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将醒》君约

好书推荐 君约 0个评论

《将醒》君约

基本信息

书名:《将醒》
作者:君约
(作者)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3月1日)
页数:32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55248247,9787555248248
ASIN:B01MU2WKK5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年度高口碑零差评暖爱之作
当纯粹的人遇上赤子之心,是命运,亦是救赎

我遇见你
于泥淖入清泉
尘土涤净
大梦将醒

————
你可能还会喜欢:
《你去爱世界,我来爱你》:原名《繁简》,君约经典之作
《春花厌》:黑颜十二周年纪念典藏系列之一
《焰娘》:黑颜十二周年纪念典藏系列之二
《引天香》:黑颜十二周年纪念典藏系列之三
《送你一座不孤城》:温暖治愈系…人师小札ZUI新暖心力作
《星光的加冕》:年度超人气口碑之作千万读者欲罢不能的「不一样的娱乐圈文」
《喜欢你喜欢我的样子》:深度治愈系作者乌云冉冉倾情巨献,治愈千万读者的“伪兄妹”温暖恋爱书。
《时光偷不走的你》:治愈千万读者的跨时间之爱。你是我生命中所能经历的ZUIZUI深切的感觉,是岁月也偷不走的温暖。
《ZUI爱你的那座城,春暖花开》:帅大叔与萌萝莉的宠爱之旅
《玉阶辞》:与《琅琊榜》《鹤唳华亭》并称三大宫廷权谋经典

即将上市:
《皮囊之下》新锐作者峦人气经典
《九命一喵》莲洛暖萌软科幻
《相遇终有时》清枫语年度巨献

名人评书

我觉得陈恕是我看过所有小说中ZUI适合结婚的男人,看完小说感触很深。
——Mandarin

将醒未醒,从原生家庭出成功逃脱,从黑暗中杀出来的你们,请勇敢地生活。
——亭也

像男主那样三观正得不要不要的人,非常难得,谁会因为觉得教授道德品质有瑕疵而转专业?这样有原则的人对我来说吸引力很大,喜欢陈恕的细心体贴和谨慎,他对姜醒的温柔,都让我产生共情了。女主,是我以后希望成为的人,独立,有主见,不随波逐流,活给自己看!
——清若

作者笔下的男女主都是平凡而又温柔,他们是普通的隐匿在人群里的人,可又有独立而鲜明的性格。看得不闹心,很温暖很舒服。
——两个人的边城

姜醒用一个颇为冗长的前言换来一个甜蜜的收梢,真好。
——我是一只美艳的蘑菇

媒体书评

"我觉得陈恕是我看过所有小说中*适合结婚的男人,看完小说感触很深。

——Mandarin

将醒未醒,从原生家庭出成功逃脱,从黑暗中杀出来的你们,请勇敢地生活。

——亭也

像男主那样三观正得不要不要的人,**难得,谁会因为觉得教授道德品质有瑕疵而转专业?这样有原则的人对我来说吸引力很大,喜欢陈恕的细心体贴和谨慎,他对姜醒的温柔,都让我产生共情了。女主,是我以后希望成为的人,独立,有主见,不随波逐流,活给自己看!

——清若

作者笔下的男女主都是平凡而又温柔,他们是普通的隐匿在人群里的人,可又有独立而鲜明的性格。看得不闹心,很温暖很舒服。

——两个人的边城

姜醒用一个颇为冗长的前言换来一个甜蜜的收梢,真好。

——我是一只美艳的蘑菇

"

作者简介

君约
南方人,死宅一枚,内心里刀光剑影,偏爱简单温暖的治愈系故事。
代表作《你去爱世界,我来爱你》(网络原名《繁简》)《将醒》。
微博:@君约哇

目录

目录:
第一章初见
第二章重逢
第三章情愫
第四章相伴
第五章波折
第六章家人
第七章险祸
第八章旧爱
第九章羁绊
第十章守候
番外

经典语录及文摘

第一章 初见
姜醒在候车大厅睡了一觉,醒来时快凌晨三点了。
车站广播正提醒旅客检票。姜醒拎起背包挎到胳膊上,从口袋里摸出票过检票口去往8站台。
正值学生返校季,硬座车厢拥挤不堪,过道上全是坐小板凳的人,姜醒跟在一位彪形大叔身后一路挤到座位。安顿好后摸了把脸,一手汗。
她的座位靠过道,同座是个中年男人,对面是一对夫妻,四五十岁模样,都在睡觉。
姜醒没多注意旁人,只低头翻手机。没看到新信息,显然沈泊安还没回复她。
姜醒也说不上失望,很快合上手机揣回口袋,趴在桌上睡下。
列车启动后车厢渐渐安静,这个点是平常人能睡死的时间,车上的人以各种不适的睡姿进入梦乡,鼾声四起。
因工作缘故,姜醒早已习惯各种环境,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坐硬座,因此很快就进入浅眠。
列车上的时间走得尤其慢。
姜醒从睡梦中醒来,窗外仍旧混沌。对面的夫妻也醒了,正小声说话,看到姜醒已经醒来,朝她瞥了几眼。
姜醒揉揉脸,活动下手臂,仍觉得哪里不舒服,低头一看,同座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挪近了,大腿大大咧咧地贴着她的。
她皱着眉挪开,那男人耷拉着半秃的脑袋,眼睛闭着,仿佛无知无觉。姜醒盯着他的脸看了两秒,觉得可能是警惕过头了。
心落下来,但也睡不着了,看了下手机,四点半刚过。
对面夫妻没再说话,丈夫起身从行李架上拿下背包,打开后拿出一袋香瓜子递给妻子。
旅途漫长,嗑瓜子似乎是不错的消遣方式。
姜醒不吃瓜子,在这一点上她有点强迫症,受不了牙齿嗑瓜子的声音。这次却意外地觉得没那么难受,仔细听,居然还有些清脆。
时间就在这声音中慢慢过去,十几分钟后,列车停了,广播里在报站。
停车只有几分钟,这一站下去的人不多,上来的人也不多,他们这号车厢几乎没进人。车开动时,姜醒透过窗户看了眼站台,冷冷清清。
扭回头的一瞬觉察到不对劲——大腿被人摸了一下。姜醒确定这次不是反应过度,因为同座那秃顶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正看着她,目光带着试探,也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兴奋。姜醒身体绷得很紧,但依旧镇定,压着火气说:“先生,请你往里坐一点。”
“哦,你说往哪儿坐?”男人若无其事地问。这么说着,人跟着挤过来,紧挨着姜醒,手掐了一下她的腰。
姜醒猛地推了他一把,站起来:“你再这样,我去叫乘警。”
她这么一站,周围没睡着的人都注意到了,对面的夫妻也停止了嗑瓜子,看看姜醒,又看看秃顶男,丈夫皱了皱眉,想说什么,被妻子拉了一把,又闭紧了嘴。
这时秃顶男人呵呵地笑了,说:“我好像没干什么吧。”说完对周围人摊摊手,做无奈状:“现在的小姑娘哟,太自恋了。座位就这么大,睡着了没留意碰了下,脾气就这么大了。”
旁边人目光各异地看着姜醒,有人说:“姑娘你坐下吧,别人还在睡呢。”
姜醒脸涨得通红,死盯着男人的秃顶。
她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有些胆小的,训斥一下就不敢了,但也有胆大的,她报过警,有的处理了,有的没法处理,就像现在这样,对方够无耻,群众眼睛却不够雪亮,最后都是扯皮几句就不了了之了,叫警察也没用,没证据。这世界有时就这么不讲理。
姜醒一语不发,秃顶男人却又笑了:“好了好了,我也不跟小丫头计较,你坐下吧。”
旁边人也跟着这么说。
姜醒没理会,站了两秒,伸手去拿行李架上的背包。这时身后一道声音说:“你来这里坐吧。”
姜醒回头,看到一个瘦瘦的男孩。他站在过道里,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指着座位,说:“我们换个位子。”他的座位也靠过道,里边坐着一对母女。
姜醒看了一会儿,说了声“谢谢”。男孩没说话,往边上让了两步,示意姜醒过去坐下。
两人换好座位后,姜醒听到秃顶男人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她朝那边看了一眼,男孩已经坐下了,他的书包平放在腿上,一侧的书包带子大概是断了,系了个结垂在那里。
后面的旅途很平静,火车晚点了,到终点站时快十一点了。
临下车,姜醒再次对男孩道了谢。
这期间一直没收到沈泊安的信息,不知他是在忙还是纯粹不想给她回。姜醒也没有打电话,自己坐车回去了。
沈泊安是第二天回家的。
姜醒正在沙发上睡觉,迷迷糊糊中感觉玄关的灯亮了,睁开眼就看到沈泊安。
姜醒有些愣神,沈泊安也是,他站在鞋柜边没动,领带拉了一半,手就那么定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轻咳一声,走过去。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站在沙发边看着她。
“昨天。”姜醒躺着没动,只是脸朝着他,蓬乱的头发挡了小半张脸。
沈泊安皱了下眉,说:“怎么不告诉我?”
“我给你发了短信。”姜醒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带着鼻音。
沈泊安说:“我没收到。”
“哦,火车上信号不好吧。”
沈泊安微微一怔,迟疑地问:“坐的火车?”
“嗯。”姜醒解释了一句,“没合适的机票。”
“回来了怎么也不打电话?”
“怕你在忙。”姜醒捋了一把头发,露出整张白净的脸庞。
沈泊安看了一会儿,嘴唇动了下,想说什么又没说。
他不再问了,姜醒也没心思主动说话,她指指厨房:“煮了粥,饿了就吃,我要睡了。”
沈泊安说:“去床上睡吧。”
“不用。”姜醒拉起薄毯盖住脸。
沈泊安却突然弯腰掀掉毯子,伸手将她抱起。姜醒也不挣扎,任他抱到卧室。沈泊安将她放到床上,打开冷气,又给她盖上薄被。姜醒始终闭着眼,一句话也没说。
沈泊安在床边坐下,看了她一会儿就出去了。
姜醒不知道沈泊安这天晚上什么时候睡的,也不清楚他有没有到床上睡,她醒来时家里已经没人了。冰箱上有张便笺,沈泊安说晚上回来带她出去吃饭。
傍晚果然接到了电话,沈泊安在楼下等她。姜醒换了件裙子下楼了。沈泊安靠在车门边,看她拿着手包从单元门里出来,下台阶时裙摆飘得像黑色花朵。
沈泊安拉开车门,姜醒笑了一下,指指后面说:“我想在后面睡会儿。”说完自己坐进去了。沈泊安站在外边看了她两秒,没说话,绕到另一边坐进驾驶位。
一路沉默。
沈泊安开车,姜醒闭着眼,很困的样子,也不问他要去哪里吃,吃什么。
沈泊安似乎早就打算好了,一路将车开到一家日料店门口,进了包厢,姜醒才知道原来不是他们两个吃饭。包厢里已经有三个人,除了一个陌生女孩,其他两人她都认识,宋宇和陆从恩,都是沈泊安的同学,也是律所的合伙人。
看他们进来,宋宇率先喊了声:“咦,小姜醒回来啦?”
“嗯。”姜醒对他笑了下,和沈泊安一同走过去落座。
这时陆从恩给他们介绍:“这是我女朋友苏楠。”接着又对苏楠介绍:“他是我兄弟沈泊安,这是他太太姜醒。”
互相问好后,总算可以吃饭了。
姜醒说话不多,大多时候都在低头吃东西,这几人中宋宇最健谈,从饭局开始就一直在侃侃而谈,最后话题说得差不多了,就问到姜醒头上——
“对了,小姜醒,你这次又跑了很久哇,都去了哪里?”
姜醒正在吃墨鱼丸子,被他一点名,哽了一下,缓了缓才答道:“没去几个地方,在广西待了很久。”
“广西?”宋宇说,“广西好吃的多啊,不过你怎么好像瘦了,吃不惯那边风味吧?”
“还好。”
宋宇摇摇头,突然啧了一声说:“小姜醒,你这个工作太累了,一个小丫头这样东奔西跑日晒雨淋的也不是办法,你自己不在意,老沈也要心疼的啊,是不是啊,老沈?”
沈泊安容色淡淡的,瞥了眼姜醒,说:“她喜欢做这个。”
姜醒捏着筷子没应声,这时又听见宋宇说:“那再跑两年也得歇了吧,你俩到底准备啥时候造人啊,我还等着抱干儿子呢。”
沈泊安和姜醒都没接话,倒是陆从恩揶揄了一句:“你管得真宽,自个儿还是光棍呢,要抱儿子自己生啊。”
被这么一堵,宋宇打着哈哈混过这茬。
饭后各自回家,路上沈泊安咳嗽了几声,姜醒提议顺路去买点感冒药,沈泊安说不用。
车开到小区门口,姜醒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人。沈泊安也看到了,他把车停下了。姜醒瞥了两眼,认出了那人——江沁宁,沈泊安的学生。
“我过去一下。”沈泊安说完下了车,大步走过去。姜醒看着他的背影,有片刻的失神,之后她打开车门,也下了车。
江沁宁正要喊沈泊安,远远看到姜醒也过来了,愣了一下才喊道:“沈老师。”目光却绕过沈泊安望向姜醒:“咦,师母回来了吗?”
姜醒走了过来,江沁宁正正经经喊了声:“师母。”她明明比姜醒还大一点,却要喊姜醒师母,这多少有点怪异。但姜醒好像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很随意地对她点点头。
江沁宁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沈泊安,说了两句话:“今天开会大家看沈老师咳嗽有点担心,托我买点药过来。我不知道师母回来了,打扰了。”她说得从容大方,恰到好处地表示关心和抱歉,听起来十分妥帖,却禁不得细品。
沈泊安没有犹豫地接过药,道谢后问她:“你怎么过来的?”
“打车来的。”江沁宁轻声答了一句,说完微低头,“哦,我该走了。”
沈泊安想说什么,姜醒突然说:“泊安,你送送啊,这么晚不安全吧。”
江沁宁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沈泊安却对姜醒说:“那你自己先上去。”
“嗯。”
车从面前开走,姜醒站了一会儿,转身进了小区。
姜醒没有等沈泊安回来,洗了澡就上床躺着了。她一向嗜睡,这会儿却很难入眠,酝酿了近一个小时仍毫无睡意,正烦躁,沈泊安回来了。
外面动静不大,但能听到他进了卫生间。十几分钟后,房门开了,沈泊安没有开灯,用手机的屏幕光照着路走到床边。
姜醒感觉到他在她身边躺下了。姜醒的身体忽然绷紧。不是紧张,而是不自在,不适应。意识到这一点比这种感觉本身更令人难受。
还好沈泊安也没有再靠近,他们各踞一方位置,彼此相安无事。
这晚,姜醒很晚才迷迷糊糊睡过去,醒来日头大好,身边人已经走了。
姜醒没换衣服,走到阳台吸了几口气。就在这一秒,她突然想,如果……如果沈泊安开口,那么就……想到一半心头烦闷,大夏天的竟有点发抖。
下午姜醒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她姐姐姜梦,她们平时联系不多,所以突然打电话来肯定不是因为小事。
果然,那头说了没两句,姜醒就变了脸色。她挂掉电话急匆匆收拾行李赶往机场,上了飞机才想起没有通知沈泊安。
两个小时后,到了江城,姜醒下了飞机,打车去了医院。她姐姐姜梦就在住院部大门口等着。两人会合后,姜醒急着往病房跑,却被拉住。
姜梦说:“先别去。”
“我得去看看。”姜醒慌里慌张,被汗浸湿的脸异常苍白。
“姜姜,你听我说,”姜梦皱着眉,看向她的目光带了点说不出的为难,“我怕爸情绪不好,情况更糟糕。”
姜醒看着她。姜梦有些担忧地说:“我刚刚试探地提了一下,说让你回来看看,爸突然就发了脾气,妈削好的苹果他直接砸地上了,说要叫你回来得等他死了。”
姜醒突然僵在那里,最后一缕阳光也已退下,天边似乎一瞬间暗了。
姜醒默默站了很久,姜梦松开她的手,她仍一动不动,最后慢慢低下了头。
晚上有护工在医院照料,姜梦便先送母亲回家。她们出来时经过医院的花坛,那里有两棵小松树。等她们走远了,姜醒从松树后面走出来。
一个小时后,姜梦打来电话,姜醒去她说的路口等她。没多久,姜梦开着车来了。
姜醒被带回了姐姐的公寓。
“填填肚子。”姜梦煮了一碗面。
姜醒没胃口,随便扒拉几口就不再吃了。姜梦劝了两句,见她一副失神的样子,只得叹口气把碗筷撤了。
“姜姜,你不要怪爸。”姜梦突然说。
姜醒摇摇头。姜梦看了看她:“爸那个脾气,也不怪他气到现在,当年的事,你确实做得过分,其实这事哪有多严重,是你们自己弄巧成拙了。”
她顿了下,又说:“你年纪小,性子又执拗,我原先还想沈泊安那个人稳重,比你大点也能管住你,现在想想,他脑筋也不清楚的。”说到这儿,又摆摆手:“唉,说这个没用。”
姜梦站了起来,末了补上一句:“明天早点起来,趁爸还没醒,也许能过去看一眼。”
但姜醒不想只看一眼。她戴着口罩在医院徘徊一整天,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过病房门口。走得太频繁,连护工都注意到了,问她是不是来探视。她摇头否认,也不敢再待。
从前天真幼稚,总相信多熬熬父母总会妥协,毕竟是亲生的,不会一辈子都不认了。直到这一刻才突然没了把握,惊觉自己大约做得太过分,让他们伤了心,裂隙过深,连血缘亲情也没法弥补。那些年,她眼里心里都是沈泊安,从没有回头想想这个。明明早熟,却不懂事,一点心思全顾着那份感情了。
十三岁见到沈泊安,十五岁偷偷和他在一起,被家里打了几次也不肯跟他分,十七岁瞒着家人更改志愿,为了去读他任教的学校,从南方跑去北方,二十岁毕业,那年暑假又为沈泊安的事跟家里赌气,好像怎么也没法说服父母接受这份感情,激愤又恼怒,一气之下拍了婚纱照,请柬发遍亲朋好友,就这么把酒席办了,指望先将一军。谁料,这一闹,跟家里的关系算是彻底破裂了。
这一路走来,姜醒向来认为自己无畏无惧,也不承认有大错,反而责怪他们老古板、专制霸道、逼人太甚。到今天,才陡然恍惚起来,有些想不清楚了。

姜醒在出租车上接到了沈泊安的电话。昨天给他发过一条短信,没说回家,只说临时有点事处理,沈泊安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姜醒也没有过多解释。
沈泊安打电话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因为他下午五点要去邻市参加一个研讨会。
姜醒这才意识到她身上没家里钥匙,昨天走得太匆忙,好像把钥匙落在了鞋柜上。难怪沈泊安会突然打电话告知行程,他一定是看到她没带钥匙。
懊丧时,沈泊安已经在那边催促了:“确定好了?我去机场接你。”
“不用了。”姜醒说,“你忙你的,我应该能赶回来,我自己过去拿。”
那边应了声“好”,没等她说再见就挂了。姜醒握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
她买了最近的机票,出机场时才四点半,外面的天灰蒙蒙的,刚坐上出租车雨就落下来了。同一时间,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是沈泊安的。行程有了改变,他要提前走,找了学生给她送钥匙。姜醒看完后回道:知道了。
出租车一直把姜醒送进学校,法学院的办公室在T大校园最里面的办公楼,姜醒以前来过几次,给司机指个路不成问题。
暑假还没结束,学校里人不多,路上挺空荡的,虽然下雨,车还是开得很顺畅,不一会儿就到了。
沈泊安的办公室在五层最东边,门是锁着的。姜醒站在走廊里等。
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终于跑来两个男生,他们都戴着蓝色帽子,一个穿灰色衬衫,一个穿黑色T恤,一人抱着一个大纸箱,纸箱边缘被雨淋出一点湿印。
跑在前面的灰衣男生喊道:“哎,那是师母吗,师母已经到了!”
说完加快脚步,几步跑到姜醒跟前,等看清了姜醒的样子似乎有点惊讶,愣了愣才赶忙道歉:“师母,我叫孙程,沈老师让我送钥匙的,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姜醒看清他戴的帽子上印的字母,那是沈泊安负责的一个学术会议的缩写,姜醒并不陌生,她三年前也曾做过会议志愿者,帮忙接待外国学者。那几天忙得喝不上一口水,沈泊安很心疼,只让她做了两天就把她送回去了。
姜醒没让思绪跑远,看了一眼就接上话:“没关系,我也刚来。”
孙程放下纸箱,抹一把汗,说:“那师母你稍微等等,我先开下门把这些材料放进去。”
“好。”
孙程很快打开了门,回过身招呼同伴:“陈恕,你快点。”说着抱起纸箱进了办公室,被他催促的男孩这时也到了门口。
姜醒随意瞥了一眼,后面男生抱的箱子明显更大更满,里头全是书。她视线动了动,刚朝那男生侧脸望了一眼,他就进去了。
这一眼让姜醒觉得有点古怪。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她想走近再看一眼,孙程出来了。他拔了钥匙递给姜醒:“师母,给。”
“谢谢。”
这时孙程看了看她,问:“师母,你没带伞吗?外面雨很大啊。”
姜醒转头望望走廊尽头的窗户,外面果然还是蒙蒙一片。
孙程猜到她大概真没带伞,便说:“师母,我送你下去吧,我们有把伞在二楼档案室那边,我去拿给你。”
“你们不用吗?”姜醒问。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将醒》君约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