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耳东兔子

好书推荐 耳东兔子 0个评论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耳东兔子

基本信息

书名:《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作者:耳东兔子
(作者)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7月1日)
页数:51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5245339,7555245337
ASIN:B075VW7125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高燃电竞+高甜互宠,带你发现时光里的记忆。杜拉斯曾说过:“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而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是千百次回过头,你再也看不到别人,再美的风景都入不了眼,望来望去,还是他最惹眼。
网络累积阅读量超5,000,000次,百度搜索超2,600,000次,微博热议话题超3,700,000次。柠檬影业高价购入。现象级影视剧蓄势待发。
全网首发番外,2017年经典热文,精美明信片超值典藏。
纵使一身荣耀加冕,都不及你一颦一笑。

名人评书

男主是职业竞技手,这个行业在长辈们看来是很不被接受的,他们觉得这就是在浪费生命。所以,当我看到苏盏说:“每个行业都值得被尊重。”而成雪回:“有些东西,你改变不了社会的成见。”就觉得很心疼男主。其实就现实社会来说,好像也是这样,职业明明是平等的,而有些职业就是被那些所谓高贵的人看不起。每个行业都值得被尊重。我想,这是兔子的价值观的体现吧。也因为这些充满人文色彩的句子,更加喜欢兔子。我一直觉得作家是该有普世价值观的,因为他们的文字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的读者。我想,以后我走入社会,也会努力做到“知世故而不世故”吧。很感谢兔子。
——读者青青

我并不了解竞技游戏,但我也很热血。十年荣耀对pot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也能体会一些,所以在他生着病去参加比赛的时候我表示理解,但也真的很心疼他。这些年,他和父亲的关系恶化,被外界黑过,独自一人承受着那么多,他真的是太辛苦了。好在,时光还是善待他的,给了他荣耀和成功。
——读者南部小城

爱情这场戏,一定要旗鼓相当才好看,任何一方太过卑微都不会长久。刚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蹦出两个人名在脑海,就是徐不羁和苏不乖。他们其实都担得上旗鼓相当赋予的重量,也不会让彼此卑微,到最后他们这场有关于爱情的戏也会很精彩。——读者使劲撩朱迪的尼克

媒体书评

男主是职业竞技手,这个行业在长辈们看来是很不被接受的,他们觉得这就是在浪费生命。所以,当我看到苏盏说:“每个行业都值得被尊重。”而成雪回:“有些东西,你改变不了社会的成见。”就觉得很心疼男主。其实就现实社会来说,好像也是这样,职业明明是平等的,而有些职业就是被那些所谓高贵的人看不起。每个行业都值得被尊重。我想,这是兔子的价值观的体现吧。也因为这些充满人文色彩的句子,更加喜欢兔子。我一直觉得作家是该有普世价值观的,因为他们的文字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的读者。我想,以后我走入社会,也会努力做到“知世故而不世故”吧。很感谢兔子。
——读者青青
我并不了解竞技游戏,但我也很热血。十年荣耀对pot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也能体会一些,所以在他生着病去参加比赛的时候我表示理解,但也真的很心疼他。这些年,他和父亲的关系恶化,被外界黑过,独自一人承受着那么多,他真的是太辛苦了。好在,时光还是善待他的,给了他荣耀和成功。
——读者南部小城
爱情这场戏,一定要旗鼓相当才好看,任何一方太过卑微都不会长久。刚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蹦出两个人名在脑海,就是徐不羁和苏不乖。他们其实都担得上旗鼓相当赋予的重量,也不会让彼此卑微,到*后他们这场有关于爱情的戏也会很精彩。
——读者使劲撩朱迪的尼克

作者简介

耳东兔子,言情小说作者。“人生最重要的事不是你现在在哪儿,而是你将要去哪儿。把握机会,活在当下。希望能让所有人感受到我笔下的灵魂。”
已出版小说:《藏在时光深处的你》《他从火光中走来》《你比时光更美好》等。
新浪微博:@耳东兔子luckygirl

目录

上册: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下册: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番外

经典语录及文摘

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一句话:佛陀认为,人之所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并非固我,而是寻找一个本我的过程。然而,在这个过程,人们常常会犯的一个错误便是,能看见别人眼中的木刺,却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
谢谢这本书,让我成长了很多,也让我收获了许多。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谢谢你,让我们相遇。

楔子

2016年春初,雅江市。

谢山墓园。

2月末,正是春寒料峭时期,万物齐吟,南风暖窗,山上的空气稀薄,雾气弥漫,围绕着参天树木,大地皆为春开。清晨时分,天公不作美,偶尔飘下几颗雨珠,飘飘停停。云雾之间,依稀能看见墓园的九十九级台阶,一眼望不见尽头,仿佛在云的那头,似要与天相接,苏盏走着走着,几乎以为这是一条通往天堂的林间小路。

二月春风似剪刀,这话一点儿都没错,南边的风,此刻刮在脸上有点像钝刀。苏盏扣上羽绒服的帽子,把花抱在怀里,捂着手呵了口气,使劲儿搓了搓,掌心慢慢传来热度,这才又重新拿起花,继续走着。

每跨上一级台阶,她都在低低念着:

“Love is patient.”
爱是恒久忍耐。

“Love is kind.”
又有恩慈。

她低着头,又跨上一级台阶,轻薄的唇一张一合,默默念着:

“Love is not envious or boastful or arrogant or rude.”
爱是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

漫无尽头的台阶,云烟弥漫,她慢条斯理地走着,偶尔抬头看一眼,继续念着;
“It does not insist on its own way.”
不求自己的益处。

“It is not irritable or resentful.”
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

“Love never ends.”
爱是永不止息。
……
“Enter ye in at the strait gate:for wide is the gate, and broad is the way, that leadeth to destruction,and many there be which go in thereat.”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

终于爬上最后一级台阶,苏盏抱着花站定,转回身,看向又高又陡的台阶下,长长吐了口气,平缓地念出最后一句:

“Because strait is the gate,and narrow is the way,which leadeth unto life,and few there be that find it.”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她找到墓碑,墓碑干干净净,似乎刚刚打扫过。此时,碑前正摆放着一束新鲜的菊花,证明在她之前,有人来过。苏盏没有在意,缓缓蹲下,把花放在旁边,拿手轻抚墓碑上的照片,轻声开口:“好久不见。”

墓园安静,没有别人,苏盏把准备好的花放好,又从包里拿出一小瓶红酒,沿着坟冢倒了一圈,重新蹲回墓前,说起了家常话。她的声音柔软又细腻,轻轻回荡在墓园,像此刻的绵绵细雨,令人惆怅而又心安。不多会儿,该说的说完了,苏盏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站起身,对着照片中笑靥如花的人儿说:“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她沿着原路从墓园下来,盛千薇正坐在车里玩手机,见她上来,把手机一丢,人坐直,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刚一见她就想问的那句话:“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盛千薇大学毕业跟苏盏一起进了光特工作,在那家吃人不吐骨头的公司共事半年多,直到苏盏离开。两人都还是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又在同一个部门,没几天工夫就已经是手拉手逛街的情分了。

“三年前就剪了。”苏盏在副驾驶座上坐好,望向窗外,不咸不淡地说。

她本就瘦,骨架又小,一米六六的标准身高,巴掌大的小圆脸,天生白,皮肤细腻,长得又美,低眉顺眼的样子看上去很乖巧,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她以前长发及腰,不声不响的样子就像个听话的瓷娃娃,如今剪了短发,三分干练七分女人味,但举止间还是依稀能瞧见当年那个长发少女的影子。

盛千薇一双眼惆怅地望着她,感慨道:“苏盏,你变了不少呢。”

苏盏正靠着副驾驶座观望车外的风景,听她这么一说,转回头看她一眼,又重新转回去:“人哪,总会变的,会长大,会老去。”话里满怀对过去的无限唏嘘。

她说这话的时候,车里正播着《往日时光》,恰好是那句:“……手风琴声在飘荡,如今我们变了模样,为了生活天天奔忙,但是只要想起往日时光,你的眼睛就会发亮……”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很沉默,两个小姑娘都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各怀心思。
其实盛千薇不明白,当初他们那群人明明都那么好,那么张扬,那么坦荡,那么潇洒,
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苏盏走了。
老大变了。

“……如今我们变了模样,生命依然充满渴望,假如能够回到往日时光,哪怕只有一个晚上……”
绵绵细雨忽然变成了倾盆大雨,苏盏收回视线,拍拍旁边小姑娘的脑袋:“嘿,想什么呢,还不走?”

盛千薇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见她面无异色,这才小声地说:“其实,我都看见了,那天队里给老大办退役酒会的时候,他把你按在洗手台上亲……”

苏盏沉默地瞥了她一眼,在见盛千薇之前她就做好了心理建设,明知道会听见这两个字,可现在这两个字就这么直白地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苏盏心里还是微微一震,要不是这几年在外面锻炼得刀枪不入,只怕她此刻装得再冷淡回到家还是得柔肠寸断。

盛千薇忙摆着手解释:“我可不是故意的,我是碰巧遇见的。”
其实那天,盛千薇是想借机表白来着,想表达自己对他十年的仰慕之情,权当对偶像的崇拜,他是她迷茫时的精神支柱,不巧,就撞见了那么香艳的一幕。

“……”

“我粉他十年,从没见过他那样。”此时盛千薇想来还是有些激动,因为那种吻法真是霸道又深情,随后她又笑了下,“不管怎么说,跟那样一个人谈过恋爱,你这一生是不是值了?”

值吧。

谈过那么刺激的一场恋爱。

再往后,她无论遇上谁,都觉得索然无味,平平无奇。

忘不掉他,也爱不上任何人。

苏盏的新电影开机,作为编剧她走了十几个地方采景,雅江是最后一站。
第三天,制片方也来了,苏盏被拉去喝酒,屋子里坐了一溜儿的电视台领导,小辈们纷纷上演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绝活,苏盏出了名的不会说话,就安静坐着,撑个门面。觥筹交错,几杯下肚,她脑子已经有点昏沉沉了,好不容易捡了个空隙,于是跟领导请示去个厕所。等她上完厕所出来,已经不想回到那个纸醉金迷的包厢,转身决定到酒店门口去抽支烟。

大衣被她落在了包厢,她上身只穿着一件宽松的薄线衫,小脚长裤,短靴,一双腿又长又直,就这么倚着酒店门口的石柱,点了支烟,仰着头,吐出一口烟雾,一双眼冷漠地看着来往的行人。

而此时,路边正停着一辆车,围着三个男人,苏盏一眼就看到了那道身影,仅是一个侧影,她肯定,那是他。雅江本就不大,相遇是早晚的事。她转过身,用肩膀顶着柱子,抽了口烟,吐着烟雾,眯着眼,开始细细打量起来。太久没见,她目光贪婪,仿佛那是一片幽幽深海的浮萍。

那人倚着车门,侧对着她,正跟面前的两个男生说着话。他头发似乎又短了点,额前有几根碎发微微垂着,却挡不住饱满的额头,五官英挺,那是一张清俊柔和的脸,上身穿着一件干净修身的白衬衫,衣领规整地翻着,露出一截白净的脖子,衬衫袖子被他卷了几下搭在手肘的位置,长裤皮鞋,禁欲感十足。

能把白衬衫穿得这么禁欲的,大概也只有他了。

三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弯了下嘴角,俯身探进车窗,取了包烟出来,抽了支捏在手里,在烟盒上轻轻磕了磕,摸了两下裤袋,发现打火机在西装口袋里。有一个男生拿出自己的打火机,送到他嘴边。

那人微微偏头,火光在黑夜里瞬亮,照得他半张脸更清晰,侧面的弧度看上去更柔和,烟含在嘴里,他随后又靠回车上,扯开了领口的第一颗扣子,仰着头吐了口烟雾。

他这时候的样子,才有点像从前,那个略带点痞气的男人。
苏盏把烟拧灭,扔进垃圾桶,转身上楼回包厢。不能再看下去了,回忆这东西,有毒,碰不得。

以前,他很少穿白衬衫,喜欢穿连帽的线衫或者卫衣,然后走在路上永远都是扣着帽衫的帽子,戴着口罩。而现在,他穿着正儿八经的修身西装,衬得整个人精神又帅气,却比以前少了痞气,多了光风霁月。

又在包厢里坐了两个多小时,领导们才意兴阑珊地准备离开。
苏盏陪到最后,全包厢大概只有她还清醒着,连她组里的制片人也醉得一塌糊涂,就差把她往那些个领导的床上送了,到底是知道她的脾气和名气,也不敢太过分。

她架着制片人的胳膊给人扶进电梯里,后者有点喝高了,面色通红,站都站不稳,嘴里还在念个不停:“小苏,有些话我得给你捋捋,现在你有名气,大家愿意买你账,等你哪天没有名气了,就是你去求别人的时候。王处看得进你,也是你的福气,别把自己看得多清高,清高能当饭吃?”

苏盏只当作没听到,在他面前晃着手道:“您还成吗?我给您找代驾?”
领导一挥手:“你到底听进去没?”
见她还是没反应,领导这才不满地嘀咕了一句:“这臭脾气,不知道谁给惯的。”

那个人正在外头抽烟呢,她在心里默默地想。

电梯在五层停下。

叮咚——
门缓缓朝两边打开。

苏盏架着领导的胳膊靠在电梯的后壁上,听见声音,她眼睑一抽,下意识地抬头,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在门口,身后还跟着刚刚帮他打火的男生。

心跳、呼吸骤停。

刚刚只敢隔着夜色偷偷打量的人,现在如此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完完全全暴露在灯光下。这么近看,他头发短了很多,精神了许多,一双黑眼仁平静无波,眼眶很深,皮肤白了,五官更加硬朗,成熟了许多,此刻搭配着白衬衫黑西裤,脚上一双锃亮的意大利手工定制皮鞋,修身的正装衬得身体的线条更为流畅。

早就说过。
他会是全世界穿西装好看的男人。

徐嘉衍正在打电话,电梯门打开,他抬头往里面扫了眼。

四目蓦然相对。

没有预想中的震惊。
没有预想中的惊喜、狂怒。

他看向她的那双眼眸中,让人读不出任何情绪。
苏盏记得,他是一个脾气暴躁,没什么耐心,更不会掩藏情绪的人。而她彻底意识到,他的冷漠与疏离,都是发自内心。他从容不迫地走进来,目光只淡淡地从她身上掠过,很快就别开,走到电梯另一边站着,继续打电话,权当她是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

他不太说话,一直都是电话那头的人在说话,他很有耐心很好脾气地低声发出单音节。
“嗯。”
“好。”

苏盏记得,以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的耐心都用来喂狗了。

他挂了电话,电梯持续往下,里面只有他们四个人。
男生忽然问那人:“你等会儿去接我姐吗?”

“嗯。”
“那我跟你一起去,你不会怪我打扰你们吧?”

徐嘉衍这才侧头看了他一眼,一贯玩世不恭的语气戏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

男生嘿嘿直笑。

电梯到达一楼。

叮咚声传来。

“徐嘉衍。”

这一声是从齿缝间叫出来的,她几乎快要把自己的牙龈咬出血沫,可到底还是没控制住自己。

人只停了一瞬,没应答,也没回头看她。

苏盏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可就是觉得,如果不叫住他,有什么要在她心里消失,沉没,然后不见。

全世界仿佛都静了。
似乎在等什么宣判。

下一秒,徐嘉衍继续迈开步子,一言不发地离开。

男生追上去:“好像有人在叫你。”
“你听错了。”他平静得仿佛没有见过她。

苏盏闭了闭眼。
满意了吧,这场闹剧你满意了吧?
她使劲儿咬牙,终于尝到一点儿腥味。
不回来多好啊,采景哪里不可以采,为什么偏偏选了这里?

其实她早就明白。
不过就是想着再见他一面。

她垂在身侧的手,又握了握。

现在,见到了。
满意了吧?
该死心了吧?
那奄奄一息的希望终于可以扑灭了吧?

莎士比亚曾说过:“不速之客只有在告辞之后才受欢迎。”

是该跟过去彻底告别了。

电梯门重新合上,苏盏还未回神,领导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小苏,你认识啊?”
苏盏脑子里全是那人修长挺拔的背影,他走得极快,毫不犹豫,仿佛在逃离她这片荒地。

随即,她低声笑了下,不语。
一眨眼,一滴泪水啪嗒落在手背上,她自己也愣了。

怎么就哭了?
叮咚——
电梯提示音再次响起,到了地下一层,苏盏忽然说了一句:“是他。”

领导没懂,一脸发蒙地看着身边的小姑娘。
她轻嘲地一笑,眼里还闪着莹莹泪花,那小模样真令人心疼。

“您刚刚不是说,我这臭脾气谁惯的吗?
是他惯的。”

是谁说有多爱就有多恨?她不知道当初的徐嘉衍到底爱不爱她,她只知道,当时的他,是真宠她。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耳东兔子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