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半岛时光(附:书签)》夏不绿

好书推荐 夏不绿 0个评论

《半岛时光(附:书签)》夏不绿

基本信息

书名:《半岛时光(附:书签)》
外文书名:Thepeninsulatime
作者:夏不绿
(作者)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5月1日)
页数:25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5237112,7555237113
ASIN:B01FFNAN76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半岛时光》在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一家咖啡馆靠窗卡座里,两个人不紧不慢聊着,周边的人,周边的事,就有了许多感慨,许多感悟。这种雕刻时光的享受,正是来源于时光对人的雕刻。对初入社会一代人的观察很细致,分析很有道理。

精彩同类作品推荐:
《等得起的好时光》《给所有的失去一个温暖的结局》《世上没有灰姑娘》

名人评书

《半岛时光》在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一家咖啡馆靠窗卡座里,两个人不紧不慢聊着,周边的人,周边的事,就有了许多感慨,许多感悟。
——心心

作者简介

夏不绿,《花火》《简书》等热门作者,生活的记录者。已出版《想你的时候很美味》《一个人也可以好好吃饭》等。
曾以“东颖”为笔名出版《时光许我已微凉》《很奇怪我爱你》等书。文章常见于“清华南都”等公共微博大号。

目录

目录
【part1】你在我后半生的记忆里,长生不老
1.享用我吧,人生如此漂泊不定
2.愿我们有兵荒马乱相爱的勇气,也有相忘于江湖的魄力
3.恋爱不像写诗,再认真也成不了风格
4.请你别失眠
5.江湖腥风血雨,我只爱你
6.一梦如是,海角天涯

【part2】梦里梦见的人,醒来不应该去见
1.大概你的体重可抱我造梦
2.我想变成你,见你所见,爱你所爱
3.此生,祝你平安喜乐
4.没有了爱,有很多很多钱也是好的
5.经过你的名字,让我在那休息
6.爱情只是遗忘的石头

【part3】到此为止,别离的话不必再讲
1.在飘摇的南方,寻找自己的香
2.唯愿你我是真的爱过
3.如烟,没有一万壶酒也没有以后
4.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
5.没有宁死不屈的爱情,只有执迷不悟的我们
6.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你
7.岁月迢迢,浩浩人烟,依然走到你身边

经典语录及文摘

【part 1】你在我后半生的记忆里,长生不老
1. 享用我吧,人生如此漂泊不定

我是第三次见到那个穿蓝色格子衫的男人。他每次都点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打开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具体做些什么,反正一待就是一下午。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是因为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曾问我“山河岁月,何以变迁”。
听上去像句接头暗号,当时我没反应过来,支支吾吾回答:“啊?啊,什么鬼?”
然后他就再没理我了,找了个位置坐下,似乎是在等那个来接头的人。
我这人好奇心重,他第三次来店里的时候,我拿着刚烤好的饼干送给他吃。问他:“你是不是在等人?”
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看来是不小心被我言中,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是。”
而后的半小时他给我讲了一个放在万千人海里普通,回想起来却异常温暖的故事。
2008年汶川地震那会儿,林城刚满十八岁,身上一股子年轻人的热血和正义感。他参加了网上自发组织的一个民间救援队,随同来自五湖四海的队员们,一同乘车赶往灾区。林城就是在那时认识许寒语的。她也刚上大学,脸上还带着高中女生的青涩,但看上去冷冷的,坐在车厢最里面,话很少。一路上大家互相照顾,从收音机里获取震源区的最新消息。林城因为体质弱,加上好几天都以压缩饼干充饥,没好好吃过东西,导致在赶路的途中呕吐不止。
停下车,同伴拿水给他漱口。这种时候还因为自己而耽误赶路的时间,林城很是愧疚。然后他就听到不远处一个小小的抱怨的声音:
“身体这么差还要去救别人,结果只能连累人。”
说这句话的人正是许寒语。林城看见她站在队长面前,指手画脚着,估摸着是在提议丢下他自己先走呢。林城喝了口水漱干净口腔,然后走过去。
“队长,你放心,我身体好着呢。别听某些小人嚼舌根,搬弄是非,我可以的!”林城信誓旦旦,掷地有声。一旁的许寒语听见了,没吭声。
大概是受到了刺激,林城在剩下的车程里再也没出过一点状况。到了汶川,他第一个跳下车,可他没参加过这种救援活动,一时不知道从哪里做起。回过头,看见许寒语正在有序地指挥大家从车上搬物资,她消瘦的侧脸在阳光下闪着一种奇异的光芒。林城愣头愣脑走过去,许寒语瞟了他一眼,没说话,自己扛起最后一箱食物往板房区走去。
林城赶上去,说:“我来抱吧。”
“你那身板,待会儿要是晕过去还得照顾你呢。”许寒语有些不屑地说。
“我哪有那么弱。”说完,林城抢过箱子,大步向前迈去。
他们在汶川待了一周,其间余震不断。林城好几次被吓得从梦中惊醒,却发现原来都是多疑导致的噩梦。一天夜里醒来,他走出板房想透透气,却看见许寒语一个人坐在草地上,旁边放着一袋子啤酒,正在自斟自饮。
“嘿。”林城喊她。
许寒语见了他,直接扔给他一罐。
“我不喝酒的。”林城有些不好意思。
“果然很弱。”许寒语仰头干完手里的啤酒,咂咂嘴,又打开一罐。
林城见状,也把手里的啤酒打开,咕噜咕噜学着许寒语的样子喝起来。结果喝得太急,直接把啤酒给呛了出来。
一旁的许寒语看见了,没绷住,差点笑岔气。
这是林城第一次见她笑。许寒语不美,但在那个夏天的夜晚,林城忍受着脚上蚊子的叮咬,因着这样的笑容看呆了。
2.
“所以你就爱上了她吗?”不知不觉,我已经吃光了盘子里的饼干。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干咳两声,说再去拿点儿,顺便给他添点咖啡。
“那倒没,只是那瞬间觉得这姑娘挺不一般的,感觉有故事吧。”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我不由自主地哼唱了出来,对方却没笑。
一周后,在救援队准备离开的前一天,许寒语却不见了。队长说她计划去甘孜那边支教,不用等她。林城当时蒙了,因为太突然。在汶川的这一周里,大家一起干活一起吃饭,虽然许寒语总是冷着脸不好接近,可大事小事队员们几乎都是跟着她走,队长形同虚设。比起他们这些生手,许寒语的沉着冷静和聪明老练,让人相信其实她已经参加过很多次这样的救援活动。队员们对许寒语都不太了解,只知道她上大一,来自南方一座小城,其余一无所知。
“其实许寒语人挺好。”队长对林城说,“她知道你身体不好,每次拿到葡萄糖都让我第一个给你。”
“那她上次还抱怨我拖后腿。”林城对此还有些耿耿于怀。
队长弄明白林城指的哪件事后,哈哈地笑起来:“你误会了,许寒语的确是说你拖累了大家的行程,但她是为你考虑,向我提议要不要把你送到附近的村子里休息,等我们回程再来接你。”
那天林城做了个对他而言非常大胆的决定,他没有跟随大部队一起踏上返程车,而是在路边拦了辆摩托车呼哧呼哧赶到长途汽车站,在候车室里找到了许寒语。林城说他也不明白当时怎么就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义无反顾的,或者只是一时冲动。
许寒语看见他很惊讶,骂他神经病。林城笑嘻嘻地从裤兜里掏出刚买的车票:“是这趟车吧?”
“不是。”
“哈哈哈,少骗我,每天就只有这一趟车。”
“……”
到达支教地点,村长亲自接待了他们,给他们安排住宿,拿出食物招待他们。当晚,许寒语敲开林城的房间,直接撂下一句话:“你明早回去,别玩了。”
“我没玩,我是认真的。”
许寒语白了他一眼:“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整天满口的什么救灾啊支教啊,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其实心里想的却是要怎么完成自己的间隔年,体验生活啊,无非是想把自己的人生阅历加上点有趣的东西。可是这是教书育人,那些小孩子最小的才几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五岁,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老师来教他们,而不是在这停留几个月把人生阅历填得差不多就走的不负责任的人。”
林城还是第一次听许寒语说这么多话,一时被怔住。虽然她说得不全对,但也戳中了他心里的那点虚荣。之前他的确想过要用这些经历来充实自己的人生,好像这样自己就能够与众不同,和这个世界划分出那么一点点区别。
“可你难道就不回去上学吗?”
“我退学了。”许寒语说得轻松自然,却把林城惊讶得顿时咽下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3.
“后来我才知道她原来是个孤儿。”他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口。这已经是第三杯了,我心里琢磨着待会儿要不要向他加点钱。他全然没意识到我这个小气老板娘心里的小九九,还沉浸在那个故事的讲述中,“从小经历过动荡的生活,所以才练就超出同龄人的冷静和成熟。”
“然后呢?”我问。
林城好不容易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跟着许寒语每天给那些孩子上课,教他们唱歌、踢球,还自己掏钱从几公里外的镇上买回羽毛球拍和毽子。
后来,林城又从村里一户人家搞来一把破吉他,折腾了几天把它修好,在教室里弹着吉他教孩子们唱周杰伦的歌。也只有这个时候,许寒语紧绷的脸才会松弛下来,有时还会跟着孩子们一起打拍子唱歌。
当地的村民都很友善,为了感谢林城和许寒语,他们拿出自家的食物开了欢迎会。村民家自酿的米酒香得醉人,光是闻着就让人陶醉。即使是不喝酒的林城,当晚也敞开了肚子大喝。许寒语坐在篝火旁边,火光映出她红艳艳的脸。林城端着酒碗摇摇晃晃走过去,要敬她。许寒语难得心情好的没给他脸色看,举起手里的碗和他碰了下,说:“我收回我之前的话,虽然我对你这个人还是有很多意见,但至少我能够看得出你是真心实意想帮他们的。”
“你呀,你就是太不信任人了,不要总把每个人都想得那么坏。”受了点表扬,林城的话匣子也跟着打开。他说起自己小时候的趣事,说起长大后的迷茫,那晚他说了许多话,该说的不该说的,也不知为什么,对着这个女生他可以不加掩饰地坦诚自己。
许寒语安静地听完,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是不相信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我只是不太相信人性。人性幽深复杂,实在太难以辨认。”
许寒语出生在南方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那里很穷,她上学读书全靠从大城市来的志愿者们支教。所以她能够感同身受地明白这里孩子的想法和情绪。后来许寒语家里有了点钱,父母带她离开那个山村,去了城里。但是十五岁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娶了新的妻子后,许寒语便把自己封闭了。
许寒语用手从烤好的鸡身上扯下一块肉,塞进嘴里:“我不过是一叶浮萍,漂向哪里都一样,而你跟我是不一样的。”
林城在半醉半醒间,听见许寒语念了一首诗。他不记得全部内容,只有那句“山河岁月,何以变迁”印在了脑子里。
他和许寒语不过萍水相逢,在爱情故事里到此处应该进入男女主角互生情愫的戏码,但他们也仅仅止于此。
4.
“然后呢?”我迫不及待想听下面的内容。
“没然后了。”对方耸耸肩,“一个月后我就回学校了,不过我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在断断续续的邮件来往中,我知道她一直都留在那里教书,直到那一届的学生全部毕业。”
“你没去找过她?”
“没,或许正如她所说,我就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大学毕业后我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和她也已经断了联系。最后一次联系时,她说她准备跟一群驴友徒步去尼泊尔,我问她什么时候可以见一面,她说了这家咖啡馆,让我来这里接头。”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终于明白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前年大概也是这个时候,有一群驴友来店里休息,我店里的规矩就是,只要看得顺眼不收钱都行,当时我送了他们一人一杯咖啡。想必那个许寒语就是其中一个,虽然我已经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看样子她是不会来了。”林城叹了口气。
“才等三天,你就放弃了?”
林城抬起眼睛,为难地看着我:“我刚和朋友开始创业,每天都有一大堆事要做。我实在抽不开身再来……”
“你给我你的地址吧,如果我运气好碰到那个许寒语,帮你转交给她。”
林城爽快地写下了地址,我把纸条收进了抽屉。这样又过了一个月,某天一个女人走进我的店里,从她黝黑的皮肤、爽朗的性格、大方的举止里,我猜测她就是许寒语。果然,她直接朝柜台走来,问我一个月前有没有一个高高瘦瘦斯文的男生来过。我问她:“是许寒语吗?”她脸上露出一丝诧异,随即点点头。
“这是他留给你的。”
她道过谢转身要走,我把她叫住,把刚打好的咖啡用纸杯装好递给她。
“这是他请你的。”我问她:“‘山河岁月,何以变迁’这句话有没有后文?”
她抿了下嘴,淡然一笑:“向来就没有永恒这东西,不过是跟着心走。”
我不知道他们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是给他们之间的故事画上了句号,或者依然是个问号。但我想,在这世上能遇到一个念你记你这么久的故友,也已是人生一大美事。如许寒语所说,人心幽深难测,即使是亲生父母也有抛弃孩子的,身边的大多数朋友更是陪你走过一段岁月就再也不见。能以这种特殊方式默默陪着你的人,想必在彼此心里都有一个特别的位置。
我优哉游哉地喝着杯里的咖啡,准备待会儿再去烤点儿饼干。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半岛时光(附:书签)》夏不绿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