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忍冬》Twentine

好书推荐 Twentine 1个评论

《忍冬》Twentine

基本信息

书名:《忍冬》
作者:Twentine
(作者)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3月1日)
页数:35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5232735
ASIN:B01CFXF3H4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Twentine,晋江新生代口碑作者,被评为2015年度新锐作家。
那时的她,在当地重点高中,周围簇拥着学霸。
那时的他,学习一塌糊涂,糟糕的人生看不到一处光亮。
她说她所理解的爱情,要么救人,要么杀人……
她说,许辉,你明知道自己不一样。别人那么容易就会喜欢上你。
他没心没肺,但女孩子的目光总会投注在他身上。
唯独她,总是淡淡的,淡淡地靠近,淡淡地做着一切,却成为了他心中无法割舍的存在。
他缓缓地说:“以后,我们就去过你说的那种‘奢华’的生活。”
他记得很清楚。一日三餐,八小时睡眠,一小时日晒,中年没有啤酒肚,老年不花眼……
圆满大结局、新增番外、精心修订,忍冬告白纪念卡片超值赠送。

名人评书

「年少时要少犯错,好多事都是在不知不觉间,刻骨铭心。」
「我举起屠刀,砍向的却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白璐:“轻轻易易就能给,轻轻易易就能收的,算不上爱情。”」
「“可能要再浓烈一点。”站住脚步,白璐看着灰黄的街道,思索着,轻声说:“要么救人,要么杀人……”。」
「白璐忽然说:“输赢看的不是性格,而是手段,你把他看得太高,才觉得一切都好难。”」

主角都是极端中的极端,两个极端相撞,迸溅出激烈而美妙的火花,形成完美而奇妙的互补。即使T文风压抑,又非常清淡,也掩盖不了人物自身所散发出的魅力光辉。这种人设,真的是太少见了。T极力挖掘人的内心,挖掘人性,这种在传统文学中也是非常大、非常艰难的命题,但T驾驭住了,所写的每一个主角,可谓是入木三分。那场医院里的救赎,多一分,少一分,都不是那个令人惊艳的许辉和白璐了。
——读者锅盖

看完来来回回又再点进去5、6次,再一遍遍看着。看着白璐趴在桌子上心里的话,很低很低的云,许辉无意识的“是么”,他的抬眼和虚弱。那句“够了吧”……你的文字真的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了,独特,冷静,感情,力量。无论每部男女主如何,或小白或傻呆或疏离或鬼刁,都有“善”。这部也是,一场救赎,两个善。
——读者有风却顺遂

像女主这样的人,我觉得不管她平日再怎么温和,心底也是傲的。许辉和白璐,一个深沉,一个聪明。堪称绝配。
——读者KYZ

媒体书评

「年少时要少犯错,好多事都是在不知不觉间,刻骨铭心。」

「我举起屠刀,砍向的却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高中的*后一年,我犯了一次错」

「白璐:“轻轻易易就能给,轻轻易易就能收的,算不上爱情。”」

「“可能要再浓烈一点。”站住脚步,白璐看着灰黄的街道,思索着,轻声说:“要么救人,要么杀人……”。」

「白璐忽然说:“输赢看的不是性格,而是手段,你把他看得太高,才觉得一切都好难。”」

T写人写到了很好,主角都是*端中的*端,两个*端相撞,迸溅出激烈而美妙的火花,形成完美而奇妙的互补。即使T文风压抑,又**清淡,也掩盖不了人物自身所散发出的魅力光辉。这种人设,真的是太少见了。T极力挖掘人的内心,挖掘人性,这种在传统文学中也是**大、**艰难的命题,但T驾驭住了,所写的每一个主角,可谓是入木三分。那场医院里的救赎,将两个主角写到了很好,多一分,少一分,都不是那个令人惊艳的许辉和白璐了。

——读者锅盖

看完来来回回又再点进去5、6次,再一遍遍看着。看着白璐趴在桌子上心里的话,很低很低的云,许辉无意识的“是么”,他的抬眼和虚弱。那句“够了吧”……你的文字真的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了,独特,冷静,感情,力量。无论每部男女主如何,或小白或傻呆或疏离或鬼刁,都有“善”。这部也是,一场救赎,两个善。

——读者有风却顺遂

像女主这样的人,我觉得不管她平日再怎么温和,心底也是傲的。许辉和白璐,一个深沉,一个聪明。堪称绝配。

——读者KYZ

作者简介

Twentine,热爱文学,文笔犀利独特,擅长用平实的语言刻画出现实中平淡的生活,于平凡的生活中写出与众不同极富魅力而又引人入胜的不平凡。代表作《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忍冬》等,《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同名影视正在筹拍中。

目录

Chapter01

Chapter02

Chapter03

Chapter04

Chapter05

Chapter06

Chapter07

Chapter08

Chapter09

Chapter10实体独家番外

经典语录及文摘

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天已经全黑。
白璐从洗手间回来,蒋茹还趴在桌子上,周围围了一圈女生。
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白璐坐在后面等着,旁边一堆人的谈话传入耳中。
“别哭啦茹茹,都放学了。”
“好了,不要难过了。”
“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不能耽误成绩呀。”
“对,考试才重要呢。”
……
白璐抽空将自己挂在桌子外侧的书包取下来,拉上拉锁。刚背起来的时候肩膀往下狠狠一坠,白璐微晃身体,适应了书包的重量。
她来到女生群边上站着。
白璐个子不高,小小的五官,戴着一副大眼镜,她的头发颜色浅,在阳光下尤其明显,是淡淡的金色,好多次体育课都被教导主任叫出队列,问她是不是染了头发。
女生群还没散开,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
可惜这些理工科女高中生都不太会安慰人,轻声细语地说了半天,也无非就是振作努力,不要影响考试,完全没说到点子上,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哎?还干什么呢?”隔壁班的班主任刘老师探头进来,“这么晚了,开座谈会呢?”他摆摆手,“赶紧的,快走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老师来赶人,女生们纷纷拎起包。
“那我们走了。”一个女生转过头,这才发现坐在旁边等着的白璐。
“哦,白璐。”另外几个女生也转过来,看着白璐,你一言我一句地嘱咐。
“等会你多劝劝茹茹呀。”
“对啊,你们一个宿舍的。”
一个女生俯下身,在白璐耳边说:“让她别伤心啦,那个男生好差的,一点也不值得。”
白璐:“……”
多此一举,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旁边哭得更惨了。
女生们又要劝,铃声响起来,这是每天最后一道铃,白璐瞄瞄墙上的钟,已经九点四十了。
白璐:“回家吧,太晚了。”顿了顿又加一句,“我会劝她的。”
人走光了,只剩下白璐和蒋茹。
白璐碰碰蒋茹的胳膊,小声说:“我们也走吧。”
女孩依旧啜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教室空荡荡的,她的哭声更加明显了。
白璐坐了一会,眼看要十点了,说:“再不走要门禁了。”
蒋茹没动静,白璐又说:“叫阿姨开门的话,要被记录的,如果——”
“你先走吧。”蒋茹从书桌上仰起头看向白璐。
因为哭了太多次,蒋茹的眼睛肿成桃子样,看人一条线。
蒋茹跟失了魂的假人一样,头发乱糟糟的。白璐拉住她的手:“来,起来。”
蒋茹不动地方,白璐说:“咱们回宿舍慢慢说。”
白璐人小小的,声音也小小的,细腻的音色起到了安抚作用,蒋茹被她拉了起来。
“走。”白璐说。

六中是省重点高中,全省将近两千名优秀高中生济济一堂。
因为不是所有学生都是本地的,六中设有学生宿舍楼,便宜的一学期八百元,四人一间;贵的一千二百元,双人间。
白璐跟蒋茹是双人间的室友。
往宿舍楼走的时候,蒋茹一直低着头,白璐牵着她,自己走在前面,以免她直接撞到路灯上。
走了几步,蒋茹站住了脚。
她比白璐稍高一些,但也很瘦,脖子长而细,显得头有些大。
蒋茹是高二分班的时候从文科班分过来的。
白璐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蒋茹的时候,她在七八个学生中显得最不显眼,马尾辫扎在大大的脑袋后面,眼睛很大,额头宽亮。
老师点她的名字时还说,看这个样子,一定是个聪明孩子。
蒋茹不好意思地笑,不知为何,白璐坐在下面也跟着笑了。
蒋茹看着地面,校园里昏暗的路灯把她的影子照得老长。
“我想出去……”她低声说。
白璐:“去哪?”
蒋茹:“我想出去……”
夜深人静,只有远处的食堂还亮着。现在其实是暑假期间,全市高中都在追进度,高考生八月就开始上课了,因为放学太晚,学校要给住宿的学生供应夜宵,食堂一般会开到十点半。
白璐说:“要不先去吃点东西,我请你。”
蒋茹松开手,摇头:“不,我要出去,你自己回去吧。”
“这么晚了,出去就回不来了,晚上查寝怎么办?”
蒋茹决心已定,说什么都不肯回宿舍,转头往外面走。
白璐看着她的背影,哑然。
蒋茹走着走着,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侧头,看见小小的白璐双手握着书包带,闷声走着。
蒋茹说:“你跟我去吗?”
白璐没说话,点点头。
夏日的夜,躁动而平静,蒋茹轻轻拉住她。
“……你真好。”

从校园里出来,门口的黄海大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车辆了,白璐最后回头,看了看宿舍楼,心想明天肯定要糟糕。
蒋茹没有这么多想法。
“我们去一趟他的学校吧。”蒋茹说,“你说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出来好不好?”
蒋茹嘴里这个“他”白璐听过很多次,也在蒋茹的手机里看过照片,但是并没有见过本人。
蒋茹从两个多月前,就开始跟白璐聊他。
聊那天在隔壁学校门口的馄饨店吃饭,她忘了带钱,手机又没了电,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个同样在店里吃晚饭的男生帮了她。
他叫许辉,是与六中相邻两条街的职业技术专科学校的一名中专生。
那时她每次提到他,都会不由自主地笑。
她说他很喜欢亲人,喜欢拉她的手。
蒋茹有酒窝,有酒窝的女人笑起来格外的甜。
蒋茹与许辉相处了两个月,然而最近一个星期,蒋茹的笑容不见了。
白璐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蒋茹说有一个女的把许辉抢走了。
那个女的是许辉同班同学,蒋茹每次提起都脸红耳赤。
“干吗抢别人的男朋友!”
白璐轻声说:“他有那么好吗?”
蒋茹又消声了,半晌嗯了一声,不确定地说:“……我觉得有。”
白璐看过许辉的照片,的确很帅气。
蒋茹和许辉只有一张合影,是蒋茹拉着许辉照的,照片上的男孩没有露出笑脸,穿着黑色的衣服,皮肤白皙,发丝微乱。
白璐不难理解蒋茹为什么被他迷得神魂颠倒——许辉身上有一股不太像十七八岁年轻人的气息,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
蒋茹抿抿嘴,低声说:“我不想分手,他九月六号生日,本来想给他过生日的。”
“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呢。”白璐说。

过了马路,她们从一个老式的小区里穿过去,小区里很安静。
白璐渐渐嗅到一股香味,在安静的夏夜,幽远清淡。
蒋茹似有所感,蓦然道:“花。”
白璐转头,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蒋茹已经拉着她走过去。
香气渐浓。
蒋茹领她来到路边,小路两侧是住户,因为是老式小区,并不讲究,所有人家都在自己门口圈起了花圃。
花很小很小,月白、淡黄夹在一起,藏在茂密的树丛中。
或许是因为好活,或许是因为淡香,这里的人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在最外面的一侧种上同一种花。
“香吧?”蒋茹说,“很好闻的。”
白璐说:“你认识这种花?”
“当然认识了。”蒋茹弯腰,从地上捡了一小枝,吹了吹,她一脸甜蜜,“他跟我说的。”
花一枝两株,一白一黄,蒋茹把两朵小花分开,白的插在了白璐的头发上,黄的留给自己。
插完之后她后退半步欣赏,白璐说:“什么花啊?”
“忍冬。”
说着,蒋茹扑哧一声笑出来:“白璐,你看着好呆呀。”
白璐看着她,不说话。
蒋茹拍拍她的手背,轻声说:“真的好呆。”
白璐也缓缓笑了,就好像第一次见到蒋茹的时候一样,笑得莫名其妙。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忍冬》Twentine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下载不了呀
    漫雪凝2019-02-11 16:1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