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一哥汪涵与书的情缘:汪涵出的书和他推荐的好书

书目推荐 电子书 0个评论

一哥汪涵与书的情缘:汪涵出的书和他推荐的好书

从1998年湖南卫视《真情对对碰》,到《天天向上》,身为名人的汪涵,这些年可谓顺风顺水。都说电视人是最忙碌的,汪涵曾经也经历过一天录七八场,一周跑几个城市的连轴转,甚至一度因身体健康问题传出隐退消息。但无论怎么忙碌,“每天早上,从九点半到十二点,都是我的读书时间。”,读书、写书、淘书,为人推荐书,除此之外,汪涵还一直有个做读书栏目的想法,这些年,汪涵可谓是与书有着不解之缘。今天子午书简就和大家一起来盘点一下“一哥汪涵”这些年与书的情缘。

汪涵出书:想要写一本关于语言的书

经过搜索,子午书简发现这些年汪涵出的书一共有三本

  • 《三十岁的汪涵仅此而已》2007年
  • 《搞怪大侠W》漫画 2010年
  • 《有味》2010年

尝到了写书的甜头,汪涵当然不会就此停笔,“我想要写一本关于语言的书,探讨方言和古汉语之间的联系。”很有语言天赋的他会说全国各地十几种方言,在节目中也会不时显摆一下,“方言是一种很美妙的词语,但是它不断受到冲击。现在很多孩子只会说普通话和英文了,我觉得很可惜,因为每种方言都代表了一种地域文化,如果全国都说一样的话可能就没意思了。”汪涵把写作看得很严谨,“因为这本书有一定的学术性质,所以需要做大量的调研,去各地采集方言样本,再去研究每个词语和古汉语的联系,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汪涵谈读书:读书不用,你只是一张磁盘

“读书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每天,我会先挑选出自己最想读的三本书,然后洗手,点一根檀香,放一段古琴曲,泡一杯好茶,这是必不可少的准备工作。”通常,他还会在一旁放上纸笔,每有心得,便随手记录下来。不会使用电脑、不会上网,个人微博也都是朋友在打理。但对于纸质的书本,他却有着独特的情结。

汪涵说,书本有种质量感,捧在手上非常的温暖;那种油墨和纸张混合在一起的特殊香味,沁人心脾,仿佛一下子就能把所有的文字、知识都吸入体内。

在他看来,读书其实跟吃饭一样,应是习以为常的事,读书还要大肆宣传,有点可笑,因为“从来没有人宣传谁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吃饭人”。

读书更要用书!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的过程中,汪涵反复提到这一点,“读书不在于多寡,也不在于快慢,而在于读完之后有没有下定决心去用,这才是最关键的。如果一个人能践行读到的每本书中的一句话,那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如果能有一句话,由始至终贯彻自己的一生,甚至比读万卷书要强得多。”

让他深感遗憾的是,圣贤书里教诲称“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很多人都会背,但真正这样做的却不多。

只读不用,懂得再多,也没有意义,你只不过是一张磁盘”,汪涵建议,以后可以将“读书月”办成“用书月”。

汪涵并不否认最初读书的功利心,“我是在当了主持人以后才开始读书的,因为舞台上的表现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读书可以解决知识匮乏的问题。所以最初读书其实是有虚荣心的,也是因为自己争强好胜。”但随着阅读习惯的养成,读书为他带来的不只是知识,更多的是一种幸福感,“湖南的电视节目能给人带来快乐,就像湘菜一样,从头到尾每道菜都很辣,吃完了大汗淋漓很畅快。但是它没有真正的肠胃蠕动和消化吸收,是一种不假思索的快乐。读书则完全不同,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文字经得起琢磨,它带来的是幸福。”走下银幕的汪涵从不看电视,而是把时间都放在读书上,“读书总比去网吧、歌厅要好一些吧。”

汪涵推荐的书:《西方哲学史》和《瓦尔登湖》

正像汪涵自己所说的“推荐书是最费力不讨好的一件事”,所以这些年,汪涵推荐的书并不是很多,子午书简经过搜索,只找到了他在接受华声在线记者采访时,推荐了三本书,以下是子午书简整理的采访内容,想看原文的请看 这里 。

华声在线记者:您每月大概会读几本书?

汪涵:我的书大部分是翻来覆去地读,每个月会添置一些。不一定强制自己一口气读完一本,一年下来大概要读几十本。

华声在线记者:您现在正在读的一本书是?

汪涵:《西方文明史中的音乐》,另外还在看木心先生的书。

华声在线记者:对您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

汪涵:这几年来对我影响最大的是马一浮先生的《泰和宜山会语》

华声在线记者:如果请您推荐三本书,您会推荐哪三本?

汪涵:(笑)推荐书是最费力不讨好的一件事,当年施蛰存先生就是因为荐书被鲁迅先生批得一塌糊涂。不同年龄段的人对书的需求不同,年轻人可能喜欢杂志一些,我觉得《城市画报》办得不错,书的话,《西方哲学史》,晚上看看《瓦尔登湖》

汪涵开书屋:怕知道的人太多了,反而失去了书屋应有的清静

经过搜索,子午书简终于找到了汪涵开书屋的新闻( 这里 ),汪涵的“培荣书屋”开在24层,之所以为书屋取名“培荣”,汪涵说,“其实这是我父亲的名字。今年是他的本命年,就把这个书屋送给他吧。”。

没有敲锣打鼓,没有明星捧场,汪涵的“培荣书屋”静悄悄地开在了长沙市灯红酒绿的酒吧街上。既然要图清静,为什么又把书店开在闹市区呢?汪涵解释说,“我开书店也是被朋友撺掇的。因为我爱看书,也收藏了很多书,不少朋友会来我家看书、借书、聊书,久而久之,就有人建议我不妨开个书店,既能避免给家里人添麻烦,也能让朋友们多一个聚会的场地。开在市中心,也是为了聚会方便。”临江的这套房子是汪涵多年前买下的,今年他把房子重新装修,成了一家“隐居”在闹市的书屋。“虽然开在闹市,但好在它是在24层,我想,这个高度足以区隔一些不是真正爱书的人吧。”经常去香港淘书的汪涵很喜欢那里的“二楼书店”,“香港地价太高了,很多书店只能开在楼上,反倒是闹中取静了。”

说到汪涵开书店,记者不免把它想象得很小资,不是开满鲜花、洒满阳光的,就是那种兼具咖啡厅功能的书吧,但汪涵却说,“完全不是你想象的这样。它更像是个图书馆,除了两把椅子,就是我从各处淘来的书。”在这个200平方米的书屋里,装修是完全中式的,墙上挂着几幅字画,很多古旧家具也是汪涵自己淘来的。三间房子中有一间还挂着“古印研习所”的牌子,这也是汪涵的一大爱好,“我自己特别喜欢秦汉时期的铜印,也有一帮兴趣相投的朋友,经常把各自的收藏拿到一起相互观摩。我的掌柜老刘就是个高手,不光会刻图章,还会用竹子削书签,很别致。”

对于书屋的规划,汪涵还有很多设想,“我有很多藏书、签名本,希望以后可以做一些小型的主题展览或者读书会。梁文道还建议我可以利用这个书屋开开沙龙什么的。”在汪涵看来,开这个书屋的目的,更多还是为了结交爱书之人,盈利并不是他特别考虑的问题,“之前有两个辽宁鞍山的女孩,是学亚洲文化研究的,她们特地来长沙找我的书屋,好在沿江的楼超过24层的并不多,还真被她们找着了。她们每天都来看书,而不是奔着看我来的,这让我很开心。”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一哥汪涵与书的情缘:汪涵出的书和他推荐的好书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