冷,风不知从什么地方蹿出来在半空中打着唿哨。商店都关门了,开着的便利店也是了无生气的样子,人行道上几乎没有一个行人,就连马路上的汽车也非常少,我等出租车等了很久,清楚地数着在空旷的黑夜里回响的自己的脚步声。
终于叫到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三十多岁,挺健谈的:“先生,今天晚上你还出去啊。”
“有点急事。”3
“明天是冬至啊。”
“呵呵,我不信这个的。”
“我也不信,可是今晚这日子最好还是待在家里。做完了你这笔生意,我马上就回家,每年的今晚我都是提前回家的。”
“为什么?”
“鬼也要叫出租车的嘛。因为今晚和明天是鬼放假的日子。没吓着你吧,呵呵,开玩笑的,别害怕。”
车上了高架,我看着车窗外我们的城市,桑塔纳飞驰,两边的高层建筑向后奔跑,我如同在森林中穿行。迷蒙的黑夜里,无数窗户中闪烁着的灯光都有些晦暗,就连霓虹灯也仿佛卸了妆的女人一样苍白。
不知怎么,我心神不安。
车子已经开出了内环线。林树的家在徐汇区南面靠近莘庄的一个偏僻的居民区,七楼,一百多平方米,离地铁也很远,上个月林树说他的父母到澳大利亚探亲去了,要在那儿迎接新世纪,所以现在他一个人住。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要有点心理素质的。
我看了看四周,现在车子开在一条小马路上,虽然林树的家我常去,但从没走过这条路,黑夜里看不清两边的路牌,只能看到远处黑黑的房子,要么就是大片大片的荒地。车子开着大灯,照亮了正前方,光亮的柏油路面发出刺目的反光。而四周是一片黑暗,如同冬夜里的大海,我们的车就似大海里一叶亮着灯火的扁舟,行驶在陌生的航线上。
我索性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地任车子载着我在黑夜里漫游。在半梦半醒间,车子忽然停了下来,我睁开眼睛,看到车外一栋栋黑黑的居民楼,的确到了。我下了车,司机只收了我个整数,零头不要了。然后他迅速掉转车头开走了。
我蒙头蒙脑地向前走着,不住地哆嗦,小区的路上不见一个人,两边楼房里只有零星的窗户还有光线透出,可能是几个人半夜上网。我不断呼出的热气像一团轻烟似的向天上升去。我看了看天空,星星和月亮都无影无踪,只有几朵乌黑的云飘浮着。风越来越大,从高空向下猛扑而来,卷起一些尘屑,在空中飞舞起来。哪家的塑料雨棚没有安装好,在大风中危险地颤抖着,摇摇欲坠,发出巨大的声响。
忽然我好像听到前面发出“嘭—”的一声。那声音很闷,像是哪家的花盆碎了。
我加快了脚步,在林树家所在的那栋楼房下面,我发现有一个人倒在地上。
我屏着呼吸靠近了几步,在楼前一盏昏暗的路灯下看清了那个人的脸,那是我的朋友林树的脸。
一摊暗红色的血正迅速地从他的后脑勺下向外涌出。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抬腕看了看表—子夜十二点整。
冬至到了。
冬至

林树的脸是那么清晰,白白的,一丝痛苦也没有,就像是得到了解脱。他张开嘴想要说话,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我对他大喊:“你快说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我从梦中醒来了。
现在已经是中午,我躺在床上。昨夜发生的事是真的吗?是的,是真的,我想起来了,林树发给我一封E-mail要我到他家去,当我在子夜十二点赶到他家楼下的时候,他却跳楼自杀了。我见状立刻报警,在公安局折腾了半夜,到清晨六点才回到家,然后蒙头就睡,直到现在。
我起来吃了点东西,电话铃响了,是我的同事陆白打来的,他请我平安夜晚上和他们一起出去玩,他早就说过了,但我一直没确定,因为圣诞对我意义不大,但现在林树出了事,我的心情很紧张,于是马上就在电话里同意了。
我出门坐上一辆中巴去了嘉定乡下,一个小时以后来到一座公墓前。今天是冬至,这里人很多,上午人应该更多。我在门口买了一束花走进墓园。虽然天很冷,阳光却不错,很温和,洒在墓园及四周的田野上,周围有许多大树和芦苇,一些鸟在欢快地鸣叫着。我走向最里面的一排墓碑,在一个名字前停了下来,墓碑上镶嵌着一张椭圆形的照片,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正在照片里微笑着。我轻轻地把花放在了墓碑前,然后看着照片发了好一会儿呆。忽然一声奇怪的鸟鸣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我抬头看了看天,那只鸟扑扇着翅膀飞走了,只有冬至的阳光纠缠着我的瞳孔。
周围的一些墓碑前,人们按照传统的方式给死去的长辈磕头,也许这是他们一年中仅有的两次弯下尊贵的膝盖中的一次,另一次该是清明。随着祭奠先人的古老仪式,四处升起许多烧冥币和锡箔的烟,那些轻烟袅袅而起,如丝如缕,在空中铺展开来,仿佛已在另一个世界。这亡魂聚集的场所,今天坟墓里的人终于放假了,我又想起昨晚那个出租车司机的话,不知怎么,喉咙口突然痒痒的。
晚上回到家,我没有开电脑,把灯关了,一片漆黑中,我独自看着窗外冬至的夜色。整个晚上我一直沉浸在对林树的回忆中,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选择自杀。他这个人性格很温和,但也不是那种特别内向的人,家庭还算和睦,条件也不错。他是个大网虫,一直梦想进网络公司工作,年初他好几次参加几大网站的招聘,但都没有成功,在两天前,他终于被一家财力雄厚的大网站聘用了,要知道,现在网站纷纷裁员,学历一般的林树还能应聘成功简直是个奇迹。他在收到聘用通知书的当天晚上,就立刻请我在外面吃了一顿火锅,那时候他眉飞色舞,春风得意,谁知道第二天居然就跳楼了。实在没理由啊。
我胡思乱想了很久,慢慢地陷进沙发中,忽然我好像看到前面的黑暗中有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那人影靠近了我,一点光不知从哪里亮了起来,照亮了那张脸—
“香香。”我轻轻地叫了她一声。
那张脸平静地看着我,没有回答,然后又悄悄地隐回黑暗中。我急忙从沙发里跳了起来,打开灯,房间里却只有我一个人,原来刚才我睡着了,也许做了一个梦。现在我的精神太脆弱了,已经濒临崩溃。
我上了床,却始终睡不着,直到我听见一种熟悉的声音,或远或近地飘荡着,最终钻进了我的心脏。

平安夜

“多美的夜色啊。”陆白的女朋友黄韵倚着浦东滨江大道的栏杆,她染红了的头发在风中飞扬着。又是一个圣诞夜。
我们总共有七八个人,虽然说好了平摊费用,但这回陆白带着女朋友,坚持要请客。我们漫无目的地游荡在陆家嘴,吃喝玩乐,只有我的心情比较沉重,几乎没说什么话。
陆白今年二十八岁,除了有一套房子以外,各方面的条件一般,但他的女朋友却非常漂亮,是个难得的美人。他们是网上认识的,也该算是网恋的一大成果,一开始的时候可以说是打得火热,但后来黄韵就对陆白不太满意了,可能是嫌陆白的相貌一般吧,看来网恋最终还是要回到现实的。陆白常向我诉苦,说女朋友对他越来越冷淡,上个月居然提出要分手,他很痛苦,到处求教让女孩子回心转意的秘诀。
在滨江大道边,我看着对岸的外滩灯火,还有身后的东方明珠,二十世纪最后的一个圣诞夜,一路走来都是花花世界,我的心情却依然抑郁。
陆白忽然搂着女朋友大声地向我们说:“我和黄韵决定结婚了,明年的春节请大家喝我们的喜酒。”
这让我们吃了一惊,原来以为他们两个马上要分手的,没想到现在居然要结婚,太突然了。我仔细地看着他的眼神,却什么都没看出来。他满脸笑容,却有些僵硬,他一定是太高兴了,没错,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任何人遇到这种幸运的事都会这样的。
我看了看时间,快十二点了,把这个时间让给他们两人世界吧,我向陆白道了别,其他人也纷纷识趣地走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在黄浦江堤边卿卿我我。
我望了望四周,还有许多情侣一对一对地在寒风中依偎着。我竖起衣领,沿着黄浦江走了几十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那又高又尖的声音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划过平安夜的夜空,我脆弱的心脏仿佛瞬间被它撕裂。我捂住胸口,心简直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这时我听到许多人奔跑的声音,而女人尖厉骇人的叫声还在继续。我回过头去,看到发出尖叫的正是陆白的女朋友黄韵。我愣了一下,随即冲了过去,挤开人群,看到人们都在往黄浦江里张望。我也往江里看了看,黑漆漆的江面卷起一阵寒风,一个人影在江水里扑腾挣扎着, 然后渐渐地消失在冰凉刺骨的滚滚波涛中。
“陆白!”黄韵继续向黄浦江里叫喊着,“他跳到黄浦江里去了,快—快救救他—”她突然抓住了我的衣服,“救救他,快!”
我也木然了。我若是会游泳,说不定真的会跳下黄浦江救人的,但我不会水,一点都不会,跳下去等于自杀。周围的人也在频频地摇头,一片叹息声,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下水。
这时,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也过来了,警察看了看黄浦江,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说自己也不会游泳,然后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话。很快,一艘小艇驶到了江面上,他们好像不是来救人的,而是来打捞的。我回过10
头去,不敢再向江中张望,浑身发抖,抱住肩膀。黄韵的呼救声也停息了下来,她不再出声,一动不动地站立在江风中,像一尊美丽的雕塑。
一个小时以后,陆白终于被打捞上来了,惨不忍睹,我无法描述在冰冷的江水中浸泡过的他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他被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拉上拉链,像被装进一具塑料棺材,送上了一辆运尸车。
一个警察在询问黄韵。她断断续续地回答:“忽然,他变得神情凝重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警察催促着她。
“不知道,他的眼神很奇怪,看着我后面,接着又是我左面,嗯……又移到了右面,飘忽不定,时远时近。我看了看四周,什么东西都没有,最后……最后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了,眼神空洞,转身翻过栏杆,就跳进了黄浦江里……”她不能再说了。
我不明白她说的话,警察也不明白,我看了看四周,除了人以外什么都没有。
那究竟是什么?

圣诞
我约了这个女孩—黄韵,我知道这是不合时宜的,但我必须要这样做,以解开我心中的团团疑问。在一个风格简洁的咖啡馆里,我等了很久,当我认定她不可能来而起身要走时,她却真的来了。
一身白衣,染成红色的头发也恢复了黑色,在黄昏中远看,她就好像古时候为丈夫守丧的素衣女子。她在我面前坐下,我才发现她憔悴了许多,没有化妆,素面朝天,却更有了一番风韵。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她的语调很平静。
“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你们大概都在猜测陆白为什么会自杀吧,我也不知道,他的确没有理由去死,而且他的精神也一直很正常。”
“正因为无缘无故,所以才可怕。”我轻轻抿了一口咖啡,都快凉了,接着说,“而且偏偏是在宣布你们两人准备结婚的日子里,又是在平安夜。”
“你们应该知道,上个月我明确地向他提出分手。他很伤心,但这不能改变我的决定。但在几天前,他发给我一封E-mail,告诉我他上个星期专门去了次普陀山,为我的妈妈上香祈求平安。我妈妈上个月被诊断出了恶性肿瘤,就在那天晚上动手术,手术难度非常大,成功率很低,即使成功也很难痊愈。他知道我妈妈是非常迷信的,她几乎每年夏天都要去普陀山进香。就在我收到这封E-mail的晚上,妈妈的手术成功了,而且一点后遗症都没留,主刀的医生也非常惊讶,连称是奇迹。我立刻对陆白改变了看法,被他的诚意深深感动了,所以……”
“以身相许?对不起。”我冒昧地接话了,因为实在没想到还有这种事。陆白真的去过普陀山吗?我不知道。
“可以这么说,我很感激他,其实我也不相信这种东西的,但至少可以知道他是真心的。”
“有些不可思议。”
“我很傻吧,算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现在想起来,我作出和他结婚的决定实在太轻率了,仅仅因为一件纯属巧合的事就决定婚姻,我实在难以理解当时的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迷信。也许我不该说这些话,这是对死去的人的亵渎,我对不起陆白,其实,我并不爱他,当时只是头脑发热而已,这就是我一时冲动要和他结婚的原因。你会认为我是一个轻率自私、麻木不仁的女人吗?是啊,未婚夫尸骨未寒,我就和他生前的同事一起喝咖啡。”她苦笑了一声,“但愿陆白能原谅我。”
我的脸突然红了,我知道她最后几句话的意思。“对不起,你别误会。”接着,我把冬至前夜遇到的那件可怕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平静地听完我的叙述,淡淡地说:“我认识一个心理医生,他开着一家心理诊所,很不错的,你可以去那里调整自己的心理,你需要这个,知道吗?”她递给我一张那个心理医生的工作名片。
“忘记我吧,再见。”然后她走出了咖啡馆。
她的背影消失在了暮色中,我仔细地想着她的最后一句话—“忘记我吧。”什么意思?我又看了看周围,全是一对对的男女。
我独自坐了好一会儿,直到天色全都黑了。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病毒》蔡骏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