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沙海2:沙蟒蛇巢》南派三叔

好书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沙海2:沙蟒蛇巢》南派三叔

基本信息

书名:《沙海2:沙蟒蛇巢》
丛书名: 《沙海》盗墓笔记后传
作者: 南派三叔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8月1日)
页数:263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35468632,9787535468635
ASIN:B00E1CNNJ8
版权:AAA8

编辑推荐

《沙海2:沙蟒蛇巢》编辑推荐: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无疑是神作,其中留下的未解谜团令读者魂牵梦萦。《沙海》作为《盗墓笔记》后传,在揭秘终极答案的同时,又加入了更多的矛盾。它的世界观比《盗墓笔记》犹有过之,甚至比之更庞大更壮阔。
曾有报道说过,国内小说只有“南派小说”与“非南派小说”之分。南派三叔也一再地用自己的作品印证着这句话。《沙海》将是南派三叔在《盗墓笔记》后的突破之作。

媒体书评

2013南派三叔最重要的长篇小说《沙海》:天真无邪主导的盗墓传奇盗墓笔记绝妙后续,探访沙漠死亡之地的惊险旅程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著名畅销书作家,《倩女幽魂2》剧情创意总监,创作《盗墓笔记》系列、《大漠苍狼》系列、《怒江之战》、《黄河鬼棺》、《藏海花》、《沙海》等作品,被誉为中国探险类第一畅销书作家。
2010年,南派三叔以版税收入285万元,荣登“2010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4位,引发广泛关注。2011年,南派三叔又以1580万元版税收,荣登“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2位,仅次于郭敬明。2012年。南派三叔以850万版税,荣登“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9位。

目录

引子
第一章石函
第二章千年图纸
第三章神秘的工程
第四章封存的档案
第五章人头纸箱
第六章棺材里的黑毛蛇
第七章少女尸
第八章探险队的尸体
第九章物流公司
第十章仓库话语声
第十一章大战黑毛蛇
第十二章最后一个包裹
第十三章树下的钥匙
第十四章神秘视频
第十五章黎簇的推测
第十六章吴邪的阴谋
第十七章未知沙漠
第十八章尴尬的重逢
第十九章吴邪的录音
第二十章丹巴吉林的蒙古人
第二十一章让人消失的海子
第二十二章火烧风
第二十三章死亡之海
第二十四章古潼京的传说
第二十五章会咬人的仙女虾
第二十六章鬼河暗礁
第二十七章生死边缘
第二十八章寻找梁湾
第二十九章险象环生
第三十章等待
第三十一章幽灵图案
第三十二章再见吴邪
第三十三章入口
第三十四章牢室
第三十五章沙底建筑群
第三十六章人脸白蛇
第三十七章墓室藤蔓
第三十八章黑暗中的歌声
第三十九章费洛蒙系统
第四十章另一个世界
第四十一章苏万的秘密
第四十二章黑暗狂奔
第四十三章莽撞的代价
第四十四章梁湾的文身
第四十五章获救
第四十六章黑衣人
第四十七章挖虫子
第四十八章神秘电话
第四十九章命运的力量
第五十章真正的计划
第五十一章闪回一
第五十二章闪回二
第五十三章闪回三
第五十四章闪回四
第五十五章后记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1980年冬天,北京双柳树胡同。
空气干燥寒冷,霍中枢骑着自行车回到自家的院子里,他的手冻得通红。
胡同里停了一辆内蒙古牌照的红旗车,把路都差不多堵死了。霍中枢很诧异,这个胡同很少能看到四个轮子的车,难道是有什么领导来胡同里办事?
才满13岁的霍中枢,拿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回学校整理好了行李,到了今年的九月份,他就会去北大报到。
可能是一路跳级很少和同龄人接触的缘故,霍中枢有点内向沉静,但是此刻他的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可以最快速度成才,完成报效祖国的夙愿。
他从车的前篮里拿出班主任为他准备的全套材料,里面是他的未来,他适合什么专业、专业的前景和未来的规划等,非常详细的资料全部都在里面。可见,老师对这个出类拔萃的学生,付出了多少关心。
当然,他早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理想,他要成为一名为祖国贡献全部力量的建筑师,设计出足以媲美雅各布森所设计的房子。
他回到屋子里,想立即给父母看还有着油墨香味的通知书,却看到屋子里坐满了人。
这些人皮肤黝黑,一看就不是北京人,而他的父亲正在沙发上抽烟,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霍中枢身上,这让他有些愕然,直觉告诉他现在报告这个好消息有点不合时宜。
他就鞠了个躬,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听到他的父亲正在和那些人争论。那些人果然不是北京人,都带着西北边的口音。尽管他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到争论的内容和自己有关。
“这个孩子不适合,你们听我说,他不适合在封闭环境下工作。”
“我们调查过了,你的孩子内向沉默,抗压能力很强,这样的工作很适合他。而他的学科成绩也证明他未来应该是一个工程型的人才。”
“可是他才13岁。”
“他会首先接受中国最专业的培训。事实上,工程的时间未必有那么长,也许30年就能完成。那时候他还不到50岁。只要你答应,你在单位亏空的事情,我们就可以帮你填补。”
“不行,我不能拿我孩子的前程来换我自己。”
“那你一个月后就会东窗事发,到时候你的儿子不仅没有钱去读大学,连政审都通不过。”
霍中枢默默地看着报告,很留心地听着这些对话。他并不吃惊对方威胁的内容,事实上他知道自己父亲亏空公款的事情。也知道,自己也许会面对这一天,但是他一直假装这一切都无关紧要。
外面陷入了沉默,慢慢地,传来了他父亲的哭泣声。“我们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选,而你只有我们这一个机会。不如,你让我们和你的孩子谈一谈。”
他没听到父亲出声阻止,也没有听到拒绝的回答。
霍中枢听到脚步声朝自己的房间走来,他转身正坐在椅子上。门被打开了,出乎他意料的是,走进来的不是那些像是内蒙古人的中年男人,而是一个漂亮白皙的女人,年龄大概二十四五岁。她进来后就坐到霍中枢的床上,看了看这个简陋但是有安全感的房间,问道:“你都听见了?”
霍中枢点了点头。女人俯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来为你的父亲作决定吧。”
“你们要我去做什么?”霍中枢胆怯地问。
“你要帮我们去盖一个中国最伟大的建筑,甚至可以说,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
“你们是要我去设计吗?”
“不,这个建筑1900年前就设计好了,我们需要你去把他建造出来。”
霍中枢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未来:“为什么要我去呢,我还没高中毕业,我还没有掌握设计师的知识。”
女人摸了摸他的头,笑道:“这件工作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可能要我们所有人努力很多很多年。”
“多少年?”
“嗯,很多很多年,也许我这个年纪,都看不到工程最后的竣工。”女人说道,“但这是值得的,因为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她笑了笑,轻声说道,“这不是你的理想吗?”
霍中枢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睛,她从里面看到了一种温柔之下的冰凉,他第一次意识到,拒绝已经不是自己可以考虑的选项了。
“你保证可以救我爸爸?”
女人点了点头,霍中枢把自己正在看的,填报志愿的文件递给了这个女人。
三天后,霍中枢上了黑色的红旗车,缓缓地开上北京城外的公路。那条路上,有更多的红旗车和他们汇合,每一辆车上,都坐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
这些车开往了内蒙古的巴丹吉林沙漠,之后的30年里,这些孩子连名字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1
几个月之前,我因为一念之差,坐在马路上,靠着身后的绿化带。
我花了一个小时才意识到我无法重新站起来,我的手机就在不远处,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度。
我不曾想过我的人生会因此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只是又意外了一次而已。我就这么坐着,一直坐到黄昏。
每每车子开过,我就把腿缩起来。
这是很奇妙的感觉,你坐在一个很少有人坐过的地方,从一个奇怪的角度看这个世界,看这个世界上的人。你会去思考你认识的那些人,无论如何地形容,他们也不会理解你现在看到的东西。
不管你是谁,你以这样的一个状态坐在这里,这个世界是不会理会你的。
这是可悲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很喜欢这种感觉。
有个朋友把我的这种无头无尾的感悟称呼为肉身的懦弱和内心的疯狂。这终究改变我的人生,思想总是行得很远,似乎是抓住了好几个海枯石烂,但是肉体却在起行之前就腐朽了,变得毫无用处。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却没有想到它以后可能会一直伴随着我。
在这件事情之前,我曾经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切机会,而我已经聪明地学会了如何去选取,我不再为大量的诱惑所焦虑,轻而易举的选择,一旦确定便全力以赴,一直轰到把错误的事情也轰成对的为止。
这肯定是一个进步,以前总是徘徊,终于变成了我站在山顶,看世事变迁。
然后在一瞬间,上帝把我踹了下去,从我甘心选择,到不配拥有。我不仅跌入了山下,而且比正常人跌得更狠。
我乐意这样,看到你们笑,我很开心。我仍旧希望说一些故事,每天似乎都在囧事和乐事之中翻腾,遇到奇怪的人,说奇怪的话,并且渴望遇到不顺利的事情:迷路,爆胎,雨雪天气,在大雾中的山中行车,看卡车从悬崖上掉下来……人生只有充满变数才好玩嘛。
写作者真是无聊到爆了。
可惜我发现我弄错了一件事情,我所经历并且渴望经历的,不叫变数。在人生的这锅汤里,他们只是最后点的一丝胡椒,连花椒都算不上。
真正的变数,人是不愿意告诉别人的,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谈资。
我把我在那个时候的经历,在网络连载的时候补进了《沙海2》的最后,可以看到黎簇一个人躺在陵墓的底端,在一个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地方,想着一些他已经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并且不停地想要离开,想要继续往前却无能为力。这么一个遍体鳞伤的人,被不可言说的人所救,他再一次被命运困住了。而他最绝望的是,他知道没有人会来救他,不管是吴邪,还是将他抬出那个密室的人。
3
其实,我写小说的目的,都很单一。
《盗墓笔记》前期是为了写个大家都喜欢的故事;后期,是为了做一个大家都喜欢的作家。《大漠苍狼》是为了证明不用笔名靠内容我照样会被人喜欢。《沙海》呢?
我为了给《盗墓笔记》这个世界,提供更多的素材,和更多的可能性。
当然,故事同样也要好看。
写《沙海1》的时候,所有的记忆都不是很清晰,当时在各种压力之下,包括最开始的连载,拿《刺陵》的稿子来充数。
那时,对于《盗墓笔记》叙事体系的排斥,想开拓新的风格和写出新的人物,与当时合作方的各种恩怨,形成了很多的矛盾。以至于写完了之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写出来的。而自我阅读的时候,也感觉不到之前写作的那种控制感——不是说控制人物,而是说控制文字。
写完《藏海花l》之后,这种感觉一直存在,我感觉自己不会写小说了。忽然一下子,不会写了,以前一夜之间能够想出六七个故事的能力消失了。
一个朋友看完《沙海》,形容这整套系列,就说道:“痛苦,真痛苦。出版是一匹马,你之前牵着马跑,后来和马并驾齐驱,最后被撂倒被马拖着,写到《沙海l》,你已经一路拖过来,两个肘子都快磨没了。”
我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我失去了语感,我在阅读《沙海1》的时候,不会进人情节,也很难跳出来。我只是恐慌面对白纸不知道干什么的感慌。
以前看“金田一”系列的推理小说,我认认真真地一直在欣赏金田一和人类战斗,一直看到其中一本有人脑猩猩身的怪物(名字叫怪物男爵)出现。我一下就跳了出来,之后“金田一”毕业。
我觉得体系被破坏了,我一直不明白,横沟正史为什么要突然间写这一本破坏世界观的小说,后来我创作《沙海》,定位少年篇的时候,第一次开始理解横沟的想法。
现实小说真的好难写,稍微有一点幻想的,镣铐就会松很多。而且。还有一个在读者年龄层的副作用。
这可以打通新读者和老读者之间的断代。
当年,《鹰巢海角惨案》在日本上市之后,非常畅销,在青少年中形成了很强的流行效应。
《沙海1》卖得很好,甚至比《盗墓笔记》还好。我带着焦虑,努力修改了《沙海2》,编辑看了之后,发出了隐忧的担心的叹息,她更爱《沙海1》的风格。
于是我觉得我的精神问题又严重了一些。
2013年7月

引子

1980年冬天,北京双柳树胡同。
空气干燥寒冷,霍中枢骑着自行车回到自家的院子里,他的手冻得通红。
胡同里停了一辆内蒙古牌照的红旗车,把路都差不多堵死了。霍中枢很诧异,这个胡同很少能看到四个轮子的车,难道是有什么领导来胡同里办事?
才满13岁的霍中枢,拿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回学校整理好了行李,到了今年的九月份,他就会去北大报到。
可能是一路跳级很少和同龄人接触的缘故,霍中枢有点内向沉静,但是此刻他的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可以最快速度成才,完成报效祖国的夙愿。
他从车的前篮里拿出班主任为他准备的全套材料,里面是他的未来,他适合什么专业、专业的前景和未来的规划等,非常详细的资料全部都在里面。可见,老师对这个出类拔萃的学生,付出了多少关心。
当然,他早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理想,他要成为一名为祖国贡献全部力量的建筑师,设计出足以媲美雅各布森所设计的房子。
他回到屋子里,想立即给父母看还有着油墨香味的通知书,却看到屋子里坐满了人。
这些人皮肤黝黑,一看就不是北京人,而他的父亲正在沙发上抽烟,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霍中枢身上,这让他有些愕然,直觉告诉他现在报告这个好消息有点不合时宜。
他就鞠了个躬,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听到他的父亲正在和那些人争论。那些人果然不是北京人,都带着西北边的口音。尽管他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到争论的内容和自己有关。
“这个孩子不适合,你们听我说,他不适合在封闭环境下工作。”
“我们调查过了,你的孩子内向沉默,抗压能力很强,这样的工作很适合他。而他的学科成绩也证明他未来应该是一个工程型的人才。”
“可是他才13岁。”
“他会首先接受中国最专业的培训。事实上,工程的时间未必有那么长,也许30年就能完成。那时候他还不到50岁。只要你答应,你在单位亏空的事情,我们就可以帮你填补。”
“不行,我不能拿我孩子的前程来换我自己。”
“那你一个月后就会东窗事发,到时候你的儿子不仅没有钱去读大学,连政审都通不过。”
霍中枢默默地看着报告,很留心地听着这些对话。他并不吃惊对方威胁的内容,事实上他知道自己父亲亏空公款的事情。也知道,自己也许会面对这一天,但是他一直假装这一切都无关紧要。
外面陷入了沉默,慢慢地,传来了他父亲的哭泣声。
“我们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选,而你只有我们这一个机会。不如,你让我们和你的孩子谈一谈。”
他没听到父亲出声阻止,也没有听到拒绝的回答。
霍中枢听到脚步声朝自己的房间走来,他转身正坐在椅子上。门被打开了,出乎他意料的是,走进来的不是那些像是内蒙古人的中年男人,而是一个漂亮白皙的女人,年龄大概二十四五岁。她进来后就坐到霍中枢的床上,看了看这个简陋但是有安全感的房间,问道:“你都听见了?”
霍中枢点了点头。女人俯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来为你的父亲作决定吧。”
“你们要我去做什么?”霍中枢胆怯地问。
“你要帮我们去盖一个中国最伟大的建筑,甚至可以说,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
“你们是要我去设计吗?”
“不,这个建筑1900年前就设计好了,我们需要你去把他建造出来。”
霍中枢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未来:“为什么要我去呢,我还没高中毕业,我还没有掌握设计师的知识。”
女人摸了摸他的头,笑道:“这件工作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可能要我们所有人努力很多很多年。”
“多少年?”
“嗯,很多很多年,也许我这个年纪,都看不到工程最后的竣工。”女人说道,“但这是值得的,因为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她笑了笑,轻声说道,“这不是你的理想吗?”
霍中枢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睛,她从里面看到了一种温柔之下的冰凉,他第一次意识到,拒绝已经不是自己可以考虑的选项了。
“你保证可以救我爸爸?”
女人点了点头,霍中枢把自己正在看的,填报志愿的文件递给了这个女人。

三天后,霍中枢上了黑色的红旗车,缓缓地开上北京城外的公路。那条路上,有更多的红旗车和他们汇合,每一辆车上,都坐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
这些车开往了内蒙古的巴丹吉林沙漠,之后的30年里,这些孩子连名字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第一章
30年后,浙江。
长安镇的小路上,解雨臣一个人默默地走着。
如他所料,那个孩子并没有从楼房里追下来。那个年纪,还不知道主动的意义。在遇到这样复杂的事情时,往往是选择思考、犹豫。
这是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其实在这种时候,他更应该追上来,把问题问清楚、就地解决,这才是最方便也最能够扰乱这计划的设计者的途径。
当然,如果那小鬼真的这样做,自己也有办法对付他。
解雨臣一边走,一边从衣服里掏出手帕,开始抹脸上的妆容。然后,一张精致的俏脸从那浓妆后面显露出来。她的腰肢并没有僵硬,身形也没有变高大,扭腰行走的动作不改灵动轻快,反而显得身体更加柔软。
最后,她捏了捏喉咙,从喉咙中拔出一根银针,丢在一边的垃圾桶里。她咳嗽了几声,发现已经恢复梁湾的声音。
变声的技巧是古代戏曲从业者一代一代完善的,男声变女声,女声变男声,都有相应的戏曲曲种,用针灸麻痹肌肉变声,则属于外八行的技巧,是行骗的手段。
梁湾的这只针上粘着麻药,麻痹肌肉进入咽喉并不疼,但是刺入的时候,她还是恐惧得要死。

梁湾一路走着,来到了八九百米外的旅馆,进了房间后,就把高跟鞋蹬了,整个脚都放松了下来。她去了化妆台那边,仔细看了看自己脸上是否已涂抹干净。然后找出了自己的小包,用里面的卸妆水把脸部的妆给卸了干净。等这做完,她回头,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那只“石匣”。
她之前和黎簇分开后,就被人带进这间房间。那会儿,这只“石匣”并未被放在茶几上,应该是她离开之后有人放置进来的。她并未感觉突兀,她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石匣”是完全的青石打磨出来,非常精美,能看到“石匣”的四周刻了罗汉形象的浮雕以及许多连环扣的纹样,纹路底下还有金丝或者鎏金镶边的金属——因为氧化已经发黑发红。
石匣有蓝罐曲奇大小,不是规则的对称形状,而是一边窄、一边宽。在匣面,没有任何的花浮雕,只是有着同蟒蛇皮一样纹路的天然石头。
梁湾知道,这东西叫作石函,是寺庙里用来存放重要器物的容器。
这个石函,是三峡工程的时候,蓄水前期搬迁一个古庙工程中,从庙中的佛肚里挖掘出来的。因为这个工程不属于重点文物保护体系,使不法商贩有机可乘,在运输途中将石函偷了出来。
而这只石盒子里装的东西,可以说是一切事件的起因。

梁湾摸了摸匣子,点了一根烟,仔细回忆关于这只石函的信息。
拥有这个匣子的人,现在还没有名字,但是打开这只盒子的人,名字叫黄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据说是一个靠盗墓为生的混子。
黄严之前和这件事情并没有直接联系,他是一个非常本分的伙计,做倒斗这一行有十几年了,在跟吴家之前,一直没有人看好。当时有一个团伙人丁凋零,需要人做事,他被破格提拔,这才显现出自己的能力来。他最大的特长,是他对于古代的锁合机关,有很深的研究。而他被牵扯进来,正是因为这只石盒子上的锁。
这只石函的锁合机关十分奇怪,所有的机关全部都在盒内,但是打磨石函的部件非常精细,可能只有几丝米,几乎可以说毫无缝隙。石函扣上之后,如果不破坏,从外面是不可能打开的。
也就是说,这只石函关上之后,存放物品的人没有打算再将其打开。
发现石函的那尊佛像修于汉代,通体泥塑,盒子应该是烧制佛像的时候就烧进去的,年代非常久远。买到石函的人不敢晃动或者敲击这个石匣,怕里面的东西会灰飞烟灭,他们知道黄严对机关锁很有研究,于是请他想办法打开石函。
黄严大概是在拿到石函的三天之后想到了办法,他使用两百根铂金丝,一根一根地扣到里面的锁扣上,准备同时牵拉来撬动锁芯。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很长时间。在整个过程之中,认识黄严的人,竟然都感觉到,黄严慢慢地变了,他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开始变得废寝忘食,变得狂热。他身边的人都意识到,这种狂热不在于打开这个盒子的成就感,或者这个盒子内文物本身的价值。有人形容,黄严对于希望打开这个盒子的强烈欲望就如同盒子里关押着他最爱的女人,他必须要解开盒子放她出来一样。
他变得无比阴郁、怪癖,对于除石函以外的其他东西都不感兴趣。他的手指在操作过程中被严重割伤过一次,那段时间他无法操作,但他仍旧每天待在工作室里,呆滞地盯着盒子,往往一盯就是二十几个小时。
用有些人的话说,这个人,似乎和盒子里的东西有了某种交流。这个盒子里存在一些邪魅,控制了黄严的神志。
然而,在这段时间的后半段,临近结束的时候,情况又发生了变化。黄严变得开始害怕这个盒子,他的精神状况已经非常不对劲,经常自言自语别人听不懂的话。
起初,因为这些传言,所有人对这个盒子的好奇心都上升到了顶点,但是黄严一直打不开这个匣子,这种好奇心也就慢慢地消磨干净了。到了后期,也就没有人再关注这个事情和黄严这个人了。
大约是在黄严拿到盒子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应该是在入夏之后,忽然在行内传来了一个消息:那个奇怪的匣子,终于被打开了。
但是,却没有流传出盒子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不管是盒子的拥有者,还是有可能知道内情的人,没有一个人透露出哪怕一丁点传言。不管是多么有能耐的人去问,也没有任何结果。
他们只打听到了一件事情,就是黄严在打开盒子之前,做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举动,他给自己的父母打了电话,交代了自己的后事,然后把自己的存款都做了整理,处理了自己大部分的纠纷和债务。
这些行为都是非常隐秘地进行的,似乎他感觉到打开这个匣子之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他把自己所有的后事都安排妥当,才和匣子的主人联系,说自己即将打开这个匣子。
那是所有人能打听到的最后一条消息,在这之后,关于黄严、关于匣子和里面的东西,一下子都变成了讳莫如深的话题。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沙海2:沙蟒蛇巢》南派三叔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