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骄阳似我(上)》顾漫

好书推荐 顾漫 0个评论

《骄阳似我(上)》顾漫

基本信息

书名:《骄阳似我(上)》
作者:顾漫
(作者)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1月1日)
页数:267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10858314,7510858313
ASIN:B076DQVT6Q
版权:华文天下

编辑推荐

言情大神顾漫的潜心之作,万千读者捧心期待。
“从来都是,为你而来”的暖甜经典之作。
一场关于初恋的小事,一见面,就是一辈子。

作者简介

顾漫
她说,这世上必有一个人,会和她不离不弃宠辱与共,如果现在还没有,那是她没有找到,不够幸运,而不是他不存在……
她说,她喜欢晒太阳,喜欢到处乱爬,喜欢悠闲度日,喜欢一切让人温暖感动的东西……
她说,她的愿望很伟大,要天下太平,然后,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她和父母还有朋友们也很太平……
她说,她的目标很渺小,片瓦遮头,每顿有肉,然后抱怨房价好高,幸好自备龟壳,环保便携又牢固……

目录

不相关的序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五节
第七节
第六节
第八节
第九节
第十节
第十一节
第十二节
第十三节
第十四节
第十五节
第十六节
第十七节
第十八节
第十九节
第二十节
第二十一节
第二十二节
第二十三节
第二十四节
第二十五节
第二十六节
第二十七节
第二十八节
第二十九节
第三十节
第三十一节
第三十二节
第三十三节
第三十四节
第三十五节
第三十六节
第三十七节
第三十八节
第三十九节
第四十节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不相关的序言
  大四那年的下半学期,是我在大学里度过的最难过的日子了。
  没完没了的招聘会,花样百出的面试,烦琐头痛的论文答辩,还有一场场人不倒下不罢休的告别宴……一切只能用兵荒马乱来形容,而每个人就好像是不能停下的陀螺,不由自主地旋转着。
  直到停顿的那一刻到来。
  六月二十三号的晚上,阿芬,我的对铺,成了我们宿舍第一个离开南京的人。  
  她是去厦门,一个遥远的、我只知道名字的地方。
  我从没想到有这样一天,我会流着泪,追着火车奔跑,直到火车加速呼啸而去。
  我一直是一个幸福健康的孩子。
  我一直没有真正懂得离别。
  直到这一刻。
  以后,我们可能再不相见。
  以后,我们即使相见,也只能匆匆一聚,然后又要离别。
  也许那时候我们已不会像现在一样悲伤,因为我们彼此不再如此重要或者因为我们已经坚强。
  然而此时此刻,你要走了,我只能在月台上边走边哭。
  再见了,我们最后的青春。
  我们再不能像个小孩一样活着。
  我们毕业了。

〖1〗第一节

  大四那年三月底的时候,我结束了在无锡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实习,回到南京的大学。其实我是很想在家里再赖个十天半个月当米虫的,不过显然老妈的母爱已经快到尽头,于是我灰溜溜地把家里的冰箱扫荡了一遍后,负重累累地回南京去了。
  还在车上的时候就发消息给宿舍里的人:本西瓜滚回南京了,你们一个个给我在校门口列队欢迎。
  隔了十分钟才收到思靓的短信:你是谁啊,不认识。
  我嘿嘿一笑,手指飞快:唉,那就算了,可怜我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好重啊,要不我扔车上好了。
  这次只隔了十秒,而且不止一条。
  思靓:啊!亲爱的原来是你回来啦,站在校门口别动,姐姐去接你。
  小凤:西瓜,日日思君不见君,到如今,一起啃鸭腿。
  ……真是热情得叫人毛骨悚然。
  一下出租车,果然看见一群人惹眼地站在校门口,我们宿舍一共六个人,居然来了九个,五女四男……
  一共一只鸡一只鸭,用不着连家眷都带吧?我暗暗后悔没在车上啃掉一只鸡腿先。
  “呵呵呵呵……大家真是太隆重了……”
  老大过来扯我耳朵:“死孩子,你真会找时间回来,我们今天去河盛聚餐。”
  我对河盛这两个字早已经形成条件反射——河盛=最好吃的酸菜鱼=最好吃的鱼香肉丝=最好吃的蟹黄豆腐……
  我一边口水,一边举起手里的鸡和鸭,“我能不能算有特殊贡献,然后不用付钱?”
  思靓一副受不了我的表情:“你少给我们宿舍丢人,今天庄序请客。”
  我一愣,庄序啊……我瞥向那个远远站着的人,看到我,其他人或多或少地走近几步,只有他还站在原处,穿着浅灰色的毛衣,没什么表情的样子。
  庄序,我对这个名字也有条件反射,庄序=国金系最出类拔萃的学生=站出去就能让我们学校男生提高一个层次的大帅哥=容容暧昧不清的“朋友”……
  等于——
  聂曦光是个白痴大笨蛋!
  好像眼睛有点酸了,这么久了都,真没出息……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的样子……
  我立刻抬头看天,一秒,两秒……
  “你到底在看什么?”向来暴力的老大过来恶狠狠地扯我耳朵。
  他们大概跟着我抬头看了半天,我闷笑,无辜地眨眨眼。“好奇怪,天上没有下红雨啊。”
  庄序从不请客的,即使拿到头等奖学金。大家都知道他父亲早早地就过世,家里只有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还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弟弟,而他却连贫困生补助都没有申请。
  说出来才发现这句话近乎讽刺,大家都有点尴尬,阿芬责怪地瞪了我一眼,众目睽睽下猛掐我的手。
  痛啊!她的指甲多久没剪啦!我眼泪都快被她掐出来了。
  可怜我被我们宿舍的人虐待惯了,现在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心里委屈地冒泡泡——我又不是故意的,狗急了都会咬人……我急了当然也会……
  最后还是容容笑着解围,“庄序和上海A银行签约了,月薪过万呢。”
  “啊。”A银行,月薪过万,这个薪水研究生也未必能拿到呢!
  我有些讶然地朝庄序望去,他也正抬头看着我,漆黑的眸子盯着我,好像想知道我会有什么反应似的。
  这……是错觉吧?
  不管怎么样,我都该祝贺他。我走上前,诚心诚意地说:“恭喜了,庄序……嗯,那个,以后到上海玩就靠你了,包吃包住,吃喝玩乐……”
  “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我的胡说八道被他清楚低沉的声音打断。我愣愣地看着他居高临下的姿态,脑子有点糊涂了,他在问我什么?
  阿芬突然过来拉我的手,拖着我往河盛的方向走,“庄序,你还请不请啊,我都快饿死了!”
  
  后来,我在河盛对着满桌美味佳肴的时候才想起,如果不是我老妈赶我的话,我的确明天才回来的,昨天打电话和宿舍里人说的,也是明天才回。
  庄序他……根本不想请我吧?
  按照道理,有一点骨气的人现在都会扔下筷子走开,可是……我是这么有骨气的人吗?
  哼!我恶狠狠地咬着排骨,吃双倍才符合我的本性。于是我光吃菜不吃饭,菜拣贵的吃,饮料要现榨鲜果汁……
  所谓风卷残云,所谓狼吞虎咽,所谓下筷如有神……
  “西瓜,你好像某种动物。”坐在我左边的小凤敬畏地看着我。
  我这才发现我已经成了饭桌的焦点,不知何时大家都停下筷子看着我一个人吃。庄序坐在我正对面,看了我一眼,然后抬手叫来服务员。
  “我们要再加几个菜。”
  我的脸还没来得及红,右边的老大就狠狠拧我的腿,“你给我收敛点。”
  又掐我……
  郁闷,我不就是化悲愤为食量吗,用得着这么暴力吗?
  不吃就不吃,反正我也吃不下了,百无聊赖地拿筷子戳着碗里的肘子,有点想不通我刚才是怎么吃下去的,做得这么油腻。
  
  饭桌上的气氛很快又热闹起来,话题的中心当然是庄序的工作。老大和思靓的男友都和庄序一个宿舍,啤酒灌多了两人一左一右搭着庄序的肩膀大着舌头说:“庄序,我们系最牛的就是你,兄弟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思靓笑盈盈地看着,说:“看来容容要重新找工作了。”

  小凤边吃边口齿不清地问:“为什么要重找,现在的不错啊。”
  “因为这份工作在南京,离上海太远了。”思靓语气暧昧,俏皮地眨眨眼。
  “哦~~”小凤状似了然地拖长了声音,忽然转向我,“西瓜!”
  “啊!”我正在认真地戳着碗里的肘子,被她吓了一跳,不是在讨论容容吗,叫我干什么。
  “你带来的鸡真好吃。”她无比满足地说。
  我无语——
  小凤,你才是猪。
  
  “你这头猪。”
  老大毫不留情地说出了我的心声,看来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我一个。
  思靓笑了下,又把话题绕回去:“最近好像有上海的专场招聘会,容容你去不去?”
  “为什么这么问,当然去。”容容斯文地放下筷子,“上海机会多发展空间大,我以前就一直在投简历。”
  思靓眨眼:“我们又没说你什么,你急着撇清什么呀?”
  我终于把那块饱受蹂躏的肘子肉塞进口中,忽然觉得这顿饭又无趣又漫长,也许因为前面吃太饱了吧。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庄序,他正侧头跟思靓的男友卓辉在说什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女生这边的话题。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骄阳似我(上)》顾漫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