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五十米爱琴海》郭敬明

好书推荐 电子书

《五十米爱琴海》郭敬明

基本信息

书名:《五十米爱琴海》
丛书名: 萌芽十年精华集散文卷
作者: 郭敬明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08年6月1日)
页数:307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020067497,7020067492
ASIN:B001DDWC18
版权:人民文学

编辑推荐

《五十米爱琴海》是郭敬明、蔡骏、张悦然、刘莉娜等数十位作者的美文集。这是一本流淌着美好心绪的散文集。十年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也足够沉淀出那些堪称经典的文字。让我们一起阅读从时间流沙中破土而出的文字,在日益喧嚣的尘世,构建自己的一方净土。

目录

同学林菲和愉快的读书时光
神秘花园
我们挚爱的地方
情书和几种形式
孩子
来自沈庄的报告
阳光灿烂的日子
求医
高三与我的交易
志洋
妈妈
我和钱一起走过的路
我的浪漫历尽沧桑
风里密码
那些人,那些事
我上高二了
黑猫不睡
你见过老人吗
陶之陨
那么一种忧伤
大话《大话西游》
笼中鸟
狐狸·薛宝钗
变形记
写不出论文的夜晚胡言乱语
五十米爱琴海
那一片花

不能抵达五常
道路以目
列车车窗上的倒影
M-ZONE人的疯狂之恋
我以及我祖先的江南
关于夜奔的废话
两抹色
一如既往
山里的孩子
旧照片里的女子
卡特里那
一梦
你为什么比我贵
他她
向西的悲哀
从这里出发的旅程最远
谁动了小陶的幸福
半日
我爸妈

经典语录及文摘

青春文学的脉搏
从一九九六年《萌芽》杂志改版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寻找适合当代年轻人的文学表达方式。
文学是人的情感表达最深刻最细腻的艺术形式。年轻人感情最丰富,表现最强烈;所以年轻人从来就是文学天然的朋友。
文学是现实生活的艺术再现,有的直接一些,有的间接一些。没有和生活绝缘的文学。所以文学从内容到形式都一定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年轻人的文学写作或许不那么成熟,或许不那么深刻,但它一定是敏感的、和时代同步的。他们的作品题材可能不太广阔,但充满着生命活力,这是文学最重要的原动力。年轻人作品中燃烧着的青春火焰,有着不可替代的魅力。
《萌芽》杂志改版十来年,我们追寻着年轻的文学脉搏,关注着青春文学的潮涨潮涌。大家称《萌芽》为青春文学的大本营,对此我们感到骄傲。
这本《萌芽》杂志十年美文的精选集,代表了中国当代青春文学的总体状态和基本水平,对于关心中国文学发展的读者和学者,都是有价值的。

同学林菲和愉快的读书时光
林菲是那种非常机灵的女孩,肤色微黑,健康得像一匹小马驹。如果我俩背靠背躲在麦田看小说,她会突然闪我一下,然后说:你知道刷牙应该怎么刷吗?应该竖着刷。这就是她的打招呼方式。就此,我练就相当不错的后滚翻,至今不忘。
我比较讨厌林菲的头发,太长,和班上那些麻雀女生没什么区别,我对她说过多次,头发长见识短,可这话对她没用。她的理由是:在我们家,女人头发长,男人头发短,这是规矩,我爸说不依规矩不能成方圆。她的话常常遭到我的强烈反击:林路尽管头发短,还是像女孩子。林路是她的孪生弟弟,生得高挑清秀,走路像飘,而林菲走路像马驹一样茁壮优美,有时候也像皮球一样滚动。林菲一听我说林路就急,甩手转身,一脸不悦:别跟我提这个人,我妈说过他生下来是女孩,但是我家没有男孩,我妈才把他变成男孩的。一个后来才变成的男孩,你想吧!
这是我俩之间的秘密,连林路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女孩子变的。
林菲的妈妈是医生,我很想问她我能不能变成男孩。林菲坚决不让我问,我一问,她妈就知道她给我说了林路的事,这样的事肯定是不能随便给外人说的。林菲认为我不应该是男孩,因为:你的个子太矮。我妈为什么没有把我变成男孩?就是因为我比林路矮,这件事就这么悲壮地搁浅了。我仍然做我的变男孩梦,林菲却非常乐意做女孩。我自觉不自觉地还是常常提起林路,如此奇妙的事怎么让他赶上了?
我和林菲都是班上的体操健将,跳木马跳山羊,翻单双杠,垫上运动,体育老师总是让我俩做示范。我俩做示范时,那些麻雀女生总是不失时机地起哄,她们甚至给我俩起了外号,把林菲叫电瓶,把我叫电池,把我俩合起来叫电电。当时我们也就刚刚学了一点电学物理。在物理课上,老师一说电池或电瓶,全班就哄堂大笑,我俩有时候也跟着笑,这就等于默认了我们的绰号。于是,班上的大部分女生都认为我俩是傻瓜。也有替我们打抱不平的,一个女生曾和林菲作过诚恳的谈话,她认为那些女生太不像话,看我俩小就欺负我俩,这是明显的欺软怕硬,那女生气愤地说:她们怎么不敢来欺负我?我早就想让我哥教训她们了。林菲和我面面相觑。我说:问题有这么严重吗?那女生坚定地说:会有这一天的!
又是体育课。班上的女生出乎意料地全到了。这几乎是前所未有的,过去每一节体育课都有几个女生请病假。仍然是上木马课,体操房里已经摆好了跳板木马和垫子。男女生分开排成两队,一队一个木马。我和林菲开始活动手脚,我们知道,一开课就是复习上节课的动作,肯定是让我俩中的一个先跳。果真,这次是叫的林菲。林菲在地上活动活动脚踝,一阵轻快的助跑,双脚准确地踏在跳板上,一个轻巧的起身,她的双腿像燕翅一样分开,在空中停留了几秒钟,然后,稳健地收回双腿上身稍稍前倾,轻轻落地。然而,就在这一刹那,林菲惨声大叫:啊——!她突然卧在垫子上,体育老师立喝:林菲,起来!他根本没想到,他的得意门生今天如此不给他挣面子。麻雀女生立刻乐不可支,哇!电瓶打了。林菲用手撑着地,想起来,看样子她好像很疼,唉哟一声又倒在地上。这时,老师意识到是出了问题,一个健步跨到林菲跟前,我也急忙跑了过去。林菲握着脚踝,疼得脸变了形。老师拿着她的脚一下一下地活动,林菲一声一声地惨叫。我在一边喊:王老师,你别动她,她可能不是崴了,她的脚断了!我喊着,眼泪禁不住刷地流了下来。
林菲边叫边痛苦地指指身边:有东西。我一看,在她刚才落脚的地方和前面一点的几个地方,垫子鼓了起来。我翻开垫子,摸出几条带木把的跳绳,她刚才就是被木把硌了。老师马上明白了,他愤怒地大吼:张秀娟!你怎么清理的垫子?待他抬头看时,张秀娟已经“畏罪潜逃”了。
老师背着林菲往学校医务室跑,我跟在后面。我听见曾给我和林菲谈心的那个女生在大声说:我知道是谁干的,我饶不了她!
倒霉的林菲摔断了脚踝骨,她说她那天跳得太高,她想在所有的女生面前做得更好。林菲的妈妈却非常气愤。她拿着女儿脚踝骨断裂的X光片到处嚷嚷:你们说,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坏,他们的家长不教育他们吗?这样的黑手也能下?这和过去的国民党有什么两样?比国民党还坏!林菲非常害怕她妈到处乱喊,躺在床上示威:你再出去喊,我就下床。她妈吓坏了,整天守着她,害怕她过早下床活动,影响断骨愈合,留下畸形。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真难想象,林菲能在床上躺一百天。
张秀娟吓得不敢去上学,还对她父母撒谎,说学校放假。她的父母都是农学院附属农场的工人,她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她每学期都欠着学费。她的父母如果知道她惹了这样的祸,肯定得敲断她的腿。就算她父母知道了,也拿不出医药费来赔偿。林菲妈妈很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我问林菲恨不恨张秀娟,林菲笑笑说:如果我的脚没事就好说,如果我成了残疾人,变鬼也要缠住她。
没有林菲,我很孤单,自己坐在麦田地埂上看书,常常突然觉得身后的林菲又该闪我了,不由自主地向前躲一下。过后就更觉得索然无味。没过多久,我开始在教室里上自习了,一个人去麦田太没意思,缺乏以前林菲在时的惬意。两个人共守一个秘密是享受,而一个人独守一个秘密绝对是痛苦。
一百天中,我和林菲的共向语言当然不是功课,功课只是个幌子。我把每天的课堂笔记带给她看,给她一知半解地讲两旬,其实那时没有人多看重功课这档事。但我们的父母坚信那几本书是有用的。我发现林菲的床头下压着一本《青春之歌》,我拿《苦菜花》和她交换。后来我们交换了那时能找到的好多书,最记得林菲很喜欢一本书,叫《一朵空花》,我看不懂,也就不喜欢。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看到过这本书,不知为什么,许多旧书都再版了,唯独没再版这一本。
我们疯狂地看书.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共守盟约是,一天一本小说。我从没想过林菲的小说取自哪里,而我的书源很快就枯竭了。我无法再在教室里稳坐泰山,我又开始逃自习课了。我把小镇上八大科研单位和三个大中专院校的图书馆,挨个扫荡,能溜进去就溜,溜不进去就绕着图书馆转,看看哪儿突然开了一扇门,又刚好没有大人在,我就趁机溜进去。当然这样的机会很少,就算进去了,图书馆里也没有什么好看的,还没有我和林菲看过的多。我在农学院图书馆的一个很脏很乱的拐角发现了一本神秘的书,书没头没尾,只是一本厚书的中间部分。书里描述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叫做瑟佛德小姐的爱。书里有一段叙述让我觉得特别好玩。书中写:
在家里,在我自己的卧室里,我有时在一阵爱情的冲动中叫道“噢瑟佛德小姐!”
我把这一小本书偷回来,给林菲看,我俩一遍一遍扮演书中的男人,捂着心口尖叫:噢!瑟佛德小姐!后来才知道这本书就是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这本破书让我俩愉快了很长时间。
更伟大的发现总是在穷途末路的时候,这是我悟出的第一个道理。我悟出的第二个道理是:任何有价值的发现都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的。我们闹书荒已经有两天了,这个责任当然不能让林菲来担,我心急如焚,但又一筹莫展。八大单位和学院的图书馆已经没戏了,我总不能去别人家偷,尽管我路过任何人家的窗口,都会往里瞅几眼,期待着“瑟佛德小姐”的重演。哪怕是瑟佛德小姐这样的破书也好哇,可是什么也没有。我像一个企图在校园里找出金矿的傻子,在校园里瞎转悠。在校园的学农田的尽头,有一间我从没走近过的小屋。我踩着田埂走了过去。透过蒙满灰尘的玻璃.我仿佛看见有一箱书放在角落里。心中一阵狂喜.更为奇妙的是,我扒在门缝往里看,门竟“吱”一声开了!门内射进一束阳光,阳光中灰尘如同我的心,狂舞。我看着那箱落着厚厚的灰尘的书,以为自己正在经历《小布头奇遇记》中的故事。
许多年以后,当我困惑的时候,我就会编织童话,因为我亲历过童话,我愿意相信它。后来,我曾写下这样的文字:我在寻找一个智者,一个人梦的智者,他苍老神秘,符合我们的想象,很安静地坐在一间被智慧温暖的房子,我没有看清他的脸,他背向我,他的姿势告诉我,他已经等我很久,还会等下去。
毫无疑问,这里描述的是我少年的记忆,那等我很久的智者就是那箱书。当时,我觉得那是一箱应有尽有的书,我坐在如同垃圾堆的小屋里,首先拿在手中的是《外国文学家的故事》,除了高尔基,书中的名字全是陌生的,这些让我敬仰的伟人,他们是在用生命写书,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我在当天的日记里写满了类似百折不挠这样的成语。
不知不觉天黑了,眼前的光线渐渐消失了。我眨眨几乎不会闭合的眼睛,开始感到紧张,如果,房门像神话里那样突然关上了,再也打不开怎么办?我抱起一摞书夺门而出,一口气跑到林菲家,把书急急忙忙塞进她的床底下,才出来跟到林菲家来找我的妈妈回家。
我以为那么一个荒废的小屋,不会有人去理睬它的。不料,第二天上学,学校大门口贴出一张布告,说学校化学组库房失窃,根据作案现场分析,认为可能是学生作的案,希望同学们相互监督,相互检举揭发。天呐!我拿几本书竟成了作案,那间破房子竟是什么化学组的库房,这下我肯定是法网难逃了。同学们议论的时候,我在旁边听,我最害怕听却又最想听的是,如果抓住坏蛋会怎么处理。大部分同学认为肯定得坐牢。这简直是乐极生悲,而悲到了一定程度,我也就索性等他们来抓我好了。和高尔基的求学经历相比较,我这又算什么。但是这一定要写进我的自传。这么想着,我的偷书竞被我演绎成了悲壮的英雄行为。
我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中学生,我没有伟大到能和学校为敌。我首先给林菲做了坦白交代,然后,在林菲大惊小怪的喊叫中,她的妈妈知道了这事,继而,我的妈妈也知道了,妈妈立刻带我到班主任的家里,让我彻底交代了犯罪事实。我开始第二轮等待他们来抓我。我在日记中写:探索真理的路是不平坦的,但追求真理的心是不能泯灭的。我觉得自己应该像《红岩》里的英雄那样,留下一些豪言壮语,以激励后人。可惜当时我不知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如果知道,我日记的内容会丰富一些。
经过家长的努力争取,我被处以最轻的处罚:做检讨,在班上在学校全体老师的面前。班上的麻雀们高兴坏了,我在心里说:燕雀焉知鸿鹊之志哉?那天林菲竟难过地哭了,她说:你是委屈的。我潇洒地笑笑:这点委屈算什么?
本以为林菲会因此对我有一个新的认识。新认识倒是有,但与我的期待大相径庭,她说:我觉得你现在很没有自尊心。
我对这个评价很生气,但是,是林菲说的,我也只好听着。好在化学组长张老师给了我很大的面子,他对我说:你真的很喜欢这些书?你可以借回去看,反正放在这儿也是落灰。我低下头,泪水禁不住奔涌而出。许多天来的委屈和压抑,化做一句“谢谢”和一个深深的鞠躬。张老师长得瘦高,理着平头,有一个相当挺括的轮廓。他曾是这个学校的高材生,没有赶上高考,被老校长留在了学校。他是我喜欢的少数几个老师之一,他的父亲是农学院的教授。可能教授是那个时期最不吃香的职业,所以他好不容易才娶了一个农村老婆。他郁郁寡欢的心情便可想而知。
林菲的脚还是留下了一点隐患,她不能或者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小马驹一般优美地奔跑。这匹跛马,在病床上找到了自己一生的定位,这个定位是小镇上的孩子们血统中的定位,像我们的父母一样,做那时并不走俏的知识分子。林菲那个时候就知道自己将是一个外科大夫。我们俩的读书方向有了明显的不同,但是,我们却有了更多的话题。林菲对人体的结构了如指掌。她告诉我,那个男子对瑟佛德的感情是一种生理反应,他为什么会用冲动两个字,因为那是他的大脑控制不了的。林菲说:就像睡觉,如果你困了,你肯定就得睡,想不睡都不行。我觉得这太好玩了,等我们长大了我们会像书上的人一样尖叫。林菲还说:林路生来就是男孩,他不可能是后来变的,就此,我的变男孩的梦想也结束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第二天上语文课,作文本发下来了,我的作文得了一百分!老师在讲台上欣赏地看着我,然后对全班同学说: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作文本上批过一百分,这次我给我们班同学批了。台下一阵喧哗,谁?同学们开始猜测。老师又说:现在我们欢迎她到讲台上来,给我们朗读她的作文。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我当天的日记这样记载,我涨红了脸,按捺着心中“千军万马的奔腾”,“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上了讲台。我开始朗读我的作文《面向秋野》,台下“鸦雀无声”。我朗读完了,走下讲台。走回座位时,同学们都向我投来敬佩的目光,连平常不喜欢我的女生也对我非常友好。一觉醒来,回味此梦我异常激动,在亢奋的情绪中背上书包,来到学校,极有耐心地等待第四节课——语文课的到来。
第四节课终于到了,一切都如我的梦般发生了!现实竟是我的梦境的重演,我得意地让自信在心里又猛蹿了一截。这一蹿,让我受害终生,我的自信很盲目地发展成莫名其妙的自负,使我幼稚至今。
林菲对我的作文有不同的评价,首先她不喜欢《面向秋野》这样老气横秋的题目,如果她写,她宁愿写《走进金秋》。我觉得她的想法很不错。她说:其次,你真的去过外国吗,你写那么多外国的秋天,挺假的。还有,你怎么知道“在秋天伫立的时刻,就是上帝走近你的时刻”,这种写法对吗?因为世界上就没有上帝。我说:有的,很多伟大的人都信奉上帝,这是真的。林菲急了:那是封建迷信,你怎么读书读糊涂了,连上帝都信!我无法给林菲解释清楚,因为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突然想起刚学的一点英语,我找到了证据,我理直气壮地辩解:如果真的没有上帝,英语里怎么会有GOD这个词?还有耶和华,上帝就叫耶和华。
那时,我就是这样囫囵吞枣读了许多书,在朦朦胧胧中,度过了我愉快的少年时代,充满友情、饱含虚荣和幼稚的读书时光。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五十米爱琴海》郭敬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