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快捷键Ctrl+D收藏本站,下次访问更方便哟!
  • 最近百度网盘删资源太厉害,补链补到没脾气....

《末日三部曲3:再造世界》梅根·克鲁

《末日三部曲3:再造世界》梅根·克鲁

基本信息

书名:《末日三部曲3:再造世界》
作者:梅根·克鲁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8月1日)
页数:28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5458209,7535458203
ASIN:B013HXAGMI
版权:北京长江新世纪

编辑推荐

在《末日三部曲Ⅰ·末日降临》《末日三部曲Ⅱ·末日终结》中,凯琳、加夫和利奥三人经历了纠结的三角恋情,整个世界陷入末日危机。《末日三部曲Ⅲ·再造世界》是全系列的大结局,人类的命运也面临着终极审判。伴随着病毒的蔓延,疫苗的争夺战更加激烈,为了生存,正与邪、善与恶、一切道德界限不再明确。这部书的故事基调较之前两部更加深沉悲壮,情节更加惊险刺激,人物心理状态呈现明显改变,甚至一度游走在迷失的边缘,作者对人性的挖掘和刻画细致到位,令人叹服。

媒体书评

“凯琳坚强而又执着地追求着自己的信念……可怕的现实主义设定和紧凑的情节,经得起推敲的剧情总是让读者期待着下一个人物或者事件的出现。”
——角本(HornBook)

“人物象形鲜明突出,并且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人物性格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一个关于灾难时期英雄主义的故事,可读性很高。”
——《学校图书馆杂志》(SchoolLibraryJournal)

“小说的标题既明示了死亡,也体现了在末日病毒世界里的悲伤……凯琳的成长和坚毅让读者压抑的情绪得以缓解,让他们准备好迎接下一波紧张刺激的情节。”
——柯克斯评论(KirkusReviews)

“这部小说会牢牢地抓住你的视线……引人入胜的故事和详细的叙述可以让你在没有读第一本的情况下也可以迅速着迷,并且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这一系列故事接下来的发展。”
——《青少年审稿学校图书馆杂志》(teenreviewerforSchoolLibraryJournal)

作者简介

梅根·克鲁(MeganCrewe)
青少年科幻文学作家。1980年出生于加拿大多伦多,从小热爱阅读,尤其是幻想文学、科幻小说,着迷于超自然现象。14岁开始坚持小说创作和投稿,时常在杂志上发表短篇小说。毕业于约克大学心理学专业。目前和丈夫、儿子居住在多伦多,是全职作家也是全职妈妈。现已发表长篇小说GiveUptheGhosts以及《末日》系列,后者深受世界读者的喜爱,目前已售十国版权。对梅根而言,科幻小说突破了已知的真实界限,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无限的自由与可能性。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致谢

经典语录及文摘

我们驾着偷来的SUV在路上开了三个小时,车身轧过埋在雪里的什么东西颠了一下。阿妮卡惊叫了一声,不过她还是稳稳地把住了方向盘。加夫无意识地靠在我身上,下巴撞在我肩膀上。我想要调整一下姿势,可是我两边都被挤得动不了。我们四个人坐在后排座上,加夫和我在中间,两旁是贾斯汀和托比亚斯,没有什么剩余空间。
利奥坐在阿妮卡身侧,他回头看了一眼,“后面都还好吗?”他像是对我们四个说的,可眼睛却看的是我。
“还好。”我说,“我们没事。”
我的目光越过他,看到挡风玻璃外,大雪已经把四周全变成了白色,我发觉,我竟然相信了自己刚刚所说的话。这是有多疯狂啊?我们正从一伙想要我们命的帮派手中逃跑,而就在几天前,现在开车的这个女大学生还想把我们出卖给那个帮派。我的男朋友被我下了镇静剂,以免被病毒入侵的大脑让他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来。托比亚斯以前是个士兵,他熟练的军事技巧帮助我们走了那么远,可他现在似乎也被感染了。贾斯汀现在还健康,可我们已经见识到了这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好战熊孩子能给我们惹上多少麻烦。
但是我们都还在一起。利奥是我最 好的朋友,我本来以为失去他了,可他现在就坐在离我几英尺远的地方,活得好好的。说不定可以拯救世界免于毁灭的疫苗样品,现在安全地锁在后备箱里。雪虽然让路变得很难开,但也能掩盖我们的踪迹。我们要到一个地方去,至少还有一点儿理由,让我们希望到那里之后能找到能复制我爸爸的疫苗的科学家。
于是在这几分钟里,我抚摸着加夫褐色的头发,SUV的轮胎在高速公路上发出嘶嘶的响声,生活似乎也没有那么糟。当然离好一点儿边都不沾,可也还凑合,还能接受。
这时,仪表盘上的一个指示灯发出哔哔的声音。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阿妮卡指着指示灯挥挥手。她的声音不高,可似乎比平时更尖锐。她很累了。
我们应该让别人和她换一下。我心想。自打把我们从藏身的公寓接上开始,她就一直在开车,我们拼命冲出多伦多的时候,管理人还向我们射击,而且这一路上都是让人几乎看不见的坏天气。
托比亚斯向前面的两个座位中间探过身。“胎压。”他说,他用围巾在脸上绕了两圈,以防咳嗽,声音被围巾蒙住,不是太清晰。他浅蓝色的眼睛上眉头皱了起来,“其中一个轮胎正在漏气。”
“怎么回事?”贾斯汀问,“出了什么问题?”
“刚刚颠的那一下。”利奥边说边揉着一边脸颊。他小麦色的皮肤显现出疲劳的灰色来,“不管轧到的是什么,总之肯定是个尖的东西。”
加夫嘟囔着动了动。我搂着他的胳膊紧了紧。我给他吃的镇静剂是给动物用的,所以我们不知道给人用的效果怎么样——也不知道多久会失效。
“最 好在彻底漏光气之前处理一下这个轮胎。”我说,“到下一个出口出去行吗?”
要是来不及到达出口,最后被困在高速公路上,那我们就成了管理人的靶子。他们的头儿迈克尔,已经命令他们一直追我们,直到最后拿到疫苗。经过几次和他们的遭遇,贾斯汀和托比亚斯已经杀了他们三个人。从我们逃出城的时候他们向我们开火的方式来看,他们很明显是想要报复我们。
雨刮器来回摆动发出刺耳的声音,阿妮卡看着外面的暴风雪。指示灯还在不断发出哔哔声。终于,贾斯汀喊了一声,指指雾气中出现的一个指示牌。
阿妮卡减速,驾车驶上匝道,可是车身一晃,一边的轮子重重撞上覆盖着雪的柏油路,车向左偏了过去。
“糟了!”阿妮卡说。我们只好跌跌撞撞地从匝道上慢慢开下来,停在一座空荡荡的服务站外面。路的尽头零散分布着几座房子。我们最终停在这个小镇上,但小镇的大部分地方都被雪给遮盖住了。
“咱们去看看有多严重吧。”我说,胃里有一种虚脱感。
托比亚斯打开门的时候,加夫呻吟了一声。他肯定是要醒了。其他人下车后,我挪到中间的座位上,给他留出点空间来,我摸了摸外套口袋里的那瓶水,那是我给加夫喝的掺了镇静剂的橙味饮料。希望我能说服他再喝一点儿。
利奥在车门口停了一下。“需要什么东西吗?”他问。
“暂时还不用。”我说,“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和他待在一起比较好——”
加夫毫无预兆地倒在我的大腿上,把围巾从嘴上抓下来。他全身一阵颤抖,哇地吐了出来。淡橙色的液体四溅在座位上。
利奥跳了起来,前面的阿妮卡发出厌烦的声音。加夫瘫倒在我身上,我的一只胳膊搂住他,SUV中充斥着难闻的酸味,我忍住想吐的冲动。
前两天他不愿意吃任何的东西。可能融化的药片对空荡荡的胃来说太过刺激了。也可能我给他的剂量太大了。
也或许,病毒的侵扰在加上缺乏食物,而且我们连最基本的治疗都没办法给他,他的身体最终还是承受不住了。
我使劲眨着眼,把这种想法赶走。“加夫?”我说,“来,咱们来呼吸点儿新鲜空气。”
我伸手越过他打开车门。微风夹着雪花向我们吹来,也带走了难闻的气味。加夫嘟囔着什么,我听不清。
“你要喝水吗?”我问他。他没有回答。
我抬头的时候,发现其他人都半围在车的后面。“这个轮胎不行了。”托比亚斯说,“也没有备胎。”
“好吧。”我说,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你们能不能看看附近的车库有没有什么车是我们可以取走一个轮胎用的?我来照顾加夫。只是别走远了,别到看不见这辆车的地方去。我们可别在雪里迷路了。”
他们匆匆走开之后,又一阵寒风吹过来。加夫迎着风扭动了一下。他撑着自己离开车子,又对着一道沟呕吐起来。橙色的液体溅在雪地上。
我揉着他的背,希望自己还能做点儿什么。可是我们在城里都找不到医生和药,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更不可能找到了。
他的头随着我手的动作而摇摆着。然后他又咳嗽起来。我抓起自己的那瓶普通的水,可又停住了。水可能能舒缓他的咳嗽,可我不确定现在他的胃能不能受得了。
他向后伸出手,我由着他把水瓶接了过去。他喝了一点点,就坐倒在车厢的地上。
“你觉得怎么样?”我问。
“恶心。我觉得特别恶心,凯,而且也冷。”他低声说,他那种乱七八糟的行为表示他进入了病毒感染的第二阶段,这个阶段,人们会把脑中出现的所有想法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他哆嗦了一下:“我要去暖和的地方。回公寓去。咱们回去吧,凯。我们可以坐在火边,就坐着取暖。”
“等我们的车能继续前进的时候,就暖和了。”我说,疼痛在我的胸口弥漫,可我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可靠。我所认识的加夫,保证我们城里的食品供应,保护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疫苗,还让我保证不要放弃这项任务,他要是听见自己这么说,都会讨厌的。这不是他,这是病毒在说话。
我要是关上门,打开空调,就会损耗电池,用光仅剩不多的汽油。而且车座也会变得更臭。我得清理一下。
我直起身,加夫突然转过来。“你要去哪儿?”他问,褐色的眼睛闪着愤怒,“别走!”
“嘿。”我说,“我就在这儿。我去看看后备箱。”
他看着我趴到座椅后面去。这个时候他的力气用光了,向敞开的车门倒去。我在车的后舱里翻找着:毯子、野营设备、我们在多伦多搜刮来的食物。几块撕开的床单。我抓起一块,越过加夫,挖起一点儿雪,开始清理我身边的污物。加夫微微打了个喷嚏。现在就连症状都变得虚弱了。
我擦到最远处的污迹时,看到其他人吃力地向车走来。“你最 好还是拉上围巾。”我尽可能轻地对加夫说。我们现在只有这几层织物可以防止病毒通过咳嗽和喷嚏传染给另外一个人了。他嘟囔了一声,不过还是照做了。
我们的四个同伴空着手回来了。“什么都没有?”我问。
“近处没有。”托比亚斯说,“走过这几座房子,好像就只有田地了。”
“我查了地图。”利奥说,“沿着高速公路再走一英里,就应该有一座像样的镇子。”
在不了解的地形上走一英里,而且现在的风雪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暴风雪。“我觉得还是不要在这种天气里冒险走路吧。”我说。
“那我们怎么办?”贾斯汀问,风把他深棕色的马尾辫吹到肩头上,他又给拨回去,“我们总不能开着瘪了轮胎的车上路。”
阿妮卡抱住自己,我突然想到她的羊毛外套比我们其他人穿的羽绒服要薄不少。等找到轮胎之后,我们得给她再找一件外衣。
“咱们进屋里去吧。”加夫突然说,“咱们不能到随便哪间屋里去吗?我讨厌挤在一辆糟糕的车里。”
“我从窗户外面查看了一下屋子。”利奥说,“不像是还有人在的样子。如果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进去暖和一下,看看雪停之后能不能想出办法来。”
我全身心都不喜欢这个主意。我们必须继续前进。管理人就在我们身后,在追我们。而我们的目的地,疾病控制中心,还在遥远的亚特兰大。可是我们走不了——就算我愿意冒险,加夫也走不了几步路——而且我们也开不了车,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加夫挣扎着站起来,突然间我的决定就这么被迫定下来了。“喂!”我喊着匆匆跑过去追他。他在车旁边打晃,靠着车站住,我过去扶住他的胳膊肘。
“我只想烤烤火。”他摇摇晃晃地说,“只想暖和起来。你这都不许我做吗,凯?”
我的眼中涌出了眼泪。“好吧。”我说,“这样我们可以做到。”
我把他的一只胳膊架在我的肩膀上,他的腿都打弯了。利奥赶紧过来扶住他的另外一边胳膊。我们一起架着他走到最近的一座房子里。托比亚斯大步走到我们前面,试着开了一下门,然后一脚踹在门把手旁边的地方。踹了几下之后,门突然开了。他大步走进去,环视房间。
加夫脚下磕磕绊绊的,我们走到门前的台阶时,他踉跄了一下,把刚刚喝的一点儿水吐到了围巾里。
“对不起。”他嘟囔着说,“真对不起。”
                                                               

打赏

子午书简 丨所有电子书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站长会第一时间移除,谢谢
本文链接:《末日三部曲3:再造世界》梅根·克鲁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